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七章 对峙

第七章 对峙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铮——”漆黑的弓弦突然发出低幽铿锵的镝鸣,仿佛是冥狱恶魔的咆哮,一记记敲击在林熠的灵台,震得魂魄晃动,难以自已。

    只不过,这声音惟有他才能清楚的听到,而近在咫尺的金猿和容若蝶全都恍若未闻。

    林熠鼻子里低哼一声,吞下一口翻卷到喉咙口的热血,竭力守住灵台,心神禁受着弓鸣一次次汹涌的冲击,继续专注地念动“铸神真言”,与破日大光明弓缔结滴血誓约。但嗓音已越来越嘶哑,越来越微弱。

    双指的鲜血还在滴洒,漆黑的弓弦表面徐徐亮起一波接着一波的晦暗红光,朝着上下两端流动延伸,源源不绝注入弓身上昂然高踞的两头威武魔兽。

    魔兽紧闭的双目骤然开启,全身焕射出殷红光焰,向弓身扩散。

    镌刻在魔弓上的花纹与真言次第亮起,再缓缓暗灭。

    顺着次序,破日大光明弓上显露出一排真言,正是:“大道无情,我命在我不在天!”

    两蓬流动的红光,终于在弓身中心相遇融合,交汇一体。林熠心神剧震,感应到破日大光明弓内仿佛裂开了一道缝隙,自己的神识泉涌奔流,一泄千里。

    “砰!”他的神识猛然间毫无征兆地,迎头撞到一堵冰冷彻骨的墙面上,神经一麻打个了激灵。一团寒流从破日大光明弓内勃然反噬,压制住林熠的神识,倒卷向他的脑海。无边魔意浩浩荡荡,无可阻挡。

    林熠不惊反喜,意识到破日大光明弓沉寂二十年的灵性,已然复苏。但它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以至于自己根本无法控制。就如一匹凶悍的野马,在主人驯服成功之前,桀骜而自负,无视所有的禁锢。

    他迅速念动真言,在神识退出破日大光明弓弓身的一瞬,将心念输送进去。至于破日大光明弓苏醒的灵性是否愿意服从,却殊无把握。

    “嗡——”的一声幽鸣,林熠左手松开弓弦,切断了神识与破日大光明弓之间的联系。一缕寒气仍然突入了他的神经,麻木难当。

    他急忙集中心志,将寒气消解融化,身体又恢复了正常。

    破日大光明弓在手中缩小,最后只剩下三寸多长静静躺在他的掌心里。

    他欣喜道:“若蝶,成功了!”却听不到容若蝶的回应,低头才见她已昏迷。

    林熠大吃一惊,更后悔不已。自己一时沉醉于破日大光明弓,竟疏忽了身畔玉人,当真罪不可赦。

    他明白,现在的容若蝶最需要的,不是灵丹妙药,而是食物清水,以及充足的休息疗养。

    然而在这危机四伏的曹府,这些居然也成为奢侈的企望。

    林熠蓦地一凛,他们在白桦林中逗留了不少时间,却感觉不到周围任何的动静,更别说被巡夜的弟子发现,这显然有些不对劲。

    但要想怀抱容若蝶走出白桦林,不论遇见正魔两道任何一门一派的人物,都是一个麻烦。

    假如能够像墨先生一般,利用秘虚袈裟隐身,事情便可以容易许多。

    林熠心念一动,暗暗埋怨自己太笨,记起自己在吸收玉筒蕴藏的资讯时,脑海中曾有“秘虚袈裟”的字样一闪而逝。当时只顾把这些字符图形纳入记忆,也来不及去细究。

    当下他凝神进入《幽游血书》之中,短暂的搜索后,开启了“仙器”一项,秘虚袈裟果真赫然在列。

    林熠记下心诀,念动真言祭出秘虚袈裟。光华一亮,秘虚袈裟轻柔地披落在身上,仿佛有一团柔和的水波立时将他包围。

    身旁的金猿吓了一跳,它眼睁睁瞧着林熠和容若蝶的身影在视线中突然消失,可先天的灵觉里却仍然能感应到两人的存在,而且依旧站立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尺的原地。

    它好奇地伸出小手,试着想触摸林熠,蓦然身子悬空被人抓了起来,耳朵里听到林熠的笑声道:“猿兄,你也进来吧。”眼前红光一闪,已伏到林熠的肩头。

    它小心翼翼地把手向前伸出,碰触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好像把手探到了一泓温暖舒适的潭水里。周围的景物发出轻微的晃动,宛如波动的水中影像。

    林熠见它目瞪口呆傻愣愣的模样,莞尔一笑解释说:“这是佛门隐身至宝秘虚袈裟,就算近在咫尺,别人也发现不了咱们啦。”

    他想到更多的是,有了这件隐身的佛宝,他日潜返昆吾山追查师父遇害真相的把握,无疑也大了许多。原先只不过想将秘虚袈裟送回大般若寺,借此询问墨先生的事情,现在看来需得厚颜借用一阵子了。

    他丹田提起,低喝道:“猿兄坐稳,咱们走了!”施展御风术飘飞而出。

    曹府内万籁俱寂,甚至连呼吸声也听闻不到。似乎,里面已经成为一座空宅。

    他的心头一沉,暗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曹大哥他们全都——”他不敢往下猜测,落到空荡荡的大院里。

    院中的兵器架、石墩子摆放地整整齐齐,一如往日,绝不似曾经发生过激烈争斗的情形。但地上的落叶,却表明了这座院子已有数日未曾有人打扫。

    这不是正常的情况,公揽月在世时对曹府宅院的干净整洁十分讲究,每天都有专人打扫三次以上,所以在曹府里,哪怕是院角中,也很难看到飘落的树叶。

    林熠心中愈发担心曹彬夫妇和小曹衡等人的安危,风驰电掣般穿过宅院直上小楼。一路上院落凄清,屋宇无声,只有风吹过草木时带起的沙沙微响。

    他来到曹彬夫妇居住的屋外,门户虚掩,里面幽暗静谧,毫无声息。

    推开门,冷月从窗外透过薄如蝉翼的纱纸照入屋中,从床上的被褥到桌上的杯盏,全都有条不紊摆放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上,就好像屋子里的主人刚收拾完毕出了远门。

    然而帘帐高挽,红烛寂寂,惟独看不到曹彬夫妇的身影。而悬在墙上的佩剑,也随同他们的主人一起消失。

    林熠环顾半晌,仔细检查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仍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痕迹,更没有打斗过的迹象。他惊异更甚,退出曹彬夫妇的卧室,又走进隔壁小曹衡的屋子,结果里面的情形和适才所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人都到哪儿去了?这个疑问令林熠百思不得其解。

    从府门到小楼,种种所见都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息,仿佛曹府所有的人尽皆在刹那之间凭空失踪。

    难道真的是在一夜之间尽数遇害了么?林熠首先排除了这种猜想。

    纵然是五行魔宫联手偷袭,要想屠灭曹府上下百多口人,也不可能不留下丝毫的痕迹。况且雁鸾霜和正道各派也决计不会坐视不理。

    如果是曹彬主动举家离去,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能够得到解释。但凭他和曹彬的交情,以及曹彬的耿正为人,又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下只字片语,何况他走时显得并非十分匆忙,甚至能够细心地关上每一扇窗、每一道门。

    如果是被人劫持,谁又有如此的手段,能从府外虎视眈眈的正魔两道高手眼皮下,把这一大家子的人稳笃笃地带离曹府?难不成是雁鸾霜?或许天宗确有这样的实力,但曹彬夫妇又如何会轻易的答应合作?

    林熠不觉苦笑,望着冷冷清清的屋子,略一思忖径直下楼,向那间自己曾经用以炼符静修的密室行去。那是最后一个可能出现线索的地方,如果曹彬有意给自己留下资讯,又惟恐别人看到,藏在密室里无疑保险许多。

    打开密室,里头的景象依稀如自己当日离开时。炼符的法坛早已拆除,打坐用的蒲团还静静地放在原处。

    旁边,几个尚未拆封的酒坛纹丝未动,金猿吱吱欢呼,迫不及待地扑了过去。

    林熠收起秘虚袈裟,把昏迷不醒的容若蝶轻轻放上软榻,盖上被褥,目光又落回到蒲团上。蒲团摆放的位置虽然没有问题,但正反面已被倒了个面,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除了自己这个在蒲团上打坐了月余的人以外,恐怕很少再会有谁能够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细节。

    他上前伸手一摸,明显感觉到蒲团里有些异样,好像被人塞进了什么东西。

    林熠拆开蒲团,棉絮里露出一封折叠整齐的书简。

    打开一看,曹彬的笔迹赫然映入眼帘,上面寥寥数语写道:“字谕钱老先生:因曹府突生变故,危难将至,幸得贵人救助避往他处。事起仓促,不及待先生访友归返,特留此书。望先生勿念,当谋后会。”

    下面落款的日期是两天前,那时林熠尚困在玄映地宫中无法脱身。

    曹彬的笔迹流畅自如,行文工整有序,不似受人威逼或匆忙草书。

    林熠心里一宽,看来曹彬一家已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连曹胤也被一并带走,自己的心终于可以稍稍放下一点。

    只是令林熠疑惑的是,曹彬的书信里并没有说明救助他的“贵人”到底是谁。如果真是观止池的雁鸾霜,应该不必讳隐才对。莫非,还另有其人?

    但除了天宗的清誉实力,天底下还有哪一家可以让曹彬夫妇心甘情愿地舍弃祖业远扬避难,又能够瞒过府外重重的耳目监视?

    大般若寺倒是一个候选,但那些老僧不问世事已久,没理由突然跑到涟州来。

    他忽然低咦一声,发现在蒲团底下的地面上,印刻着几个怪异的标记。

    林熠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复杂难明的表情,似是惊喜,似是犹疑,默默凝视那几个标记沉思良久。

    他站起身,对金猿招呼道:“猿兄,我要去见一位朋友,你跟不跟来?”

    金猿把脑袋探到酒坛里猛吸一大口,向他点头。脸上的酒汁滴滴淌落,把身上的绒毛沾得湿漉漉一片,模样甚是滑稽可笑。

    林熠探脚抹去了那几个标记,把蒲团放回原处,说道:“猿兄,稍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绝不可以动手,只要保护好若蝶就行。明白么?”

    金猿点点头,用手写道:“你去见的那人,是不是你的对头?”

    林熠苦涩一笑道:“他不是我对头,以前还是为了同一理想并肩作战的生死兄弟。”

    金猿似懂非懂,跳上林熠肩膀。

    林熠抱起容若蝶,轻声道:“若蝶,等我解决了这事,就和你一起回东海。”

    出了密室,林熠直往后花园而去。

    寒冷的野风中洋溢着草木清香,他的脚步平缓而沉稳,把孤单的背影消融在茫茫夜色中。他走到假山洞前,黑暗中里面隐约站立一人,背对自己双手负后,渊渟岳峙极具气势。

    似乎,这个人一直都在这里等待着他,又从未曾回过头。

    林熠深吸一口气,将怀中的容若蝶紧了一紧,似是担心她禁受不起春夜的寒冷,想用自己体温将她包容。

    低沉而徐徐地,他向伫立在洞中的人说道:“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洞中的人依然没有回头,缓缓回应道:“风摇翠竹,疑是故人来。”

    林熠听到那人的嗓音,微微苦笑道:“真没想到,你也是仙盟中人。”

    那人终于转身,朦胧月色中露出一张俊挺而冷漠的脸,不夜岛少岛主楚凌宇。

    他的神情失去了往日的宽和,犀利的目光像是可以穿透林熠的身躯,只是在看见容若蝶的一瞬,眼中闪过一丝难以触摸的光芒,而后嘴角浮起一缕讥嘲的冷笑,悠然说道:“林兄是否知道,自从你叛逃出昆吾之后,仙盟所有的联络暗语和标记,已经全部修改。

    “若非为了请你到此处来,这些标记暗语已不会再使用。”

    林熠的心一痛,他脸上的面具早在石窟中就已摘除。但楚凌宇仍然无法从他的脸上寻找到丝毫的神色变化。

    沉默片刻,林熠问道:“楚兄,是你在密室里留下暗号,将我邀来的?”

    楚凌宇答道:“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三天,这是给你自首的最后机会。幸好,你没有令我失望,还算是一条汉子。”

    林熠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我隐身在曹府的?”

    “我们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对你可能隐藏的住所和以前交往过的朋友,都暗中做了周密调查,却寻找不到任何关于你的线索。”

    林熠没有惊奇,对于仙盟的力量,他十分清楚。而仙盟处置叛徒的决心和能力,更是毋庸置疑。因此,尽管他好友无数,但都不敢轻易去投奔。

    这固然是怕连累别人,更重要的是仙盟绝对可以查到这些人。

    曹彬却是个例外,他们相识不久却形同莫逆,仙盟还来不及掌握到这条线索。

    但他还是低估了仙盟的手段,仅仅一个多月,楚凌宇仍是找到了自己。

    楚凌宇继续道:“很不巧,我们了解到你在龙首山曾救过曹彬夫妇。而林兄逃下昆吾当日,正好有威远镖局车队经过附近。领队的不是别人,恰好就是曹彬。

    “而后,他藉口要去赶集,差遣手下先行返回涟州,自己却和夫人驾着马车独自在后缓行。事实上,他也并没有去兴安赶集,只比手下稍晚些就回到曹府。可是身边却突然多出了一位新聘的教书先生。这件事,难道还不足以引起我们的怀疑么?”

    林熠暗叹一声,他何尝不知这其中破绽疑点颇多,所以早打定主意一旦修为恢复,就立即离开曹府。无奈后来接连发生的事情却不是他有能力掌控的,他的行程也因此不得不耽搁了下来。而仙盟,来得比预料的快了些。

    他问道:“那日抚仙湖邂逅,难不成也是楚兄有意安排的?”

    楚凌宇摇头道:“若是如此,楚某怎可能让林兄藏匿至今?那日我是为金牛宫之事与雁仙子结伴而来涟州。但湖上相逢,楚某已知这位钱老夫子绝非常人,隐身区区一个威远镖局充当教书先生,殊为可疑。

    “后来仙盟情报传来,两相对照之下,就不难确定林兄踪迹了。”

    林熠点点头,道:“你们将曹彬一家送去了什么地方?”

    楚凌宇冷哼,道:“这个你已经没有必要知道。不过我还是可以告诉你,曹彬对你的确是够朋友。我为了劝他离开,费尽唇舌,到最后还是假借了你的名义,他才答应。”林兄,我实在没想到像你这样的人,还能结交到曹彬这般的君子。“面对楚凌宇的讥讽,林熠除了苦笑,还是苦笑,说道:“楚兄以为,小弟该是哪一种人呢?”

    楚凌宇一字一顿毫无表情地道:“狼心狗肺,弑师叛门,百死无赦。”

    林熠居然笑了起来,说道:“原来小弟在楚兄心目中,竟是这样的人。”

    楚凌宇冷冷道:“你错了,对林兄有此评价的不只楚某,这是仙盟的共识。”

    林熠问道:“楚兄是来把小弟抓回仙盟问罪的?”

    “仙盟从不干涉各派内务。你是昆吾派弟子,我自是要将你带回昆吾,交由贵派掌门玄雨真人发落处置。”

    林熠叹了口气,道:“原来仙盟也已不相信小弟,认定我是弑师之人。”

    楚凌宇漠然道:“你如果当时不逃下昆吾,仙盟或许能设法为你查清真相。但你居然畏罪潜逃,大罗金仙也再难打救。”

    林熠点点头道:“小弟明白。但假如我当日不逃,也许死得更快。”

    楚凌宇哼道:“林熠,你既然敢来见我,就不必再狡辩了。有什么话,留待回到昆吾山后,在法堂上供述。现在,跟我走!”

    林熠没有动,平静道:“楚兄,有一件事情小弟想先告诉你。”

    楚凌宇微一皱眉,道:“说!”

    林熠笑了笑,对他的不耐烦不以为意,抬手指向山洞中说道:“这座假山洞的尽头,有一座传输法阵,已被小弟破启。公揽月修筑的玄映地宫,便深藏在内。”

    楚凌宇没有半点惊讶的样子,回答道:“这不用你来担心,楚某早已知晓,而且三天前已经奉总召集人之命,将传输阵毁去。否则,能够进入玄映地宫的,又岂止林兄等寥寥数人?”

    林熠一怔,诧异道:“总召集人也到了涟州?”

    楚凌宇道:“她不会见你的,你今后与仙盟也再无任何关系。”

    林熠叹息道:“听说总召集人是位绝世美女,小弟恐怕今后也没机会再能得见她一面了,可惜啊,可惜——”

    楚凌宇的眼里露出一丝奇怪神色,转开话题问道:“林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公揽月已经死在玄映地宫里,杀他的人我从未见过,自称是‘墨先生’。

    “他身负重伤,脱出元神从与玄映地宫相连的冥海逃脱。希望仙盟能留意此人,十九年前潜入逆天宫偷盗《幽游血书》和破日大光明弓的,也有墨先生一份。而且,大般若寺的至宝秘虚袈裟,也曾在此人身上出现。”

    楚凌宇静静听完,回答道:“林兄放心,楚某会照实禀报。”

    林熠微微躬身道:“多谢楚兄。”挥手飞出一道碧光,缓缓送到楚凌宇面前,说道:“这是小弟的翠牌,也请楚兄收回吧。”

    楚凌宇伸手接住,明白了林熠用意,徐徐道:“看来,你是不愿意跟我走了。”

    林熠低头望了眼昏睡中的容若蝶,心中一暖涌起无限豪气,颔首道:“对不起,小弟不能跟楚兄走。我要将她送回家去,况且她正昏迷不醒需要有人照料。”

    他不愿楚凌宇知晓容若蝶的身分另生枝节,故此并不吐露她的姓名。

    楚凌宇视线扫过容若蝶,问道:“林兄,你可知道这位姑娘是谁?”

    林熠一凛,还是回答道:“小弟当然知道,莫非楚兄也认识她?”

    楚凌宇嘿嘿一笑,反问道:“林兄,你真的知道?”

    林熠明白隐瞒不过,叹了口气道:“这位容姑娘,数月前小弟与她曾在筑玉山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正一剑派的费师叔等人和观止池雁仙子也都在场。”

    楚凌宇的声音更冷:“既然如此,你还要维护她?”

    林熠迎上楚凌宇犀利而森寒的目光,斩钉截铁地答道:“是!”

    楚凌宇厉声道:“如果这是仙盟的命令呢?”

    林熠一惊,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

    对于仙盟而言,容若蝶这位拥有超卓智慧的神秘少女,投身冥教出手不凡,无疑会高度重视。假如能够将她擒下又或控制,不仅能够消除一个潜在的隐患,更可以借此了解冥教的内幕。

    可笑的是,这些情报其实都是自己通过恩师玄干真人传送给了仙盟。

    他没有料到楚凌宇竟会一眼识出容若蝶,不然也不会携她来赴会。只是容若蝶极少现身,所识者寥寥,更不可能见过楚凌宇。楚凌宇又是怎么把她认出的?

    仍然斩钉截铁地,林熠回答道:“纵是盟主在此,也绝对不行!”

    楚凌宇面罩寒霜,缓缓说道:“林兄,你这是公然与仙盟决裂,自陷不义!”

    林熠淡淡的一笑,说道:“在你们眼中,我早已是自决于师门的不忠不义之徒。仙盟也将小弟剔除出盟,我再抗命一次,又算什么?至多不过罪上加罪罢了。”

    楚凌宇凝视林熠许久,眼神渐渐柔和了些许,放缓语气说道:“林兄,虽然我要将你押回昆吾。但盟主也早有交代,务需给你辩解洗冤的机会。只要你真的没杀害令师,事情犹有挽回的余地。

    “也许你不知道,在追查你下落的同时,仙盟也在全力追查林兄弑师的真相,好给世人一个交代。”

    “可是你们追查的结果,却愈发证明小弟是弑师的真凶,对么?否则楚兄适才也不会用那般口吻说话。”

    楚凌宇沉声道:“是,可毕竟这事仍有一线周旋的余地。但倘若林兄现在继续一意孤行,这最后一道门缝也将随之关闭。”

    林熠摇头道:“不用说了,楚兄好意小弟心领。可惜,我无法从命。假如没有若蝶,我或许会跟你回山。可是现在,决计不行!”

    楚凌宇低喝道:“林熠,为了一个女子,你甘愿毁了为自己辩解的最后一线希望,与仙盟和正道各派作对到底?”

    林熠安详地俯下头,凝望容若蝶轻轻道:“你不懂,为了她,我必须这样做。”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