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三章 雨夜

第三章 雨夜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邓宣从金裂寒的灵堂回转,到佛堂看望过母亲,已是心神俱疲。夜空中,一团云采遮掩住月光,暴雨将至。

    他的心,始终无法从白天那场暴风骤雨的血腥杀戮中清醒脱离。金裂寒临终的遗嘱,更如一块千钧的巨石,沉甸甸压在他的心头。

    红三娘从身后追了上来,低声道:“孙少爷,小檀姑娘已经接来,正在暖春阁休息。她不停向属下问起孙少爷的行踪,您是不是要过去看一看?”

    邓宣默不作声的点点头。想起小檀,他顿时生出一缕温馨。现在,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强迫他抛弃她了。

    收拾情怀,他踏入暖春阁。明亮的火烛稍稍驱散满身的阴霾,温暖的空气洋溢着柔情,让他能暂时抛开外面的寒冷。

    小檀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桌边,怔怔望着烛火出神,清秀的眉宇之间,似乎永远都有一抹摆脱不了的忧愁,令邓宣胸口生出无限的爱怜。

    她似乎没有听到邓宣走入屋里的脚步声,直到他在她身后低声唤道:“小檀!”

    小檀缓缓侧过面庞,明眸落在邓宣的身上,彷佛是倦了累了,勉强从嘴角露出一缕笑容,回应道:“宣哥,你回来了?”

    邓宣没有说话,默默俯下身,从背后搂住小檀的香肩,将自己的脸紧贴在她的面颊上,轻轻的摩擦。

    少女沁人心脾的幽香悄悄钻入他的鼻孔,每深吸一口,都会让埋藏的悒郁和悲伤从脑海中退淡。

    小檀回过身,把俏脸埋入邓宣的胸膛,轻声道:“你不要紧吧,别太难过了。”

    邓宣点点头,紧拥着她说道:“告诉妳一个好消息,今后再没有人能够拆散我们了。等外公的守丧期满,我就用八抬大轿把妳迎娶过门。小檀,我要妳做我的妻子,永远地爱着妳。”

    他的嗓音宛如梦呓,日后美好的生活在向他微笑,胸前的小檀神情却起了奇怪的变化,低低的声音道:“宣哥,小檀不值得你对她那么好。”

    “傻话,”邓宣微笑道:“妳是我这辈子除了娘亲以外最爱的女人。我不对妳好,难不成要对那个青木宫的小鲍主好么?”

    小檀默不作声,邓宣道:“忙了一天,真有点口干舌燥了。小檀,帮我倒杯水吧。”

    小檀低声道:慢站起身,伸手握住桌上的紫砂茶壶。

    邓宣静静凝望着她姣好的背影,看她像个小妻子似的为自己斟茶倒水,心里一时充盈幸福的感觉。

    小檀转过身,并没有直接把杯子递给邓宣,而是先浅浅地喝了一口,试了试水温说道:“这是我刚沏的茶,小心喝!别烫着舌头。”

    邓宣微笑道:“妳也忒心细了。”接过杯子,轻吹冒出的腾腾蒸气,接着笑道:“真想妳今后能一辈子这么泡茶给我喝。”

    小檀一颤,道:“这水还是太烫,要不我让人送壶凉茶来。”

    邓宣摇头道:“不用,这是妳替我沏的香茶,再烫我也要喝下去。”他说着抬手将杯盏送到嘴边,猛听小檀的叫声:“宣哥!”

    邓宣一怔,笑问道:“又怎么了?妳今天魂不守舍,古古怪怪的,是不是刚来这里有些不习惯?”

    小檀轻咬红唇,踌躇片刻回答道:“也许吧,就是觉得有点透不过气,今晚好像要下场大雨吧。”

    邓宣道:“那算什么事啊?对了,晚上妳睡觉前别忘记把窗户关紧,免得雨水吹进来夜里受凉。妳的身子太弱,回头我找人弄些人参、何首乌什么来的,替妳好好补补。”

    小檀摇头道:“我用不着这些,你也不要为我费心了。”

    邓宣道:“怎么用不着,我说用得着那就是用得着。我要妳无病无灾快快乐乐地活上一百岁、两百岁,绝不准一个人抛下我先走。”

    他低头将茶盏送到嘴边,刚要啜上一口,旁边那只熟悉的纤手竟势比闪电,迅捷无伦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凄然叫道:“别喝!”

    邓宣的手一晃,杯中的热茶洒溅到地上,变成蓝汪汪的一滩渗入地毯。

    邓宣一凛,困惑道:“小檀,这是怎么回事?”

    小檀一言不发,苍白的脸上浮现诀绝的凄楚,探手夺过杯盏仰头一饮而尽。

    邓宣想把杯子抢回来,却哪里还来得及。

    小檀“啪”地摔碎杯盏,望向他含泪微笑道:“这茶你喝不得,我要你无病无灾地活上一百年、两百年─却不要恨我,不要怪我。最好有一天,能够忘记了我─”

    邓宣一把搂住小檀急切问道:“快告诉我,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檀痴痴地注视着邓宣,面颊上升起妖艳的玫瑰色,樱唇却一点点地在变紫变青,轻声道:“对不起,这茶里我放毒了。

    从一开始认识你,我就是受人差遣,别有用心。如今他们要除去你,可我到底也不忍心!“邓宣震撼至极,手脚冰凉道:“妳说什么,有人指使妳,妳一直以来都是在骗我?”

    小檀的泪悄然从脸颊滑落,低声回答道:“是,我对你本是不安好心的。可事到临头,我没对你下手。我是骗了你,你恨我么?”

    邓宣咬着牙,从嘴唇间渗出一缕缕血丝,道:“妳用的是什么毒,解药呢?”

    小檀欣慰地一笑,摇头道:“这毒,是特制的,我不可能有解药。会很快的,好冷啊─”

    一丝丝蓝色的毒血从小檀的耳鼻樱唇中溢出,邓宣紧搂小檀的娇躯,感受到她的体温一丁一点地冷却,悲声道:“他们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妳来害我?他们在哪儿,我这就去找那些人要解药!”

    小檀灰暗的眼眸里透出一抹恐惧,牢牢抓住邓宣的衣襟叫道:“别去!他们的实力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就算你能发动整座金牛宫的力量,在他们面前也不值一提。你去找他们,只能是送死。”

    “小檀,妳怎么那么傻!”邓宣热泪盈眶道:“妳为什么要喝下毒茶,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我,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小檀急促地娇喘道:“我没能杀死你,他们不会放过我。你不清楚他们报复惩戒的手段,这样的死,其实反而是一种轻松的解脱。”

    “王八蛋!”邓宣悲愤交集,仰天吼道:“你们这群王八蛋,我要杀了你们!”

    小檀的身躯抽搐着,牙齿打着冷颤吃力地道:“我走了,你多保重。小心金城舞,他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好。”

    邓宣心神剧震,问道:“妳说什么,我舅舅?难道是他指使妳来杀我的?”

    小檀拼足最后一口气道:“你别问了,知道越多,他们就越不会放过你??”话音突然断落,她的纤手无力垂下,一切都定格在失色的樱唇边。

    “小檀?”邓宣摇晃着她,低低呼唤道:“小檀,妳别这样,妳说话啊,小檀!”

    无论他怎样叫喊,怎样晃动小檀冰冷的身躯,她都无法再作出响应。

    邓宣泪流满面,疯狂地喊,疯狂地摇动,可一切都无可挽回。

    小檀的身躯徐徐产生了变化,从她的肌肤上泛起一层光波,慢慢扩散到全身,逐渐幻化成一株三尺多长的香檀树,枯萎碎落。

    邓宣手足无措地用衣衫接住零落下的枝叶,把香檀树小心翼翼地贴到胸前。没有惊恐,没有诧异,心如死去。

    “哗─”倾盆大雨伴风而至,浓浓的雨雾,渗入夜色,茫茫一片天地漆黑不见万物。“下雨了,”他心里麻木地道:“好久,没见到这样的瓢泼大雨了。”

    他一生最挚爱的少女走了;他尊敬仰慕的外公也离去了。这个世界上,在他的身边,他还能够信任谁?依赖谁?

    蓦地,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与恐惧,只紧紧地、紧紧地拥着那株凋零的香檀树。

    一名风卫走进暖春阁,悄然站在邓宣身后。过了许久,邓宣才转过身漠然地问道:“你进来做甚么,出去!我要一个人待着。”

    “孙少爷,”风卫迟疑着道:“邓爷在书斋里被人暗杀了,夫人请您立刻过去。”

    邓宣的眼里骤然迸射出精光,吓得风卫身躯一震,情不自禁地朝后退了两步。

    “今天,难道还不算结束?”邓宣出乎意料之外,喃喃说道:“凶手是谁,你们查出来了么?”

    风卫看了眼邓宣怀中的枯木,回答道:“属下无能,尚没有查到凶手的线索。现下金阳堡全线戒严,于护法正率人挨家盘查。”

    “那有什么用?”邓宣冷笑道:“凶手脸上又不会写字,他这么查要能有什么结果呢?”

    回身将小檀的遗体抱入内屋,放在软榻上用被褥小心地盖上,好似她只是熟睡了一般,邓宣柔声道:“妳先休息,我很快就回来陪妳。”

    走出暖春阁,来到邓不为的书斋。在门外数十名金衣卫和银衣卫,将周围封锁得水泄不通,邓宣看也不看大步走进书斋。

    邓不为的尸体端坐在桌案前,没有人动过。他满脸的惊骇与诧异,胸口插着一柄金锥,一双手扶在椅把上,显然是没有丝毫的准备,连闪躲都不及就让人刺入心脏,气绝身亡。

    从窗外飘入的雨点,打湿桌上的书卷,红烛在风中摇晃。

    邓夫人站在椅边,目光投向儿子,静静道:“宣儿,你来了。”

    邓宣走近邓不为的遗体,问道:“是谁第一个发现我爹的尸体?”

    “是属下!”一名风卫从人群里走出,躬身道:“今晚是属下负责书斋守值,邓爷一个人坐在屋里看书。下雨时,属下想替邓爷把窗户关上,却看到邓爷倒在椅子里,已经遭人刺杀,这才赶紧通知了夫人和于护法、郝护法。”

    “你该死!”邓宣的声音蕴含着冰冷,缓缓说道:“我爹爹人在书斋里被杀死了。你守在外头,居然连凶手的影子都没看到,活着还有什么用?”

    风卫惊悸地跪地,垂首道:“属下该死,请夫人、孙少爷责罚!”

    “宣儿,追究失职的事情稍后再说。”邓夫人道:“当务之急,是追查杀死你父亲的凶手。没想到,他到底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

    “夫人,孙少爷!”人群里的郝城出声道:“以老朽的经验判断,来人应是金裂石的死党余孽。或者,是青木宫的高手前来报复。只要从这两点入手,一定能稽查到真凶的下落!”

    “胡涂,”邓宣整个人宛若变了,冷冷道:“二叔公的手下早已成了惊弓之鸟,又有人在暗中监视,如何下得了手?青木宫有上百的俘虏,关押在金阳堡里,他们想报复我爹,也要等到先救出这些人再说。

    “否则,不怕我们一怒之下,把花千重等人统统处决,以命抵命么?”

    郝城脸露惊异之色,恭声道:“孙少爷说的极是,老朽考虑欠妥,竟没想到这些问题。”

    邓夫人问道:“宣儿,那依你说凶手又会是谁,为何要杀害你爹爹?”

    邓宣冷静道:“风卫守在书斋外,却没察觉里面的一点异常,说明凶手修为极高。而我爹死时,竟不及作出反应,正面中刀,无疑他认识来人,却没想到对方会对他突然下手。

    “我爹虽被解去重权,闭门思过。可只要他活着,如裘老等人就仍会马首是瞻,对金牛宫的影响,依旧举足轻重。那人暗害他,恐怕忌惮的正是这点。”

    裘一展目光闪烁,惊讶道:“孙少爷,你是在说─”

    邓宣一摆手,道:“这事由我来处理,你们将我爹的遗体入殓。等着我取回那人的首级,替他老人家送行!”说罢阔步走出书斋,站在大雨中叫道:“阎九,召集爆蜂弩队,跟我来!”

    一行人冲出邓府,直奔济世堂。邓宣破门而入,闯进林熠的厢房。

    林熠正盘膝在榻上打坐,看到邓宣全身湿透,好似一头发怒的豹子般冲进来,微微奇怪道:“有什么事这么晚来找我?”

    “这话该是我来问你!”邓宣站在门前,盯着林熠回答道:“小檀死了,我爹也死了。你是否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害死他们?”

    林熠默然片刻,道:“他们是怎么死的,你能否坐下来慢慢说?”

    “别装了,”邓宣轻蔑地冷笑道:“小檀不忍毒死我,宁愿自尽。她临死前叮嘱我千万要小心你。没有料到,这句话刚说完不久,我爹爹也遭了你的毒手!”

    “你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林熠起身道:“我怎么会杀害令尊?更不可能指使小檀姑娘来毒害你。要想害你,我早就有太多机会。”

    “不要过来!”邓宣厉喝道,手上亮出爆蜂弩对准林熠,说道:“从一开始你的出现,就是在蓄谋利用我。如今你如愿以偿坐上了金牛宫宫主的宝座,就把我们父子视作眼中钉,迫不及待地要拔除,我有说错么?”

    “错了,而且错得厉害。”林熠摇头道:“小檀姑娘的事,暂时我无法向你解释。但令尊之死,另有其人,绝非我下的手。”

    “舅舅,我再最后叫你一声!你还当我是从前的邓宣么?会对你言听计从,无比信赖?”邓宣冷笑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再不相信任何人,包括你在内!”

    林熠注视他手中的爆蜂弩,悠然道:“这东西还是我替你设计的,你打算用它来杀我,为令尊和小檀姑娘报仇?”

    “我知道你修为很高,一支爆蜂弩根本对付不了。”邓宣回答道:“所以,我把整个爆蜂弩队都带来了。就算射光所有的弩箭,我也要让你万箭穿心!”

    “你还真是看得起我,”林熠气定神闲地微笑道:“你带来的人呢,为什么不让他们一起进来?”

    “阎九!”邓宣不回头,扬声喝道。但屋外没有人响应,他又叫了一声,仍然没有回答。

    邓宣微微变色,林熠叹息道:“邓宣,套用老宫主的一句话,你还是太嫩了。这么简单的嫁祸诡计,你却因为冲动而失去理智,没能看出一点的破绽?这样,将来如何统领金牛宫,在风雨里屹立不倒?”

    邓宣好像真的已经完全丧失理智,咬牙道:“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即便你杀了我,也难逃公道。金城舞,只怪我看错了你。”

    林熠叹了口气,感慨道:“你看错的,又何止是一个我?”

    邓宣的身体忽然软软倒下,在他背后现出青丘姥姥的身影。

    “这个傻瓜!”青丘姥姥望着昏迷的邓宣问道:“你还想容忍他多久?”

    “小檀也是组织里的成员,是妳指使她暗杀邓宣的?”林熠凝视她,沉声问道:“谁给妳擅作主张的权力,去杀邓宣?”

    “哼─”青丘姥姥不屑道:“如果是我,刚才那一掌,就不会只是让他睡过去罢了。”

    “妳是九间堂掌管情报系统的首脑,敢说一点也不知情?”林熠问道。

    “我说过,九间堂所有成员的名单,只有龙头一个人掌握。许多受过我训练被派遣出去的卧底与杀手,我并不清楚最终目标。譬如小檀,她应该是老峦一支的部属。但老峦这么做,很可能也是龙头的授意。”

    林熠道:“一个邓宣无足轻重,龙头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龙头从不做徒劳无益的事情。”青丘姥姥答道:“我想,他是不愿意你将金牛宫宫主再传给邓宣,所以干脆杀了他断绝你的念头。”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我所做的一切事情,早已在龙头的掌控之中。”林熠缓缓道:“包括小檀这枚棋子,他也暗中替我安排妥当,而我竟茫然不觉。若非她不忍心杀死邓宣,龙头的计划已然大功告成。”

    青丘姥姥问道:“你真的不稀罕当这金牛宫宫主?”

    林熠道:“金裂寒、金裂石、邓不为,他们三个人的下场妳都看到了。我已经拿到云篆天策,何苦再去蹚这潭混水?”

    青丘姥姥用脚尖一点邓宣,道:“可这个傻瓜一心认定你杀了他爹,你不杀他,又打算如何让他清醒过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林熠淡淡道:“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青丘姥姥道:“你知道凶手是谁?”

    林熠笑了笑道:“把邓宣救醒。邓不为遇害,我身为金牛宫的宫主,又是他的小舅子,也总该到邓府去吊唁探望。”

    须臾之后,林熠独自离开济世堂,冒着大雨走向金阳堡。

    邓不为的灵堂搭建在邓府的前厅,金不坚等人俱都闻讯赶来,无论是否出自真心,尽皆一脸沉痛悲愤在棺木前下拜祭奠。

    三炷香敬过,邓夫人以家属的身分答礼。林熠低声道:“大姐,节哀顺变。”

    邓夫人手里机械地转动念珠,摇摇头道:“谢谢。宣儿呢,你到底还有没有遇见过他?”

    “他刚才找过我,”林熠回答道:“现在已没事了,我让他在济世堂里休息一会儿了。”

    “这孩子,”邓夫人叹息道:“年轻气盛,太冲动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怎么会?”林熠一笑道:“接连遇上这样的变故,谁都会乱了方寸。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孩子。”

    “你并不比他大多少,却成熟得太多。”邓夫人道:“苦难,真是磨砺人的最好方式。”

    短暂的沉默后,她说道:“你有工夫么,陪我到禅堂小坐片刻。有些话,这儿不方便和你说。”

    林熠应了声好,随着邓夫人从侧门离开,进了她往日修行的禅堂。

    关上门,风雨劈啪敲击在窗户上。邓夫人在佛像前燃起三炷檀香,虔诚地拜了三拜,然后跪坐在蒲团上说道:“小弟,你也坐下来说话吧。”

    林熠在她身旁落坐。邓夫人道:“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哭?”

    林熠理解道:“或许妳早已经预料到,迟早会有这样一天。所以当它真的发生,妳的心里已然无泪可流。”

    “无泪可流,你说得真好。”邓夫人唇角绽现一丝奇异的笑意,说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值得我心伤落泪?”

    “好在,妳还有宣儿。”林熠安慰说:“他将来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孩子。”

    “也还有你,我同父异母的兄弟,不是么?”邓夫人微笑道:“可惜,你并不是真的金城舞。虽然我不清楚你的真实身分,但这已无关紧要。”

    “原来妳早就知道了,”林熠眨眨眼道:“为什么不揭穿我?”

    “为什么要揭穿你?”邓夫人反问道:“你的存在,不是刚好为我扫清了所有的障碍么?最后,还能替我背上杀死邓不为的黑锅,我才可以名正言顺地杀了你。这样,不是更好?”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