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八章 弑师

第八章 弑师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林熠被眼前晃动的一蓬白蒙蒙光华惊醒,顿时感觉到全身的骨骼经脉齐齐作痛,内腑中好像藏了一把锋利的锯子在来回扯动,忍不住从嘴角呛出一缕紫黑色的淤血,沾湿了胸口的衣襟。

    他试着轻轻吸了口气,丹田里气若游丝,不见波澜,一身的真元竟被彻底震散。

    他睁开眼睛,自己的身躯平躺在一张坚硬的石床上,距离石床三丈开外的洞口中央,悬浮着一道浑圆的银白色光符,室内的白光就是从这里发出。

    林熠心底一声苦笑,思忖道:“想必这里就是传闻中的思过壁了,没曾料到终有一日我居然也会被关押在这里面!”

    原来思过壁,乃昆吾剑派历代以来用以幽禁弟子的石洞,那道神光大雷符,便是守护洞府的至宝,若不得掌门与四位首座长老揭开封印,里面的人绝难以破壁脱出。

    只是此处素来关押的都是身犯背叛师门、弑师杀亲重罪的本门弟子,林熠以前也仅是听玄干真人说起过,却从未亲眼目睹。

    他小憩了片刻,神志稍稍清晰了些,回忆起昏迷前的情景,只觉做了一场大梦。

    他双手撑住石床,努力挺身想起来,却牵动内伤一阵的金星乱冒,胸口好似撕裂般的剧痛难忍,冷汗顺着鬓角便已滴落。忽地右手一软,身子失去平衡,一骨碌狼狈不堪的重重摔落地上。

    从背上传来的撞击力立时震得他气血翻涌,又昏死了过去。

    过了半个多时辰,林熠再次幽幽醒转,发现自己侧躺在地,面前兀自有一滩未干的血迹。他想起雨抱朴临别时所赠的九生九死丹,咬牙翻转过身仰天躺倒,探手从袖口里取出瓷瓶。

    只这个动作,就足足耗费了林熠半盏茶的工夫,仿佛自己的手指稍稍动弹一下,都会带来更加强烈撕心裂肺的痛楚。

    他吃力的喘息着将一枚药丸塞入口中,九生九死丹瞬间化作一股甘甜清凉的津液,流入喉咙。不到一会儿,药力逐渐行开,丹田内首先热起,紧接着内腑与四肢也徐徐有了暖意。

    林熠急忙抱元守一,想疏导真气行走药力。然而丹田内的太炎真气丝丝缕缕散若乱麻,周身的经脉更如同被铅块堵住了一样,游走不动。

    好在九生九死丹终究是天地间一等一的灵丹妙药,自己的心脉已为一团暖流裹住,裂断之处也不似先前那般的椎心疼痛,总算性命无虞。

    林熠竭力调息,呼吸渐渐平缓了许多,但心知肚明背后挨的这一掌,轰得自己五脏六腑俱损,连带经脉丹田也在劫难逃。

    想起容若蝶临别之际曾预言自己将有牢狱之灾,当时他如春风过耳并未放在心上,不料转眼就祸事临头,不由得暗自苦笑叹息。

    他习惯性的探手想掣出仙剑拄地站起,却抓了一个空,原来仙剑已被收缴。幸好以“袖里乾坤”藏起的灵符、丹药与璇光斗姆梭等物尚在。

    林熠扶着石床坐起身,背靠床角断断续续地朝洞外叫道:“这里还有没有活人?”话音虚弱,连自己都听不甚清楚。

    不料身后还真有人冷冷回答道:“林熠,没想到你也被关了进来。”

    林熠回头,才发现在石洞角落里盘腿端坐着一个黄袍道人,面庞瘦削,颧骨突起,望之如四十余岁,却是与玄干真人同辈的玄冷。

    三年前他偷闯昆吾禁地太玄阁,为玄干真人所擒,如今自己却与他关在了一处。

    当年这桩事情在昆吾派中甚为轰动,只是派中长老视其为家丑而严加封锁消息,才少有外人知道。

    玄冷真人目光冰寒,继续说道:“是玄干老儿派你来的吧?嘿嘿,苦肉计!他当我是笨蛋么?”

    林熠吸口气,又痛得下意识的咧了一下嘴,说道:“玄冷师叔,你瞧弟子的模样是装出来的么?”

    玄冷真人早在林熠昏迷时检查过他的伤势,发现他经脉断裂,气血淤塞,性命堪虞。若说真是个探子,这小子付出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而更奇怪的是,林熠体内的真气也非师门所授之泰斗真气,连自己见多识广也说不出它的来历。莫非这小子是偷偷修习了旁门功夫,被玄干真人发现,因此也将他幽禁到了思过壁?

    毕竟身为名门正派的弟子,无端端修得了一身旁门左道的真气,实乃离经叛道之举,未废去其修为已是法外开恩了。

    玄冷真人问道:“你是被谁打伤的?”

    林熠道:“说来师叔不信,弟子后背上的这一掌,乃恩师玄干真人所赐。”

    玄冷真人“哈”了声,将信将疑道:“你所中之掌确属青冥神掌不差,但玄干素来对你赏识有加,为何突然要下此重手?”

    他目光炯炯凝视林熠,只想看出这小子表情与言语里的破绽。

    林熠摇头道:“这事说来话长,一时半刻弟子也解释不明白。”

    玄冷真人追问道:“可是因为你偷偷修炼旁门左道的心诀,体内已非泰斗真气?”

    林熠惊道:“玄冷师叔,你察看过弟子的伤势了?”

    玄冷真人道:“那是自然,外面莫名其妙送进来一个人,我怎能不多加小心?”

    林熠问道:“先前他们送我入洞的时候,师叔为何不趁机冲出设法脱逃?”

    玄冷真人眼中闪过一丝冷厉怨恨,哼道:“你当我不想么?玄干这个卑鄙老儿,早将我的丹田气海全数禁制。我花费了三年光阴才勉强恢复了两成功力,怕连洞外的一个小徒弟都打不过。”

    他说完后才突然惊觉自己说漏了嘴,但已收不回来,哼道:“我方才说的话你要敢泄漏出去,休怪做师叔的不顾念同门情分!”

    林熠挠挠脑袋,装傻道:“师叔刚才有交代什么么?弟子一时痛得紧,一走神,什么也没听到。”

    玄冷真人冷哼道:“这就对了,聪明人才能活得长。”

    林熠道:“咱们被关在这个鬼地方不见天日,再活上一、两百年又能如何?”

    玄冷真人咬牙道:“只要活着,就能坐待转机;人若死了,便什么也没了。”

    林熠摇摇头,不以为然道:“这话不过是聊以自慰罢了,师叔在此已有三年,也没见谁能救你出去。”

    玄冷真人刚要反驳,忽生警觉,冷喝道:“林熠,你是在套我的话么?”

    林熠两手一摊,道:“玄冷师叔,咱们如今同病相怜。你总怀疑弟子话出有因,干脆往后你我不说话就是了。”说着手扶石壁站起,往洞口走去。

    玄冷真人漠然观望,也不开口。

    林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挪到洞口,折腾得冷汗热汗一起淌,扬声问道:“有谁在外面么?”

    话音刚落,洞外出现一名中年道士,探目往里瞧见林熠,恶声问道:“什么事?”语气神色颇为不善。

    林熠认得他是玄恕真人门下的弟子清观,乃昆吾剑派八大执法弟子之一,性情暴躁,嫉恶如仇,为人也颇耿直方正。

    林熠问道:“清观师兄,是谁把小弟送到了思过壁?”

    清观道人重重哼道:“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好好想想七天前你都干了些什么?”

    林熠疑惑道:“你是说我已经昏睡了整整七天七夜?”他透过神光大雷符瞧见洞外天色漆黑,怕已是深夜。

    他接着问道:“清观师兄,我师父呢?”

    清观道人冷笑道:“你还有脸问掌门师伯?他老人家被你的匕首刺入胸前,连中四刀,焉能存活?现下本门诸位师伯、师叔已从神霄派回返,俱在玉真殿内汇集,为的便是商议如何处决你!”

    原来数日前神霄派一战,昆吾派虽迭遭大变,仍由玄雨真人率领百余精英弟子与会助阵。

    正魔两方激战三日,各自损伤惨重,形成胶着之局。

    不意雁鸾霜突然现身,以一柄青钢剑,连败烈火宫宫主赤烈横与青木宫木仙子等五大高手,迫其休战而退。

    雁鸾霜经此一战,声誉如日中天。

    却说林熠闻言如遭雷轰,怎也不敢相信清观所言,愣了半晌才道:“四刀?清观师兄,你说我师父,他、他老人家身中四刀,已仙逝了?”

    清观看在眼中,厌恶的道:“事到如今,你何必再装模作样?本门对你恩重如山,掌门师伯更是自幼将你抚养成人。你不思回报也就罢了,竟丧尽天良,恩将仇报犯下忤逆弑师大罪,就算将你处决十次也不足以抵偿!”

    他越说越是激动,眼睛里如同要喷出火来,似恨不能立时冲进洞中,将林熠生撕活扯成两半,再挫骨扬灰以消愤怒。

    林熠刹那间通体一阵冰凉,“哇”的吐出一口血。

    他好似浑没来由的被谁狠狠一拳捣进心窝,痛得直想仰天长啸。

    满腔的悲愤几乎撑破了他的身躯,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力气猛地站起,踉跄冲到洞口,却教神光大雷符硬生生挡住,赤红着双目低吼道:“快放我出去,我要见师父!”

    清观道人被林熠疯狂的表情吓得不由自主朝后退缩了一步,继而冷然道:“别做梦了,你便乖乖等着长老会公决,为掌门师伯偿命吧!”

    林熠叫道:“师父不是我杀的,我怎么可能丧心病狂谋害他老人家?”

    他心绪激荡,不禁口中热血狂涌,将身前衣衫浸染得一片殷红。

    清观道人道:“正一派费师叔的信中曾有说到,你当日为冥教仇厉所擒,幽禁于筑玉山不得脱身。玄逸师伯为要救你,亦不幸遭人暗算,含恨而亡。可你却好端端的回来了,若非你贪生怕死,禁不起威胁而背师叛门,才换回一条狗命,又该作何解释?”

    愤怒不已的清观,忿忿向林熠啐了一口唾沫,骂道:“也怪掌门师伯太过相信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毫不加提防,居然被你所趁,命殒黄泉。好在他老人家临逝前奋力一掌,也把你打得重伤昏死,没让你逃出静室,不然日后要抓你回来,还得大费一番手脚。

    “林熠啊,林熠!你做此恶事,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说到此处声音哽咽,眼中通红满是滚滚热泪,显也伤心至极。

    玄干真人执掌昆吾剑派六十余年,宽厚秉正,对待各支弟子皆视如己出,提携教诲有加。清观道人虽非玄干真人的嫡传弟子,但昔年也受过这位掌门师伯的许多指点与关切,心中尊敬爱戴之情实难言表。

    他的那口唾沫被神光大雷符挡住,自然唾不到林熠脸上,可字字椎心,实令林熠难以消受。

    林熠仿佛失去浑身气力,软软坐倒,低声自语道:“不可能,怎么会是这样?”

    清观道人怒火更盛,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现在后悔害怕也是晚了,就等着被正法处决吧!”

    这时洞外脚步微响,清观转头瞧去,就看到玄干真人的大弟子清原道人独自一人往思过壁行来。他神色憔悴,全身缟素,双目黯然无光遍布血丝。

    清观道人远远稽首施礼,问道:“清原师兄,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清原道人走到洞口,还礼回道:“贫道蒙诸位师叔恩允,特来探视林师弟。”

    清观道人不以为然,说道:“师兄怎么还叫这忤逆贼子为师弟,更何须再顾惜同门之情来探望他?”

    清原道人道:“话虽如此,可终究我与林师弟同门二十余年,总该再来看他一眼。清观师弟,请你网开一面,容贫道与林师弟私下叙说几句。”

    清观道人瞥了眼林熠,心道有神光大雷符镇守,也不怕他能逃上天去。他与清原道人的私交不错,亦不好驳了对方的面子,于是颔首道:“既有诸位师伯师叔的恩准,师兄便与他谈上几句吧!只是长话短说,莫要在这贼子身上耽搁太多工夫。”

    清原道人喜道:“多谢成全,贫道省得。”

    待清观的身影消逝在山崖拐角不见,清原道人转回头来,透过神光大雷符凝望林熠,见他面色惨澹如金,胸前衣襟殷红一片,禁不住爱恨交加,百感交集。

    林熠依靠石壁,苦笑道:“大师兄,多谢你还想着来看望小弟。”

    清原道人无语摇头,忽然一扬手,祭起道灵符将洞口封入结界,黑暗里荡漾起一层薄如蝉翼的淡青色光雾。

    林熠一望即知这是本门的“青风定音符”,已将洞口方圆三丈内的响动,与外界隔离开来,再不虞山崖后的清观道人听见什么。

    两人眼光交错却谁也不出声,半晌清原道人徐徐道:“林师弟,今天我来见你,只希望能听你一句实话,师父他老人家究竟是不是受了你的暗算?”

    林熠难过地垂下眼皮回答道:“大师兄,小弟也讲不清楚其中缘由,实在无话可说。”

    清原道人固执的一摇头,说道:“不!我要听你亲口告诉贫道事情的原委。宋师弟他们到现在尚长跪于玉清殿外为你求情,你带回来的那两个朋友,更是吵嚷不休要见你,被罗师弟拼命拦住,才一同在玉清殿外守候消息。

    “林师弟,我们谁都不相信,你会毫无来由的暗害恩师!”

    林熠眼睛有些发涩,慢慢转过脸,望向石壁上镌刻的一行行劝人悔过改善的道家经文,沉默半晌缓缓说道:“你们都不必为小弟求情了,师父他老人家的确因我而死。小弟是罪有应得,不值得大伙儿如此。”

    清原道人不由自主朝后退了数步,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目凝视林熠,颤声道:“林、林师弟,真的是你?你、你为何要这么做!”

    林熠低下头,剧烈的咳嗽又从嘴角中渗出几缕淤黑血丝。

    清原道人目中泪光盈然,嘴唇翕动了一下,终于没有说话。

    隔了一会儿,林熠喘息稍定,说道:“想必清观师兄的话你在远处都已听到,小弟就不用再重复了吧?大师兄,你恨我也是该得的,如今说什么也没用了。”

    清原道人心情矛盾难喻,一会儿,眼前浮现起林熠突然拔出秋水匕刺入恩师胸膛的景象,一会儿,又回忆起小师弟年幼时,骑在自己肩膀上满山嬉戏的旧景,痛苦得面泛潮红,热泪滚滚而落。

    他猛一咬牙道:“林师弟,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事会是你做的!只要你说一句‘不是’,贫道纵遭万人唾骂、同门误解,也要保全住你的性命,揪出真凶,洗清你的冤情!”

    林熠苦笑道:“大师兄,多谢你的好意。小弟咎由自取,诸位师叔不论要如何处置小弟,我都认了!”说着勉力扶着石壁起身,朝洞内蹒跚行去,平静道:“天色晚了,大师兄你请先回吧!”

    清原道人望着林熠的背影,绝望的怒喝道:“林师弟!贫道这是最后一次这般叫你!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视同仇敌!”

    林熠的身体微微一震,又继续艰难的走向石床。

    清原真人狠狠一掌拍在石崖上,激得碎石横飞,轰塌了一片,仰天悲啸道:“师父,你死得好冤!”挥手收起灵符,再不看林熠一眼,飘身而去。

    清观目送清原道人走远,朝洞里打量,借着大雷符的光亮瞧见林熠背对自己,独自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心中哼了一声,低低骂道:“自作自受!”

    他奉玄恕真人之命看管此处,差事虽然重大,倒也清闲。

    有神光大雷符在,里面的人固然逃不出去,外面的人也休想解救。

    站在洞口盯着林熠望了片刻,见他双腿盘膝而坐,手捏法印,似在调息疗伤,清观道人也不以为意,踱步到一旁拣了片平滑的山石,用袖口扫去上面的浮尘,也盘腿打坐起来。

    玄冷真人自始至终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但他听说玄干真人竟被林熠用秋水匕连插四刀,格杀在静室内,也暗暗吃了一惊。

    见洞口再无旁人,玄冷真人哈哈一笑道:“林熠,你居然把自己的师父也杀了,实在是太妙了。”

    林熠闷哼一声,咽下涌到喉咙口的热血,低声道:“我原本没想杀他老人家。”

    玄冷真人道:“你连刺了玄干老儿胸前四刀,我以前可没看出你居然也能下此狠手。可惜,你已命不长久,很快就能亲自去对玄干老儿说你原本不想杀他!哈哈!”

    林熠抹去唇角血迹,喃喃道:“不行,我要逃出去。我还年轻,不能就这么玩完了!”

    玄冷真人冷笑道:“逃出去?痴人说梦,你冲得破门口的神光大雷符么?要是这般容易就能脱困,我何苦在这里苦守三年!”

    林熠不再回答,只管沉吟思索起来。

    玄冷真人自觉无趣,重又合目打坐。

    而洞外的清观道人负有看守思过壁之责,不敢完全入定,只将泰斗真气游走周天。

    不知不觉里已然到了第二天的淩晨时分,思过壁前万籁俱寂,遥望渺云观的重重殿宇,也同样静静伫立于黑夜之中。

    忽然清观道人耳畔听到林熠站在洞口唤道:“清观师兄,我有话跟你说。”

    清观道人一愣,收功起身,走到洞口冷冷问道:“你还有什么可多说的?”

    林熠挨着光符,靠住石壁,与清观道人相距不到一尺,探出右手虚按神光大雷符,说道:“适才我思忖许久,与其等到明日公决受辱人前,不如我自行了断也省却诸多麻烦。清观师兄,就请你稍后替小弟报讯收尸了!”抬起左掌往眉心拍落。

    清观道人下意识的往前冲抢,右手撞在光符上震得酸麻,失声叫道:“不可!”

    猛然,林熠右掌迅捷无比在光符的中心蜻蜓点水般虚按数下,大雷符“呼”的一声,白光收敛凝铸成一小团球体。

    清观道人怎么也料想不到,林熠居然能够开启光符,猝不及防之下,身子失去平衡往洞内撞入。林熠左掌顺势施展一招“无往不利”,一把擒住他的胸襟掌力微吐,不等清观道人发出惊呼便将其震昏。

    林熠气血翻涌,眼前一黑,急忙抓住突起的石壁站稳,剧烈的喘息。

    他又服了一枚九生九死丹,低头望向清观道人轻轻道:“对不住了,清观师兄,烦劳你在洞口躺上半宿,明日一早自会有人来救醒你。”

    身边人影一闪,玄冷真人无声无息飘出思过壁,似笑非笑道:“妙极!好小子,竟还有这么一手!”他被禁此处三年,突如其来脱困而出,心情激荡自难言表。

    林熠气息稍平,将清观道人拖到一块大石后头,又将光符重新开启。

    只要没有人走近,决计难以发现这里有何异常。

    等做完这些,他额头冷汗直冒,五脏六腑如火烧似的痛楚,但凭着一股坚强的求生信念,苦苦支撑。

    玄冷真人不耐烦道:“快走,别婆婆妈妈管这么多。万一教人发现可麻烦得很。”

    林熠静静道:“玄冷师叔,你先走吧。弟子无力御风,只怕会牵累你。”

    玄冷真人冷冷一笑,想到自己与林熠终究不是同路之人,虽然如今得以脱困全托林熠之福,但他对林熠始终存着一份戒备,况且林熠的状况看起来似乎很不妙,如果自己带着这个累赘下山,确实是个麻烦。

    于是他问道:“你救了我,便不想求些什么好处?”

    林熠苦笑道:“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自保其身而已,师叔不必挂怀。归根结底,弟子叛门出逃亦是事出无奈,今后但求苟延残喘,再不愿再节外生枝。”

    玄冷真人说道:“哦?如此也好,我先走一步。你多加小心,咱们后会有期。”再不多言,身形晃动了几下,远远往东去了。

    林熠心知,刚才一掌几乎耗尽了自己辛苦凝聚数个时辰的真气,再无余力御风飞行。当下从袖口里亮出一道“飘风灵符”,光华一闪而灭。

    空中生出一蓬清风,将他身躯徐徐托起,朝西遁去,接着也倏忽消逝在茫茫寒夜里。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