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一章 蛰伏

第一章 蛰伏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几个仆人七手八脚将曹衡从荷池里拽上来,小家伙脸白唇青模样吓人。只是他服食过石棘胆汁与九生九死丹,四肢骨骸虽然冰冷透骨,小腹与胸口仍暖融融的一团,并无大碍。

    曹妍在一边急得不知如何才好,捂着曹衡哆嗦的小手连声问道:“小弟,小弟!你没事吧?可不要吓姐姐。”

    曹衡湿漉漉的淌着水,再受冷风一吹,当真是全身僵硬,根根寒毛倒立,居然硬挺着呲牙一笑,答道:“没……没事,不就洗了个冷水……澡吗?”可惜这笑比哭还难看。

    更让他难堪的是自己的小舌头不听使唤,话音模糊难辨不说,牙齿更需咬紧。否则不说话尚好,一开口便立刻听到“咯咯……咯”清脆的声音。

    曹彬夫妇闻讯赶至。曹夫人心疼不已,赶紧搂着曹衡奔回屋中,换去身上湿衣,着下人把火盆生得旺旺的。小家伙蜷在母亲怀里依旧止不住地颤抖,刚缓过劲转动眼睛,却一眼瞥见立在旁边的那位脸黑嘴尖、耷拉着眼皮的钱老夫子,心里犯起了嘀咕。

    曹彬把爱女叫到一边,问起事情经过。曹妍见闯了大祸,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照实交代。曹彬只听了个开头便明白儿子使的鬼心眼,顿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曹衡这小家伙,把他原来对付教书先生的小把戏,搬出来使到林熠头上,比起当年给关进猪圈的两位正一剑派年轻高手,此次不过只让他掉进冰水里自作自受一番,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他见曹妍吓得说话都带哭音,也不忍再呵斥责备,反温言抚慰几句,挥手让众人散去。

    林熠与曹彬相顾而笑,曹彬故意大声道:“钱老夫子,可有兴致到在下的书房里去坐一坐?”

    林熠会意,捻须笑道:“老夫正有此意。”

    曹彬住的小楼就在林熠院子的对面,当中隔了座小园子,三两步路即到。两人进了书房,曹彬把门从里锁上,又关了窗户,低声道:“林兄弟,我带你去看一件东西。”

    他走到书架前,探手在第二排的一册诗集上轻轻一拨一按,书架徐徐中分,露出扇黑漆漆的暗门。曹彬取出钥匙打开门锁,道:“这是愚兄的一间密室,除了家父与拙荆外,连二弟也不晓得。”

    林熠随在他身后迈步走下暗门后的台阶,里面黑咕隆咚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曹彬取出火石,“啪”的点燃壁上一盏油灯,又在墙上突起的铜钮上一转,上面的书架合起,重新与外世隔绝开来。

    石阶尽头是一条三丈来长的甬道,两侧各有一扇虚掩的石门相对而立。甬道则直通向一间圆形石室,石室高约三丈,甚是宽敞,里面像是刚刚打扫过,地上还有一滩未干的水渍,应是冲洗地面留下的痕迹。

    曹彬点燃桌上的烛台,微笑道:“愚兄练气打坐、闭关修炼皆在此处,只求清静安全。不过近几日这间石厅却派作他用。林兄弟可愿猜上一猜?”

    林熠扫了眼地上的水渍,笑道:“曹大哥可是把石棘放在此处?”

    曹彬点点头,笑道:“今天一个下午,愚兄与拙荆终于将石棘兽尽数分解。可刚忙活完了这边,一出去就听人来报,衡儿掉进了荷池。呵呵,愚兄不用多想,就晓得这小子定然是想偷偷捉弄林兄弟,不料偷鸡不成反折了一把米。”

    他摇头叹了口气,苦笑道:“这孩子自幼便被愚夫妇宠坏,全不知天高地厚,平日里胆大任性,肆意妄为。让他尝点苦头也好,免得将来无法无天闯下大祸。”

    林熠道:“衡儿天资聪慧,只要善加调教,将来成就必不可限量。”

    曹彬谦逊道:“林兄弟莫要夸他。我只求这小子太太平平,别四处惹祸上门就心满意足了。镖局里人人宠他,愚兄真怕他养成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小霸王脾性。只是每回要揍这小子,偏生又舍不得。这般下去,始终是愚兄的一块心病。”

    林熠道:“大哥尽可宽心,这孩子的本质很好,不会有差。所谓耳闻目染,有大哥、大嫂这样的爹娘,衡儿绝不至于走上歪路。小弟寄居府上,左右无事,便帮大哥、大嫂从旁敲打敲打他,你看如何?”

    曹彬等的就是林熠这句话,作揖喜道:“愚兄求之不得,只怕会耽误林兄弟你的休养疗伤。”

    林熠摇头道:“不碍事。小弟好歹也是衡儿的干爹,还是大哥请来的教书先生,于情于理都当效劳。不过,小弟管教孩子的手段,大哥看了只怕会心疼,届时莫要责怪小弟才好!”

    曹彬暗道衡儿若能得林熠尽心指点调教,不啻胜过自己夫妇十倍、百倍,就算再掉进三五次荷花池也是值得,慨然道:“林兄弟尽管将衡儿看作自己的孩子,任何责罚悉听尊便,愚兄与拙荆绝无二话。”

    林熠颔首道:“好,曹大哥,咱们这就一言为定了。”看到曹彬点头,心里暗笑道:“小家伙,往后你就等着瞧吧!今天咱们不过才刚开场。”

    正在娘亲屋里偎在火盆旁大喝姜汤的曹衡,原本身上已经有了暖意,突然“哈啾”打了个大大喷嚏,揉揉小鼻子,莫名地涌起一股心惊肉跳的不祥预感。

    曹彬打开左首墙边的一排橱柜,里面大大小小十多个暗格,满满当当分别摆放着从石棘兽身上取下的犄角、软筋、内丹、棘刺等物。曹彬似乎对这些东西的收藏颇为在行,如内丹、软筋等都浸泡在盛满药水的容器里,不虞腐烂损坏。

    林熠赞道:“大哥动作好快,短短半日竟已完全弄妥。”

    曹彬道:“林兄弟,依照咱们当日约定,愚兄如今就将这些东西物归原主了。”

    林熠道:“大哥,小弟正要和你商量这件事情。小弟想挑选几根上佳的棘刺,为大哥锻铸防身的暗器,再拣那合适的软筋与兽皮炼制成神鞭宝甲赠与衡儿。至于小弟,则要用内丹研磨成粉,炼制几道灵符以备不时之需。剩下的犄角等物,还归大哥处置。”

    曹彬惊讶道:“林兄弟,你会锻器炼符,那可再好没有了。”

    林熠轻声道:“昔日先师玄干真人在世时,曾传授给我们师兄弟几人锻铸仙器、炼制灵符的技艺法门。小弟对此也颇感兴趣,钻研数年,但愿不会暴殄天物,白白浪费了这石棘兽。”

    曹彬听林熠的口气中带着几分悲凉,岔开话题道:“林兄弟,愚兄全听你的。你锻铸炼制需要些什么东西,只管列张单子。纵然太霞派没有,我也想方设法从外面买来。”

    林熠笑道:“小弟需要的东西可不少,有些仙家神器,大哥即便捧出万金也难以求得。好在咱们可以用次一级的替代,虽效果会有稍许逊色,但也能差强人意。”

    曹彬睁圆双目满脸兴奋,道:“好,咱们说干就干。林兄弟,你这就开列清单,我明日便出门置办。”忽然想起林熠的伤势,暗悔自己是否操之过急了,急忙道:“林兄伤势未复,眼下还是疗伤要紧。”

    林熠道:“小弟想借大哥的这间密室一用。每晚前半夜干活,后半夜疗伤,两不耽搁。何况借助炼符铸器,小弟也正好游走真气,疏通经脉,可谓一举两得。只是大哥今后修炼要另选地方了。”

    曹彬一摆手道:“那不碍事,林兄无须挂怀。”

    林熠揭开一只容器盖子,里面用药水浸泡着石棘兽的内丹,大小如成人的拳头,隐隐闪烁着紫金色的光芒。林熠面露喜色道:“大哥,这回咱们可撞上华盖运了。按书中记载,这般大小的紫金色内丹,要修行八百年以上的石棘兽王方能炼出。

    “有了它,咱们将来锻铸的青棘芒刺与神鞭宝甲,肯定能成一等一的仙兵神宝,小弟的灵符也能借此提升一个档次。”

    曹彬奇道:“林兄弟,灵符也有档次之分?”

    林熠微笑道:“仙家有散仙、地仙、金仙、天君之分,灵符自然也有威力大小之别。如寻常游走江湖的方士炼制出的镇宅辟邪、祈运招财的灵符为最下等,一般称作‘散符’。

    “略高一些的便是普通炼气之士炼制的‘地符’;再往上依次还有‘金符’、‘天符’与‘圣符’三等。

    “只是圣符一说仅见典籍,人间从未有现。便是天符也需金仙一流催动真元历时数年,再借助上等的神器方可炼成,更因其间凶险,因此当世所存绝不超过十道。”

    曹彬大感兴趣,津津有味的问道:“那林兄弟炼出的灵符该是哪一档次的?”

    林熠将容器珍而重之的放回原位,道:“若用普通石棘兽的内丹,依照眼下条件与小弟的技艺功力,充其量只能炼出几道地符。但有了这八百年的紫金内丹,小弟再炼不成金符,岂不辜负了这头石棘兽王?”

    曹彬道:“它的威力,只怕能赶上愚兄用以围困石棘兽的那四张紫电符了吧?”

    林熠道:“或许还能略高一筹。石棘兽其性属雷,小弟索性就多炼制几张护身攻敌的五雷符。在灵符体系里,风符灵动,云符缥缈,电符凌厉,但论及雄浑刚猛仍首推雷符。大哥,等我炼制成了,也分几道灵符送给你和大嫂,权作新春佳节的贺礼。”

    曹彬自遇林熠以来,隔三差五即有好事临头,拱手称谢几成家常便饭,当下又是一拱双手道:“愚兄却之不恭,那就再谢过林兄弟啦!”

    两人相视大笑,携手回到书房。

    林熠坐在曹彬的书桌前,提笔想想写写,足足花了小半个时辰,才列出一张六页纸头的清单。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百数十种材料,有些旁边还注有说明。

    曹彬接过,借着灯火低声念道:“道家金刚剑一柄,果子、香茶、米酒各三,符笔一支、天界山出产朱砂一两,神霄宫开光黄纸一叠,三清始祖圣像各一,漱心庵神香九炷─”

    再往下面越来越古怪离奇,什么黄沙、青砖、瓷器、木牌、铜鼎等物,还有这些物品的数量和出处,甚至替代之物。

    曹彬看得头昏脑胀,摇头道:“林兄弟,这怎么像巫婆神汉要摆法坛祭天请神?”

    林熠嘿嘿笑道:“这些不过是小弟炼符用的物品,而且删繁就简,已省略了许多。想当年,为了记住这些东西,害我整整背了三天三夜。

    “曹大哥尽力置办吧,若实在没有,咱们再另想办法。不过,我怕买全了单子上的东西,大哥的家底也要被掏空,那小弟可过意不去。”

    林熠此言并非吓唬曹彬。想那一张灵符轻若鸿毛,却是沟通人、天、地三界神魔及至虚空里种种莫测力量的桥梁与通道,绝非儿戏。所谓“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便是这个道理。

    置办炼符用具物品尚属小事,一旦开坛炼符,若有丝毫大意疏漏,则将引动天怒地啸,将施术者轰得元神消散,万劫不复;而炼制的等级越高,凶险自然也就越大。否则正魔两道灵符漫天飞,世道岂非早已大乱了?

    曹彬知道紫电灵符威力无比,又哪料得炼符艰险实难与外人道哉?他将清单收入怀中道:“林兄弟放心,里面不少用品太霞派也有常备。剩下的那些,我保证年前置齐,掏空家底也是值得。何况愚兄多年来小有积蓄,绝不至于教这张单子弄得倾家荡产。”

    林熠心中大定,推开窗户,笑道:“啊!外面下雪了。”

    屋外天色已黑,夜空中白茫茫的鹅毛大雪纷纷洒洒,飘落满天。

    庭院里的屋宇、树枝、地面、竹亭上,覆盖起一层银白的积雪,天地似乎都在画中,显得分外美丽。

    “呼”的一阵寒风,卷来冰凉的雪花吹进窗户,书桌上的火烛摇曳不定,几张未用完的宣纸飘落地上。林熠大力吸进一口冷冷的空气,郁闷的胸襟舒畅不少,凝视黑漆漆的天幕,低声赞道:“好雪!”

    曹彬走到窗口与林熠并肩而立道:“瑞雪兆丰年,这已是今年涟州的第三场雪了。”

    林熠低声道:“昆吾山上这时也该下雪了吧?小时候我们几个师兄弟每到下雪,便会相互招呼着跑到后山,在雪中嬉戏玩耍。我最爱将冰凉的小雪团偷偷塞进大师兄的脖领里,惹得他哇哇大叫不停追打。

    “其实我晓得,凭他那时的修为,压根不可能让一个七八岁小童把雪塞进衣服里。他假作不知,只是为了逗我开心。”

    想到清原师兄在思过壁前绝望愤怒的眼神,林熠的心一下子抽痛,下意识的咬紧牙关。

    曹彬沉声道:“林兄弟,我虽然不清楚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我一直相信你必定是清白的。水落石出终有日,令师兄与诸位同门的尊长,也必定会像从前一般的对你。”

    林熠怅然摇头,长吁出一口气,在空气中凝结成一道笔直的白色气雾,瞬息散去无影。

    曹彬只听林熠徐徐说道:“从小弟得知师父仙逝的那一刻起,我已下定决心生死不悔。旁人如何评说,我都不管也绝不在乎。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既无法回头,唯有一直走下去。”

    曹彬同情的拍拍林熠肩头,道:“我明白你心里的感受,只叹无法为你分担。林兄弟,愚兄平生没有服过谁,但对你别无二话。今后水里火里,任凭驱使,只要你不嫌弃我修为低弱就成。”

    林熠道:“可惜大哥根基已定,小弟又不能私自将昆吾派的心法传授。”

    曹彬泰然笑道:“林兄弟真心待我,愚兄已经很知足了,何况你已经送我那么多宝贝。为人怎可贪得无厌,索取无度?”

    林熠眼睛亮了亮,忽然道:“大哥,我有一套身法,并非来自昆吾派,或能拿来与你切磋。”

    他暗想雨抱朴传授自己的“手舞足蹈小八式”里,蕴含着一套完整的“幻空身法”,不需过多讲究真气运行,曹彬也许能学着三四成的真髓。尽管不足以一跃成为正道高手,可行镖保身应绰绰有余。

    曹彬一摆手道:“林兄弟,这……如何使得?”

    林熠微笑道:“身外之物而已,大哥何必在意?这几日小弟就将它整理出来,乘着开坛炼符前授予大哥。不过,大哥切勿将这套身法教给衡儿。”

    他见曹彬神情微微一愕,解释道:“衡儿与大哥的情形不同。他初学太霞心法,根基尚浅,还来得及改弦易辙。我会亲自将这套身法配合上乘的炼气心法传授给他,只是这么一来,他就不能完全算作太霞派的弟子啦!”

    曹彬一言不发,深深一躬到地,道:“林兄弟,今后衡儿但有半点小成,皆是受你所赐。我会教他视你如师如父,永无违拗。”

    林熠扶起曹彬,笑嘻嘻道:“我既是干爹,又是先生,可不是如师如父么?”忽然鼻子用力嗅动,往东厢房望去道:“好香的松雪老窖,我怎么突然觉得饿了?”

    曹彬大笑道:“你不是饿了,是馋了。走,兄弟,咱们喝酒去!”

    这顿酒两人喝得酣畅淋漓,若非不敢耽误林熠疗伤,曹彬定还要拉他秉烛夜话。林熠回到自己住的小院,洗漱完毕打发走孙二后,关起门进了卧室。

    他熄灯上床却不入睡,双腿盘坐在床板上,开始捉摸如何将幻空身法从手舞足蹈小八式里演化出来,变成一套适合曹彬父子施展的完整身法。

    这事说来简单,其实无异于另起炉灶,自创一脉。对林熠这样年不及弱冠的少年来说,冲击这样一项创举,全赖其本身智慧过人,勇气可嘉。

    而能将灵感与热情融合于一身者,往往能独辟蹊径。但最终是否果真能闯出一番天地,除智、勇兼备外,起决定因素的,应是百折不挠的毅力与恒心。

    好在幻空身法毕竟有章可循,林熠又曾与雨抱朴切磋数日,得其倾囊而授获益匪浅,故不至于毫无头绪。

    他为难的是曹彬父子根基浅薄,较之昆吾派平常的二代弟子尚有不如,幻空身法中许多精妙深奥的招式,都受制于此无法施展。

    他心里苦笑,自己真气淤塞,目下的功力剩下不到两三成,与曹彬的情况大致相符。倘若这套完整独立的幻空身法果真能创制出来,受益之人自己应是第一个才对。

    林熠凝神冥想,渐渐进入空明忘我的境界,脑海浮现起一式式幻空身法,就宛如从手舞足蹈小八式中剥离出的碎片,晶莹闪亮却无法编织串连。

    这些身法招式,无不需要配合手舞足蹈小八式的神形真髓,恰似水乳交融,一旦分离便灵性骤灭,怎么组合、怎么别扭始终成不了章法。

    这也难怪,林熠所修习的幻空身法,乃北帝雨抱朴耗费十八年心血,在老的幻空身法基础上去芜存菁,凝炼入手舞足蹈小八式中。

    其动静奥妙、虚实变幻,实到了增一分则溢、减一毫则涸的无上境界。论聪明应变林熠纵属一流,但短时间内想在其中有所作为,谈何容易。

    也不晓得过了多少工夫,他脑子里越想越乱,只觉得无数人影纷繁复杂的上下前后翻飞轻舞,根本不能整理出一点头绪来。反而头脑昏昏沉沉,难受欲呕。

    然而他心志极坚,更想到自己对曹彬拍了胸脯,数日后定要有一套精妙的身法招式相授,岂能食言?

    雨抱朴已把颗颗珍珠奉献于前,自己难道便无法有所超越,找寻到一条珠链将它们合为一体,浑然天成?

    他杂念一起,灵台立时失守,“哇”的喷出一道血箭,直打到对面雪白的墙壁上。可这口血一喷,胸口也随之一清,心中灵光乍现,重重一拍床板,险些将它震塌。

    林熠顾不得这些,自言自语道:“珠链、珠链─”脸上喜色越来越浓,暗骂道:“笨,竟走了老大一段弯路。仙家绝学暗合天意仙心,万变不离其宗。我舍本逐末,岂不笨到家了?

    “雨老爷子曾说过,幻空身法脱胎于奇门遁甲中的九宫、六仪、三奇之学,只要能把每一式身法的渊源寻到,合上九宫、六仪、三奇的变化脉络,自能水到渠成。”

    原来奇门遁甲中自古便有“九宫、六仪、三奇”之说,用以测算天意,预知将来。所谓九宫,乃洛书与八卦相融,以中宫之数为五,寄于坤宫。

    如此依照次序,便是一宫坎居北,二宫坤居西南,三宫震居东,四宫巽居东南,五宫中寄于坤,六宫干居西北,七宫兑居西,八宫艮居东北,九宫离居南。

    其后再以六仪戊、己、庚、辛、壬、癸之序与日、月、星三奇之变排局布阵,形成一座生生不息、变化万千的奇妙法阵。

    林熠心灵福至,顿悟到其中精髓,譬如眼前豁然开朗,呈现出一条康庄大道。他心无旁骛,着手破解暗藏在手舞足蹈小八式里的每一招身法,将其推理演算,回归于奇门遁甲的变化之中。如同按图索骥,逐渐有了眉目。

    但奇门遁甲之学深奥渊博,而雨抱朴取之以精华片断的身法要破解开来,当中过程艰难复杂可想而知。

    林熠神游虚空,思远万古,不断的周天演算,应证演绎两者本源,一夜之间也仅仅完成手舞足蹈第一式的小半。

    天色微明时,林熠睁开眼睛,出奇的没有感觉到丝毫疲惫和不适。他尚未意识到,就在自己破解推算幻空身法的同时,体内的太炎真气也油然流转,遵循着主人那点先天灵心汩汩绵绵消融淤塞,游走经脉。

    其实对于林熠本身更加重要的,当是他循着雨抱朴的足迹为曹彬父子殚精竭虑创制身法的时候,自己灵台深处对于天心的领会与体悟,也无形中不断增长突破,悄悄跨越到一个崭新的境界。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