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三章 赠物

第三章 赠物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她的丹田悄悄凝聚起一股真气,游走到心脉之间,只等林熠再有亵渎举动便立刻震断经脉,以求最后关头清白之躯能得保全。

    奇怪的是,林熠的手悬在她面前并未继续下滑侵犯,反而有一个冰冰的物体顺着她胸前丝般柔润的肌肤滑落,不偏不倚恰好坠在心口处,带来一片清凉。

    而后林熠的双手回收,将两根丝线打结,沉声问道:“你错了?错什么?”

    一种甘冽清泉涌入的感觉,让她的灵志为之一振。

    她暗松了一口气,才发觉面颊滚烫,身躯不知何时竟是倚倒在林熠的怀里。

    “错了就是错了。”她低声回答道,娇躯从林熠身上移开,收拢敞开的衣襟。热力和欲念开始消退,可方才那种惊心动魄的记忆却还盘踞心间,有几分如释重负,有几分感激与羞意,还有隐约一丝……失落。

    林熠松开执念玉的丝线,哼了哼起身道:“你不怕我逼供么?”

    雁鸾霜的玉容绽开一缕笑靥,摇头道:“林兄只会恶作剧而已,我想怕却又告诉自己不必怕。逼便逼吧,且看看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林熠心神一荡,扭头冷冷道:“我帮你,只是不希望后天日出找不到对决的人。”

    “我明白,”雁鸾霜在执念玉的助力下迅速恢复清醒,眸中的光芒渐渐变得清澈,回答道:“我们的对决才刚刚开始,哪会这么轻易结束?”

    良久良久之后,两人差不多同时睁开眼睛。

    雁鸾霜的面色恢复如常,彷佛早先发生的一切都已风清云淡,但那枚执念玉却还在她的心口前,闪烁着皎洁晶莹的光辉,带着一个青年男子陌生的气息与体温。

    她轻轻摘下执念玉,递还林熠道:“谢谢你。”

    林熠默然接过,挂还在胸口,有一缕暗香从衣衫里逸出,扑入鼻底。

    凭借她的智慧和见闻,肯定发现了执念玉暗藏的秘密,但雁鸾霜却略过不提,凝眸打量着林熠微笑道:“林兄复原速度好快,委实让人惊讶。”

    林熠淡淡道:“只要一心想着与雁仙子的对决,恢复速度自然会快上许多。”

    雁鸾霜嫣然轻笑,道:“林兄,咱们不妨换个赌约如何?”

    林熠的剑眉皱了皱,道:“对女人来说,改变主意是件很容易的事?”

    “我是想,咱们不妨赌一赌,看谁能先找出制造这起凶案、暗算你我的凶手。”雁鸾霜道:“这样是不是比我们两人在无名瀑前血拼一场,来得更有意思?”

    林熠道:“如果杀害唐夫人和暗算我们的,分别是两个人,甚或是两伙人呢?”

    雁鸾霜沉静若定道:“那谁先把这两伙人都揪了出来,谁就算赢家。”

    林熠慢悠悠道:“雁仙子对雍野的情况了如指掌,我显然比较吃亏。”

    雁鸾霜道:“林兄堂堂七尺男儿,就算先让鸾霜一阵又能如何?况且林兄有巫霸云怒尘做后盾,未必会输。”

    林熠点点头,道:“好,就依你。”

    “看林兄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愿我不是作茧自缚。”雁鸾霜伸出纤掌停在半空,林熠会意伸手与她轻击三下。肌肤相触时,不由又泛起早先那种异样感觉,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各自偏移。

    雁鸾霜突然笑道:“林兄,如果此刻你再闭上眼睛,猜猜看会发生什么?”

    林熠一怔,摇头道:“我不想猜,也猜不出雁仙子又会送我怎样的惊喜。”

    雁鸾霜含笑道:“如果你想知道,就闭上眼睛。否则,自然什么也不会发生。”

    林熠想了想,问道:“我可以不做选择吗?”

    雁鸾霜回答道:“你可以选择放弃,但不能放弃选择,所以,我要等你的回答。”

    林熠的手背微微颤动了下,低声道:“一个人即使到了无路可走的尽头,仍旧可以作出选择,坚持,或者放弃。但无论如何,都拥有选择的权利,对么?”

    “所以放弃也是一种选择,”雁鸾霜的明眸彷佛洞彻到林熠的内心深处,徐徐问道:“现在,林兄是否放弃?”

    林熠僵硬整夜的嘴角终于逸出一缕笑意,道:“你赢了。”

    视野关闭,黑暗里的瞬间将会发生什么?林熠真的不知道,但他作出了选择,而不是放弃选择。

    耳畔一片静谧,悄然无声中他隐隐感到雁鸾霜的靠近,而后伸出手握起他的右掌,有一件温润圆滑的东西轻轻落入掌心。

    这手感,他实是再熟悉不过,禁不住心神俱震险些睁开了眼。

    雁鸾霜轻盈地退开,回坐到原位才浅笑道:“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手心里,静静躺着的,是一卷水色的云篆天策。毋庸置疑,应是穹海宫早年失落的那一卷,可怎么会在雁鸾霜的手里?

    他没有说话,注视着她,等待答案。

    雁鸾霜轻叹道:“林兄该不会忘记唐夫人握着的那柄法杖吧,这卷云篆天策,多少年来其实一直都藏在杖柄里。所幸那个杀害唐夫人的凶手并不知道,否则平地又将多起一层波澜。”

    林熠的脸庞看不出喜怒,平静地问道:“你为何要将它给我,而不是还给西冥?”

    雁鸾霜回答道:“西冥并不需要它,这卷云篆天策原就只属于唐夫人本人,甚至唐教主都不清楚它的存在。至于我,就更加不需要它了,若是将其带回天宗,除了供奉起来引人窥觑之外,别无好处。但恰巧我知道,林兄很需要它。”

    林熠的眼神骤然变得咄咄逼人,紧盯着雁鸾霜道:“你还知道什么?”

    雁鸾霜微笑道:“我还知道林兄收集它,是想设法补救千仞神木的灭顶之灾。可惜任重道远,短短三五年内未必能够成功。”

    林熠的目光更冷,徐徐道:“听上去,天宗了解的秘密不少。”

    雁鸾霜若无其事道:“如果林兄还想知道什么,尽管开口。”

    林熠沉沉地哼了声,收回目光道:“我想知道,咱们该如何从这鬼地方出去?”

    “最笨也是最直截了当的法子,就是待鸾霜修为尽复,施展御剑术轰破光符,应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可是御剑术极耗真元,万一凶手在这附近设伏,咱们便处境堪忧。好在林兄修为已恢复了六成以上,应能与他一搏。”

    雁鸾霜智珠在握道:“另一种方法会省力安全许多,大凡此类符印都有可解之道,只要寻找到其中法门,解开自是不难。”

    林熠站起身,接着雁鸾霜的话道:“但花费的时间相应也不可估算,对不对?如果我们继续困守此处,那凶手便有充裕时间返回雍野,作出各项针对你我的布置。将其揭破的难度与凶险,无疑会增加许多。”

    “看来还是前一种方式比较好。”雁鸾霜道:“待我稍事调息后便尽力一试。”

    她的神色忽地微动,道:“好像外面有人在朝这里御风而来,可惜隔着光符和水瀑,无法确切侦知他们是敌是友。”

    林熠等到她的话说完,才依稀感应到一点异常。这一句话时间的长短,就是现在两人修为之间的距离,也许,还更大一些。

    林熠无动于衷道:“这有什么区别么?你的敌人固然不会是我的朋友,而你的朋友更可能会是我的死敌。”

    雁鸾霜向他投去一瞥,柔声问道:“怎么这样说,难道你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吗?”

    林熠的左肋又疼了起来,他执拗而冰冷地答道:“曾经有过朋友,但现在都已经离开。我不知道,还有谁还可以称得上是朋友?”

    雁鸾霜面对着林熠,静静地道:“至少有一个,就站在你面前。”

    林熠怔了怔,旋即失笑道:“我要还有从前那种天真和豪情该有多好,一定会为雁仙子的这句话痛哭三声、痛饮三杯。”

    这时,瀑布外依稀透进来一个人的大呼小叫道:“他***,这后头果然是空的,还真让老子给猜着了!”

    另一人不屑一顾道:“废话,若不是空的,那花里胡哨的彩光是打哪儿发出来的?”

    林熠的身躯情不自禁地颤了颤,喃喃低语道:“双圣─”

    随即响起的童稚嗓音令林熠更觉惊异,那分明是小曹衡在说:“你们两个笨蛋吹什么牛,要不是我察觉到了彩光的古怪,哪会有现在的发现?”

    雁鸾霜注视林熠的神色变化,唇角逸出一丝微笑轻轻道:“看来我们都错了,林兄的朋友远不止一个,是么?”

    林熠没有回答,眼睛里却有光亮。

    瀑布外,白老七瞪大眼睛瞅着瀑布咕哝道:“咱们这么一头撞进去,谁晓得后面藏着什么玩意儿?”

    白老九道:“要是不进去,你一辈子也休想知道。”

    白老七不忿道:“谁说不进去了?但咱们邙山双圣行事理应谋定而后动,运筹帷幄,未雨绸缪,未卜先知─”

    他难得发表这样有文采的讲话,兴致一起即刻口若悬河,曹衡不耐烦道:“别闹了好不好?说不定我干爹真的就在这里面!”

    邙山双圣齐齐住嘴,但只限于短短的一眨眼就立刻故态复萌。

    白老七眨巴眨巴眼道:“林兄弟怎么可能躲在这山洞里头,他又不是狗熊。”

    白老九连连点头道:“就算他喜欢像狗熊一样钻山洞玩儿,可身上也不会发光啊。”

    曹衡翻着小白眼,正准备鼓动邙山双圣往里硬闯,冷不丁听见瀑布后面有人运气传声道:“邙山双熊,你们怎把小曹衡拐到这儿来了?”

    这世道没变吧,居然有不长眼的小子敢拿邙山双圣的名头开涮?两位仁兄勃然大怒,齐齐破口大骂道:“奶奶个熊,谁敢消遣老子?有种从里头滚出来!”

    酣畅淋漓地骂完了,两个人略略回过味来,从隆隆水声里透出的嗓音似曾相识。

    一个挠挠脑袋道:“咦,这声音怎么那么熟,好像在哪儿听到过?”

    另一个耸耸鼻子困惑道:“听上去有点像林兄弟的声音,八成咱们还真找着他了。”

    “干爹?”曹衡眼睛一亮,挣开白老七的大手飘身掠向瀑布。

    但他毕竟修为尚浅,迎面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在身上,身子顿失平衡,惊叫一声往崖下的深潭坠去。

    邙山双圣赶紧抢前接住,顺势穿过瀑布踏到实地,就看一道七彩灵符后面,林熠长身屹立,边上还有位青衣文士打扮的绝美少女。

    白老七没想到里面除了林熠外还有别人,愣了下哈哈怪笑道:“我当林兄弟为何要钻这狗屁山洞,敢情是陪着个水灵灵的漂亮姑娘,过起家家来啦!”

    林熠没好气道:“你以为我愿意?没瞧见是被这光符困在洞里,不能离开么?”

    白老九跃跃欲试,撸胳膊挽袖子道:“你们都往后闪点,让我把这鬼玩意儿砸了!”刚朝前迈了两步,符印正中的那对光球突然射出两束绚光,直奔邙山双圣身前。

    白老七“哎哟”一声,转身抱住小曹衡提气飘退,却把白老九撂在了背后。

    白老九怒骂道:“龟儿子的,你倒知道躲到后面让我来帮你挡!”双手翻动,掣出白金月牙轮左右开弓,“叮叮”金石声激越震颤,与绚光硬撼了一记。

    光束扭曲涣散,邙山双圣也被震退数丈,全身教瀑布溅入的水气淋得透湿,两人大觉没有面子,白老七放下曹衡愤然道:“王八羔子,敢拦老子的路?”挥手掷出白金月牙轮,两记轰然巨响砸得光符晃动镝鸣,绽开两条粗长裂缝。

    没等白老七得意地笑出声,裂缝迅速弥合,又恢复原来的样子。

    白老九错愕道:“咦─什么鬼东西,居然连白金月牙轮也砸不烂?但也说不定是老七的修为不够。”

    白老七呸道:“我不行你就能行?你那点斤两老子还不清楚?”

    曹衡好不容易见到林熠,可一道光符相隔竟然无法跨越,不禁急红了眼,嚷嚷道:“你们两个一路上不是尽在吹自己如何了得么,怎么连个破光圈也打不开?”

    邙山双圣欲驳无辞,大为尴尬。

    林熠道:“七兄、九兄,咱们里应外合再试一次。”

    两位仁兄齐声应道:“好咧,这回要再砸不开它,咱们兄弟往后就不混了!”

    当下一里一外四大卓越高手各出仙剑、金轮全力而为,在林熠统一口令调度下,再次硬撼光符。

    “轰隆”一声,横亘在洞口的灵符终于支离破碎,再也来不及流转填补,便幻化成一缕缕妖艳的流光飘散。

    雁鸾霜秀眉轻扬清叱道:“小心,光雾有毒!”寒烟翠倏忽入鞘,双手虚抱成圆拍出两束罡风,弹指间就把将散未散的流光凭空收拢,形成一团球体远远推出洞去。

    风夹杂着水气灌进洞来,清新的空气开始驱散刺鼻的味道。

    邙山双圣看得心服口不服,白老七很不屑地道:“身手挺快,可惜姿势难看了点。”

    雁鸾霜调匀呼吸微微一笑,侧立在旁也不辩驳。

    小曹衡迫不及待冲上前,可跑了几步忽又有些迟疑。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林熠的真容,果然与自己朝思暮想中勾勒的干爹模样差异不远,甚至更年轻更英俊。

    他抬起头,仰望林熠的脸庞,嘴唇动了两下,害羞道:“干爹!”

    林熠蹲下身,握起小曹衡的双手微笑道:“跟着这两个混球,你吃了不少苦吧?”

    曹衡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想问,突然埋入林熠的胸膛,“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又是激动又是委屈,百般滋味都全了。

    林熠不说话,用手轻拍他的背心,眼里有一丝温暖。

    曹衡哭得眼泪鼻涕一起往外淌,叫道:“干爹,他们为什么都说你是叛徒,是坏蛋?我要跟你在一起,不准他们再欺负你!”

    林熠缓缓低下头,把嘴唇贴到曹衡的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话,然后默默拍拍他的后脑勺重新站起身。

    一句低语竟似魔咒,曹衡的小脸上立时焕放出光彩,点点头用袖口擦干小脸。

    雁鸾霜向着他爱怜浅笑道:“小曹衡,还记不记得霜姨?”

    小家伙的心情说好就好,冲着雁鸾霜嘻嘻笑道:“哪能忘了呢?”

    邙山双圣很不习惯这种哭哭啼啼的场面,两个家伙东张西望,一眼瞥到地上的尸首。

    白老七惊异道:“哈,这儿居然还有一个死人!”

    林熠淡淡道:“我和雁仙子刚才也差点变成死人。”

    白老九瞪着眼睛道:“不会吧?可别告诉我说,是三圣五帝里有人在追杀你。”

    林熠摇摇头道:“凶手没有露面,所以到现在我们甚至不晓得他是男是女?”

    邙山双圣更加诧异,正待追问却听小曹衡叫道:“哎哟,这东西好沉!”

    原来小家伙发现了唐夫人手中握着的法杖,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做工如此精美华贵的冥教魔器,好奇心起便想抽出来仔细瞧瞧,孰知一掂之下法杖居然重得出奇,杖端一抓一放敲在绒毯上发出“咚”的一响。

    林熠道:“衡儿,别乱动。这是西冥教主夫人的遗体,不可亵渎冒犯。”

    小家伙乖乖“哦”了声,居然蹲下身子观瞧起来。

    邙山双圣也凑了上去,开始一本正经地讨论起,唐夫人身上的小孔究竟是用什么东西刺的。

    雁鸾霜向林熠低声问道:“你刚才和小曹衡说了句什么?”

    “没什么,”林熠回答说:“我只让他别哭,告诉他干爹是个好人。”

    “这样他就相信了,变得开心起来?”雁鸾霜轻轻叹道:“你不觉得用谎言来对付一个小孩子的做法很不地道,欺骗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林熠木无表情,半晌道:“我只知道,有时候真相比欺骗更残忍。”

    “林兄弟,听说你和小楚干了一架?”白老七终于想起自己一直想问的话来。

    “是,他给我左肋捅了个洞,我给他肩膀划了条疤,从此两不相欠。”林熠回答道,好像是在介绍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这是唱得哪一出啊?”白老九苦笑道:“苦肉计演过了吧?”

    林熠沉默片刻,问道:“有酒没?借我喝一口。”

    “还剩点,都给你吧。”白老七解下皮囊抛向林熠,喃喃道:“这年头的事儿越来越让人看不懂,连你们两个都会翻脸对掐,那姓隆的小子倒真没骗咱们。”

    林熠喝干酒,吁出口气道:“看不懂反而会快乐些,明白太多只会增加烦恼。你们遇见的人,是不是叫隆雅安?”

    “对啊,”白老九点点头道:“你怎么会和那混帐小子跑到一处去了?”

    林熠抛开酒囊笑了笑─如果这也能称为笑,可谁也看不出他这笑里包含的意思,道:“混帐总和混帐凑一块儿,好奇怪么?”

    雁鸾霜轻笑道:“照林兄的解释,我现在岂不是也很混帐?”

    邙山双圣眨眨眼,不甘示弱道:“天底下还有比咱们兄弟更混帐的么?”

    曹衡笑着举手道:“我该是年纪最小的一个”混帐“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林熠的嘴角浮现一缕欢畅的笑意,尽管很短很短,但大伙儿都看见了。

    笑声中,林熠问道:“七兄、九兄,你们怎么会带着衡儿找到雍野来?”

    白老七道:“咱们原本在空幽谷待得好好的,可前几天青木宫那个叫花纤盈的女娃儿和邓宣找上门来,说要找楚凌宇。然后咱们就听说你小子又闯祸了,连小楚都被你惹到要找你拼命─”

    白老九怕他把话都说完了,赶忙截断了抢着道:“我们兄弟一听就急了,商量着来给你帮忙。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走,后来小曹衡告诉我们跟上花纤盈就行。”

    白老七画蛇添足道:“其实咱们兄弟想找人还怕找不到吗,不过是想考考小曹衡,才故意给他个机会。”

    林熠低头喃喃道:“原来花纤盈和邓宣也来了雍野。”

    “可不是嘛?”白老九见自己提供的信息对林熠有用,兴奋道:“咱们索性就结伙一路找到玉水寨,在山顶一座古里古怪的破庙里撞上了姓隆的那小子,正把他揍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的时候,庙里的老和尚出来给拦住了。”

    曹衡插嘴道:“笨啊,那人哪可能是和尚,他又没剃光头。”

    白老七哼道:“你懂什么?也有和尚是带发修行的。庙里出来的不是和尚又是什么,难不成会是尼姑?”

    林熠道:“后来呢,你们又怎会找到了这儿?”

    白老九道:“我们听姓隆的小子说起你和楚凌宇在决斗,便赶紧四下找你们。后来碰到天都派的人暗中一打听才晓得,小楚已回了玉水寨养伤,花丫头就和邓宣赶过去了,咱们兄弟带着小曹衡满山转悠,碰巧溜达到了这儿。”

    白老七又忙着纠正道:“怎么会是碰巧呢?明明是咱们兄弟未卜先知,不然为何不往西、不往北,就直接奔这里来了呢?”

    闹了半天,这两位仁兄也没搞清楚齐梧山正在玉水寨西北方向,还在扬扬自得瞎吹一气。林熠对他们的性情知根知底,也无意去揭破,望向洞外飞挂的水瀑道:“那他们找到楚凌宇了么?”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