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八章 请帖

第八章 请帖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容若蝶当然听不到雁鸾霜的提醒。

    晌午时分车队远离玉水寨,行进到一条湍急的大河边,可车队却停下来了,不是没有桥,相反河面上架着一座宽阔结实的铁索桥,足以让一百头蛮牛在上面甩蹄狂奔。

    问题在于正因为这铁索桥太结实也太宽阔了,所以上面可以站很多人,多得让在前头开道的冥教护卫看傻了眼。

    这些人里有男有女,有道有俗,悉数背后负剑,神精气足,一望即知是来自中土各大剑派的高手。

    “终于来了,”叶幽雨细瞇起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缕针芒,缓步走到桥头躬身施礼道:“老朽叶幽雨,请诸位朋友借个光往两边让一让,好让咱们的车队通过。”

    前排一名形色枯槁、怀抱拂尘的老尼低垂双目,倒吊一对灰色长眉,一副见谁都欠她三串铜钱的晦气模样,冷冷道:“此路不通,施主请另寻他途。”

    叶幽雨听出话中一语双关的意思,却笑着说道:“怪了,这座跨生桥昨日老朽来时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不通了呢?”

    老尼漠然道:“昨日施主行过,乃是往生处去;今日复归,却是向死地来。灵山有路,地狱无门,这桥今日自然也就不通了。”

    叶幽雨眉毛耸了耸,笑道:“恕老朽眼拙,请问师太可是来自中土漱心庵的神尼?”

    “神尼二字愧不敢当,”老尼嘿然道:“倒是有不少人称贫尼”辟魔老尼“的。”

    叶幽雨一脸敬慕,再次躬身礼道:“原来是辟魔大师,幸会幸会。”

    辟魔神尼并不领情,低哼道:“叶施主不必客套,贫尼有三事不解想当面请教。”

    叶幽雨收起笑意,肃容道:“师太请赐教,老朽洗耳恭听。”

    辟魔神尼道:“请问叶施主所率的车驾内坐的是何人,所为何来?”

    叶幽雨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车里坐着的是容若蝶容小姐,奉东圣教教主云洗尘之命前来南疆,与敝教唐教主接洽要事。”

    辟魔神尼道:“百多年前,冥教内讧,诸位败走南疆蛰伏至今,与东冥一系可谓仇深似海、水火不容,为何转眼间却将云洗尘遣来的使者奉为上宾,迎入雍野?”

    叶幽雨不慌不忙道:“百年已矣,前尘如烟,东西两家圣教本是同源,以和为贵。师太乃佛门高人,这佛家讲究的,不也正是化干戈为玉帛么?”

    辟魔神尼冷笑道:“怕就怕东西两冥化了干戈,可中土却要杀机四起、不得安宁!”

    叶幽雨茫然问道:“师太何出此言?我西圣教退隐雍野多年,早已没了争雄斗胜之念,只想能与正魔两道的各门各派一起安享清平罢了。”

    辟魔神尼道:“就怕叶施主口是心非,贵教另有谋算,若真有那么一天,说不得贫尼要仰仗身后三尺仙剑除魔卫道,涤荡寰宇了!”

    容若蝶车驾前的帘子早已撩起,但她与仇厉只在车队里冷眼旁观一言不发,任由叶幽雨和辟魔神尼周旋。

    叶幽雨呵呵笑道:“师太豪情正气,老朽佩服,只怕是多虑了。”

    辟魔神尼徐徐道:“但愿如此。”双目一闭不再开口,伫立在桥依旧一动不动,摆明了不许叶幽雨一行从此通过。

    叶幽雨心知肚明,和声细气地问道:“师太的问题若是说完,老朽是否可率车队过桥上路了?”

    辟魔神尼身侧站着的飞云真人回答道:“既然贵教无意于中土争雄,何不送返东冥使者,以明心迹?”

    叶幽雨不开腔了,回头望望容若蝶与仇厉。

    仇厉早料到,这笑里藏刀的老家伙会把烫手的山芋扔过来,阴冷道:“飞云真人,筑玉山之约言犹在耳,阁下怎又跑到南疆来插手敝教事务了?”

    飞云真人淡淡道:“贫道当日确实允诺过,一年之内绝不插手任何针对贵教的敌对行动。可今日贫道追随正道各派而来,乃是劝诫西冥守拙向善,不算违约。”

    容若蝶朗声道:“道长强言狡辩,就逃得过失信毁诺的恶名么?仇大哥,既然飞云真人已无意守约,你不妨上前向他讨教几招,也好让天下人都晓得,圣教惩处食言小人的雷霆手段!”

    这一下反客为主奇峰突起,在场的三方人马闻言都大吃一惊。

    仇厉略一转念,醒悟到容若蝶用意旨在敲山震虎,将计就计拖西冥下水,当下嘿嘿一笑道:“仇某正有此意。飞云真人,就请阁下不吝赐教了!”

    飞云真人可没想到仇厉说打就打,上门挑战。

    身旁一名锦袍老者望向叶幽雨道:“叶长老,对仇先生此举你有何见教?”

    这锦袍老者面目清俊,须发乌黑,正是云中剑派的掌门乔冠羽。

    云中派毗邻南荒,忝居正道八派之末,乔冠羽的名头在中土也就不甚响亮,但好歹人家也是一派掌门,不耻下问,叶幽雨也不能不理。

    叶幽雨干咳道:“仇先生,俗话说远来都是客。看在老朽面上,大家罢手吧。”

    仇厉不容置疑地摇头道:“不行。叶长老也看到了,这些人分明就是来搅局生事的,若不出手严惩,让他们以为圣教事务可以任由他们指点,又岂会知难而退?”

    叶幽雨暗暗叫苦,容若蝶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把自己给推到了峰尖浪口,要迫他立刻表明立场,而现在他所代表的又岂止是他一人而已?

    他悄悄眺望西南苍穹,只见万里风清碧空如洗,连飞鸟的踪影都看不到,当下再劝解道:“何必呢,仇先生?万一双方出现伤亡,岂非都成了敝教的过错?”

    仇厉迈步走到桥头,阴冷的气息随风弥漫,回应道:“好,瞧在叶长老面上,只要飞云真人向仇某叩上三个头,承认他是个无耻无信的小人,再将桥上通道让开,我便饶过他今次!”

    有这么饶人的吗?这样的要求,简直比杀了那牛鼻子老道还让他难受。叶幽雨心中暗骂,偏又没法为个飞云真人和仇厉撕破脸对干。

    果然飞云真人怒哼出列,掣出仙剑遥指仇厉道:“好,便让贫道来领教高明!”

    仇厉面露不屑,忽听筝姐用传音入秘交代了一句,他微微点头表示明白,右手一翻亮出觅恨血铃,“嘎啷啷”一摇道:“来啊。”

    只要听说过血魔仇厉的,就没人会相信飞云真人能是他的对手。

    飞云真人自己心里同样也不信,但树活一张皮,人争一口气,身为神霄五老之一,缩头乌龟如何做得?

    他心底盘算着,倘若能在觅恨血铃之下支撑过三五十招,再由其它人接手迎战,自己功成身退也可不失脸面。

    因此他默运心诀将真气流转周身,抱定严防死守稳扎稳打的主意。

    可惜他似乎漏算了很重要的一条,他的对手,是仇厉,仇厉右手食指间扣着的,是觅恨血铃。

    血雾渐起,将仇厉的身影深深笼罩遮掩,又慢慢扩散向飞云真人的身前,但在距离飞云真人不到一丈的地方,血雾像是撞到了一堵无形铁壁,不断滚滚翻腾再无法朝前逼近半尺。

    “叮、叮叮─”沙哑的铃声从浓密的血雾中心泛起,盖过桥下奔腾不息的隆隆河水,在风里荡漾。

    缓缓地,单调的铃音有了韵律,宛如一支悲歌铿锵徘徊。

    不知不觉中,飞云真人发现自己的呼吸、心跳、真气流转的速度,所有一切的动作节奏融入了铃音的节奏,载沉载浮。

    “怦、怦、怦怦!”心在跳,桥在跳,身边的风,脚下的河,远处的山,彷佛也都在追随着那可怕的节拍舞蹈起来。

    飞云真人的呼吸,如同被一双大手忽紧忽松的扼制住,一声声铃音穿透耳膜,幻化成金鼓奔雷狠狠捶击在他的灵台,每一响,都宛若佛门法力无边的金刚杵,震得他气血翻涌,魂魄离乱。

    **血咒!他的手开始颤抖,剑在不安地镝鸣,血色缓缓涌上脸庞,形同一个宿醉者,连伫立在桥面上的双脚亦变得虚浮。

    仇厉隐藏在那团血雾中,血雾不断向他迫近,由一丈而近至五尺,对方未发一招,但手中的觅恨血铃已将他推至生死边缘。

    “破!”飞云真人的双唇间艰涩地吐出一口浊气,奋力驱散侵入灵台的魔意,将全身功力提升到极致,身剑合一凌空掠起,向着血雾深处激射而去。

    他已不能再等,继续苦守灵台只能坐以待毙,万般无奈之下,惟有背水一战转守为攻,与血魔仇厉正面硬撼,拼个鱼死网破!

    河水突然静止,天地亦屏息不语。

    就看见出尘仙剑那一抹亮丽的光犹如投火的飞蛾,电光石火中劈斩入浓烈的血雾中心。

    “呼─”血雾里迸发出无数道锐利的狂飙,似是潜藏已久的伏兵终于守候到猎物,于是从四面八方蜂拥而上,汇聚成一股沛然莫御的庞大漩涡,把飞云真人的身躯如枯叶飞絮般地卷裹进去,狠狠地碾压!

    “上当了!”这是飞云真人在昏迷之前,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仇厉的血罩神功纵然强横,也难挡住他全力发出的雷霆一击。

    可原来刚才仇厉所为的一切,其实都在虚张声势,只为逼迫引诱他攻入血雾,而在血雾中,仇厉早已悄悄将体内的魔气徐徐释放,凝缩在身前数丈方圆,形成一团恐怖的气场。

    轰然巨响声中,弥漫的血雾骤然收缩成一道殷红的云柱,冲天升腾,“嗤嗤”罡风穿空,又将飞云真人的躯体从云柱里高高抛出。

    他的身上已是千疮百孔,血如泉涌,出尘仙剑无力哀鸣,陪伴着主人翻滚飘荡。

    “速战速决,勿伤其命。”这就是容若蝶通过筝姐传音给仇厉的内容,而也只有仇厉,能够如此干净利落的做到,尽避对手也是正道宿老,神霄派翘楚!

    不论敌我,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不敢相信堂堂的飞云真人,居然这般干脆败在了血魔仇厉的**血咒之下。

    一场众人预料之中的龙虎斗,居然在动辄间胜负立判,毫无悬念。

    昆吾派的玄澜真人腾身飞起,追到半空横抱住昏死过去的飞云真人,才察觉自己的心跳也加速得厉害。

    同为神霄五老之一的静云真人惊怒交集,冷喝道:“好个仇厉!”拔剑点地,如风驰电掣欺身进招。

    冷不防车队中射出一溜金芒,来势比静云真人快得太多,“叮叮叮”一阵金石脆鸣密集如雨,静云真人低哼抱剑飞退,那束金芒在空中一凝,赫然便是小金。

    血雾散去,仇厉的身影重又浮出,他的脸更加惨白,显然发动**血咒耗损了不少真元。

    可看到他手中微微晃动的觅恨血铃,桥上剩余各位正道高手万马齐喑,一时之间再无一人主动出阵相迎!

    叶幽雨却把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看到飞云真人只是受了重伤,他明白是仇厉手下留情,并无彻底与桥上各派高手刺刀见红的打算,一击重创飞云真人,不过是立威造势,教对方不敢轻举妄动罢了。

    他连忙说道:“师太,老朽身上带有敝教的疗伤圣药,不妨请飞云道长服用。”

    辟魔神尼冷冷道:“不必了,各类丹药我们早已备足,无需叶施主操心。”

    她侧目旁顾,想征询身边各派高手的意见,却看到每个人的脸上都掩饰不住震撼之意。

    仇厉那不可一世的血铃霸气,已然清晰无比地烙刻众人心底,让这些正道耆宿一时半刻内,根本无法从适才的景象中完全脱离出来。

    现在,还有人敢孤身挑战仇厉么?即便是刚刚含愤出手的静云真人,本也是想乘着仇厉真元大损之际,迅速掩袭以求一逞,可被冥海金猿拦截之后,气势已馁,此际亦同样无心再战。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解决的方式。

    桥上站立的所有人,虽只是昆吾、神霄、云中和漱心庵四派的菁英所聚,但实力之强横绝不容小觑,如果一拥而上围攻仇厉,自是胜券在握。

    但叶幽雨会有什么反应?血战所付出的伤亡代价,他们又是否能承受得起?这些问题不由得辟魔神尼不踌躇。

    况且,在场之人说起来,俱都声名显赫、威震一方,光天化日之下,纵使面对仇厉,以众凌寡的事也很难做得出来。

    忽听高空有一人娇声道:“各位高手莅临雍野,敝教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众人一惊,齐齐抬头朝上方望去。

    只见一名身着白色袍服的美艳少妇冉冉飘落,瞥了瞥叶幽雨又道:“二哥,小妹在望泉楼等你半天不见回来,却是在这儿偷懒。”

    叶幽雨苦笑道:“三妹没瞧见么,这里已经快干上了。老朽正在想方设法说和呢。”

    少妇打量辟魔神尼等人,最后把目光落到乔冠羽身上道:“这位就是云中剑派的乔掌门吧?小妹凌幽如,奉敝教唐教主钧令,特地给诸位送请柬来了。”

    人群里有一人嘿然道:“是贵教唐教主要大婚的喜帖么?”

    凌幽如妙目流波瞧向说话之人,咯咯一笑道:“这位小兄弟贵姓?”

    那人被凌幽如的眼神盯得心头一阵恍惚,忙收摄灵台哼道:“在下简玉章,乃神霄派闲云真人座下弟子!”

    凌幽如恍然道:“听说闲云真人一身修为,尽皆毁在仇先生的弟子手中,难怪简兄弟的火气这么大。可姐姐并未有得罪你的地方,你又为何辱及敝教唐教主?”

    简玉章往周身看看,前后左右都有同道的高手护翼,胆气一壮冷笑道:“东西二冥不过是一丘之貉,简某骂不得么?”

    凌幽如笑意不改,道:“骂得,自然骂得,嘴巴长在简兄弟的脸上,谁也管不了。不过姐姐还是要提醒你一句,祸从口出,一个人要突然变哑巴了,今后想好好说话也不行了。”

    简玉章面色一变尚来不及开口,猛然“啊”地一叫,双手扼住喉咙,两眼翻白,脸色湛蓝,舌头拼命外吐“嗷嗷”乱叫,却说不出一个字。

    静云真人大骇,一掌拍在简玉章背心运气检视,喝问道:“妖妇,妳对他做了什么?”

    凌幽如笑吟吟道:“道长放心,小妹只是用”潜焚蛊“烧了他的嗓子,教他今后再不能胡说八道,至于性命么,不会有事的。”

    辟魔神尼与乔冠羽等人相顾凛然,光天化日偌多正道高手,竟没有一个人看见凌幽如是何时出手的,怎么出手的,巧笑嫣然之间,却已将简玉章变成了哑巴!单凭这份手段修为,较之仇厉的睥睨雷霆,高低难下。

    只有叶幽雨明白,凌幽如是趁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的时候,悄悄从体内释放出潜焚蛊,通过桥面传递,无声无息钻入了简玉章的脚心。

    简玉章当时的心神已被凌幽如所摄,完全无法察觉,莫名其妙地就中了招。

    但这施蛊之术也极其凶险,每一条潜焚蛊都是凌幽如用本命元神炼化,一旦对方修为远高于己,又或有破解蛊术的特殊手段,将潜焚蛊毁去,凌幽如自身亦要元气大伤,最轻三五年内也不能复原。

    这时该轮到唱白脸的出场了,叶幽雨笑呵呵道:“三妹,大人不计小人过,妳饶了简贤侄这一回吧。毕竟咱们和神霄派也没深仇大恨,人家万里迢迢前来南疆观礼,我们可不能教人心寒。”

    凌幽如似妩似媚白了眼叶幽雨娇声道:“就二哥会做好人,好啦,小妹遵命就是。”话音未落,对面的简玉章猛地大叫一声仰面昏厥。

    凌幽如这才向静云真人道:“我已经照二哥的意思办了,等他醒了服上一颗漱心庵的”清凉丹“,一周之内不要进食,很快就又能开口说话啦。”

    玄澜真人问道:“叶长老,不知你说的”观礼“是何意思?”

    叶幽雨回答道:“后天便是圣帝寿辰,敝教将举行法事大祭,此乃南疆百年一度的盛事。”

    凌幽如接着道:“所以敝教唐教主才命小妹为诸位送来请柬,请各派赏光观瞻。”说罢玉手轻扬,飞出四道金线,却是烫金的请帖。

    辟魔神尼掌心暗运真气,不动声色接住帖子,上面龙飞凤舞写着“漱心庵辟魔神尼亲启”,除此之外毫无异样,再看身边的玄澜真人、静云真人和乔冠羽各人手里也接到一张,名讳丝毫不乱。

    她冷哼道:“贫尼此来雍野,可不是为了参加什么盛典的!”

    凌幽如胸有成竹道:“这点敝教自然清楚,所以唐教主托小妹转告诸位,敝教与东圣教的和谈将在大典后举行,届时会给各方一个满意答复。”

    仇厉眼中寒芒森然,徐徐回头望向容若蝶,却发现容若蝶镇定自若地向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插话。

    乔冠羽道:“贵教此举未免有些蹊跷,据老夫所知,冥帝寿辰似乎并非后天。”

    凌幽如道:“圣帝寿辰确实不是后天,但敝教将之提前也另有道理。乔掌门莫非是害怕敝教在请君入瓮,暗中设计意欲屠尽八派?”

    辟魔神尼木然道:“邪魔外道一向诡计多端,突然示好相邀,我们不能不防。”

    叶幽雨笑道:“师太多心了,想八派百多耆宿精英云聚雍野,敝教即便有这胃口,也没那么好的牙口。唐教主邀约各位实是诚心诚意,绝无其它念头。”

    辟魔神尼颔首道:“叶施主,兹事体大非哪一派可独断,容我们商量。”

    经过刚才仇厉一战,和凌幽如出神入化的蛊术表演,正道四派的气势已馁,均明白在场众人里,除了辟魔神尼堪与仇厉、凌幽如一战之外,其它人单打独斗都是送死,但若围攻,一场恶战势所难免,自己一方也未必能讨得好去。

    与西冥彻底决裂大干一场,是八派此行所做的最坏打算,他们今日在此阻截车队,原意是想向西冥施加压力,却并没打算真格来场阻击大战。

    何况南来高手在桥上只到了一半,以青松子领头的天都派、不夜岛、正一派和百草门的人马尚未赶至。

    于是短暂密商之后,辟魔神尼说道:“好,贵教既是诚意邀请,我等却之不恭。后日清晨,昆吾、神霄、漱心庵和云中四派必定到场抱贺!不过,其它四派的人,贫尼却做不得主。”

    叶幽雨躬身谢道:“多谢诸位捧场,老朽先代敝教唐教主谢过。”

    凌幽如笑语悠扬道:“好啦,小妹还得去给另外四派送请帖,便先走一步,后天一早,诸位不妨在玉水寨神庙前的空场上相候,敝教会有专人来请。”

    慵懒娇媚地再向众人一躬,她的身影带起一阵浓郁香风,径自御风去了。

    乔冠羽暗转一口真气,发现体内并无中毒迹象才把心放下,低声道:“师太,我们是不是暂且退走?”

    辟魔神尼森冷的眼睛注视仇厉,缓缓道:“错过今日,贫尼定当再领教施主高招!”

    仇厉蔑然一哼,没有开口,目送辟魔神尼与四派高手齐齐下桥走远。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