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二章 神木

第二章 神木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轰隆隆—”一道道亮丽的幽蓝光柱从脚下此起彼伏地迸射飞腾,旋即在高空散裂,夹杂着浓稠的液汁、洒溅如雨。

    对于冥海和魑魅浆,林熠都不陌生,但再次目睹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仍然感到一阵阵心惊。

    九死一生地离开公揽月的玄映地宫,他原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到这种鬼地方,却没有想到这么快便再次见到冥海。

    脚下沸腾的云渊,仅是冥海袒露在地表的一个小小泉眼。林熠不清楚类似的地方还有多少处,但无论是哪一处失控崩溃,尘世人间无疑将面临一场亘古浩劫。

    即使是散仙,面对如此天地神威也禁不住色变心悸,何况是平民黎庶,芸芸众生?惟有那株千仞神木,深深地将根基扎入冥海,傲然屹立不知岁月,宛如静态海浪里的一根定海神针。

    “如果我们现在退走,还来得及。”青丘姥姥的声音传入耳中。

    “是不是你无法解开青木宫的灵符结界,所以才找句场面话赶紧收手?”林熠笑问道。轮值的血动岩护卫在千仞神木周围来回巡视警戒,每隔三十丈都会有一块巨大的石碑悬浮半空,上面写着两行醒目的金色大字:“擅近神木者,杀无赦!”

    青丘姥姥冷冷道:“闭上眼!”右手法印变幻如花,低声念动真言秘咒。

    “呼—”林熠只感到一束亮白色刺目的光芒,犹如利剑几乎刺穿他低垂的眼帘,直插入心底。

    他的身躯瞬间失去平衡,被一道奇异的力量高高抛起,不由自主地翻腾旋转,好似一叶颠簸挣扎在浪峰上的小舟。

    “小心!”青丘姥姥的嗓音里竟含着微微的惊惶,左手紧紧抓住林熠的胳膊,低喝道:“快收秘虚袈裟!”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又一股汹涌地从脚下升起的螺旋状罡风,像是一只从地底探出的大手,狠狠拽住林熠的身躯,似乎要将他一把拖入无底的深渊。

    林熠扬声吐气,收起秘虚袈裟,施展奇遁身法,身躯顺着罡风旋动的方向疾转,间不容发中脱出罡风,却被又一股横扫而至的狂流重重一撞,胸口如挨了记焚金神掌,气血翻腾欲喷,急忙调息忍住。

    “哗—”一蓬魑魅浆金雨如注,在林熠身前崩裂,点点幽蓝色粘汁铺天盖地洒溅过来。青丘姥姥冷哼一声,面色如霜飘身挡住林熠。

    魑魅浆溅射到她的灵魄上“嗤嗤”冒光,泛起一朵朵蓝色光晕,一闪即逝。

    林熠这才稍稍得空观察眼前景象。七丈外,千仞神木笼罩在一团绚丽彩光中,犹如披霞被云,巍峨耸立。四周一束束凭空生成的狂风激浪不断肆虐,拨动云岚。

    魑魅浆络绎不绝地从地底喷出,如同喜庆日里万千燃放的烟火。只是这烟火非但碰不得,连沾一下都会要命。

    更糟糕的是炽烈难当的团团热流,彷佛要将衣衫和头发也燃烧起来似的,体内的水分无情地蒸发,让林熠迅速感觉到脱水的难受滋味。

    虽然穿着靴子凌空飘荡,但脚下依旧似站在了滚烫的沙砾上。头顶雾蒙蒙的高空,直如有一轮烈日正在疯狂地释放着一道道火辣辣的光与热,欲将他毫不留情地榨干。

    林熠运转太炎真气,在肌肤表面形成一道保护,酷热的感觉顿时消退些许。目光所及处,发现脚下波涛汹涌,一道道环形的云浪雾波向着千仞神木卷荡而去,又在刹那之间被吞噬无踪。

    “我们不能再靠近了,”青丘姥姥的语气出奇凝重,说道:“没料到,结界之内竟是这样的情形。你阻止丁淮安他们来送死,无疑是对的。”

    “可惜他们未必会听我的,”林熠苦笑道:“就算我把这里的景象告诉他们,这些人也难以甘心放弃他们筹谋已久的计划。”

    “一个人想找死,大罗金仙也救不了。”青丘姥姥道:“何况,我们来血动岩,还有更重要的计划要完成。”

    “什么计划也比不得数百条人命重要。”林熠答道。

    “你想毁了千仞神木,好让他们死心?”青丘姥姥目光一闪,冷笑道:“这么做,也许首先被毁的会是你我才对。”

    林熠刚要回答,又一股横向掠出的狂风席卷而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青丘姥姥低骂道:“见鬼,这地方竟连灵魄闪遁也被禁锢!”一拽林熠,飘身飞闪,横移出六丈。

    林熠蓦然道:“不对!我们两个怎么距离千仞神木越来越近了?”

    青丘姥姥目光一凝,果然发觉自己与千仞神木的距离被拉近到六丈之间,而他们分明没有再向前跨出过一步!

    “快走,这地方有古怪!”青丘姥姥的话音,被一记震耳欲聋的巨响硬生生截断,脚底突如其来的一股云柱将两人狠狠抛起,连灵觉的应变都及不过它的速度。

    林熠倒吸一口冷气。他已经明白,这里的空间竟会变异收缩!所以他们的确是飘立在原来的位置,可依然在不知不觉中被引向千仞神木。

    “唰唰唰!”心宁仙剑铿然出鞘,连劈三剑斩断舞荡的罡风,身形稍稍恢复稳定。

    然而在千仞神木裸露冥海外的三丈处,陡然从深黑色的躯干里,亮起一个硕大的血红字:“极”!

    闪念中,另外三个血红光字自下而上迅速亮起,连接一处便是:“天地无极”!

    两个人尚未有时间思索这四个字突然出现的含意,周身就被一蓬深红色的光澜笼罩包围。狂风云浪顿灭,魑魅浆也失去了踪影,耳中骤然变得万籁俱寂。然而这种感觉,却比刚才惊天动地的隆隆轰鸣来得更加可怕,更加谲异!

    两人的视线失去凭依,无法判断自己身在何处,但眼前的深红光华却渐渐像潮水一样地向两旁褪去,徐徐露出千仞神木耸入云天的庞大树干。

    那四个字愈发清晰醒目,流动着光晕,色彩却由深而淡,先是变蓝,然后变绿,慢慢变黄—最后,天地一片白光,连那树,那字,也齐齐消失。

    “喀喇喇—”一道亮黄色雷电拖曳着长长的弧光在上空炸响,四面八方涌出浩荡浓重的金色雾光,缓缓向着两人飘立的地方迫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林熠喃喃着,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问青丘姥姥。

    青丘姥姥没有回答,目不转睛注视前方。涌动的金雾彷佛是皑皑白雪中洒散的阳光,一尺一尺地迫近。

    “极冥魔罡!”这四个字在她的心头盘旋起伏,却终究没有说出。

    风起电裂,林熠心中的警兆越来越浓烈。他的神情反而淡极了,取出一枚翠绿色的宝珠,托在掌心轻轻地旋转,笑道:“不晓得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妙的预感。万一我被这鬼雾吸噬了,你就拿着空桑珠设法突围吧。别忘了,逢年过节替我烧些纸钱,我好买酒喝。”

    青丘姥姥神色复杂,静静默视空桑珠,眼眸里闪动着幽幽的光芒,却没有伸手去接。静静地回答道:“没有用的,空桑珠已被“列御秘咒”封印,失去了转世重生的功能。你死了,我的生命也将不再轮回。”

    林熠愣了愣,醒悟到龙头之所以敢将空桑珠交到己手的真正缘由。

    他居然笑了,说道:“不用那么夸张吧,至少你还能多活一两百年,说不定就能想出办法来。”

    青丘姥姥深深凝视林熠的眼睛,问道:“你为什么不求我留下帮你?”

    “这是“极冥魔罡”,源自冥海魔气的菁华凝铸。”林熠从容道:“你的灵魄之体或许能抵抗住它,但我的肉躯却肯定在劫难逃。既要一死,何苦再拉个朋友做垫背?”

    青丘姥姥的唇角浮现一缕不以为然的讥诮,低低道:“我没有朋友,但你未必没有生机。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试一试?”

    林熠哈哈一笑道:“我这个人最不缺的就是胆子。你打算怎么做?”

    “敞开灵台,毫无保留,让我的灵魄与你元神合而为一,以“锺灵空罩”替你守住肉躯不受侵蚀,抵抗魔气的侵袭。”青丘姥姥道:“不过,我并不能保证你的元神能否顶住极冥魔罡的吞食。那只能看你的造化和仙心根基到底有多强了。”

    林熠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他问道:“那么,你是否可以透过我的意识,察看到我以前的所有记忆和思想?”

    青丘姥姥冷哼道:“你以为我很喜欢偷窥**么?如果我想出卖你,你早已死过不知道多少回了,何须等到今天?”

    林熠笑了笑道:“我相信你就是了,告诉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青丘姥姥问道:“你真的相信我?假如我突入灵台后,趁机吞噬你的元神,将你的肉躯据为己有,从此在这世上,“林熠”

    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对于这个问题,你怎么想?”

    “等我将来有空再考虑吧,”林熠道:“能和你这样的绝世美女同体合元,如此机会除了笨蛋,又有谁会错过?”

    青丘姥姥漠然道:“你若还不想死,就把眼睛和嘴巴一起闭上。抱元守一,松弛心神。”

    林熠双目一闭,盘膝入定,手化印诀。青丘姥姥的身影幻化成一束青光,射入他的眉心,隐没不见。

    灵台一凉,似有一股清泉注入,瞬息凝聚成一汪秋潭轻轻波动,振荡心神。紧接着心底“响起”青丘姥姥的声音道:“很好,你的修为比我预想的境界要出色。现在,运转太炎真气将我的“青魄灵韵”吸纳。”

    不等林熠转念,元神像炸裂般地一痛,冰冷如霜冻般麻木。

    无数缕细小的青魄灵韵散发开来,迅速游走全身经脉,最后汇集在膻中穴,化作一股莫御的洪流,涌入林熠的丹田。

    直到此刻,林熠才第一次感受到,青丘姥姥无数轮回修炼凝铸而成的实力,是何等的惊世骇俗。强大的青魄灵韵摧枯拉朽般席卷经脉,假如要置他于死地,实在是小手指头轻轻一弹的事情。

    “砰!”青魄灵韵终于接触到林熠凝起的太炎真气。一冷一热两道仙魔真气水火不容,将林熠的太炎真气震得碎散崩裂。

    林熠受到感应,身躯剧震,急忙收敛真气,稳住身形。

    “笨蛋!”青丘姥姥训斥道:“萧照痕没有教过你无欲无敌的道理么?你心中存念,如何能将青魄灵韵吸纳?”

    林熠顾不得还嘴,脑海里记忆起那日酒窖中参悟所得的无敌心境。

    他彻底放开怀抱,不去理会游走的太炎真气,也不去想身外步步逼近的极冥魔罡,只有明月沧海,小溪花树,渐渐灵台杂意尽退,尘埃不染,一片空明。

    这时,他反而能清楚地感受到身外澎湃席卷的金色雾涛,无垠无涯的沉浮天地;感受到青丘姥姥的灵魄,正与自己的元神一点一滴的水乳交融,无分彼此。

    涣散开的太炎真气进入先天化境,不需林熠丝毫的意念驱动,重新凝结,与青魄灵韵相互渗透磨合,逐渐形成一团温热的涡流。

    一股股经过合炼的真气从丹田流出,流转林熠的周身,瞬息注满他的经脉。

    衣衫与肌肤上亮起一层青红相间的光彩,像是一件透明的光甲,将林熠的身子笼罩起来。

    金雾轰然吞没林熠的身形,却遮挡不住身上熠熠的光亮。好像寒夜里高悬夜空的星辰,尽管微弱却无比的顽强,一闪一闪宣示着自己的存在与不屈。

    火热的罡流毫无间隙地扑卷林熠周身,他就像被人把头和整个身子按入了狂暴的海水中,透不过一口气。胸口郁闷难当,窒息的感觉恍若要爆裂出来。

    四周庞大的力量不停地积压倾碾,把他当作了磨盘里跳动的豆子,要碾成汁,磨成浆,把骨头也统统压碎。

    好在青魄灵韵和太炎真气结成的光甲,看似薄薄一层,却坚不可破,将金雾完全阻挡在林熠身外。

    “我真是个苦命的孩子,”他在心里苦笑道:“这株鬼树居然把吸纳的冥海魔罡尽数倾泻到我的身上,我招它惹它了?”

    “要怨就怨你太爱多管闲事,偏又运气不好。”青丘姥姥几乎同时就了解到林熠发自心底的想法,回答道:“谁让你从不将我的警告当作一回事?”

    “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吧”?”林熠苦笑道。

    知道这小子又在拿一个“老”字消遣自己,青丘姥姥冷冷一笑道:“别以为我不晓得你话里藏的是什么意思。如今你只消转一转鬼念头,我立刻就能知道。”

    她顿了顿,忽然疑惑道:“奇怪,你的灵台深处怎么还有一团空间没有敞开,我的灵魄无法破入半点?这怎么可能—”

    “嗤嗤嗤—”林熠耳中恍惚,蓦然响起一记记锐耳的破空声,打断了青丘姥姥的思绪。

    宛若有成千上万枚滚烫的无形钢针穿透光甲,刺入林熠的体内,直插到灵台的深处,让他心摇神曳,近乎丧失了所有的意识。

    他脑海里一片空白苍茫,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五脏六腑如同烧了起来,连血液都像煮沸的水在汩汩冒腾。

    “嘿!”林熠低哼,仰天喷出一口赤红的血箭,灼热稍减,恢复了些许清明。

    “不要慌,”青丘姥姥镇定地说道:“这是蕴藏在极冥魔罡中的魔意,我的“锺灵空罩”也无法抵挡,只能凭你的仙心抗衡。”

    明白了这点,林熠的心念稍稍一定。然而极冥魔罡撕裂开灵台上一道道的口子,将魔意源源不绝地倾泻而进,不断挤迫着他的元神,寸寸蚕食占据。

    “见鬼!”林熠清楚这已是生死瞬间,被魔意吞噬的结局,比起让极冥魔罡消融肉躯更加悲惨可怕。一旦元神被灭,想转世为人再无可能。

    青丘姥姥不再说话,灵魄旋即筑起一道坚固的堤坝,襄助他坚守住最后的阵地。

    可惜千仞神木凝炼的魔意何其强横庞大,一浪高过一浪地突入林熠身躯,令他的神志在模糊与清醒之间苦苦挣扎。

    “你快走,”林熠的声音断断续续,催促道:“活一个算一个!”

    “少说废话!”青丘姥姥厉声低喝道:“若要走,我早已走了,还守着你作什么?坚持住!”

    林熠无语,只得重树信心,意念微凝,隐藏在发髻里的守心珠霍然觉醒,宛如张开血盆大口的魔兽,无畏地吸纳吞食涌入他体内的无尽魔意。

    林熠压力骤减,大松一口气。

    青丘姥姥叱道:“守心珠,这宝贝早该用上了,你还藏着做什么?舍不得么?”

    但她很快就发现,守心珠炼化的速度远远跟不上体外魔意的涌入,心念更紧。

    林熠却似乎全然忘记了这些,澄静思绪晋升无明,脑海里浮现起破日七诀的真意。

    他默念铸神诀,灵台撤开一丝缝隙让魔意渗入。青丘姥姥惊异之间,已察觉林熠的元神迅速包容那缕魔意,转眼炼化于无形。

    “破日七诀!”青丘姥姥罕有地一笑:“这是天意—”

    林熠无暇去体会她心绪的波动,聚精会神地催动铸神诀熔炼魔意。他不清楚,适用于大光明弓的破日七诀,是否也同样能化解眼前的危机?

    事到临头,无论如何也要试上一试了。

    魔意咆哮,一**撞击林熠的灵台。

    由于青丘姥姥强大灵魄的支撑,林熠的身心有如傲立在浪顶峰尖的礁石。一个浪头打上去,吞没了踪影,却又纹丝不动,待到魔意略退,便再次显露峥嵘。

    不知是过了多久,林熠发髻中的守心珠陡然剧颤,发出脆鸣。青丘姥姥一凛,晓得是它蕴藏的魔意已臻至饱和,如果继续吸纳,便会珠碎人伤。

    林熠亦是暗暗叫糟,切断了守心珠,体内魔意的压力顷刻成倍增强。如同有一柄巨大有力的鼓锤,一记记重重地敲打在他的灵台上。

    每一下都将他的元神震得晃动颤抖,神思恍惚,彷佛连抵御魔意的堤坝也开始出现丝丝裂缝。

    “天啊,怎么会这样?”林熠咬牙喷出一口热血,用剧烈的痛楚清醒几将麻木的神经。他从不知道绝望是什么,但面对四周煌煌如海的金色浓雾,依旧禁不住泛起无力的感慨。

    正在此际,心灵最深处爆发出“轰”的剧震,似是有什么东西炸裂释放出来。

    他的脑海来不及作出任何判断,就被一股没顶的魔意吞没。

    依稀里,天地消隐荡然不存,眼前只剩下一片漫无尽头的漆黑虚空,甚至连与青丘姥姥的心灵联系,也陡然终止。

    失去了身躯,也感觉不到元神,隐隐约约只是一抹意识在这虚空里飘荡沉浮,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将向何方去。

    死寂中听不见一点声响。难道,自己真的死在这里了么,是魂魄还在不甘地游荡?

    他飘浮着,飘浮着,渐渐周围有了光,还有一丝风。

    他看到,有一个少女婀娜地俏立在云渊尽头,秀发轻扬腰际,彷佛遥不可及,却又像只要一伸手就能碰触到。

    或许察觉到林熠的到来,少女徐徐回首,露出一张绝世无双的面容,竟是若蝶。

    “你怎么会在这儿?”林熠呆住了。

    若蝶那熟悉而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的脸庞上,有一分憔悴,一抹幽怨,只是沉静地回望着他。

    “你决定了?”她的樱唇泛起一缕淡淡的哀怨微笑,轻轻地问道。

    “决定了什么?”林熠怔了怔,看见她柔弱的身躯伫立在云渊尽头微微地晃动,似乎随时都会坠落进脚下苍茫的深渊里,忍不住又道:“你能不能往里走些?”

    若蝶摇摇头,微笑道:“来生若能再见,记得告诉我你是谁—”衣衫轻漾,娇好的身躯投入云海的怀抱,在林熠的视野里迅速地去远。

    “不要—”林熠如遭五雷轰顶,脱口呼喊,耳边回声隆隆,那抹淡紫色却消逝无影。

    他想纵出身,探出手,去拉住她的衣袂。然而失去本体的他,只能无助地望着她冉冉坠落,却什么也做不了。

    “啊—”无助的悲哀涌起。虽然他拼命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噩梦,是幻象,可心泪如雨,哀恸如焚。

    一股浓烈的寒意陡然升起,埋没了他的神志,只想毁灭眼前的一切,让天地万物都一同消失。

    云渊越来越近,肆虐地翻滚着波涛。

    林熠的心冰冻,静静凝望。

    猛然,他决绝地跃出,将自己也投身进茫茫云渊,彷是要追寻若蝶的印记,去追寻下一世的重聚。

    林熠的心底只响着那幽幽的声音:“记得告诉我你是谁—”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