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六章 四宝会

第六章 四宝会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这日午后,空幽谷。

    艳阳高照,锦云绿茵,依稀已有几分昔时景象。

    一座竹亭新建在潺潺溪水上,里面正有人赤着大脚板,袒胸露腹地酣然大睡,四周幽静怡人,许多人也正在各自的屋里小憩避暑。

    忽然碧波中泛起一蓬涟漪,紧接着探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小脑袋,却是个眉清目秀、机灵活泼的七八岁孩童。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珠,抬头看到竹亭中侧卧的两人,黑漆漆的眼珠里闪过一缕俏皮的光芒,蹑手蹑足爬上岸来。

    手上提拎的水草上,是一串吸血爬虫,孩童溜进亭子,偷偷蹲到两人脚下,选了四只个头最大的放到了他们的脚心。

    侧卧的两个人,其实自打出生以来,就一直不得不保持侧卧的姿态。因为一旦他们中有人想体会仰面朝天是什么样的感觉,首先必须说服另一人乖乖趴下,而这样的劝说,绝对没有成功的可能。

    此时这对兄弟好梦正浓,似乎一点也没察觉脚心吸血爬虫的肚子越来越鼓,越来越红。

    孩童见两人均毫无反应,不免有点沮丧,索性一口气将水草上所有的虫子全部放到脚板上。

    那脸朝外睡着的家伙终于有了动静,缩缩脚咕哝道:“哪来的蚊子─”却眼睛也没睁又睡过去了。

    孩童更觉有趣,只听另一名丑汉含含糊糊地哼道:“该死的蚊子!”突然脚一动,直直地蹬在了孩童的面门上,鼻子被踩扁事情尚小,那一股浓烈欲呕的臭气,再加血腥气直窜孩童的两个鼻孔,却几乎把他熏昏过去。

    最痛苦的当然莫过于,嘴巴也被那只臭脚封得严严实实。

    孩童刚想躲闪,丑汉的另一只大脚又搁到了他的肩膀上,将他牢牢按住动弹不得。

    再斜眼看对方的大脚板,又黑又油,满是干巴巴的泥土和草屑,更别提那堆被挤出五脏六腑和腥血的爬虫,死相有多难看了。

    孩童伸手用力一扳压在脸上的臭脚,纹丝不动,他再笨也知道自己惨了,禁不住着咿唔道:“臭老九─”可嘴巴张开一丝缝,臭烘烘的味道竟顺势直逼喉咙,恶心得他连着下面的话和翻上来的苦水,又一并强行咽了回去。

    白老九舒畅无比地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得意洋洋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就在这小家伙拿着一串吸血虫悄悄溜进竹亭前,他已警醒,只是故意给小家伙一个恶作剧的机会,待自己的脚底板爬满了吸血虫,白老九才反过来戏弄了孩童一把。

    发现孩童恼了,白老九这才哈哈一笑,把臭脚上的爬虫尸体连带黑泥,尽情抹在孩童脸上道:“小曹衡,香不香?”

    原来,这孩童便是曹彬的独子小曹衡。

    数日前合谷川被九间堂攻破,他们得以及时撤离幸免于难,翌日就由得着讯息赶来的楚凌宇,连夜护送到空幽谷。

    如今的空幽谷既有丁淮安等上百高手,又有邙山双圣、罗禹等人常驻,实力之强硬远非昔日可比。

    罗禹等人都知道,曹彬夫妇仗义救助林熠的故事,因此对曹彬一家也十分感激亲热,尤其小曹衡与林熠渊源匪浅,又精灵古怪,恰似罗禹未成年前的小师弟,众人对他都宠爱万分。

    邙山双圣本就是没大没小边了,小曹衡的脾性正投两人的胃口,才几日不到,两老一小已打成一片,捉虫子爬树枝,整日玩得不辨东南西北。

    曹衡奇遁身法的速度施展到极致,窜出竹亭一头栽进溪水里,好半天才浮出脑袋骂道:“臭死了,比茅厕里的石头还臭!”

    白老七正对着他,眨眨眼睛道:“茅厕里的石头是什么滋味,你尝过?”

    曹衡很快眼珠一转还击道:“我还真不晓得。七叔,您老人家见识广博,无所不晓,能不能告诉我它到底是什么味道?”

    白老七得意洋洋道:“告诉你吧,茅厕里的石头当然是又臭又硬,很不好吃。”

    曹衡笑嘻嘻道:“敢情您老人家亲口尝过,才这么清楚,衡儿佩服得五体投地!”

    白老七反应过来,佯怒道:“臭小子,敢骂你七叔!”与白老九双双跃起,一头栽进溪水里,溅起老大的浪花。

    曹衡一声惊呼,转身潜入水底拼命逃跑。

    可四手四脚的人哪怕用狗爬式,游起来也比两手两脚的人快些,没出十丈,邙山双圣便追到曹衡身后,三人闹作一团。

    好半天,先是曹衡爬上岸躺倒在草地上直喘气,然后邙山双圣也湿漉漉的钻了出来,坐在曹衡身边。

    白老七笑道:“小曹衡,你中午都不睡觉的么?”

    曹衡摇摇头道:“我是好辛苦才溜出来找你们的。九叔,你上午的故事还没说完,快告诉我后来干爹怎样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满脑袋都在想这些。”

    林熠襄助云怒尘突袭合谷川,迫死连城雪、擒纵幻云真人的事情,已然传得沸沸扬扬,但曹衡年幼,邙山双圣又是对不知天高地厚、到处惹事生非的活宝,谁也不敢把这事告诉他们。

    白老九笑呵呵道:“想听?把你那根宝贝石棘索借给九叔玩两天。”

    曹衡一嘟小嘴道:“不借,那是我干爹送的。”

    “稀罕?”白老七嗤了声故作不屑道:“老九,让他自己给自己想故事去吧。”

    曹衡想了想,问道:“你们两个想借我的石棘索用来作什么?”

    白老九道:“我告诉你了,你可得保密。”见曹衡点头,他压低声音道:“老子要用这玩意儿捆了瞿稻的那双贼手,看他往后还怎么偷咱们兄弟的酒喝。”

    曹衡一听来了精神,兴奋道:“那好吧。不过绑他的时候,一定要叫我来看。”

    白老七大喜,催促道:“你赶紧去取,咱们这就找瞿稻去。”

    曹衡苦着脸道:“我刚才跟你们在水里折腾了那么久,半点力气也不剩,连脚趾头都不想抬。还是先休息一会儿,等你们讲完故事再去拿吧。”

    白老九一心想找瞿稻出气,迫不及待道:“你把东西放哪儿了,我们兄弟去取。”

    曹衡道:“就在我枕头底下藏着。可千万别跟我老姐说这事,不然她肯定要当叛徒,告诉我娘亲就不好玩了。”

    邙山双圣一跃而起,一面跑一面应道:“放心,包在咱们兄弟身上。”一眨眼已没了影。

    曹衡嘻嘻一笑,冲邙山双圣消失的地方皱了皱小鼻子。

    忽然空幽谷上方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待稍近一些,曹衡才看清是个明眸皓齿的红衣少女。

    那少女也瞧见了四脚朝天躺在溪边的曹衡,收住身形慢慢飘落,问道:“小孩,这儿是不是空幽谷?”

    “没礼貌!”光听称呼就已经让小曹衡很不喜欢了,再看对方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岁,偏偏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不觉有气。

    他眼皮都不抬,懒洋洋道:“阿姨在问我么?”

    红衣少女娇哼道:“不问你还问谁,本小姐看起来很老么?”

    曹衡道:“那我可不知道,这谷里养了不少狗啊猫啊,谁晓得妳是不是在问牠们?”

    红衣少女诧异道:“本小姐为什么要问牠们?”

    曹衡一脸坏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妳直接问牠们岂不是更省事一些?”

    红衣少女双颊腾起嫣红,嗔怒道:“小破孩,本小姐好端端向你问路,你却拐着弯地骂我,信不信我替你爹娘好生教训你一顿?”

    曹衡什么时候被人威胁时低过头,他嘿嘿笑道:“妳想当我奶娘还稍嫌小了点吧?”

    红衣少女自幼娇生惯养,何时想过要给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当奶娘?顿时气得恨道:“你讨打!”飞身而下,探手抓向曹衡的肩膀。

    曹衡一骨碌翻入溪水,只露个脑袋笑呵呵道:“没打着,好凶的奶娘!”

    红衣少女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轻轻松松躲过自己燃木神爪、在溪水中喜笑颜开的小曹衡,挑高眉毛哼道:“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凶“!”

    身躯在空中曼妙一转,掠向曹衡头顶,曹衡不晓得何时嘴里含了一口溪水,见红衣少女扑到,“噗”地喷出。

    他用上了太炎真气,这水箭又快又准,红衣少女猝不及防,赶紧凌空翻转,挥掌震散。

    曹衡却从另一处又冒了出来,鼓掌嘻笑道:“又没打着。”

    红衣少女怒不可遏,又不愿下水去捉,只好忿忿道:“小破孩,有种你上来!”

    小曹衡有样学样,小胸脯挺得比她还高,道:“老阿姨,有种妳下来!”

    红衣少女一咬贝齿,道:“你当自己扮了乌龟,本小姐就治不了你么?”凌波飘立飞出云袖,一股袖风激荡水面,要把小曹衡从溪水里迫出来。

    小曹衡暗叫:“啊哟不好,要出人命了。这老阿姨不好玩,这么快就恼羞成怒啦。”漫天水花中他扯开嗓子叫道:“救命啊,有人要倚老卖老行凶杀人啦─”

    红衣少女愈发羞怒,袖风激得一股股水柱直冲云天,像是开了锅一样。

    忽然斜刺掠出一人,双掌虚按,“啵啵”连声将红衣少女的云袖弹飞,冷冷说道:“这不是青木宫的小鲍主么,怎有兴致来此穷乡僻壤之地?”

    来的是老奉。他今日当班巡山守值,早已发现了花纤盈,但见她一进来正撞小曹衡,便乐得隐身一旁看热闹,后来见花纤盈出手渐重,担心曹衡出事,才现身拦阻,截下对方。

    花纤盈可不认得他是谁,只觉得来人有点眼熟,好像哪里见过却又记不起来,于是问道:“阁下是哪位,怎么会认得本小姐?”

    老奉冷笑道:“小鲍主金枝玉叶,当然不记得也不必记得,被贵宫囚禁在血动岩多年的苦力!没想到啊,咱们都躲到这地方来了,小鲍主还不肯放过。嘿嘿,想再打上门来欺负我们么?”

    花纤盈“啊”了声,惊讶道:“不对不对,我可不是来欺负你们的,我是想来打听─”

    老奉打断道:“打什么打?就凭妳那两手还想打?说吧,妳是想我亲自动手,还是自己束手就擒?”

    花纤盈正憋着一肚子气,见老奉言语如此无礼,忍不住大怒道:“臭老头,你敢碰我一下试试!”

    老奉对青木宫恨之入骨,花纤盈既是花千迭的宝贝孙女,今日送上门来哪肯轻易饶过,阴阴一笑道:“花纤盈,那咱们就试试!”身形一晃,探手抓向花纤盈的右臂,好先迫她不能拔剑。

    花纤盈的修为虽然在青木宫年轻一代中拔尖,可较之老奉仍差了一截。

    她被老奉先声夺人,逼得来不及出剑,空负食心青丝盏无法运用,十个回合下来,便左支右绌,落了下风。

    小曹衡一边用双脚在水下逗弄小鱼,一边也没忘记鼓掌喝彩道:“奉二叔好本事!”又劝说道:“这位小鲍主奶娘老阿姨,举手投降就放过妳,好男哪能跟女斗!”

    曹衡的风凉话,把花纤盈的怒火煽到极致,叱骂道:“小破孩,你给我闭嘴!”略一分神,“嘶啦─”脆响,半截云袖教老奉的“夺命神爪”给扯成碎片。

    花纤盈羞怒交加,突然向谷外叫道:“邓宣,本小姐被人欺负很好看么?还不快滚下来!”

    西首上空人影闪动,邓宣率着六风卫与太阴四圣御风掠至,皱眉道:“我劝妳别急,妳总是不肯听。”

    曹衡从水里爬了上来,心道:“哎哟,来援兵了。不过他们总共也没几个人,等我把谷里的人全喊出来,吓也吓死他们!”

    还没等他叫呢,花纤盈眼前一花被人托住往后一送,邙山双圣已到了近前。

    白老七晃荡着手里的石棘索,喜嘻嘻道:“咦,青木宫的小泵娘,妳怎么和奉老二打了起来?”

    花纤盈吁吁细喘,没好气道:“邙山双圣,这臭老头欺侮本小姐,你们帮不帮我?”

    白老九看看花纤盈,再瞧瞧一脸铁青的老奉,挠挠脑袋道:“这个,都是一家人,我看还是算了吧,大伙儿坐下来喝杯酒,不是很好么?”

    老奉漠然道:“只怕我没那么好的福气!”一松扯下的衣袖碎片,转身径自去了。

    花纤盈冲着他背影叫道:“你别走,还没赔本小姐的衣服呢!”

    这时,玉茗仙子在丁淮安和瞿稻的陪同下,赶到溪边,听到花纤盈的话,她嫣然浅笑道:“这位妹子,我代奉二哥向妳赔不是了,妳的衣服由我来赔,好么?”

    花纤盈转头瞧去,见玉茗仙子丰姿淡雅,冰肌玉骨宛若神仙中人,更兼语音轻柔悠扬,谦谦有礼,与刚才的小破孩与臭老头没半分相似之处。

    但她依旧余怒未消,赌气道:“我才不稀罕一件破衣服呢,本小姐是气不过他凶巴巴的样子。还有那个小坏蛋,一肚子坏水。”

    小曹衡正在穿衣,转过头朝花纤盈扮了个鬼脸道:“妳才是坏蛋!”

    玉茗仙子曾听楚凌宇和林熠屡次提及花纤盈,知这女孩儿坏就坏在脾气上,心地却甚是善良。她自己并非出身正道,更对花纤盈不存丝毫的门户芥蒂,含笑牵手道:“妹子,妳是来找楚凌宇的吧?”

    花纤盈楞楞地点点头,脸红道:“我听姚人北姚大哥说他可能来这儿,他在么?”

    玉茗仙子摇头道:“妳来得不巧,他昨日和罗禹一起出门办事去了。”

    花纤盈抑制不住满脸的失望之情,追问道:“那他们是去了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曹衡叫道:“三婶,别告诉她。又老又凶的阿姨,找楚叔叔准没好事。”

    玉茗仙子笑了笑,拉过小曹衡道:“衡儿,这位纤盈姐姐是你楚叔叔的朋友,也认得你干爹,你可别再这么没礼貌了。”

    曹衡噘嘴道:“哦,是我干爹和楚叔叔的朋友,那可不是一位老阿姨么?”

    花纤盈气道:“小破孩,你再口口声声叫我老阿姨,看我不揍扁你的小屁股!”

    曹衡躲在玉茗仙子身后,嘻嘻一笑道:“好啊,叫妳姐姐也可以,以后妳岂不成了楚叔叔的侄女?这两样妳自己选吧,我可是最老实不过了。”

    花纤盈认又不是,不认也不是,这关系看来是理不顺了。

    玉茗仙子解围道:“好啦,衡儿,你和纤盈小姐也算不打不相识,莫要再胡闹了。”

    曹衡嘀咕道:“是她先欺负我来着。”委委屈屈从玉茗仙子身后走出。

    那边邙山双圣也和邓宣聊上了。

    白老九问道:“邓老弟,你啥时候成了她的护花使了?呵呵,再算上小楚,这丫头的保镖还真不少。”

    邓宣道:“我只是帮她找到楚凌宇而已,别的什么也不是。”

    丁淮安老成持重,已暗中派人在空幽谷左近搜索了一转,未发现还有其它伏兵,他微笑道:“诸位远来是客,请先到园中落坐小歇。”

    当下众人相偕而行,一个没留神,花纤盈悄悄追到了小曹衡身后,乘他不备,突然扬腿在这小家伙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曹衡往前一扑,捂着屁股踉跄着回过身跳道:“妳还想跟我打?”

    花纤盈笑意盈盈,道:“刚才这位姐姐不是说咱们两个是不打不相识么?我若不真格的打你一下,又怎算得上是相识了呢?”

    终于也有人能让曹衡目瞪口呆了,他摸着屁股暗道:“这个阿姨姐姐一点也不温柔,比我三婶差远了。小楚叔叔若真娶了她,往后可没好日子过了。”

    花纤盈踹过人家一脚后,怒气随之烟消云散,笑着握起曹衡手道:“小衡,现在我们便算正式认识了,往后有谁敢欺负你,本小姐一定替你出头。”

    曹衡苦着脸被她拽着往前走,跟在身后的人连着邓宣俱都笑出声来。

    百花园的建筑格局悉数依照旧日景观重现,绿柳依依凉风送爽,众人一路行来颇为惬意。

    在花轩落坐后,彼此又引荐一番,寒暄起来。

    但邓宣寡言少语,花纤盈无心用茶,倒是邙山双圣的话说得最多。

    丁淮安早瞧见白老七手里的那根石棘索,笑呵呵问道:“七兄,你拿着根绳子作什么?”

    白老七正在高兴,不假思索地脱口回答道:“绑小瞿两只贼手用的。”

    话一出口,才觉着不对,瞿稻已叫道:“好啊,居然想绑我?这两天你们小心看管好裤衩,万一丢了可别来求我。”

    白老九埋怨道:“笨蛋,嘴上就没把门的。我早就叫你把东西藏起来,为什么不听?这下好,咱们的裤衩怎么办?”

    白老七不肯低头,哼道:“怕什么?大不了往后睡觉把裤衩脱下来压在脑袋下面,难不成咱们兄弟都光着屁股了,他还能扒什么?”

    花纤盈大窘,啐道:“你们两个混蛋,没瞧见这儿有姑娘家么?”

    白老七一脸无辜,道:“是小瞿先说咱们的裤衩会丢的,妳怎么不怪他?”

    白老九也越说越不成话,接口道:“难道妳想看小瞿是如何扒咱们裤衩的?”

    玉茗仙子连忙打断他们的话头,道:“妹子可曾听说过一个叫做”雍野“的地方,楚兄和罗三哥便是去了那里。”

    花纤盈看看邓宣,发现他也在沉吟,便道:“雍野在哪儿,为何他突然到那儿去?”

    玉茗仙子低叹一声,回答道:“他们是去找林熠,顺道还办些其它事情。”

    花纤盈一头雾水,困惑道:“听不明白,去找林熠,顺道办事,到底是什么事?”

    玉茗仙子看过邙山双圣和曹衡等人,微笑道:“轩后的花圃开得正艳,妹子和我一起去观赏品玩会儿,可好?”

    引着花纤盈到了轩后无人处,玉茗仙子才压低声音道:“林师弟前几日随同巫霸云怒尘等人攻破合谷川,迫死楚兄的师叔连城雪。楚兄将衡儿一家送来后,便前往雍野找林熠,罗三哥不放心,也随着去了。”

    她在这边说话,前头有两位仁兄竖直了耳朵、运足真气听得一字不差。

    难为的是,他们居然能沉住气,直等玉茗仙子和花纤盈回返,也未发作,只当什么事也没有。

    花纤盈好不容易得着了楚凌宇的下落,再无闲情逸致枯坐在这儿,急急道:“玉茗姐姐,小妹要告辞了。多谢妳盛情款待,日后有空欢迎妳来青木宫作客。”

    玉茗仙子了解花纤盈已是心急如焚,惟恐去得晚了又错过楚凌宇的行踪,起身道:“好,我来送妹子一程。”

    花纤盈谢了,瞥了眼邓宣低声道:“我要去雍野找楚大哥,听说那儿很远,要不你先回金阳堡去吧。”

    邓宣默默无语地站起来,道:“一起去吧!”

    当下玉茗仙子、丁淮安等人送花纤盈他们出谷,邙山双圣却坐在位子上没动。

    两个家伙小声议论道:“老七,听见了没,林兄弟又出大事了。”

    白老七道:“怪不得这些日子他们绝口不提林兄弟,敢情另有原因!”

    白老九摇头道:“不成,得去找林兄弟,万一他和小楚真的对掐起来,乐子可大了。”

    白老七也摇头道:“雍野在哪儿,你知道咱们到什么地方去找林兄弟和小楚?”

    这一问白老九可难住了,忽听花丛里小曹衡的声音道:“我晓得,我带你们去!”

    两人大吃一惊,异口同声道:“不行,你太小,你爹娘和玉茗妹子不会答应。”

    曹衡哼道:“只要我一叫,玉茗仙子也不会答应你们去,再说了,你们两个神通广大,不是会保护我的么,有什么好担心的?”

    邙山双圣想想也是,便问道:“好吧,你先告诉咱们雍野在哪儿?”

    曹衡胸有成竹道:“你们跟着我,我跟着花纤盈不就晓得了?”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