小说屋 > 剑谍 > 第三章 飞鞋

第三章 飞鞋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此后两天林熠便留滞悔心轩,与雪老人终日切磋,所获收益不啻远超平日三五年的修炼参悟。不仅习得了一套手舞足蹈小八式,剑法、内功乃至对天道的领悟,也水涨船高,突飞猛进。

    开始的时候,林熠所提的疑惑症结,雪老人略一思忖即可回答,可到后来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逐渐演变为两人之间的相互探讨。

    这晚一老一少聊了半宿“太炎心诀”,雪老人说道:“我已将这套心诀融入手舞足蹈小八式当间,今后你好生研习,再配以我老人家所授的心法口诀,定能收事半功倍之效。不出二十年,凭你的资质,勉强也能达到散仙境界。”

    林熠突发奇想问道:“老爷子,你不怕我顺藤摸瓜,从这些心法招式上寻出你的来历?”

    雪老人得意笑道:“手舞足蹈小八式中的各式身法、腿法、手法、指法,经我老人家十多年的去芜存菁,修缮磨砺,早面目全非,当世有谁还认得出?

    “至于太炎心诀,所知者本就屈指可数,且无一不是修为登峰造极的绝顶人物,等你遇上的时候,不定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他拍拍林熠肩膀,继续说道:“老夫的身分,你也不必枉费心机去猜。我这么做,归根结底也是为你着想。

    “你只要牢记一条,任何时候,都不可向任何人吐露这十余日间发生的事情,更不能告诉别人曾见过老夫。纵是你的师父亲人,也不能透露点滴,否则徒招杀身之祸不说,更会牵累到老夫!”

    林熠一呆,说道:“老爷子,你的话晚辈记下了。不过我一身的太炎真气已非师门所传,只怕瞒不过旁人。”

    雪老人道:“这个我可管不着,你平素多加注意也就是了,实在不成,便随意编个借口搪塞过去,难不成有人还会为了这个将你宰了?”

    林熠苦笑道:“老爷子,晚辈可是一个老实人,你要我编谎话瞒哄恩师、欺骗同道,这事可有些为难。”

    雪老人畅快地笑了起来,道:“拉倒吧你!你小子不眨眼就能说上一车的鬼话,如你这般的老实人,打着灯笼天底下也找不出第二个!”

    林熠面无愧色,嘻嘻一笑说道:“晚辈耍滑使诈总也要看谁,岂能将恩师也骗了?”

    雪老人一时语塞,忽然“咦”道:“蝶丫头来了!”趁机起身开门,外面一线晨曦射入石室,原来已是第十一天的早上。

    容若蝶手挽一只食盒,笑意盈盈从竹林中走出,深秋金灿灿的阳光辉映在她的玉容上,仿佛光线也化身成欢乐的小人儿。

    见着雪老人举步走出石屋,她浅笑说道:“老爷子,这十余日着实辛苦你啦!

    我特意炒了几碟小菜来孝敬你。“

    雪老人喜道:“好,好得很,还是蝶丫头有良心。”环顾四周,一把抓起一块四角有型、表面平整的巨石往空地上一放,冲着林熠叫道:“小子,快去把树下最后一坛烈火烧抱来,有菜怎可无酒?”

    林熠轻车熟路启出烈火烧,在雪老人对面席地而坐。

    容若蝶从食盒里取出六碟小炒,依稀能辨出其中的山菇、笋干、石耳,虽俱是平常能见到的野食山珍,但一道道色香诱人,惹人食虫。

    这两人的修为早过了辟谷境界,即便数月不吃不喝,仅是餐风饮露亦无问题,但闻香知味,面对如此美食想不动心也难。

    容若蝶又拿出三只小杯,将酒斟满,举盏道:“林兄,小妹先恭贺你功德圆满,顺利出关。”

    雪老人不满道:“蝶丫头偏心,若非老夫呕心沥血栽培这小混蛋,哪有他今日的功德圆满?哼,这第一杯酒怎么也该先敬我才对。”

    容若蝶嫣然道:“老爷子,要说偏心的也该是你。蝶儿在你身边待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将一身绝学传下一招半式,你这般厚此薄彼,蝶儿可不依。”

    雪老人呵呵大笑道:“好丫头,跟我讨要好处来了?这十多年中,我教你的还少么?再说我老人家将手舞足蹈小八式传与林熠,又和教给你有什么两样?”

    这话一出,饶是容若蝶辩才无双、慧心通明,也消受不住,窘羞薄怒道:“老爷子,你还没喝酒,却哪里来的疯言疯语?”

    雪老人满不在乎,见容若蝶受窘更是开心,笑嘻嘻道:“老夫说错了么?你和他─”刚说到个“他”字,猛然像记起了什么,急忙咳嗽道:“不说啦,喝酒!”

    举起杯子,一口饮尽。

    林熠也把酒喝了,容若蝶却只是浅浅啜上一小口,便放下杯子,又为两人斟酒。

    林熠见她语笑晏晏的娇柔模样,如何也无法将眼前殷勤劝酒的少女,与那个指点群魔、谈笑间力压正道围攻高手的容若蝶联系在一起。

    他当然不会傻到自我陶醉,以为容若蝶对自己另眼相待、垂青有加,乃是倾心于己之故。

    从雪老人与容若蝶谈话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中,林熠断定其中必另有隐情,只不过自己毫不知晓,亦无从去瞎猜乱蒙。

    但为何这两人始终三缄其口不肯说明,这其中隐藏着怎样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或是针对自己设下的陷阱?

    想到这里,林熠心中哑然失笑,暗道:“本公子不过是个昆吾剑派的二代弟子,容若蝶也不需耗费偌大心力来算计。管他呢!走一步算一步,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容若蝶又举起杯盏,说道:“林兄,这第二杯酒是小妹与雪老爷子为你饯行,祝你日后能笑傲四海,前途不可限量。”

    林熠笑道:“这酒小弟就更加要喝了,也祝蝶姑娘青春永驻,秀颜长青。”

    雪老人夹了一箸菜塞进嘴里,满面笑容含糊不清的问道:“蝶丫头,有二必有三,这第三杯酒又有什么彩头,是交杯酒么?”

    林熠大摇其头道:“错了,错了,这第三杯酒应是我和蝶姑娘一起敬你老人家,预祝老爷子春风化雨,晚来有伴,老夫少妻,花好月圆。”

    雪老人满口烈火烧呛在喉咙口,上下不得,涨得老脸通红,连连咳嗽道:“小混蛋,好心没好报,竟敢消遣我老人家。老夫打了一辈子的光棍,哪来的老婆?”

    林熠一笑,转眼看见食盒里还有三套杯盏碗具,奇道:“蝶姑娘,莫非还有其他客人,怎不见岑婆婆?”

    容若蝶笑道:“小妹正要告诉林兄,数日前有两位朋友闯入筑玉山,一路高呼狂喊林兄的名字,寻到小妹的竹庐前。

    “小妹好言相告林兄正在闭关,不能分身,那两位朋友却闹了起来。岑婆婆忍不住出手驱逐,不料那两位朋友修为甚是了得,无奈之下小妹只好将他们诱入竹林,困在了五时七候阵中。”

    雪老人怒道:“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跑到老夫的一亩三分地来闹事?蝶丫头,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老人家定要给他们点苦头尝尝。”

    容若蝶微笑道:“听他们的口气并无恶意。我将他们困在五时七候阵里四、五日也就够啦!不敢劳动你老人家出手。”

    林熠会心一笑,道:“若我猜得无差,那两位惹是生非的朋友定是邙山双圣。”

    容若蝶道:“林兄猜对了,小妹听他们自报名号,果是邙山双圣。”

    不待林熠说话,竹林里传来拳掌交击、呼喝怒骂之声,但见岑婆婆与一对连体怪人且战且走往这边过来,正是白老七与白老九这两个活宝。

    白老七一面出招一面怒道:“臭老婆子,你说谁是丑八怪了?还不赶紧向我们兄弟赔礼道歉,摆上一桌好吃好喝的招待咱们!”

    他与白老九被困在五时七候阵,委实吃了不少苦头,憋着一肚子邪火,好不容易逮着岑婆婆,再不肯轻易放过,打得兴起,竟没注意到石屋前的林熠。

    岑婆婆左支右绌,气喘吁吁道:“放屁!”腿踢连环踹向白老九。

    不防邙山双圣一个转身换位,白老七将将杀到,一把捞住岑婆婆右脚,哈哈笑道:“老太婆,这回我看你往哪里逃?”

    白老九在后面叫道:“老七,别放手,把她甩到我这面来!”

    白老七刚应一声“好”,不料手上一空,迎面劲风凛凛,岑婆婆小腿一曲一弹,右脚从鞋子里脱出疾点白老七面门。

    白老七“哎哟”大叫:“好臭的脚!”忙不迭的远远逃开,伸手拼命煽动鼻子四周的空气。

    岑婆婆恼羞成怒,飞身追上,喝道:“丑八怪,快把老身的鞋子还来!”

    白老七捏住鼻子,挥手把鞋子甩出,叫道:“别过来,别过来,我还你就是!”

    岑婆婆接过鞋子,尚未打定下一步的主意,白老九已诧异道:“咦,哪儿来的酒香?极品、极品!”两眼贼亮,可背对着林熠等人什么也瞧不见。

    白老七这才发现林熠正坐在一方青石前,松开鼻子“啊哈”怪叫一声,道:“好小子,咱们兄弟累死累活,九死一生,你倒有酒有菜,风流快活。不成,老子可不能吃亏,坛子里剩下的酒谁也不准动,全是咱们兄弟的啦!”

    话音未落,舍了岑婆婆迫不及待合身扑来,恶形恶状宛若饿狼觅食。

    雪老人蓦地起身,沉声喝道:“我也踢你们一腿试试!”左足飞起,踢向白老七。

    白老七人在空中,大叫道:“老九,这一脚让给你啦!”猛一翻身,把背后的白老九亮了出来。

    白老九嘟囔道:“什么嘛!喝酒抢在前头,挨踢却要我先上。”双手在胸前抱圆,正抓住雪老人的左脚。

    白老九嘻嘻笑道:“老头,你年纪大了,腿脚可不怎么灵便,还是歇着吧!”

    雪老人嘿然道:“那倒未必!”

    白老九只觉双手一滑,骤然生出一股沛然莫御的劲力,雪老人左脚上的鞋子“嗖”的脱手射出,直奔面门,去势比利箭还快上几分。

    白老九措手不及,怪叫道:“好厉害,臭鞋子还能打人!”间不容发中淩空倒翻,变成白老七脸朝下、脚往上对着雪老人。

    白老七兀自没回过味来,一只臭烘烘的鞋子已然打到,急忙顺势探足一点,“啪”的回踢。

    也亏得邙山双圣自幼修炼联手搏击之术,心有灵犀,默契天成,举手投足一攻一守相得益彰,堪称天衣无缝,不然这个亏可就吃定了。

    雪老人见状也心生佩服,左脚伸出接住鞋子穿上,右腿又起道:“一人一脚,老夫不偏不倚,童叟无欺!”

    白老七化解了雪老人的一招飞鞋,刚想夸奖自己两句,第二脚快逾电闪已经攻到。

    他尝过了厉害,不敢怠慢,双掌如封似闭往外招架。

    孰知雪老人的右腿仅是作势一抬随即收回,白老七虚惊一场,正欲破口大骂,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身侧绕了半道弧线,无声无息的打到。

    原来雪老人出腿是虚,飞鞋才是真。

    “砰!”白老七左半边的面颊结结实实挨了一下,任是他护体真气了得,雪老人又脚下留情,也疼的龇牙咧嘴,更难堪的是,脸上印了一团脏兮兮的鞋底印记。

    岑婆婆看得大是解气,高声叫好。

    雪老人穿回鞋子,慢条斯理问道:“你们两个小混蛋还闹不闹?”

    邙山双圣虽有些不通时务,但修为高低、身手好坏还是懂的。见这独臂老头貌不惊人,却恁的厉害,顿时老实了许多。

    白老七揉着脸颊,哼哼唧唧说道:“臭老头,暗箭伤人有啥了不起?你有鞋子,咱们哥俩儿便没了么,有种就再比比看谁的鞋子踢得远?”

    他随口一说,哪料雪老人一听居然大感兴趣,说道:“有趣,有趣,咱们就比这个!”

    邙山双圣听到有人肯与他们打赌,如遇知音尽皆大喜。

    两人跃跃欲试,再不计较白老七面上挨了一鞋子。

    容若蝶慢悠悠道:“三位且慢,踢鞋子比试固然别开生面,可若添点彩头岂不更有意思?”

    邙山双圣闻言急忙齐声道:“好,好,你说咱们赌什么?心法绝学还是十坛好酒?要不赌白金月牙轮也行!”

    容若蝶含笑道:“这些宝贝小妹可都没有,自不能与二位作赌。不如这样,要是你们赢了,小妹便将比试的经过写成文书,着人四处张贴公告天下,好教人人都知道邙山双圣的威名无双,修为绝伦。”

    容若蝶的主意,正好迎合了邙山双圣好大喜功的秉性,正所谓投其所好,引鳖入瓮。

    果然白老七大喜过望道:“小姑娘,你说的可当真?到时候至少也要贴个十万八万张告示才行。”

    白老九挠挠脑袋,问道:“可要是有人不识字,又或是瞎子该如何是好?这些人不就错过了知道咱们兄弟风采的大好机会了么?”

    容若蝶胸有成竹道:“不妨,小妹可命人在各府州县敲锣打鼓,游街宣扬;再不成就编作评书,让人在茶馆里每日讲上三遍,讲足一年。”

    白老九眉飞色舞,心痒难熬,急忙道:“三遍哪够?一天少说也要七、八、九、十遍!”

    容若蝶道:“好,十遍就十遍。但万一是两位输了呢?”

    白老九、白老七异口同声道:“笑话,我们兄弟怎么可能输给这糟老头子?”

    容若蝶微笑道:“两位皆乃世外高人,自然赌无不赢,可既然咱们打赌,小妹出了彩头,两位多少也得下点注应个景儿,才说得过去。”

    白老七问道:“小姑娘,那你说,要是我们输了你想怎样?”

    白老九急急接道:“别的什么都可以答应,但那个狗屁林子咱们兄弟是绝不再去的。”

    容若蝶悠然道:“小妹本想请两位输了后,再到五时七候阵内住上几日,等什么时候牙齿也掉光了,头发也全谢了再出来。奈何这位大叔聪明绝顶早有预料,小妹倒不能再说了,需另外想个彩头。”

    白老七连连点头道:“对,对,需得想点别的。”

    容若蝶假作沉吟,见邙山双圣急得抓耳挠腮,连声催促,火候到了才拊掌道:“有了!若是两位不巧输了,莫如就答应小妹一桩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情如何?”

    白老九困惑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那是什么事情?”

    容若蝶摇头道:“天机不可泄漏,等比试过了小妹再说不迟。倘若两位觉得小妹届时所言,不符”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八字约定,尽可推托。”

    邙山双圣心下盘算,如果容若蝶交代的事情对自己有益无害,答应下来自是无碍。倘使有所为难,他们也可拒绝。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包赚不赔,若是赢过那糟老头子,那就有趣得紧了。

    当下两人齐声应道:“好,咱们说定了!”伸出两只手,各与容若蝶三击掌。

    林熠也不拦他们,坐在桌边趁着容若蝶给两个活宝下套的工夫又喝了几杯,大是自得其乐。

    容若蝶道:“两位远来是客,不妨先请,咱们大伙儿拭目以待。”

    白老七也不客气,挺胸叠肚道:“老九,让我先来!”深吸一口,真气源源不绝灌注双足,扬声叫道:“去!”

    一对破破烂烂的布鞋肋生双翅,化作两缕乌光甩将出去,越过西首的葱郁竹林,悠悠飞行了十数里撞在远处的山崖上,隐隐响起闷雷般的声音,炸成碎屑。

    白老七顿着光脚懊丧道:“那座破山头干么挡在那里?要不还能再飞上个三、五十里。”

    白老九骂道:“笨蛋,你不会踢高一些么?看我的!”“嗖嗖”飞出鞋子,果然是既高且远,越过那座山崖,不见踪影。

    邙山双圣赶紧飞身飘到高空,凉棚目不转睛的观望。白老七背对着看不到,拼命要转过身子叫道:“老九,快让我瞧瞧,有飞出去多远了?”

    白老九得意洋洋道:“别急,刚穿了一团云朵还在飞,没有三两个时辰也落不下来。”

    两人越升越高,到最后几成了一个小黑点,半晌才落回地面,兴高采烈道:“这下成啦,那双鞋子都跑得没了影。糟老头,你怎也赢不到咱们兄弟了。”

    林熠又是骇然,又是好笑,说道:“七兄,九兄,你们都把鞋子扔飞了,回头穿什么?”

    邙山双圣一愣,这才想到自己光着脚丫子也不好玩。

    白老九一拍脑袋道:“多亏你提醒,我这就把那双鞋子追回来!”可转念一想,自己的那双鞋子优哉游哉不知落到谁的头上去了,却到哪里去寻回?

    白老七苦着脸道:“你的鞋子还有得追,我的鞋子却连鞋底都不剩啦!”

    白老九暗暗庆幸道:“还好咱们跟这老头赌的是甩鞋子,要是换作扔裤衩,那今后我们兄弟岂不要光着半边身子见人?”

    白老七一省,拍拍胸口心有余悸道:“好险,好险,咱们兄弟幸亏有先见之明,没跟他赌裤衩,不然光着屁股可羞死人啦!”

    岑婆婆骂道:“两个混蛋口无遮拦,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白老七也不生气,笑呵呵盯着岑婆婆脸上瞧了又瞧,惹得她起了一阵子鸡皮疙瘩,怒道:“你这混蛋乱看什么?老身脸上又没挂花!”

    白老七拍掌笑道:“老婆子,我瞅了半天,怎也没见你嘴里有吐出象牙来?”

    白老九紧接道:“照你适才说的话,只有狗嘴里才吐不出象牙。你若不是狗嘴,那便赶快吐两根出来给咱们兄弟观瞻观瞻?”

    岑婆婆性情耿直暴烈,论及胡搅蛮缠,焉能是邙山双圣的对手?

    一语之失,顿成把柄,她气得浑身发颤,怒喝道:“你们敢说老身的嘴是、是─”后面“狗嘴”两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白老七不紧不慢道:“我可没说,不定你嘴里真能吐出象牙呢?”

    白老九艳羡道:“这敢情好,老婆子你有此绝技,将来不愁吃穿,没钱的时候只消嘴一张,吐出一、两根象牙,就够养活一大家子啦!”说罢两人一齐抱拳赞叹道:“佩服,佩服,咱们兄弟甘拜下风,这一样是比不过你的!”

    容若蝶笑盈盈道:“两位要再胡说八道,小心岑婆婆把你们关进竹林,这一辈子你们也休想再出来。”

    邙山双圣立时闭嘴,白老七道:“不说就不说,反正事实如此。”

    白老九想起赌注,说道:“小姑娘,你别耍赖,该写告示了。”

    雪老人鼻子里一哼道:“慢着,我老人家还没比呢!”他慢慢走到邙山双圣身前,说道:“你们两个看好了!”

    “啪啪”两记脆响,一对布鞋一前一后激射而出,转眼飞过对面山梁消失无踪。

    邙山双圣急忙窜上高空,望了良久方回转来说道:“糟老头,你的鞋子也看不着啦,这场咱们就算平手,要不再比比别的?”

    雪老人道:“谁说的?”他往石桌前一坐,举杯而饮,说道:“猴急什么?

    先来喝上两杯,稍后老夫便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邙山双圣满腹狐疑,侧对着石桌落坐,刚好一人有一手可构着,谁也不吃亏。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