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四章 蝶吻

第四章 蝶吻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忽听到不远处又响起一串“咕噜咕噜”声,百忙中用眼角余光瞧去,却是金猿正抓着酒坛子狂喝起来。

    没多一会儿三坛酒下肚,金猿的小肚子圆鼓鼓的凸起。它颇为得意地斜眼望向林熠,手里的空坛子却吓得“$铛”一声摔碎在地上。

    原来不声不响中,林熠身边的空坛子东倒西歪,足足增加到七个之多。

    金猿脸上露出钦佩的表情,向林熠竖起大拇指啧啧赞叹。

    林熠放下第八个空坛,笑道:“猿兄你也不赖啊!”回过头,见容若蝶精神振作不少,明眸里重新有了神,心中喜慰,说道:“蝶姑娘,你可感觉好了一些?”

    容若蝶点点头,忽然俏脸发红,低声呢喃道:“林兄,可否将小妹扶到角落里那堆酒坛的后头?”说着话,竟是声如蚊蚋,秀首低垂。

    林熠呆了呆,醒悟到容若蝶遇上了正常人都会碰到的尴尬事。若是岑婆婆还在,自可方便许多。现在,说不得要由自己硬着头皮代劳了。

    他把容若蝶抱起,送到酒坛堆后。金猿起初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会儿之后,当它听到角落里传出窸窸窣窣的衣物微响,立刻穷凶恶极地捧腹大笑起来,兴许开心过头,一屁股坐倒在酒坛上,还接茬的大笑不止。

    林熠瞪着金猿无可奈何。他管天管地,可管不了金猿哭笑放屁。更可恼的是这家伙突然跳起身子,当着林熠的面也来了个高山流水,把刚才喝下肚子的酒水释放了一大半。

    干完了活儿,它还无限满足的伸个懒腰望着林熠,好像是在问:“你要不要也解决一下?”

    林熠又好气又好笑,回头瞧见容若蝶双手扶着酒坛正吃力的走出,赶紧迎上去将她扶住。容若蝶羞赧无限,娇躯酥软无力倚靠到林熠身上,却又听到金猿大力鼓动双掌,像个顽童似的起哄添乱。

    林熠气极,飞腿把一个空坛踹向金猿。金猿身形灵活,一跃躲过,明白林熠不过是和自己玩闹并未真个生气,扮起鬼脸跳到高高的酒坛堆上。

    林熠警告道:“猿兄,你再胡闹,小心日后我从冥海里抓一头凶巴巴的母金猿来,让它好生整治你。”

    金猿闻言竟真的一惊,立刻乖乖坐下,要多规矩有多规矩。但突然它又跳了起来,迅速写道:“有人!”

    林熠一凛,已猜到来人十之**应是墨先生。需知金猿认识公揽月,倘若是这老儿来了,金猿必不会写下“有人”二字,多半会直接点出对方身分。

    林熠自知墨先生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而今身边还有一个容若蝶需要保护,一旦撞上凶多吉少。但墨先生耳目敏锐,自己或能躲过,容若蝶身上毫无修为,却是大为不易。

    他心念急转,生出一个大胆念头,抱起容若蝶往角落里藏去,低声道:“蝶姑娘,事急从权,在下多有得罪了!”

    容若蝶冰雪聪明,立时了解到林熠想法,头埋入林熠怀中,却没有出声拒绝。

    林熠刚藏好身形,外头风声微动,墨先生已至门前。

    他急忙俯头吻上容若蝶的樱唇,体内真气流转改以内胎呼吸。容若蝶娇躯一颤,俏脸如火紧紧闭起双目,身体又滚烫炽热起来。

    那头金猿蜷缩在林熠脚下,居然亦屏住呼吸收敛生息,宛如一个久经训练的高手,倒让林熠心定不少。

    却听门外墨先生蓦然止住身形咦了一声。林熠明白他是发现了甬道里两条飞鲨的尸体,生出疑心。但这个时候哪里有空去处理飞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石室外忽然变得寂静无声,林熠不敢用灵觉察探,以免惊动对方。但怀中玉人肌肤相亲,四唇相接,不需灵觉也能感受到彼此身上传递的热力与活力。

    突然,甬道尽处响起公揽月熟悉的笑声道:“墨兄一路寻到这里,多有辛苦!”

    墨先生重重哼了一声,说道:“公揽月,还有什么花样尽管使出来罢!”

    林熠听他的声音显然真元耗损颇剧,受了不轻的内伤。

    公揽月道:“墨兄,再往前百尺,有一间陋室,破日大光明弓与半卷《幽游血书》俱都藏在那里。你若有兴趣,不妨随我来取。”

    墨先生嘿然冷笑道:“你当我不敢来吗?纵是阎罗殿府,老夫也闯定了!”

    公揽月高声道:“墨兄豪情兄弟佩服,请!”身形一晃率先向那间石室而去,墨先生紧随其后,风声渐远。

    林熠松了口气,刚想放开容若蝶,舌尖却无意中碰触到一团香润滑软的物事。

    林熠心神俱醉,再也把持不住,双臂一紧深深痛吻。

    容若蝶的丁香小舌起初宛如惊惶无措的小鸟,无助的战栗瑟缩,但很快就融化在林熠滔天的男性气息中,作出热烈的回应。

    一瞬间,两人浑然忘却身外危机四伏的天地,彼此相拥深吻。仿佛双舌化作比翼翱翔的鸟儿,缠绵盘桓,直上云霄。

    林熠直感到自己的魂魄都将飘飞虚空,早已无法再保持内息的流转。但他和她沉醉在这片美妙的天地中,谁还会顾,谁还会想?

    容若蝶矜持十九年的心扉,终于被这一吻开启。她那珍贵的少女芳心,突然间成为一望无垠的海,任由林熠尽情驰骋,尽情探索。

    尽管惟恐公揽月和墨先生并未去远,两人努力的压制着。然而仅是如此,也已无限**,无限陶醉。

    金猿眨眨眼,识趣的待在一边不做声。或许它突然感觉到,林熠先前的那个提议,其实也并不坏。

    良久良久,唇分。容若蝶剧烈的喘息着,宝石瀑般的秀发凌乱不堪,星眸含情风情万种。她不敢看上林熠一眼,又把头深深钻进他的怀里,却无法隐藏起火热的幽香。

    林熠苦笑道:“我实在不是个称职的护花使者,这差事今后再也接不得了。”

    容若蝶猛然用力在林熠胳膊上掐了一把,小儿女的娇憨尽显无遗,半嗔半羞道:“全都怨你,倘若刚才墨先生和公揽月闯进来怎么办?”这话似是在埋怨,但细语温婉,更像是少女撒娇。

    林熠忍疼道:“这可怪不得我,谁教你自动送到在下嘴里,你让我如何忍得住?”

    容若蝶大窘,娇嗔道:“无赖!”玉手按在林熠胸口想坐起身,樱唇却再次擦到林熠的下巴上。两人均是初尝个中滋味,情浓似火,任何一点火星都会立即引起新一轮的狂风暴雨。

    情不自禁地,四唇再次拥吻抵死缠绵,直到喘不过气来,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容若蝶感到自己身体里的空气几乎被完全抽空,但有一种更加充实、更加甜蜜的暖流正在盈动发光,占据了整个身心。她慵懒地倚靠在林熠怀中,双手环抱在他的腰后,瞬间连灵魂都要融化了。

    林熠低头,怜惜地低声道:“我把你的嘴唇也咬破了,疼不疼?”

    容若蝶像个孩子似的俏皮一笑,说道:“你若真的愧疚,不妨让我也咬上一口,算作惩罚。”

    林熠没有说话,俯下了头。容若蝶真的在他的嘴唇上用贝齿咬了一口,只是很轻很轻,轻得就像三月里的风拂过平原。

    林熠叹息道:“这样的惩罚,我宁愿每天都有十次百次,也绝不叫多。”

    容若蝶轻声道:“贪得无厌的家伙,还怕以后便没了机会么?”

    林熠心头猛震,欣喜道:“你是说——”

    他的话已无法说完,因为容若蝶用温暖纤秀的手指轻轻封住了他的嘴唇,微笑道:“人家都成了这样子了,你还要人家怎么做?”

    两人忽然同时陷入了奇妙的沉默中,近在咫尺的目光永无厌倦的对视凝望,似乎想看清对方脸上每一寸的肌肤,还有那双眼睛里闪烁的火花。

    许久之后,林熠问道:“蝶姑娘,公揽月和墨先生很可能就在距此不远的石室里大打出手,咱们要不要偷偷去瞧瞧热闹?”

    容若蝶美目流波狡黠一笑,说道:“林公子,你说咱们该不该去瞧瞧?”

    林熠一怔,立即想到了容若蝶改换对自己称谓的缘由,笑道:“是我错了,往后我便叫你‘若蝶’如何?”

    容若蝶嫣然浅笑,双臂挽住林熠脖子,竟主动的抬身在他嘴上轻轻一吻,道:“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这次我便不罚你了。你在师门排行第六,往后小妹便唤你‘六哥’,好不好?”

    林熠见她的才智已从适才的神魂颠倒中恢复回来,不由心道:“完了,我终是落入了这个小魔女的手心里,这一辈子怕也休想摆脱了。”

    当下两人将衣发稍作收拾站起身来,林熠依旧把容若蝶抱在怀里,但其中况味已与先前大相迳庭。金猿跳到容若蝶身上,舒舒服服地靠在她掌心中养神。

    接近那间石室,林熠低咦道:“奇怪,好像里面只有公揽月一个人。”

    他小心提防,步入石室。

    只见公揽月全身浴血,胸口衣衫破裂,赫然印着一道十字形淡金色掌印,面目狰狞奄奄一息,手中仍紧握着那晚格杀高滇所用的银白色魔刃化血飞镰。

    在他身畔尚有一头噬血鳌守护,果不见墨先生。

    周围一滩狼藉,几头噬血鳌的残肢断体血肉模糊,一圈玉石屏风上溅满鲜血。

    仅存的那头噬血鳌充满敌意地向林熠低吼,金猿猛从林熠背后窜出,冲着噬血鳌“吱吱”厉吼,嘴里露出森森白牙,全身绒毛笔直竖起,泛出一圈刺目金光。

    噬血鳌摇晃着巨头,露出畏惧之态,一步步向角落里倒退。金猿得意洋洋地松弛下竖立的毛发,双拳擂胸,炫耀地望向林熠和容若蝶。

    林熠一笑,也不理会它,携着容若蝶向公揽月身前走去。

    公揽月眼神涣散,微弱的声音笑道:“你们也寻到这里来了。”

    容若蝶叹息道:“公老爷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墨先生在哪里?”

    公揽月不以为然道:“成王败寇,不过一线之间。老夫不过一时大意,竟被他元神出窍偷袭成功。但他的肉身也让噬血鳌吞食,只能驾驭元神落荒而逃。”

    林熠道:“你为什么不用破日大光明弓对付墨先生?”

    公揽月苦涩笑道:“老夫虽身怀这魔圣一件半的宝贝,却如空坐宝山。你当我不想参透其中秘密么?可惜老夫殚精竭虑十九年,仍是一无所获,否则又何必孤注一掷、费尽心机引墨先生上钩?”

    林熠恍然道:“你是怀疑,参悟破日大光明弓和下半卷《幽游血书》的钥匙,隐藏在上半卷的《幽游血书》之中?”

    公揽月道:“但等老夫将墨先生引到这间石室之后,便晓得从前的猜测完全错了。如果他掌握了参悟破日大光明弓和下半卷《幽游血书》的秘密,没道理不借此来诱惑老夫,反而明显对老夫有忌惮之意?”

    林熠问道:“公老头,墨先生到底是谁?”

    公揽月呛出一口血,摇头道:“我不会告诉你们,哈哈,没想到事情真的越来越有趣了!不过你们两个也不必担心,他此次在老夫的玄映地宫中,肉身尽毁,真元大损,现下必定是在拼命找出宫的生路,好争取时间重塑肉躯。

    “不过能不能找到,嘿嘿,就要看他的运气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又笑了起来,问道:“你们猜,他会从何处逃生?”

    容若蝶心中早已猜到答案,但把眼光望向林熠。作为一个绝世聪明的少女,很清楚有时候把自己的光芒隐藏起来绝对不是坏事,例如眼前。

    林熠回望了一眼容若蝶,眼神里的意思好像是在说:“你已经明白了是不是?”然后才回答道:“冥海!”

    公揽月嘶哑着笑出声来道:“不错,冥海!那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幽冥鬼界,惟有人的魂魄与元神才能通行。所以,你们两位都不可能从这条路脱逃。

    “嘿嘿,就算他能借助冥海通道离开玄映地宫,冥界魔物也要让他费尽真元。

    “故此老夫敢肯定,没有一年半载的休养和灵草仙丹的滋补,他休想重出。”

    林熠却听出了公揽月话语里的另外一层含意,冷冷道:“公老头,你是打算把我们两个也终生困死在玄映地宫里?”

    公揽月眼里闪过一缕笑意,道:“闻弦歌而知雅意,昆吾骄龙,名不虚传。这座地宫连接外界的通道,已在墨先生一掌震碎老夫蜡像的时候完全封死,再不可能重启。

    “容小姐,以你的才学同样也无法找到生路,你信也不信?”

    容若蝶从容道:“我更愿意相信,宫中定然还有一条极为隐秘的通道可让人出入。因为公老爷子绝没有那种甘心与人同归于尽的气魄。”

    公揽月嘿嘿笑道:“说得好,老夫的确从来没想到过与人玉石俱焚。故此的确你们在理论上还存有一线的生机。但老夫留下的那条通道,却是我这生最杰出的作品,绝不会有任何人找到。可惜我已是将死之人,不能再和容小姐赌上一赌。”

    林熠哼道:“你自知将死,还要拉咱们两个来作垫背,才是真正的名不虚传!”

    公揽月道:“哈哈,老夫死后,偌大的玄映地宫空无一人岂不寂寞?留下你们两位替老夫相守,最好不过。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两位郎才女貌,珠联璧合。老夫劝你们不妨即刻成婚,一年半载后生下几双儿女,便不怕空寂了。”

    容若蝶轻咬红唇,林熠却满不在乎地笑道:“你这个建议的确不错。不过咱们成亲的喜酒,你是没福气喝了。”

    容若蝶大羞,她虽芳心相许,但也禁不住林熠当着公揽月的面这般直言其事,悄悄用指头在林熠的胳膊上重重一掐。

    公揽月看在眼里,哈哈大笑道:“原来老夫的提议已晚了。那便恭祝两位白头偕老,举案齐眉,比翼双飞,子孙满宫——”

    他的笑声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已不可闻。胸口的十字形伤口蓦然绽出一蓬蓝光,将他的身躯炸裂,全身上下千疮百孔,景象惨不忍睹,那是大罗金仙也救活不过来了。

    容若蝶倚靠在林熠怀中,怔怔凝望公揽月的遗体,幽幽叹道:“虽说是他害死了岑婆婆,但终究也是一代人杰。这样地白白送了性命,委实可惜。”

    林熠颔首道:“说的也是。公老头诚然可恨,不过他的才学教人不得不佩服。若蝶,你在旁歇息片刻,我先将他埋了。”

    他松开容若蝶的手,上前俯身正想收拾公揽月的遗骨,却见一只小龟缓缓从公揽月的身下爬出。林熠大奇,大十字星印的劲力何等霸道雄浑,连公揽月也只有赴死一途,这只小龟,貌不起眼,居然活了下来。

    他伸手将小龟捉到掌心里,它立刻警觉地将脑袋和四肢全部缩进了甲壳里。林熠笑道:“这只‘玲珑龟’倒也可爱,不如咱们把它收留了吧。”

    忽然他“咦”了声,唤道:“若蝶,你看!”

    容若蝶举目朝林熠手指的地方瞧去,发现在公揽月尸骨下,地面上露出一行用手指写下的血字:“花开谢,生死渺;月如水,人已憔。”

    容若蝶道:“六哥,你认为公揽月临死前会有闲情书写一首小词么?”

    林熠摇头道:“他是故意把这六个字用鲜血写在身下,却不告诉我们,显然另有用意。如果我们对他的尸骨置之不理,自然不可能发现留字。要是胡乱拖拉他的遗体,这行血字也会立时模糊隐去。”

    “所以,只有像你刚才那样把他的遗体抱起,才有可能清晰的看到这行小字。”说到这里,她嫣然浅笑道:“我敢打赌,这是公揽月临终前给咱们留下的求生线索。”

    林熠半抱着公揽月的尸体,叹道:“这个老头子,到死还不干脆放我们一回。”

    容若蝶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问道:“不知林兄对这道题目是否有了头绪?”

    林熠想也不想道:“既有天下机敏过人、聪明无比、智慧无双的蝶姑娘在此,些许小事何须在下劳神?”

    容若蝶小嘴轻轻一撇,不屑地道:“好逸恶劳的无赖,本姑娘就算知道,又为什么要告诉你?”

    林熠笑嘻嘻道:“你不说才好。我正可依了公揽月的话,和你在这玄映地宫中双宿双栖,比翼双飞,白头偕老。将来子孙满宫,岂不比神仙更逍遥快活?”

    容若蝶立刻招架不住,绷着俏脸道:“你要真想知道破日大光明弓和《幽游血书》的秘密,便快干活!”

    林熠看到容若蝶似嗔还羞的动人模样,不禁得意已极。但明白女儿家矜持脸薄,也不能逗弄过火适得其反,于是转开话题问道:“若蝶,你真晓得参悟那把破弓和烂书的秘诀?”

    容若蝶神色一正,低声道:“别忘了,我是宁道虚的女儿。”

    林熠眼珠一转笑道:“你也别忘了,我现今可是宁道虚的准女婿。”

    容若蝶娇哼道:“你怎知我爹爹在天之灵,一定会答应?”

    林熠仰头望向石顶,朗声道:“宁伯父仙灵在上,晚辈林熠愿娶令嫒容若蝶为妻,一生一世永不相负。若违此誓,立遭天谴。您老人家要是反对,就立刻五雷轰顶将晚辈炸成碎片。一、二、三——”

    他越数越快,眨眼数过了十,大出一口气道:“既然您老人家没降下五雷轰顶,那就是同意了晚辈所请,晚辈谢过!”说罢,朝容若蝶道:“你瞧,令尊没意见,不如咱们今晚就洞房花烛吧。”

    容若蝶明知林熠是满嘴的胡说八道,也红透了玉颜。但她见林熠对天立誓,言词灼灼,又不禁喜慰无限。一时间,只用一双似笑非笑眼瞅着林熠。

    两人谈笑中,林熠用公揽月留下的化血飞镰在地上掘出一个大坑,一代奇门遁甲大师终葬身在自己建筑的伟大地下宫殿中,只有微微隆起的石土聊做记号。

    林熠将化血飞镰往腰间一系,暂时解决了赤手空拳的问题。

    那头幸存的噬血鳌忽然低低闷哼,张开大口舌头翻卷,吐出一团金灿灿的东西。

    林熠讶然道:“秘虚袈裟!”

    原来这家伙将墨先生的肉身吞食入肚,消化了半天怎也溶不去这件佛门至宝,反在肠胃里闹得十分难受,只好吐出来。

    金猿大是好奇,手足并用跑上前去拽起一角,来回翻看。一不小心,袈裟盖在了头上,将它整个身子都裹进了里面。

    这家伙一两下撕扯不开,索性蒙头拖着袈裟跑向两人,嘴里吱吱乱叫。

    林熠笑着揭开袈裟,将它折叠收起,心道:“我先收了秘虚袈裟,日后凭此找上大般若寺询问究竟,说不定便能查出墨先生的蛛丝马迹。”

    转眼望向容若蝶,见她秀眉轻蹙不由问道:“若蝶,你在作什么?”

    容若蝶回眸一笑,答道:“我在找公揽月所留字句的谜底。”

    林熠问道:“难道说,公揽月留下的逃生通道,就隐藏在这间石室中?”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