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八章 山海经

第八章 山海经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今天的天气艳阳高照,花纤盈的心情却糟糕到极点。

    她一早起来,就带着两个丫鬟、四个仆从到梧州城里满街乱逛。看到什么,就买什么,不问价钱高低,更不管将来是否用得上,只要小公主看着顺眼,只要纤纤细指一点,丫鬟就会上前买下。

    与其说她是在和银子过不去,还不如说她是在寻求发泄。

    从睁开眼起床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小公主心里早已把那个姓邓的臭小子翻来覆去臭骂了无数遍。她并不认得他,他也没有得罪过她,可谁让他明天就要娶自己当老婆,活该要挨骂。骂到什么时候算完,这小公主可没考虑过。

    走过一条又一条街,四个仆从手里抱的东西实在堆得太高了。花纤盈仍然毫无要收兵罢手的意思。

    这一个月来,她每天如此,从各处买来的东西一间间足足塞满了十间屋子,而且绝对是那种空间高大、横梁粗壮可以用作仓库的大屋子。

    也许是知道女孩出嫁前脾性都会稍微变得古怪一些,青木宫从上到下对这位小公主千依百顺,绝无违拗。

    只是有一样绝对不行,那就是不准提悔婚二字。

    花纤盈尝试过各种方法,甚至离家私逃。其结果就是,身后又多了四个形影不离的跟班,走到哪里都会像影子一样地缀着。

    和邓宣的痛苦有所不同的是,她不需要忍受被长辈棒打鸳鸯的折磨,因为,她还没有红尘知己。她要跑,是因为小公主觉得,自己还远没到要嫁人的年龄,这种倒楣的事情落在自己头上,难道不应该发狂么?

    凭什么自己要和一个连鼻子、眉毛都不知道长什么样的白痴成亲?谁爱嫁他,谁自己去嫁好了。花纤盈愤愤不平地想着,把郁闷统统发泄到银票上。

    她转入一家绸缎庄,进门便问道:掌柜的,前天我订做的衣服好了没有?掌柜矮矮胖胖,见青木宫小公主兼绸缎庄大财神尊驾光临,哪敢怠慢,忙不迭迎上来道:做好了做好了。小公主穿上这些衣服,一定更加美丽,就算九天仙女下凡尘,也未必敢和小公主比上一比。一边奉承着,一边示意伙计将新衣裳捧出。

    花纤盈眼皮也懒得抬一下,嘴里哼哼道:嗯,还行。我先瞧瞧,这两天有没有新来的样式?走到柜枱前漫不经心地打量,掌柜亦步亦趋殷勤陪笑。

    除了花纤盈这一拨七人之外,绸缎庄里还有十数位主顾在挑选衣料。一名脸蛋圆圆的娇艳少女走到花纤盈身边,随手翻拣着绸缎,白嫩粉润的小臂露出袖口,腕上套着的一只玉镯分外炫目。

    花纤盈漫无心机,艳羡道:这位姐姐,你手上的镯子真好看,是哪里买的?少女一笑,回答道:这是小妹祖传的宝贝,市集上再多的银子也买不到。说罢从腕上褪下手镯,说道:妹子喜欢,就借你赏玩一下吧。花纤盈笑道:那我可要戴上试试了,姐姐舍得吗?少女颔首微笑道:试戴一下又有什么关系?来,我帮你。她熟练地将玉镯套上花纤盈右腕,温润剔透仿佛散发着无限魔力,与雪肤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花纤盈爱不释手,抬起手腕细细打量,有心开口买下却又觉得唐突。

    少女含笑道:这镯子若是配上那件粉红色的衣服,就更好看了。说着一指伙计手上捧着的那叠新衣服。

    花纤盈随口问道:真的么?少女嫣然道:我的眼光不会有错。要不,妹子可以到里面穿上试试嘛?这个提议听起来很不错,花纤盈也想看看,究竟这镯子与衣服搭配起来会是怎样的效果,于是爽快应道:好啊!少女拿起衣裳,盈盈笑道:来吧,妹子,我给你搭把手穿上。两人挑起布帘,走进绸缎庄专设的试衣间。那四名仆从没法开口阻拦,只得使个眼色令丫鬟跟了进去。

    原本以这四人的修为,功透双目刺穿布帘看见里面也非难事。更保险些也可用灵觉监视。但是,花纤盈乃是青木宫的小公主,公主换衣服,给他们四十个胆子也不敢偷窥。

    好在小公主家学渊源,并非易与。那两个丫鬟机警伶俐,又有他们把守在门外,即便有变故也能控制。

    只叹人算不如天算,两名丫鬟刚走进试衣间帘布落下,就听到她们低低的闷哼。

    四名仆从大吃一惊,再顾不得撞见小公主冰清玉洁的**是犯挖眼杀头的大罪,齐声呼喝荡开帘布闯了进去。

    最先一人尚未站定,迎面两蓬金濛濛的掌力勃然轰至。他虽有提防,仍料不到里面居然还另有埋伏,而且修为恁的了得。

    措手不及之下,他只好吐气扬声,双掌推出砰地一接。胸口气血翻腾,@@倒退,撞进后头冲进来的两名同伴怀里才堪堪止住。

    轰——的一声,试衣间爆裂开一团灼热的金澜,无数锋利的气流嗤嗤呼啸袭向四人。莫说追敌,自保亦是手忙脚乱。

    四人同时出掌,震散金澜,却只见到两名青衣人身形一闪,从破开的墙洞掠出,转瞬消失。屋里早没了花纤盈和那神秘少女的身影,只有两个丫鬟昏倒在地。

    四人知道不好,闪电般紧跟着钻出洞口,举目望去墙外是一条深巷。对方潜踪匿迹,灵觉舒展竟已探察不到丝毫讯息。

    那最先闯入的仆从恨声道:焚金神掌!另一人愕然道:怎么会?小公主明日就要出嫁,他们居然连一天也等不起?第三个仆从怒道:你开什么玩笑?这事自然不会是邓不为干的。但金牛宫里窥觑金裂寒宝座的,也不单只邓不为一个!最先开口的仆从道:我们麻烦大了,赶紧回禀宫主他老人家吧。四人同时沉默下来,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挪动脚步。可想而知,明日花纤盈就要出阁,却被人从眼皮底下把人劫走了,这个楼子自然大得不能再大。他们四人也许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怎样的死法可以痛快了断。

    不说同一日里青木、金牛两宫齐齐炸了锅,为明日两位大婚主角的突然失踪鸡飞狗跳、四处搜索。

    远在龙首山外数十里的一座禅庙中,夕阳西下景致正好。一名身着藏青长袍的年轻人,背负双手悠然漫步在静谧的花木之间,偌大的园林里除了他外空无一人。

    这座禅庙规模颇大,但弟子却只有十数人。方丈通海大师乃是方圆数百里闻名遐迩的一代高僧,年逾百岁佛理精湛。

    只是想不到的是,这里其实是九间堂的一处秘密据点。而通海大师更是九间堂培养多年的高手,数十年来藉着地利遥遥监视金牛宫的一举一动。

    大师在九间堂里的代号,就是通海.而这位在花木之间时隐时现的年轻人,也正是林熠。现在,他应该叫做云城舞.他悠然踱步,似在欣赏黄昏景致,更似乎是在耐心等待。

    通海大师已将这片园子单独辟出,作为林熠等人的临时行辕。他不认识林熠,也不晓得这次是在执行什么任务。但青丘姥姥却是他的顶头上司,瞧见她老人家亦是奉命而动,笨蛋也明白绝不能怠慢了这位云公子。

    光影一闪,青丘姥姥的灵魄出现在林熠身后。林熠没有回头,青丘姥姥哼道:你挺悠闲自在!林熠微微一笑,道:在下斗胆劳累姥姥出手,图的不就是这份悠闲么?青丘姥姥冷冷道:小檀已经转移到一处安全所在,邓宣那个傻小子也回金牛宫了。你交代的事,我已办妥。藕荷那边有消息了么?林熠道:他们天黑之前应该能够返回,否则我们就要启动第三套方案了。

    青丘姥姥道:阁下也忒拖泥带水了一些,枉自浪费咱们那么多的气力?林熠笑道:能让姥姥活动身手,这样不好么?青丘姥姥哼道:藕荷这丫头我不太放心,要不要去接应一下?林熠摇头道:真的出了纰漏,如今再去接应也已经迟了。我们再等等吧。他转过身,说道:我发现龙头的名单里有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所有人的代号都和水有关联,这应该不是巧合吧?青丘姥姥沉默片刻,不耐烦地回答道:九间堂分作内外两堂,完整的组织名单只有龙头知道。你感兴趣,不妨试试自己去向他讨要!内堂成员的代号都按山字排列,而外堂则都沾水字。合在一起,便叫做#039;山海经#039;.山海经——林熠低声重复了一遍,夸奖道:好名字。

    青丘姥姥道:龙头交给你的名单,用以完成这次的计画已经绰绰有余。但我很怀疑,按照你现在使用的手法,我们的计画何时才能完成?林熠道:有句老话,#039;心急吃不了热豆腐#039;.至少截至眼下,我们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么?青丘姥姥哼了声,没有说话。

    藕荷含笑从月洞门内走出,来到两人身前施礼道:奴婢拜见公子和姥姥!林熠微笑道:瞧你开心的模样,就晓得已经得手了,对不对?藕荷娇笑道:托公子洪福,妙算无双,奴婢幸不辱命。这会儿已将小公主安置在厢房里,万无一失。林熠摇头道:这可不是我的什么神机妙算,而是你和几位血卫兄弟的功劳。再好的计谋,最后总要落实到人身上。若是办事不力,什么都是空的。藕荷笑脸如花,说道:才不是呢。奴婢不过跑了一回腿而已,最多也就是些许苦劳。青丘姥姥道:总算第一次出手没让我和公子失望。借你的东西,也该还了。

    藕荷取出那只玉镯双手献给青丘姥姥道:多亏姥姥的宝贝镯子,奴婢咒语稍一念动,小公主立刻失魂落魄昏死过去,省去咱们不少麻烦。青丘姥姥收起镯子,问道:他们可怀疑到了金裂石的身上?藕荷回答道:血卫的两位大哥露了手焚金神掌,不怕他们不往金裂石身上想。这时树影一动,一名身穿青衣的血卫飘然落到远处,恭敬抱拳道:启禀公子、姥姥,属下一路缀在藕荷姑娘身后,未曾发现有人跟踪,禅庙周围一切正常。林熠挥手道:铁兄辛苦,下去歇息吧。那血卫应声而退,隐入树后不见。

    藕荷怔怔笑道:公子好厉害,居然在奴婢身后还安排了人手保护。青丘姥姥冷笑道:少乱拍马屁,要是连这点都想不到,咱们也可立刻打道回府了。藕荷道:公子,姥姥,还有一桩事情奴婢需禀报你们两位。青丘姥姥问道:什么事,说吧。

    藕荷道:那位青木宫的小公主刚才已经醒转,好像看出奴婢好欺负,便又闹又跳,吵着要走人。奴婢虽禁制住了她的经脉,可接下来怎么办,还请公子和姥姥定夺。青丘姥姥微微蹙眉,道:这个丫头,留着是个麻烦。林熠摆摆手,笑道:姥姥,她可杀不得。

    青丘姥姥没好气道:我有说要杀她么?我只是想如何好让她安生一点?林熠顺水推舟道:这事藕荷是办不了的,唯有再请您亲自出马了。青丘姥姥道:你是让我来调教她?好吧!不过,你得交个底,最后打算如何处置她?林熠想了想道:等过了这阵风头,便放了她。她想上哪儿就上哪儿,只是不能让她知道禅院的确切所在。青丘姥姥摇摇头,不以为然道:你太心慈手软了。若是换作龙头——她打住话语,呵斥道:藕荷,还不领我去见她?两女一前一后走出,林熠目送背影心中喃喃道:心慈手软,难道不杀人就是心慈手软么?他走回自己暂居的静室,外面天色渐暗。关上屋门,林熠盘膝在蒲团上坐下,默念太炎心诀,从左臂内将深藏的传音法阵召出。

    这次接听的仍是上回那名男子的声音。等了一小会儿,法阵内传出释青衍的嗓音道:龙刃,你还好么?林熠心头洋溢起一股奇妙的暖意,通过这座小小的传音法阵,将他和释青衍和仙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甚至离容若蝶也不再那样的遥远。令他感到自己并非形单影只,为了同一个理想,背后正有无数人在一起奋斗,一起牺牲。

    我很好,如今正在一座名叫#039;纤尘#039;的禅院之中。林熠回答道,他将声音束集成线输入法阵。这样即使有高手躲过他的灵觉在外偷听,也不虞被发现。

    跟着林熠简略地将情况介绍了一遍,说道:那份#039;山海经#039;无疑是重中之重,如果能拿到手按图索骥,九间堂将无所遁形。可惜,按青丘姥姥的说法,这份东西只有龙头完全掌握,她所知的也不会太多。

    释青衍回答道: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凡事都急不得,需一步一步慢慢来。你打算如何处理金牛宫?林熠道:我会设法取出《云篆天策》,也想藉此机会引起金牛宫彻底的内讧。但这几天我一直在困惑一件事情,始终找不到合理的解释。释青衍道:你说。

    林熠沉吟道:依照我目前所掌握的九间堂实力,确实强横无比。莫说从金牛宫盗出《云篆天策》,就是将它夷为平地也不难办到。为何龙头苦忍着不出手,要藉我来完成这项计画?

    释青衍道:也许,时机未到他不愿过多暴露九间堂。另外,就是要藉这机会考验和提升你的能力。我仔细想过,龙头既然说你是开启《云篆天策》的钥匙,那么一定有其道理,但很可能你目前的境界尚达不到开启的水准,他才会如此费尽心机地栽培你。林熠长出一口气道:应该是这样了。释青衍微笑道:尽管放手干吧,你有这个能力和智慧。

    林熠道:我明白了。还有一桩事情我想拜托你帮忙。你说吧,我努力替你办到。我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过些日子就要放了她,却又有些不放心。释青衍了然道:你说的是青木宫的小公主?林熠道:对,我希望你能暗中派人保护她,直至她安全返回青木宫。

    释青衍道:原来你打算把她放回去。可一旦她回到青木宫,很可能双方又会重提婚事问题。林熠回答道:这点我曾想过。但相信有这么一段日子耽搁,我应该可以完成计画了。释青衍道:好,我会派人保护她。另外蝶儿昨日传书老朽,问起你的情况。我回覆她说你一切都好,无需挂念。林熠心中不知是甜还是疼,沉声道:谢谢你。

    释青衍的声音遥遥传来道:老朽清楚你们的牺牲有多巨大。但你们现在必须继续忍耐,明白么?林熠冷静道:我晓得。老峦的调查有眉目了么?释青衍回答道:暂时还没有,但仙盟会尽力而为。你处理青丘姥姥的一招很妙,希望她能迷途知返吧。林熠苦笑道:我都不晓得什么才是迷途?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身处在老天爷设下的一座巨大迷宫里,苦苦找寻出口。同时不停地为着看不见的东西,尔虞我诈地争夺厮杀,只希望我们能够是其中保持清醒的那一群人。释青衍徐徐道:我们会一起找到出口的!林熠点点头,虽然明知释青衍看不见。但他相信,对方此刻一定能够感觉得到。

    我要收起法阵了。林熠缓缓道:保重。联络中断,法阵隐退。林熠从蒲团上起身,心情出奇的宁静。

    窗外的黑夜已经来临,但在他的心头分明有火在烧,光明在闪烁。

    尽管距离目标还很遥远,尽管龙头的实力深不可测,但总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和勇气,支撑着他义无反顾地向前。

    半晌后,门外响起青丘姥姥的声音道:我可以进来么?林熠回过神,应道:请进。青丘姥姥走进静室,淡淡道:我来转告你一声,那丫头安分许多,现在又睡过去了。林熠展颜笑道:姥姥出马果然非同凡响,可不是藕荷那小丫头能替代的。青丘姥姥道:根据我们先前掌握的情报,这位青木宫的娇娇女机灵倔强,不是个好摆布的角色。有我在此坐镇,虽然会好一些。但日子久了,难免要出疏漏。林熠颔首道:所以,我要尽快完成计画。青丘姥姥说道:我替你又从那丫头身上多争取到了一段时间。我们的推断没错,她的确也不甘心下嫁邓宣那傻瓜,所以对于被劫除了惊恐之外,也有一分解脱。

    我正在诱导她莫要急于回返青木宫,不妨在外面游荡数月,散心游历,增广见闻。小丫头听着,大是心动呢!林熠笑道:姥姥果真了得,这种问题也只有你能轻描淡写地解决了。青丘姥姥毫不领情,说道:溜须拍马这套把戏,少在我面前用。等她可以离去时,我再将她易容改装,若不是最熟悉亲近的人也决计认她不出,这样,你就有大把的时间放手而为了。林熠颔首道:有劳姥姥费心。明天你就要进金阳堡与邓宣联系了吧,我会利用#039;灵魄闪遁#039;随时和你保持联络。记住,你的人皮面具完美无缺,但仍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无法弥补。

    由于不能将你的血管和人皮接上,你的脸色始终无法变化,只能是这么一副苍白的模样。所以,你要尽力避免出现激动的情绪,让人看出破绽。多谢提醒,我会留神这点。青丘姥姥哼道:再有,虽说人皮面具掩饰住了你的真容。可我仍能看出你显得有些疲惫,好像刚才耗损了不少真气。最好今晚安心歇息,养足精神。林熠一凛,说道:姥姥好眼力。不过更难得你会关心起在下的精神来了。青丘姥姥冷冷道:你莫要自作聪明,我如今不过是和你被绑在了一根绳上,不得不同舟共济。否则你的死活,干我何事?

    林熠笑道:但我却越来越觉得和姥姥是一对绝佳的拍档,不是么?青丘姥姥冷冰冰地望着他,回答道:对不起,我没兴趣。转身离去。

    林熠从窗口注视她孑然的身影,缓缓往对面的厢房走去,心里轻轻念道:对不起……你能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又怎会完全漠视这个世界,完全对生命没有眷恋与热爱?终有一天,你会感兴趣的。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