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四章 西冥

第四章 西冥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花间一壶酒。午后的阳光分外炽烈,照耀在林熠的身上,龙园的花树丛中一片恬然静谧,他靠着一株树干,在看南山老翁耐心地提起水桶,给一株株花树浇灌。

    浇完最后一排花树,南山老翁把桶放下,坐到溪边一方光滑的石板上,悠悠道:“”你好“,这就是从今天上午到现在,你对我说过仅有的两个字。”

    林熠道:“很奇怪,每回我走进这片花树林,心便能突然安静下来,简直忘记了身外光阴的飞逝,也不想再挪移半步。”

    “你还是有点犯迷糊啊,”南山老翁微笑道:“其实林依旧是这片林,溪仍然是这条溪,普通得你在任何地方都能够随意看到,只是往往你的心把它们忽略了。”

    林熠淡淡一笑,回答道:“并非我在犯迷糊,而是那些俯首可拾的花溪旁,没有老伯的存在。静的,不是这片林与溪,而是老伯的心与身。”

    南山老翁欣慰笑道:“好,好,我终于听到你能说出这句箴言。只要心平无波,管他身外洪水滔天,哪里不是清静之乡?”

    林熠苦笑道:“可惜,我的心里惊涛骇浪,浊波遮日。”

    南山老翁将双手浸入溪水,惬意轻松地洗了洗,低声吟道:“公子博学多才,岂不闻”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之语?水清水浊,莫不是每个人心头的感受而已。”

    看林熠良久无语,他悄然叹息一声,起身道:“别光喝酒了,到老朽的草庐去尝尝今年的新茶吧。”

    新茶果然很好,只淡淡地有一抹清香沁人心脾。

    林熠浅尝即止,慨叹道:“也许,在这无涯山庄中,老伯是惟一不受龙头羁束的人,整日逍遥,令人艳羡。”

    南山老翁摇头道:“你错了,错得厉害,老朽同样有束缚,同样有枷锁,只是你看不到罢了。其实,老夫可能是这里惟一见过龙头真身的人。”

    林熠的呼吸几乎静止,只听南山老翁继续说道:“当年我与他在万里草海激战五日五夜,堪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百余年来的天下第一对决。而今想来,那时的情形兀自历历在目,历久弥新。”

    “结果呢?”林熠低头啜了口粗茶,掩饰起心绪的紧张。

    南山老翁彷佛没有觉察到,惆怅地笑道:“结果老朽便来了这个地方,替他看守龙园,终生不能再出无涯山庄半步。”

    “原来是老伯输了,”林熠顺着南山老翁的思绪问道:“如果今日你与龙头再战一场,谁又会是赢家?”

    南山老翁沉默了一会儿,放下茶碗回答道:“这问题缠绕老朽多年,可答案始终只有一个,那个输的人一定还是我。”

    林熠骇然,他并非惊讶于南山老翁的答案,龙头高深莫测的修为,他早有领略,可是身为南帝的萧照痕,所用的语气居然是如此肯定而不容置疑,可见龙头在他心目中已然竖立起了不可战胜的高大形象。

    需知,即使魔圣聂天复生,云洗尘亲至,又或道圣重现人间,也不可能让南山老翁这般心甘情愿地未战而先言“输”!

    他没有紧接着去追问,龙头到底是谁,许多事情,火候不到是急不得的。

    然而,南山老翁为何突然要告诉自己这些,他是否已从自己的内心嗅到了什么?

    “直到现在,你还没有问我,为什么邀你相见。”

    南山老翁似乎很快忘记了刚才说的故事,质朴沧桑的脸庞上透出一丝笑意,道:“你的剑呢?”

    林熠笑了笑,站起身子道:“老伯又要考教晚辈的修为了。”

    南山老翁双目紧盯着林熠的眼睛,说道:“何谓”修为“?先修心而后方有为,什么时候你的心能忘了自己的这身修为,就能真正窥视到无为之境。”

    他的目光深深刺入林熠的灵台,时间在剎那中凝固。“扑通、扑通!”跃动最响的,是林熠胸口的心跳。

    一阵又一阵灼热的盛夏微风拂过,把头顶的烈日轻轻推向西山。

    “啪”地一声,有颗汗珠从林熠的下颌滴落进石桌上的茶碗里,跳开一串涟漪。

    南山老翁左手的蒲扇在摇,呼啦呼啦掀起的风吹开炎炎热意。

    挥扇,收手;挥扇,收手─也不知道是扇在催动风,还是风在拂动扇?抑或,在南山老翁的心中,它们两者本就是一体。

    想到他修剪花树的忘我情景,想到老峦驾驭马车的随手一鞭,原来他们早已把“修为”不着痕迹地融入无意间的一举一动,而自己还苦苦“执着”于招式。

    ─“你执着于道,便让道驾驭了你;你执着于弓,便教弓控制了你。”那茶楼邂逅的老道,不正也这般地点化自己?

    不经意里,一股莫名的感觉通透全身,他的口中发出清越澄澈的啸声,心宁仙剑在手中一闪即逝,像是把所有的力量全都宣泄了出来,然而斩落在他适才端坐的石墩之上,那方平滑的青石竟然纹丝不动,巍然如故。

    南山老翁走到他的身前,弯下腰仔细打量石墩许久,忽然拿起碗,将里面剩余的茶水泼在石墩上。

    水并未顺势渗入青石,却从四面八方收拢到石墩中央,汇成一道晶莹碧透的细线,徐徐地波动流淌。

    又过了半盏茶的工夫,所有的茶水,才缓缓渗进了那道几乎无法用肉眼辨别的缝隙里,再从石下的泥土慢慢扩展,润湿一片。

    猛有风吹过,“喀喇”!石墩终于断裂成两半,每一面的纹理丝毫不乱,浑然天成,彷佛没有禁受过半点外力的冲击。

    南山老翁没有说话,手中蒲扇晃动的幅度不断地变大,频率或快或慢充满了节奏感,渐渐地,林熠的视线被吸引到了他的蒲扇上,恍惚间,眼前依稀有千万朵寒梅盛绽,待到想凝目观瞧时,才发现那不过是一抹影,一抹风从天际掠过。

    可他偏偏能清晰地感应到周身有千雪卷涌,无论蒲扇扇动的频率快慢,始终是那“哗啦啦”的三响,隐隐约约化作一首苍老深沉的古韵,而在这缥缈久远的歌声里,是谁在踏雪寻梅,与风雪共眠?

    他只是在不停地扇着扇子,不厌其烦一次次重复着近乎相同的动作,然而其中况味,映射在林熠灵台,却形成一种截然不同的强烈感受。

    是若隐若现的剑,是无迹可寻的道;是千招万式,最后又归于平平淡淡地一拂。

    颤动的音律,变幻的角度,回荡的清风,折射的光线,蒲扇彷佛已成为大师手中的画笔,倏忽往来挥洒自如,泼墨于心无有痕迹。

    林熠如痴如醉,渐渐感觉到自己好似就化作了那把普普通通的蒲扇,心在挥毫,意在驰骋,天地之间再无余物。

    “哗─”蒲扇插回南山老翁的后腰,所有的幻象与感受齐齐消退。

    林熠却久久不能自拔,甚至没有觉察到不知什么时候,他已飘浮在空中,随着蒲扇的韵律掣剑而舞,浑然相忘。

    又过了多久,耳畔蓦地响起南山老翁的声音道:“这是老朽新悟的”隐梅三弄“,感念林公子以破劫丹相赠之德,聊作馈报。

    或多或少,可稍减你心中戾气,亦不负你我今日相会之意。“

    林熠霍然惊醒,收住身形望向声音来处。

    南山老翁正挑起水桶往着溪边迤逦而行,天色竟已黑透了。

    由乱梅而至弱梅,由弱梅再到隐梅,这条路南山老翁走了整整百年,而他呢?

    林熠爽然若失,怔立良久,再不见南山老翁回来,只有玉华相照,清冷无限。

    不知是怎么走回来的,到了门口,藕荷迎上来道:“公子,峦二先生等候您多时了。”

    自从青丘姥姥揭破药酒的秘密,林熠对藕荷便多存了一份戒备,如今听到“峦二先生”这个称呼,他脑子转个弯才醒悟到应是老峦来了。

    林熠“哦”了一声,思绪慢慢回返现实,走入屋中。

    老峦静静坐在桌边,彷佛老僧入定,直等他坐下才说道:“你很意外,我会突然来找你,是不是?”

    林熠摇头道:“我奇怪的是,你为什么叫”峦二先生“,而非峦大?”

    “这里龙头才是真正的老大。”老峦不以为意地回答说:“因此我只能是峦二先生,岩和尚也成不了岩大师,云怒尘最好别被称作山大王。”

    林熠嘿道:“没想到,你也会说笑话。来找我,有什么事?”

    “龙头来了,要立刻见你。”老峦答道:“跟我走。”

    两人出门,折向西行穿越默林。此际夏意正浓,花不见,叶在摇。

    老峦缓步走在林熠的前方,不但他的脸罩在斗笠的阴影下,甚至连他这个人,似乎都成为一片移动的阴影。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有时候,林熠觉得对老峦的好奇心,甚至比对龙头来得更强烈。

    默林尽头,有一栋小楼。

    老峦停下,静静道:“你一个人进去,我在外面等你。”

    林熠没有回答,径自走进小楼,在踏入门口的一刻,他忽然回头,看到老峦的阴影伫立在石阶下,似乎正目送着自己。

    穿过厅堂,林熠若有所觉停在书房的门前,举手敲了敲,道:“我来了。”

    虚掩的门缓缓打开,里面没有灯,龙头的影子坐在书桌后,书桌上很干净,只有一壶沏好的茶和一个空空的杯盏。

    身后的门无声合起,月光映照过窗纸,把龙头的影子拖曳得更长更深。

    “坐,请喝茶。”龙头微微抬手,引向书桌对面的一张空椅招呼说。

    林熠落坐,给自己倒了杯香茶,轻松笑道:“这里的人好像都很喜欢喝茶,却没有谁是酒鬼。”

    “茶是好东西,至少不会让人喝醉。”龙头回答道:“合谷川好玩么?”

    林熠的手凝滞,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龙头道:“都是你的安排?”

    “赤松子的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意外。”龙头道:“是云怒尘多事了。”

    林熠笑了笑,放下青瓷茶壶道:“难道你想告诉我说,他在自作主张?”

    龙头颔首道:“事实如此。”

    “但你也乐见其成,对不对?”林熠冷静地道:“你始终都不相信我。”

    龙头面对他的质问,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相信?”

    “所以与其说我们两人之间是在合作,还不如说是在彼此利用。”林熠说道。

    “有彼此利用的价值,才能合作。”龙头微笑道:“这道理,你该懂。”

    “可是,一直都是你在利用我。”林熠冷冷道:“而我却好像什么好处也没落着。”

    “先付出,后得到。”龙头悠然道:“放心吧,你收获的季节不会太远了。”

    林熠冷笑道:“我只晓得按照阁下一步步的精心安排,我已经荣幸地成为被剁成肉泥,也不足以为正道精英抵命的魔头。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收获?“

    “黎明前,总是最黑暗的时刻。”龙头从容道:“你知道目下最好的法子是什么?”

    林熠嘿道:“我正想请教高明?”

    龙头回答道:“很简单,把你所有的敌人都踩到脚下,让所有的人都顺从你的意志,天下都是你的,类似的小事情还用考虑么?”

    林熠呼出一口气道:“这是阁下的梦想?与我有关系么?”

    “你错了,”龙头摇摇头,说道:“我的梦想,是帮助你成为我梦想中的人。”

    林熠笑了起来,好像很奇怪龙头的伟大与慷慨,问道:“你的目的不是《云篆天策》么?”

    龙头平静道:“所以我才说,各取所需。我能给你的,就是这天下至尊的宝座!”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林熠道:“我不怀疑阁下的能力,甚至可以相信你的诚意。但你又怎能肯定这就是我想要的?”

    “林显的儿子,血液里流淌的东西永远不会改变!”龙头道:“当你举起破日大光明弓的一刻,我已能确定这便是你的宿命。”

    林熠深深吸了口气,对视龙头徐徐道:“你早已晓得我的身世?”

    然而龙头为什么会知道,林熠却无从判断。

    这个秘密,在他的印象里,只有东帝释青衍和容若蝶清楚,或许雨抱朴和已死的岑婆婆也是知情者,可是龙头为什么会知道?从哪里知道?

    盛夏的暑气不知不觉从屋子里消退,林熠竟觉得有些冷。

    “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称作秘密。”龙头道:“我可以容许一个人隐瞒我,却绝不会容忍任何人欺骗我。因此有些事我宁可先说出来,以免你用谎话来挑战我的信心,让我失望。”

    “这么说,截止目前我好像还没有令阁下失望。”林熠恢复了镇定,说道。

    龙头颔首道:“非但没有令我失望,相反我对你的表现十分满意,所以,我要帮你再取得另外一样对你至关重要的东西。”

    “那又会是什么,我很好奇。”林熠问道,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孔雀冥王面具!”龙头道。

    林熠的心一震,眼睛彷佛也一下子亮了起来,说道:“的确是件好东西。”

    “好东西往往拿起来都会很扎手。”龙头微笑道:“尤其是孔雀冥王面具,因为它如今正掌握在巫圣云洗尘的手里。”

    “果然很扎手。”林熠也笑道:“不过你既然提出来了,就一定早有了对策,是么?”

    龙头欣赏道:“在我们对付云洗尘之前,你还必须先往西冥一行。”

    “西冥?”林熠露出思索之色,讶异道:“那是什么地方,我从未听说过。”

    “这不奇怪。”龙头道:“但你总该听说过一百多年前,冥教内部发生过的一次大战,也就是他们所谓的”圣战“。”

    “我听到一些有关的传闻。”林熠回答道:“据说,当时冥教内部逐渐分化为新旧两派,起先是由于对教义的理解不同而引发冲突,到后来却演变成一场争夺权利的内讧。但是,旧派不是早已败亡,冥教也重归一统了么?”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哪有那么容易?”

    龙头道:“旧派的残余不过是向西退却,暂时销声匿迹了而已,事实上一百多年来,他们始终蛰伏在冥教千年前起源的圣地”雍野“,退隐不出,却从没放弃夺回冥教控制大权的企图。”

    “这就是你所说的”西冥“来由了?”

    林熠思忖道:“我去那里作什么?”

    “旧派败退时,不仅带走了大量冥教珍贵经书秘典,也令其近三成的心法绝学从此在新派失传。”

    龙头回答说:“更加重要的是,他们占据的雍野乃是冥教至高圣地,供奉着开宗教主的肉身遗骸,以及数以千计的先贤石刻壁画。这些,都令东冥垂涎不已。”

    林熠问道:“那为何东冥当时不一鼓作气荡平雍野,将西冥斩草除根?”

    龙头笑道:“云洗尘早想这么做了,可惜雍野拥有”四帝玄皇阵“的庇护,凭借此阵,西冥才能僻居一隅,与云洗尘分庭抗礼至今。”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据我得到的情报,云洗尘继任冥教教主之位后,曾先后两次秘密前往雍野,与西冥和谈,可每次的结果都是不欢而散。近日,他又派出了新的和谈使节,第三次前往雍野。”

    林熠皱眉道:“如果云洗尘本人都无济于事,他派去的使节又怎能成功?”

    “天下事,”龙头解释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循环往复而已。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一次,云洗尘遣去的全权使节,是一位名叫容若蝶的少女,似乎是东帝释青衍的嫡传弟子,随行的副使,是云洗尘的大弟子血魔仇厉。”

    容若蝶!林熠的心咯@一沉,他们终于要见面了,可惜见面时分,却是敌对时刻,不管你多么不情愿,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要去面对。

    他注视龙头的影子,问道:“你不会是要我刺杀容若蝶和仇厉,破坏双方的和谈吧?”

    龙头摇头道:“刺杀并不是破坏和谈的好办法,所以,你去,是作为巫霸云怒尘的代表,争取与西冥合作,共同对付云洗尘。”

    他微微一笑,又道:“我相信你此行成功的把握颇大,毕竟你我大可慷他人之慨,开出的合作条件,会远比云洗尘优厚诱人得多。”

    林熠道:“这么重要的大事,你为何不让云怒尘亲自前往?”

    “他新近得到了聚罡通元圣鼎,正在潜心修炼,恐怕是抽不了身的。”龙头回答道:“况且在老夫眼里,你才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

    林熠嘿然一笑道:“说到底,阁下这次还是想让我替他人做嫁衣。”

    “你又大错特错了,”龙头悠然道:“不要忘记我刚才承诺过你的事情。真正为人做嫁衣的,该是云怒尘,我知道你对他心存芥蒂,那么我们不妨把其中的关键说清楚,那样事情会好办很多,是么?”

    说罢,他的手一扬,凭空浮现一张薄绢飘向林熠,说道:“收好它,也许你有用得着它的时候。”

    林熠接过薄绢,扫过上面的文字,淡淡点头道:“我明白了。”

    龙头轻轻笑道:“现在,你总可以相信老夫的诚意了吧?明日一早,你先去拜访忘忧崖,自有人向你详细介绍西冥的情况,并将云怒尘的亲笔书信和贴身信物交给你。

    “然后,你再去一次猎苑,青丘姥姥会向你移交一队兽营武士,有了他们的护卫,西冥之行应是有惊无险。”

    “我什么时候出发?”林熠沉思片刻收起薄绢,抬头向龙头问道。

    “尽早动身,”龙头说道:“还是那句老话,底线我不交代,你自己随机应变,全权处理。即使不能让西冥答应合作,也不要让他们投靠了云洗尘。”

    “青丘姥姥是巫女转世,她对于南荒的情形和冥教的功法巫术,应该不会陌生。”林熠道:“所以,我希望能请她再做一次帮手。”

    “可以,”龙头对林熠总是出奇的慷慨,不假思索地答应道:“我让她和你同行。”

    林熠想了一想,说道:“既然你说由我全权负责,希望不会再从暗处突然冒出另外一个人,插手我的事情。”

    “你指的是老峦吧?”龙头哈哈一笑,道:“他也只是为了关心你而已。”

    “这种关心在下敬谢不敏,”林熠嘿然道:“我的事,自己会处理。”

    龙头点头笑道:“除了谢绝别人关心你之外,还有其它什么问题么?”

    林熠道:“有,我是否可以离开了?”

    龙头微笑道:“当然可以,走出书房后,麻烦你帮我把门重新关好。”

    林熠默然起身,离开书房,门被他轻轻合上。

    龙头却并没有立即消失,而是悠然道:“这小子,老夫亲手泡的香茶竟一口没喝。”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