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一章 聚赌

第一章 聚赌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很快,岩和尚搂着一个黑色的长匣子回到原位坐下。打开一看,里面整整齐齐、满满当当摆放的,居然是一副普通到家的牌九。

    林熠想笑,老峦果然带自己来了一个有趣的地方。

    但他没法笑出来,因为匣子打开时,场内四个人收起了所有嘻笑散漫的神态,变得凝重专注,仿佛即将进行的对决关乎生死。

    岩和尚将牌九一摞摞取出长匣子,慢吞吞道:“规矩老衲就不必重复了。林公子是老峦带来的人,老峦负责把必要的规矩说清楚就是,别让年轻人不懂事无意犯错,那就为难大家了。”他牌九匣子一开,说话的语气立刻全都变了,老峦点头道:“这个自然。”转脸向林熠道:“每隔三年,我们这些无所事事的老家伙,便会拣一天聚在和尚庙里碰碰各自的运气。赌注是近三年收获的心法绝学、仙器魔兵和灵符仙丹等。

    “每件东西都可换十个筹码,特别贵重的若另外三个人同意,也可以酌情增加。你今天来,可以旁观,但绝对不能让别人从你身上捕捉到任何与牌九有关的资讯,否则,即便龙头在也很难保你不受苦头。”难道老峦拉自己到这儿来,只是为了旁观?那跟庙里的泥胎有什么区别?未免太无聊了点。

    但林熠还是乖乖应道:“我知道了。”岩和尚从匣底取出几百根纤细的竹条筹码,红的多,黑的少,放在四人中间说道:“各位量力而为,各取所需吧。”云怒尘道:“老夫先来打头阵!”从袖口里摸出一团色彩斑斓的东西抛在筹码上,说道:“这是‘九转**囊’,换十根红筹。”南山老翁从袖口底下缓缓抽出一根花枝,道:“二十根。”云怒尘苦笑道:“还是这老家伙最会做生意,早知道我也去剪花枝换筹码了。”岩和尚和老峦对视一眼,均自点点头,说道:“就二十根,多一根也不成。”岩和尚拿出一卷牛皮册子,道:“老衲最不贪心,再说换多了会触怒佛祖。这卷手抄《般叶经》,不多不少三千三百六十一字,换三十三根筹码如何?”南山老翁道:“和尚辛苦了,老朽赞成。不知老峦和山尊(云怒尘在九间堂的尊称)怎么说?”两人均一点头,岩和尚连声颂道:“善哉,善哉,多谢成全。”收起筹码。

    云怒尘道:“老峦,你总是最后一个献宝,快把东西亮出来吧?”老峦默不作声,打开手心里的黑色小瓷瓶,倒出一枚四四方方的紫色丹丸,环顾另外三个人,问道:“你们说我该换多少?”南山老翁那双原本闲淡无锋的目中,猛然闪过两簇深紫色的光芒,亮得让人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眼睛里炸开,禁不住要下意识地避过头去。

    “破劫丹?”南山老翁低低说道:“用五十枚筹码换,也是少的。”云怒尘久久凝视着老峦手心里那颗丹丸移不开目光,赞叹道:“好家伙,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个宝贝?有了它,何惧挨不过天劫?”老峦道:“哪里来的你别管,老南说五十根筹码,你怎么说?”云怒尘道:“龟儿子才反对。我还嫌老南报的太少呢!”岩和尚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最公道,五十五根筹码,货真价实。”老峦道:“既然和尚这么说,在下便不客气了。”凌空一抓,吸过一捆筹码,不多不少正是五十五根,其中没有混入一根黑色筹码。

    众人等他将破劫丹纳入瓷瓶,摆到正中,岩和尚才道:“好,现在开始洗牌。”见识过这些人亮出的宝贝,林熠原以为岩和尚在洗牌时也会露上一手。哪知他双手毫无花巧,认认真真地将牌九洗过一遍,重新摞好,没半点出格的举动。

    老峦拾起骰子,道:“这一轮我的筹码最多,先做一回庄家。”轻轻一掷骰子,而后依次把牌送到各人面前。

    林熠看到老峦开牌,不大不小是个七点。

    他只扫了一眼,就把牌关上,捡起五根筹码抛了出去,说道:“这局手气不妙,就当送点见面礼吧。”岩和尚双手拿着牌九,不停翻来倒去发出“劈啪”脆响,嘴里喃喃有词,不知在念什么经。沉吟片刻才道:“阿弥陀佛,峦施主财大气粗,出手不凡。老衲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佛说”下手的云怒尘不耐烦道:“和尚唠里唠叨,定是抓了把好牌,故意装模作样想引人上钩。”岩和尚摇头道:“善哉,善哉,好亦是坏,坏亦是好。牌无好坏,能赢就好。”拿起五根筹码,一根一根摆到身前。

    老峦低声向林熠道:“每次都由庄家先叫牌,下手的人可以决定是跟还是放弃。如果首轮就放弃,那便只输一根。也可以继续加码,直到其他人全部退出,或者其中一家手头筹码用尽无法再加,就由最后叫牌的那一个人开牌。”说时,云怒尘已然道:“岩和尚话一多,老夫的筹码就开始哆嗦,这局不跟也罢。”扔出一根筹码,迳自闭目养神。

    南山老翁一声不吭,加足十根筹码。

    老峦摇头道:“岩和尚,你跟不跟?”岩和尚抬头,望向南山老翁的眼睛。两人无言对视良久,岩和尚才道:“跟!”“哗啦”,这一次,抛出十根筹码扔到面前地上。

    老峦几乎在岩和尚筹码落地的同时,也紧跟着抛出十根。

    云怒尘闭着眼睛,哼道:“岩和尚,留点家当等下局翻本吧。”岩和尚手中的牌九“劈啪劈啪”轻轻脆响,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忽然叹了口气道:“老衲为了一本《般叶经》八八六十四天无休无眠,手中筹码着实来之不易。这时放弃,心有不甘呐!”徐徐将十根筹码推出。

    南山老翁轻轻把牌放回地上,道:“老朽输了。”岩和尚也不用再开牌,垂眉合十向南山老翁一礼道:“多谢成全。”交完筹码,南山老翁这次拿出的是一尊三寸高的玉佛像,托在掌心道:“三十根。”林熠凝目打量,想知道为何这尊玉佛像的价值,居然能三倍于云怒尘的九转**囊。很快,他就明白了。这尊玉佛像圆润匀称,不论从哪一个角度看过去,都无法找到任何斧凿刀刻的痕迹。

    老峦问道:“老南,你雕成这尊玉佛像,用了多久工夫?”南山老翁回答道:“半个时辰,不到。”云怒尘接过玉佛像赞叹道:“难怪通体一气呵成,不留丝毫凝滞停顿的迹象。岩和尚,你们佛门说的‘顿悟灵山’不过如此而已吧?”岩和尚道:“老衲刻不出。”捡起中间堆积的一把筹码,交给南山老翁。

    云怒尘放下玉佛像,问道:“和尚,这一局你是赢家,可要选宝?”南山老翁收起三十根筹码,说道:“他不会,想换破劫丹,他手里筹码还差得远。”林熠一怔,岩和尚赢了三人总共二十六根筹码,加上自己手上的,要换取破劫丹已经足够,南山老翁为何说还差得远?

    岩和尚满面堆笑道:“是,是,这点筹码才刚够换半颗破劫丹,仍需努力。”原来,四人最先换到手的筹码不能做交换之用,必须用后面赢到手的筹码才可以。

    这四个人无论是说话、眼神、动作,下注的大小乃至用来交换筹码的宝物,其实都暗藏深意。欲获胜机,讲究的是如何从这么多的资讯中,捕捉到其中的真实资讯。

    但不管如何,既然是赌博,除了智慧与胆量,当然少不了一点手气与牌运。

    岩和尚拿起骰子,道:“这一局,轮到老衲坐庄。”“骨碌”掷下骰子。

    五局赌罢,天色渐晚。拔得头筹的人,后来的运气似乎都不会太好,岩和尚接下来连输四阵。云怒尘和南山老翁各赢一场,老峦不声不响赚得最多。但谁也没有交换筹码,似乎每个人都志在破劫丹。

    接下来几局云怒尘手气渐旺,面前的筹码不住增加,其中有一半多都来自岩和尚的贡献。他不仅输光了第一局赚进的所有筹码,早先换取的也只剩下不到十根。

    只是牌局没有结束,任何事情便都有可能发生。

    所以赢得最多的云怒尘没有笑,反而突然发怒了。因为他右手食指上的宝石玉戒突地亮了起来,连续闪烁了六次才恢复沉寂。

    众人不约而同停下牌局,老峦道:“山尊,你要不要先回去处理一下?我们等你。”云怒尘恨恨道:“一帮饭桶,老夫就不能离开一会儿。龟儿子的,我去瞧瞧,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又在惹事。这回,看老子怎么剥他的皮!”扔下尚未掷出手的骰子,身形一晃掠出庙门。

    南山老翁悠悠道:“‘辟情戒’连闪六下,忘忧崖麻烦不小。一时半会儿小云是回不来了。老朽不如先回龙园把水缸挑满,咱们稍后再见。”老峦阻止道:“老南,咱们几个好不容易聚上一回,你何必急着要走?”岩和尚也劝道:“老衲这里有好茶,咱们喝茶等他就是。”南山老翁道:“和尚在茶里放的那些好东西,老朽无福享用,谢过了。”老峦提议道:“或者让林公子暂且顶替山尊,和咱们玩上两发时间如何?”南山老翁看着林熠道:“这个主意不错。岩和尚,你的意思呢?”岩和尚暗灰色的眼睛拂过林熠,叹了口气,道:“有赌总比没赌好,只是林小施主用什么来换筹码?”林熠摇头道:“在下身上没什么值钱的宝贝。”南山老翁道:“林公子何必客气。你那柄软剑在老朽眼里,至少也值这个数。”他伸出三根手指头,脸上现出一缕微笑。

    林熠苦笑道:“借用岩大师的一句话,那可是在下吃饭的家伙。没了它,肩膀上顶着的东西多少会有些不稳当。”老峦沉声道:“我借你。”抓了一把筹码塞到林熠手上问道:“十根怎么样?”林熠笑得更苦道:“很好。可万一我手气太背,还不了怎么办?”老峦疑道:“你以前没赌过牌九?”林熠老实道:“我没认字的时候,就已经认识牌九的花色大小了。”老峦再问道:“输赢如何?”林熠想了想,认真回答道:“我都记不起上回输是在几岁的时候?想一想应该有很长时间了。”老峦道:“那还废话什么?赌,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岩和尚摇头道:“老衲一直以为至少在无涯山庄里,再不会有人比老衲还慷慨大方,乐善好施,今日方知,原来是大错特错。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南山老翁也叹了口气道:“林公子,我要是你,若不把这些筹码全部输光,简直是太对不起老峦。”林熠站起身,道:“既然如此,好!”走到云怒尘留下的空位盘腿坐下,抓起骰子问道:“这一局该谁坐庄?”老峦冷冷道:“你到底会不会玩?既然你顶的是山尊的缺,当然该你坐庄。”林熠抛出骰子,将牌依次分发给众人,也不看自己的牌面,就先自抛出了一根筹码。

    南山老翁扔出一根表示退出。

    老峦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牌面,也扔下一根筹码道:“和尚,该你了。”岩和尚跟出了五根,说道:“老衲牌好,加多一些。”林熠打开牌看了一眼,随即把手上剩余的筹码全部压出。

    岩和尚深深向林熠一瞥,问道:“小施主不怕输光了么?”林熠笑嘻嘻道:“反正这也不是在下的筹码,输光了又如何?”岩和尚闭目半晌,才说道:“小施主气势凌人,想必握了一手好牌。老衲本该认输退出才对,可又实在想知道小施主到底抓到多大的牌面,竟能如此胸有成竹。好吧,明知凶多吉少,也跟上一跟。”林熠微笑道:“岩大师,有位朋友曾对在下说过,很多时候好奇心会杀死人。”打开牌面,赫然是一副至尊宝。

    南山老翁道:“今晚开出了二副至尊宝。上一副,是小云坐在这个位置上抓到的。”接下来仍是林熠坐庄,他仍然不看牌面先扔出一根筹码。一圈下来,岩和尚又将筹码加到了十根。

    林熠看完牌面,照例不假思索把面前的筹码加到十四根,南山老翁笑道:“林公子是想看看,老朽敢不敢把剩下的筹码全部压上,是不是?”林熠道:“老伯当然也可以只追到十四根筹码,这样手里就能留住最后一根筹码。万一输了,下局也有翻本的机会。”南山老翁道:“可是老朽不相信,林公子还能再开出一副至尊宝来。”抬手将面前的筹码全部推出,问道:“老峦,你跟不跟?”老峦道:“我退出。”岩和尚摇头道:“吃一堑长一智,林小施主气势正盛,老衲不跟也罢。”林熠将面前的筹码加到十五根,从容自若道:“老伯,您可以开牌了。”南山老翁徐徐将牌推出,望向林熠问道:“你怎么知道老朽的牌面只有两点?”林熠摇头道:“我原本并不知道。但在老伯追加到十五根筹码时,就等于在告诉我,你的牌面绝不会大。因为在下适才旁观时发现,老伯似乎对欲擒故纵的手法情有独钟。

    “每每握住好牌多半会示之以弱,诱人上钩,相反等到哪回牌面不佳时,却会一再加注好吓退别人,死中求生。第一局,岩大师便是这么赢的。”南山老翁道:“所以,你故意给我留了追加一根筹码的余地。如果老朽只跟到十四根而不再追加,你反而会放弃?”林熠坦然道:“是,因为在下的牌面其实也很小。好在老峦和岩大师都被老伯的气势压倒,主动退出。否则,赢家该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位。”南山老翁叹气道:“前后两局,都押上全部筹码,结果都是一个输字。看来,今天实在不是老朽赌牌的日子。”林熠道:“老伯每日品茶栽花,恬退淡然已入无欲之境。这牌九,本就不该赌的。”南山老翁目光落到破劫丹上,苦涩一笑道:“无欲则刚?”从怀里又取出一支卷轴,精神一振道:“这是老朽昨日画的《春溪花树图》,请诸位赏鉴。”“啪”地卷轴打开,一幅水墨画卷扑面而来,带着一股飘逸忘尘的气息,让人心头一静,神思遥驰。

    老峦注视片刻,问道:“老南,你是将最新参悟出的‘乱梅三弄’,融入画中了吧?”南山老翁道:“现在有的只是‘弱梅三弄’,‘乱梅三弄’已被老朽丢到溪水中。”岩和尚眯缝着眼赞道:“好个‘弱’字,这一字之差,云泥之别。南老施主,恭喜你已悟出‘存弱御强’的妙谛,若能再进一步则来日抗御天劫,绝非难事。”南山老翁摆手道:“天劫还远,先说眼前。这幅画,能换多少?”老峦道:“如果破劫丹能值五十五根筹码,这幅《春溪花树图》也值这个数。”岩和尚摇摇头道:“不好,不好!”南山老翁奇道:“岩和尚,有什么不好了?”岩和尚一指画卷,道:“老衲粗粗算了算,要想把破劫丹和这幅《春溪花树图》一并收入囊中,需要一百一十根筹码。可数来数去,老衲手头只剩下九根筹码,岂不是大大的不好?”老峦道:“那有什么,时间尚早,和尚你慢慢攒回来也就是了。”岩和尚继续摇头道:“难,难!尤其林小施主这一加入,老衲更是难上加难。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南山老翁卷起画轴,道:“林公子,咱们接着来。”接下来岩和尚等人渐渐熟悉了林熠的出手风格,他也不再有那么好的运气,只维持了个小赢不输的局面。老峦不动声色,手里筹码迅速增加,岩和尚与南山老翁则不断地往外掏东西。

    到了半夜时分,岩和尚终于连赢两局,挽回些许的损失,正要掷出骰子,忽然笑道:“山尊回来了,不过他的心情可不怎么好。”话音一落,云怒尘怒气未消,三步并两步闯了进来。

    老峦问道:“山尊,事情怎么样?”云怒尘怒哼道:“几个不长眼的蠢货,趁老夫不在居然想跑,老夫当场宰了三个。其余几个全扔下‘烛魂渊和尚呵呵笑道:“今晚忘忧崖守值的几个废物,你又如何料理了?”云怒尘一挥手道:“还能如何?全被老夫挖出心来生吃下酒。这群饭桶,几个人也看不好,整日要老夫操心,留著作甚?”岩和尚摇头道:“可惜,可惜,太可惜”云怒尘瞪眼问道:“和尚,别以为你剃成秃头就真能成佛,装模作样假慈悲什么?”岩和尚不以为忤微笑道:“老衲是说,生吃太可惜,多加几道工序才更有味道。”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