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四章 姐弟

第四章 姐弟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邓府禅堂,一个衣着朴素、带发修行的中年妇人,静坐在佛像前的蒲团上,纤手轻轻转动念珠,低声颂读经文。

    红烛光黯,沉香缭绕,与邓府潜流汹涌的氛围相比,这儿仿佛是另一个静谧无争的世界。

    门轻声开启,邓宣放轻脚步走到妇人的身后,静静等到她颂读完最后一段经文,才恭声问道:“娘亲,您找我有什么事?”

    妇人收起念珠,平静道:“宣儿,坐到娘身边来。告诉我,这些日子,你都在忙些什么?”

    邓宣在妇人身旁跪坐下来,回答道:“也没忙什么,只是和一个新认识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去酒馆喝酒聊天来着。”

    妇人低声道:“你这位新结识的朋友,他是姓云吧?”

    邓宣诧异道:“娘亲,您怎么会知道?您不是整天都待在禅堂里颂经念佛么?”

    妇人叹息道:“宣儿,你是否想过,这位云公子和你认识不过几天,你就对他如此信任,万一他接近你是别有用心的呢?”

    “怎么可能?”邓宣笑道:“娘亲,您别太多虑了。云兄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何况,他只不过是在帮我做些事,我也没有答应过他任何条件。”

    妇人摇摇头,说道:“你长大了,有些事已可以自己拿主意。既然你这样认定,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你爹又在召集金不坚他们,在书斋里聚会么?”

    邓宣道:“好像是,反正他们商量的事情从不让我晓得,我也没兴趣多问。娘亲,若是您想知道,宣儿回头就帮您打探来。”

    妇人道:“不必了。宣儿,你替我做另外一件事就好。趁着你爹爹在书斋商议,去一次济世堂将云公子请来。我想见他一面。”

    邓宣愕然道:“娘亲,您见他作什么?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来见您。”

    “他一定会来。”妇人肯定地道:“我在这里等着,你立刻去请云公子。”

    邓宣不敢违拗,起身离去。

    妇人徐徐阖上双眼,对着静默的佛像深深拜下─半个时辰后,听到邓宣在禅堂外禀报道:“娘亲,云公子到了。”

    林熠随在邓宣身后,缓步走进,躬身礼道:“邓夫人安好。”

    妇人没有回头,柔声道:“宣儿,守在禅堂外,不准任何人进来,包括你爹爹。”

    邓宣奇怪地看了眼林熠,见他向自己微微点头,应道:“是,娘亲。”退出禅堂。

    妇人的玉指一弹,“啵”的崩裂一道灵符将禅堂封闭,渐渐褪去的青色光雾里,她跪坐的身躯坚强而宁和,低低的声音道:“请坐。”

    林熠侧坐在她的右边,目光可以清晰看见柔和中凝藏坚毅的侧脸,和她充满幽怨与悒郁的眼神。刹那间,他仿佛洞彻到什么,轻轻道:“大姐,你找我?”

    妇人对林熠的坦白毫无惊讶,说道:“总算,我比他幸运,能够亲耳听见你叫上一声”大姐“。而他,却怎也听不到你能叫上一声”爹“。”

    林熠笑了笑,目光浏览过妇人简朴的衣着与手中的念珠,问道:“他来过?”

    妇人没有回答,站起身从桌案上取下一只银盘,说道:“首先,我需要印证一件事。希望你不会反感。”取下木钗轻轻一戳指尖,向银盘内滴落一颗血珠。

    “原来你还不相信我。”林熠道:“居然会想用这种古老的法子,来验证我的身分。”

    妇人将木钗递向林熠,柔声道:“不要生气。因为有些事,我必须确认过你的身分才可以说。倘若你不是他,我也就不必再说什么了。”

    林熠接过木钗,道:“好,你看清楚了。”用钗尖刺破自己的手指,迸出一滴鲜血。

    滴血认亲,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法子了。可惜,妇人依旧算漏了一件事。

    林熠的血管里,早已被青丘姥姥植入一颗来自金城舞体内的血珠,利用太炎真气将它炼化成一枚小小的血丹,静静贮藏在身上。

    当戳破指尖的一瞬,他仅仅催动了一下真气,将血丹逼到指尖,流出来的,便不再是自己的鲜血。

    “啪!”血滴坠落银盘,翻转滚动,与妇人滴入的鲜血融合在一起。

    妇人怔怔望着银盘,仿佛松了一口气,怅然道:“很好,你和我身上的血液,至少有一半是来自同一个人。可惜,我们的血能够交融,人却隔膜背离。”

    “砰!”银盘在她的手中,发出一声低沉的爆裂声,碎成飞屑,洒落一地。

    林熠默默凝视飘扬的银屑,低声道:“在我心里,始终有你这位大姐。”

    妇人道:“可你却并不了解,我的内心常常会恨你。正因为你的母亲,令我的娘亲抑郁而终。走时,他甚至没多看一眼,就继续闭关修炼。”

    “所以,你和我一样,也恨他?”林熠问道:“于是躲入禅堂,再不问世事。”

    妇人坐回蒲团,回答道:“错了,我和你不同。而且,事实上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同情他、怜悯他。只有无知的人,才会对他充满莫名其妙的仇恨敌视。”

    林熠沉声道:“显然,你已将我归入到这类莫名其妙的人里。但你不明白,至少令堂离去时,能够等得及他来看上最后一眼。而我的娘亲,弥留的双眼只有空白。”

    林熠的脑海中,忽然浮现起金城舞和他的母亲。

    那位憔悴忧伤的妇人,在床上坚持着最后一缕气息,无声地渴望窗外奇迹的出现。

    他醒悟到,其实她并不恨金裂寒,这个魔头不由分说地夺走她的一切,但同时,也掠走她同样冷傲的心。

    有时候,林熠已分不明白,究竟自己的内心,有多少已经融入金城舞的影子?不知不觉中,用一个当事人的身分,悄然踏入另一段缠绵二十余年的恩怨情仇中。

    “他去了,我知道的。”妇人徐徐道:“只是他太自负、太高傲,所以选择躲在一边,不愿露面。直到看见令堂下葬,他才离开。”

    “那不是自负,我更愿意把它看作是一种懦弱。”林熠冷冷道:“堂堂的魔宫之主,可以面对千军万马,却不敢再见曾受过自己伤害的爱人一面。”

    妇人抬起头,直视林熠,低声道:“别忘了,他毕竟是你父亲!”

    林熠默然,安静地坐下。

    妇人惆怅地叹息道:“小时候,我很担心你软弱的性格太不像他,会不讨喜欢。好在,你不愧是他唯一的儿子,血脉里流动的,无可否认,依旧是来自于他的傲气与自信。”

    “我一直很感激你,那时候常背着他来探望我们。”林熠缓和了口吻,说道:“其实娘亲也很想见他,只是恨他不愿低头,所以才一直拒绝他。”

    妇人道:“我也谢谢你,能够在这个时候回来。看得出,你的修为已经很高了,却并非源自金牛宫的心法。但无论如何,你肯回来,就说明心里还是放不下他。”

    “你不担心我回来,是为了和你的丈夫争夺未来的金牛宫宫主宝座?”林熠问道。

    “你想听真话么?”妇人缓缓道:“真有这么一天,我会毫不犹豫站在你这一边,希望你能够胜过不为,坐上宫主的位置。”

    看到林熠的眼睛里掠过一丝诧异,妇人微笑道:“不要以为我是在背叛自己的丈夫。相反,我认为这样的结局,才是对他真正有好处。你不清楚,不为原本并非是像现在这般,热衷权术与功利,否则当年我也不可能嫁给他。”

    林熠问道:“那是什么会使一个人改变那么大?”

    妇人道:“开始是为了生存,后来才是名与权。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的另一个至亲之人。处在这两个本应是最亲近的男人之间,你说我除了避世禅堂,还能够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林熠道:“我听说,逆天宫一战后,他为了修炼魔功,常年闭关将事务交与金裂石处理。后来逐渐察觉到了金裂石的野心,又扶植邓不为与前者钳制对抗,直到形成今天的局面。你,的确做不了任何足以改变结局的事情。”

    妇人道:“但是你能,你的出现,可以让原本注定悲惨的结局,产生好的改变。只要你愿意,一定能够做到。所以,请你帮助我,不要让不为和我们的父亲最后拔刀相见,拼到你死我活;不要让我不得不在丈夫与父亲之间作出抉择。”

    “或许你太悲观了一点。”林熠道:“老爷子似乎早已智珠在握,不需要任何帮助。”

    妇人苍白的脸上流露出凄然,轻轻地说道:“但他已不可能活过三个月。”

    林熠一震,心中涌起猛烈的惊涛,不自觉地压低声音道:“不可能!”

    妇人幽幽道:“这是金牛宫最大的秘密,加上你,目前也只有三个人知道。但事实上,不为和二叔也一定察觉到了什么,才会暗中加紧布置,宣儿的婚事,正是由此而来的产物。幸好,发生意外的劫案,才没有再伤害到一位无辜的少女。”

    林熠道:“我懂了,正因如此,他才会那么着急的来见我,甚至开口要我留下来,不要走!”

    妇人道:“二十年前逆天宫一战之后,他获取到失落多年的《金典梵章》,开始恃强修炼。起初还没什么,但最近几年,体内积郁的魔意已渐渐克制不住,远远超出了心念能够控制的范围。

    “三个月,是魔意决堤反噬最乐观的估计期限,也许还会短上许多。”

    林熠问道:“没有别的救治办法么?”

    “有一个,但等于没有。”妇人回答道:“如果散去所有功力,他可以重新修起。可他宁愿一死,也不可能甘心做一个连宣儿也斗不过的人。”

    林熠摇头道:“要是这样,我也救不了他。你告诉我这些,并没有用。”

    “不,有用。”妇人道:“假如你能继任金牛宫宫主,消除不为和二叔的隐患,他就可以不必再强撑着镇压局势。到时候,或许会听从我们的劝说,散功重修。”

    “为什么你会选择我,而不是邓不为?”林熠道:“他是你的丈夫。”

    妇人缓缓道:“志大才疏会害死一个人。你认为,他真的有能力掌管金牛宫么?”

    停顿半晌,没有得到林熠的回答,她继续说道:“是否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故意接近宣儿,获取他的好感?”

    林熠回答道:“邓宣很不错,至少将来会比他的父亲强。”

    妇人低声道:“答应我,城舞。不管将来发生任何事情,你绝不要伤害宣儿!”

    林熠泰然道:“即使你不说,我也不可能那么做。请你放心,大姐,我回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报仇,也不打算把恩怨延续到第三代人的身上。邓宣,会有自己的道路和未来。”

    妇人颔首道:“谢谢。我很庆幸,总算还能有你这样一位弟弟。”

    可惜她并不清楚,林熠只是假冒的。假如是真的金城舞坐在禅堂里,也许她会失望之至。

    有时候,假相反会远远比真实更加美好,却也会在被粉碎的一天,显得越发的残酷与绝望。

    林熠默默地离开邓府,邓宣将他送到金阳堡正门外,分手时,邓宣迟疑着问道:“云兄,家母和你究竟聊了些什么,能告诉我么?”

    林熠道:“令堂很关心你,所以询问了一些有关我身世来历的事情。其他的,也就没说什么了。”

    邓宣心中稍安,点点头道:“云兄别在意,她也只是怕我涉世不深,结交损友而已─当然,云兄坦诚豪爽,绝不会是家母担心的那种人。”

    损友虽谈不上,但若说坦诚豪爽,你可也太看得起我了,林熠心里一声苦笑。

    邓宣没有注意到林熠的神色变化,附耳兴奋道:“云兄,小弟已将太阴四煞招揽来了。一切准备都已经就绪,就等明天动手。”

    林熠道:“好,咱们明早见。”与邓宣挥手作别,返回济世堂。

    在门口,就碰到满屋兜圈子的沐知定,见着林熠立即迎上道:“这么晚,你去哪儿逍遥了?金二爷已在客厅里等你半个多时辰了。”

    在金阳堡里,敢叫“二爷”的,只能有一个人。林熠暗自叹了口气,不晓得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居然把金牛宫的各路神仙都拜访到了。

    他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金二爷,谁是金二爷?他找我作什么?”

    沐知定十分配合地道:“还会有谁,当然是金裂石金副宫主。还不赶紧去谢罪!”

    林熠走进客厅,一位相貌酷似金裂寒的老者正端坐椅上。只是,他的神色稍稍和蔼一些,满头漆黑的发丝,整齐地梳理成髻,盘在头顶;一双锐目游弋打量林熠,似乎要把他从头到脚剥光了看个透。

    林熠垂首避开他的目光,躬身施礼道:“在下拜见金二爷。”

    金裂石嘿嘿一笑,说道:“贤侄,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和老夫演戏么?”

    林熠沉默片刻,轻声道:“二叔,对不起,小侄也是迫不得已。”

    金裂石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这里?呵呵,一个多时辰以前,大哥教人来警告我,管束好自己的孙儿,莫让他们冒犯了你。所以,我特地为了下午的事情来向你道歉。”

    又是金裂寒,才半个晚上,就把他彻底卷入金牛宫两大势力的夹缝中,无所遁形。

    “这才是一条真正的老狐狸。”林熠心里说道。

    他摇摇头,回答道:“二叔这么做,岂不是要折杀小侄?何况,铸忌并不认识小侄,也谈不上冒犯。”

    “你这么说,就更让老夫汗颜了。”金裂石道:“我已用家法惩戒过那小子,三、五日内,他恐怕连床也下不来。不然,老夫定当抓着他亲自向贤侄领罪。”

    这当然是在做姿态给金裂寒看,林熠在他眼里多半还不够格。

    金裂石从袖口里取出一只瓷瓶摆到桌上,道:“这是那小子种在贤侄身上的”锁喉寒“解药。和温水吞服,出得一身热汗,毒性便能消除。”

    林熠道:“谢谢二叔,不过小侄已经用不着它了。”

    金裂石笑道:“也是,忌儿这个蠢材又岂能伤着小侄。不过,他给你的那瓶”醉断肠“能否还给老夫?”

    到手的东西再白白吐出去,可不是林熠的风格。他立刻摇头道:“我早把它扔了。”

    金裂石哈哈笑道:“丢了就好,这玩意儿是用来对付外人的,哪能用到自家人的身上?就算忌儿不过是想恶作剧一番,吓唬吓唬宣儿,也是不行的。”

    两人相视而笑,谁都明白对方皮里阳秋,没说真话。

    顿了顿,金裂石道:“贤侄,不是我这个当二叔的责怪你,回来也有几天了,居然不到老夫府上来坐坐,莫非是不想认你二叔?”

    林熠道:“二叔事情多,小侄不敢随便打扰。我这次只是回来瞧瞧,并没打算惊动任何人,连老爷子都没去拜访。”

    金裂石摇摇头,道:“这就是你不对了。再怎么说,你和大哥也是父子,回到金阳堡哪有不去拜见的道理?若让外头人听到了,那不是要看笑话?”

    看到林熠低头不语,他长长一声叹息,苦笑道:“也不怪你,我大哥那副臭脾气,的确谁都受不了。当年,他对你母亲─唉,二十年了,何苦再提?”

    不提也提了,林熠心头冷笑,缓缓道:“二叔教训的是。”

    金裂石说道:“这次你既然回来了,就别再走啦。明日老夫在府里设宴,替贤侄接风洗尘,你可一定要给我这面子。”

    他是想拉拢他,还是准备除去他?或许,这两种可能兼而有之。

    林熠婉拒道:“可能不行,明早小侄就要出一次远门,得有几天才能回来。”

    金裂石不以为忤,道:“好,这事就等你回来再说。到时候贤侄可别又推托了。”

    林熠道:“二叔如此的盛情相邀,小侄怎能辜负?届时一定登门叨扰,就怕你日理万机,难以分身接见小侄。”

    金裂石打了个哈哈,道:“日理万机?我现在还理个狗屁的万机。你没听说么,青木宫的那位小公主被人劫持,邓不为居然把这笔帐算到了你二叔头上。大哥听信谗言,让老夫回家自省不得出宫。也好,如今我比任何时候都轻松自在,正可过几天舒心惬意的日子。”

    林熠安慰道:“二叔别灰心,俗话说清者自清。会有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一天。”

    金裂石目光一闪,身躯微微前探,沉声问道:“城舞,你相信这事不是二叔干的?”

    “当然不可能是你老人家,正主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正好端端坐在厅里呢。”林熠心里暗笑,回答道:“二叔,你要对付邓不为,办法多的是,何必要冒险劫持小公主,得罪青木宫?有脑子的人稍想一下,就晓得是栽赃陷害。”

    金裂石呵呵笑道:“不愧是我大哥的儿子!说的好,这种偷鸡摸狗的鼠辈伎俩,老夫还不屑为之。可惜,到底是谁想嫁祸给我,到现在还没查出来,这口黑锅,看样子还得多背上一阵子。”

    林熠问道:“二叔,你就一点眉目都没有么?”

    金裂石道:“我能怎么办?现在被大哥罚在家中闭门思过,想查也不成。不过,那人就别让我抓到狐狸尾巴,否则就有好看的了!”

    喝了一口桌上早已冰凉的香茶,金裂石转开话题道:“城舞,你刚才去了邓府?”

    林熠实话实说道:“是大姐晓得我回来了,让邓宣找我去见面。”

    金裂石叹道:“你大姐也是个可怜人啊,才多大的岁数,就看破红尘,避居禅堂。老夫想起来,心里就酸疼难受。有空,多去陪陪她吧。”

    这话似乎很中听,但弦外之音就是在挑拨邓不为的不是。林熠心知肚明,应道:“是,小侄会常去大姐那儿走走。”

    金裂石摆摆手,说道:“你去是可以,但要多加小心一点,最好不要落单。”

    林熠怔了怔,问道:“二叔,这是为什么?”

    金裂石意味深长地道:“你不懂么?在金牛宫里,很可能会有人并不欢迎你回来。”

    林熠愣了一会儿,若有所悟深深点头道:“小侄明白了,多谢二叔提醒。”

    “哪里的话。”金裂石微笑道:“或许老夫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未必真有这个念头。但平时出门小心一些,总不会有错。”

    林熠点头称是,金裂石又问道:“听说,邓宣帮你在金石堂谋了份差事?”

    林熠道:“邓宣盛情难却,小侄不好推辞,也就答应了下来。”

    金裂石不以为然道:“不妥,不妥。你是我大哥唯一的儿子,怎能去做区区一个金带匠师?传了出去,你二叔还用做人么?这样吧,我想个法子,给你先挂个副堂主当当。”

    林熠道:“多谢二叔,不过我不想太张扬,暂时就这么干着也挺好。”

    金裂石起身道:“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像贤侄这般谨慎,低调处世啦,好,老夫不勉强你。我这就要回去了,你不必送了。”

    林熠仍把他送出济世堂,回转身,沐知定跟进来低声道:“上座,这是刚收到的。”

    林熠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打开,上面写了两行数字,正是九间堂通用的密码。

    略作翻译,林熠问道:““秋水”的情报,可信度有多少?“

    沐知定低垂双目避开纸卷,回答道:“他是邓不为的心腹,一般绝不会有错。”

    林熠双手一搓毁去纸卷,徐徐道:“告诉他,想法子弄到邓不为的详细计画。”

    沐知定应声退下,林熠站在窗前低低自语道:“这还真是有趣精采的一天─”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