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五章 神谕

第五章 神谕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入夜,望泉楼外泉台之上,一名素朴典雅,容色普通却气质不凡的中年妇人,站立在白玉长阶的尽头,恭迎着陆续前来赴宴的各方宾客。

    花千迭是和邓宣一起来的,走在两人前面的是花纤盈。

    这一幕场景,无疑会引得每一位看到的人遐想万千。

    花纤盈也在瞎想,可吸引她全副心神的,是望泉楼后一道从天而降的飞瀑。

    毋庸置疑它绝对是普天之下宽度最大的一道瀑布,极目两侧完全望不到穷尽,彷佛戏台上垂挂的帷幕,将这座虚弥山后的整方天地全部遮掩,让人看不清隐藏在帷幕背面的后台,究竟有怎样景象。

    瀑水从高空极尽之处的天宇泻落,土黄色的浑浊飞流汹涌,可出奇的听不到一丝隆隆水音。

    经历了万千丈的跌宕飞泻,水流终于溅落到地面,然而在接触地表的一刹那,又奇迹般地消失。

    这就是传说中的碧落黄泉么?花纤盈开始相信,原来世上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

    那中年妇人的嗓音响起,打断了她的遐思道:“花宫主、邓宫主,两位来得好早,请先到厅中稍坐。”

    花千迭微笑道:“阁下便是严长老?果然丰姿不减当年。”

    中年妇人的脸上,浮现起历尽沧桑的一抹怅意笑容,道:“花宫主夸奖,幽晦谢过了。”

    花千迭彷似也不胜感慨地唏嘘道:“四大长老乃至唐守隅教主,无一不是百年前的故人啊。岁月峥嵘,咱们竟还有重逢的一天。”

    严幽晦温婉一笑道:“白云苍狗,何苦再说?花宫主、邓宫主请─”

    邓宣向严幽晦颔首致意算是招呼,却看到跑在前头的花纤盈忽然回过身,贴住花千迭狡黠地眨动大眼低声问道:“爷爷,你怎么和她说了那么多话,难不成是你从前的老情人?”

    花千迭啼笑皆非,无可奈何摇头轻叱道:“小丫头尽会胡说八道!”扬长去了。

    花纤盈的声音虽轻,却并未用传音入密,严幽晦近在咫尺又怎会听不见?她也几不可察觉地摇了摇头,转首看到,容若蝶与仇厉在雍野侍从引导下走上泉台。

    容若蝶率先施礼道:“严长老!”

    严幽晦已见过容若蝶,当下含笑道:“容小姐、仇先生,这两日照顾不周请多包含。”

    仇厉手贴前胸微一躬身道:“严长老何须客套,你我本就不是两家人。”

    严幽晦道:“仇先生既不见外,倒是老身显得生分了。但愿此次东西冥合并成功,老身也可重游中土。”

    冷不丁长阶口有人隐含不满地冷冷道:“如果雍野人人做此想法,本使今次来的是多余了。”

    隆雅安神色峻冷手执玉扇,走到众人跟前扫视过容若蝶、仇厉,一语双关又道:“两位尽管捷足先登。不过雍野之行并非排队买菜,不到最后一刻,谁敢自称赢家?”

    仇厉蔑然一瞥,望向严幽晦问道:“请问严长老,这位公子是何方神圣?”

    严幽晦知道要糟,可还是温婉笑答道:“这位隆公子乃是云怒尘的关门弟子,也是他老人家派来的使者。”

    仇厉道:“不对吧,云怒尘派的人不是林熠么,哪里又突然冒出个不相干的人来了?”

    严幽晦抢在隆雅安之前接道:“林公子昨日在玉水寨外,与不夜岛的楚凌宇恶战一场,至今下落不明,故此隆公子作为云二爷的副使便被先请入雍野。目下敝教的人马也正在四处查寻林公子的下落。”

    容若蝶的脸色显得过分苍白,彷佛在外太久,禁不住夜晚山巅凉风浸骨,不胜柔弱地轻声道:“仇大哥,我们先进去吧。”

    仇厉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希望林兄平安无事,不然雍野会少了许多乐趣。”

    话中之意,摆明就是不把隆雅安放在眼里,可不等对方反击仇厉已撂下他,自顾随着被筝姐挽着的容若蝶走向望泉楼。

    隆雅安面色发青,狠狠握住玉扇不语,目光瞥见钟奎右手的指头异常红肿,才得意地露出一丝阴冷笑意。

    严幽晦看在眼里,道:“隆公子,请,晚宴很快就会开始了。”

    隆雅安显然还记着她刚才的那句话,不置一词抬脚便走。

    望泉楼分上下三层,一楼二楼留给各派的仆从护卫用宴,三楼才是主厅。

    宽敞豪华的大厅里灯火通明,摆放了数十席长桌,但时间稍早,不仅唐守隅没到,赴宴的宾客也只坐了三四成,叶幽雨穿梭其间殷勤招待。

    青木宫和金牛宫的席位靠在一起,当中只空了条走道,花纤盈便坐到了走道边的位置上,一偏头就能和邓宣说话。

    在前面一桌里容若蝶等人已然端坐,斜对面的首座则是隆雅安。

    来宾无一不是割据一方的尊主豪雄,自不会如同老百姓的家宴那样,大声喧哗、调笑无忌,所以厅中颇为安静,每个人都在慢条斯理品茗闻香,不露焦躁。

    花纤盈也规规矩矩地坐了一会儿,可很快她的新奇兴奋感渐渐消失,不时向主桌后低垂的帘幕张望,嘟囔道:“怎么还不开始啊?还要等多久?”

    邓宣轻声道:“再等会儿吧,人还没到齐,正主不会这么早就露面。”

    无意中看到对面第三桌上正中端坐的一个年轻人,与他的目光触碰之下立即含笑点头,态度甚是友好。

    这间主厅里,除了身边的花纤盈,恐怕也只有那含笑的年轻人,与他的年纪看上去堪堪相仿。

    在年轻人下首,还正襟危坐着一个年纪更小的少年,两人相貌颇有几分相似,但神色拘谨只低头捧茶啜饮,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邓宣心生好感,也向那年轻人颔首回礼,耳畔听到花千迭用传音入秘道:“石右寒笑里藏刀最狡诈阴险不过。身边那个少年该是他的堂弟石中寒,以前从没见在外走动过,说他是石品天的私生子老夫也会相信。

    “这回老石不仅没有亲自出马,连石左寒也没跟来,想必是要大力栽培石右寒这小子了。”

    邓宣用杯盏遮住嘴唇,传音入秘道:“多谢花宫主指点。”

    但他的嘴唇翕动却瞒不过身边的花纤盈,小丫头正觉百无聊赖,见状赶紧问道:“邓宣,你嘴巴里在偷偷嘀咕什么?”

    邓宣支吾道:“我不小心把茶叶喝进嘴里了,有点难受。”

    花纤盈道:“我才不信呢,你把嘴巴张开来给我瞧瞧,哪里有茶叶了?”

    邓宣搪塞道:“我嚼了几下,三口两口就把它咽下去了,哪里还看得到。”

    这两人说得正热闹,猛听珠帘被两名侍女用云扇挑起,周幽风从后面大步走出宏声道:“教主到─”

    众人立即停止交谈,不约而同把目光聚集一处。

    帘幕后鱼贯而出八名宛若金童玉女般的弟子,簇拥着一位中等身材、相貌丑陋的男子,身穿雪白神袍,头冠八羽徐徐现身。

    他看上去大约有四十多岁的模样,可实际年龄纵然远小于云洗尘一辈,也绝不至于仅是个中年人,如花千迭、水无痕乃至仇厉,年轻时便曾听说过“冷鹫”唐守隅的大名,甚至还有一面之缘。

    他的眼角细长上挑,眸子隐藏在微合的眼皮底下深幽难寻,一副尊容堪比邙山双圣,但气度沉静阴冷不怒自威,凹陷的颧骨正下方,双唇如花岗岩一样生硬地抿起,不挂一丝笑容。

    主客相见,唐守隅默然施礼缓步走到主桌后站定。

    乘这间隙,叶幽雨悄悄走到周幽风身旁压低声音问道:“三妹还没回来么?”

    周幽风摇摇头,朗声宣布道:“请教主与诸位贵宾落坐,开席─”

    可宴席上唐守隅端坐不动不发一言,原本谈笑风生的周幽风等人也敬陪在侧,三缄其口,沉闷的气氛居然更加浓重。

    来宾里也极少有人动杯,且杯盏里盛的仍旧是茶。

    原来依照冥教习俗,圣帝寿辰期间雍野上下严禁饮酒,即便是来客也不例外。

    面对如此难堪的冷场,唐守隅似毫不介意,低垂双目竟像睡着了般,如此的待客之道,实在令客尴尬。

    许是耐不住寂寞,忽听水无痕说道:“阔别多年唐兄雄风依旧,可喜可贺,且容小弟以茶代酒,先敬唐兄一杯。”

    唐守隅这才把眼睛睁大了点,僵直的唇角稍许露出微笑,举起杯盏朝前微微欠身,遥对着水无痕喝了一小口。

    许多人暗暗蹙眉心生不快。

    水无痕身为一宫之主,比起僻居南疆的西冥教主也不遑多让,可唐守隅只象征性地喝了口茶,话也不说半句,真是托大傲慢到了极点。

    周幽风代为解释道:“诸位见谅,敝教主二十年前因一场变故导致突然失声,不能开口答谢水宫主实出无奈,绝非存心怠慢,请水宫主与各位海涵。”

    西冥教主唐守隅,昔日以言词犀利、一针见血着称的“冷鹫”竟成了哑巴?众人闻言皆多惊诧莫名,先前的不满情绪,很快就被其它各种情绪所替代。

    唐守隅面色如常,再次举杯作了个“请”状。

    许多人尚未从错愕中回过神,水无痕更是有些尴尬道:“小弟不知内情适才一时失言,请唐兄宽宥。”

    大伙儿细想想,水无痕刚才那句恭贺之辞对照唐守隅的现状,果然有点不妥。

    花千迭呵呵笑道:“水兄是不知者不为罪,唐兄胸襟广阔想来绝不会见怪。只是小弟有些替唐兄担忧,稍后又该如何应付两家来使?”

    终于有人率先发难了,只是没人能料到,出来打头阵的居然会是花千迭。

    叶幽雨不露声色道:“今日晚宴咱们不涉正事,花宫主的问题可否留待明日?”

    花千迭一反常态咄咄逼人道:“既然如此,贵教今夜又何必设宴,大伙儿各自闭门用些粗茶淡饭,岂不风平浪静?”

    严幽晦答道:“花宫主似乎多有误会,敝教设宴只为款待诸位贵宾,并无其它用意。”

    水无痕紧接着道:“雍野自闭已逾百年,近日巫圣云洗尘与巫霸云怒尘各派使节齐齐登门,而贵教又突然以冥帝寿诞大典为名广发请贴,我们这些本不相干的人也莫名其妙地被凑到一块儿,这难道只是误会吗?”

    花纤盈在底下向邓宣低笑道:“水公公真够意思,竟主动帮着我爷爷说话。”

    邓宣摇头不语,目光专注在唐守隅脸上。

    他迭遭惨变心智成熟许多,此刻已隐隐瞧出,花千迭和水无痕多半事先早有沟通,却不清楚天石宫石右寒会否也在其中。

    不过按照花千迭评价石右寒的语气和其低一辈的身分,应该没有分。

    他脑筋急转,揣测着花千迭和水无痕此举的用意。这些人用“老奸巨猾”四字来形容都稍嫌委屈,自己说不定莫名其妙被夹在当中,怎么着道的都不知道。

    仇厉道:“东西圣教合并之事本属内务,水宫主既明知不相干又何需多此一问?”

    花千迭不紧不慢道:“仇先生说的极是,本来老夫等人不想多嘴的,可仇先生只怕有一事至今还蒙在鼓里,否则断不会再出此言。”

    仇厉哼了哼不接话茬,花千迭自然不能自说自话继续下去。

    邓宣渐渐看出蹊跷,适时地问道:“请问花宫主所说的是哪桩事情?”

    花千迭向他激赏颔首,回答道:“邓宫主,想那巫圣云洗尘派遣使团前来雍野,是何等隐秘的消息,而稍后巫霸云怒尘闻风而动亦遣人南来,至此径人皆知轰动一时。

    “由此正魔两道、各门各派风云汇聚齐赴雍野,而唐教主与座下诸位长老居然处变不惊,依旧稳坐钓鱼台,你不觉得有点奇怪么?”

    水无痕道:“这奇怪之处就在于,究竟是谁泄漏了消息,引得各路人马南来?”

    话到这个分上傻瓜都嗅出了味道,何况邓宣并不傻,但他同样也不愿被人当枪使,所以一笑而过,再不答水无痕的问题。

    隆雅安插口道:“如此说来,似乎水宫主怀疑,是唐教主有意放出的风声?”

    水无痕拊掌大笑道:“老夫与花兄思来想去不得要领,隆公子一句话就提到了点子上。看来,天下人未必都是傻瓜,教人牵着鼻子走。”

    周幽风干咳道:“水宫主言重,敝教何德何能,敢视天下人如无物?”

    石右寒半笑不笑地道:“说的也是。可晚辈怎么忽然觉得,自己像颗过河的小卒,浑浑噩噩就撞进了别人早已布好的棋局中?”

    邓宣偷眼观察,这边首席上的容若蝶面无血色捧杯不语,仇厉嘴角隐含冷笑袖手旁观,而对面的隆雅安神情阴晴不定,目光悄然地四处游弋。

    花、水二人此举,显然是挑明了谁也不愿看到东西两冥合并的立场,除了促使巫霸云怒尘和西冥结盟引起冥教内讧之外,最实际的办法就是搅局,最好让各方还没正式开始谈便不欢而散。

    所以两大魔宫之主一唱一和频发刁难,表面是针对西冥走漏消息广邀群雄的疑窦,其实是挑起容若蝶与隆雅安对唐守隅的猜忌与不满,只要雍野不能给出一个令各方都满意的合理解释,晚宴势必不欢而散。

    等到明天正道八派连袂而至,这把火只怕会越烧越旺。

    难得花千迭和水无痕每一句话都说得不愠不火点到为止,关键之处又总有人开口代劳,给唐守隅不着痕迹地留下三分周旋余地,牢牢掌控着局势不至立刻翻脸。

    更重要的是,两人吃准西冥绝没那么大的胃口,能吃进前来南疆的正魔两道数百高手。

    即使暗藏毒招能够得逞,也等若把全天下的豪雄都得罪完了,届时正魔两道同仇敌忾兵临雍野,唐守隅会比谁死得都惨。

    道理想通了,心也定了,邓宣故意道:“容小姐自始至终金口不开,莫非也是知情之人?”

    这话一说,隆雅安的脸色更难看了,森然直逼容若蝶。

    容若蝶像有些走神,闻言一省才慵懒浅笑道:“既蒙邓宫主垂询不敢相瞒,若蝶事先确实隐约猜测到些许内情。但相信雍野上下并无恶意,才与仇大哥坦然赴约。”

    石右寒紧盯着容若蝶观赏,觉得她一颦一笑莫不美到极处,简直难以用言语形容,可惜太过憔悴娇弱,未免美中不足。

    他笑着道:“雍野对容小姐可能确实没有恶意,但对咱们这些不相干的人可就难说了。”

    唐守隅静坐如石雕,直到此时才轻轻地挥了挥手。

    周幽风面露惊诧,但仍迅速扬声吩咐道:“上菜!”

    众人一奇,尽管席间菜肴不断乃是常事,可也不必这么张扬突兀地喊上一嗓子。

    惟独花千迭笑意盎然道:“好啊,好菜上来了,老夫此行不虚!”

    从厅口走进两排侍从,每人双手小心翼翼捧着个精致的银盘,上头用白银圆罩盖住,看不见里面盛的东西,只丝丝冒出热气。

    银罩揭开,先是腾起一阵热腾腾的雾气,然后才看清盘中盛着一种粘稠的红色浆汁,几条食指粗细状若龙虾的小东西,兀自在浆汁里弹动挣扎。

    这小东西通体透明,里面色彩斑斓的五脏六腑清晰可见,腹下长满毛茸茸绿须泛着黄稠泡沫。

    花纤盈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移开目光再不愿多看一眼。

    周幽风指着自己面前的一盘,朗声道:“莫看它们形状丑陋,却是产自碧落黄泉中的极品美味”乌孽虾“,诸位不妨亲口品尝即知老朽所言不虚。

    “此虾的吃法有个独特之处,壳及虾头乃精华所在,务须将整只入口方可尽品其中味道。”说着与叶幽雨等人举箸进食,以示美味当前,错过可惜。

    可要让花纤盈把这活蹦乱跳的玩意儿,整只塞进嘴里嚼出味道、再吞进肚子里,打死她也不干。

    她扭头把银盘端给邓宣道:“都给你,我不要。”

    邓宣倒不在乎,尝了一条果觉得味道清甜爽口,确乃一等一的美食,可刚落入胃里,浑身突起一阵阴冷感觉,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他心头一凛正要闭气御毒,寒气却渐渐变暖,如同温泉一样通泰写意,精神也为之大振。

    周幽风微微笑道:“诸位不必惊慌,乌孽虾不仅口味鲜美,更是滋补真元的无上珍品。可惜数量稀少不能令大家大快朵颐,只能聊尽敝教一点心意。”

    他目光一转落在容若蝶身上,问道:“容小姐才识广博贯通古今,不知是否知道乌孽虾的典故,和它为何如此稀少的缘由?”

    隆雅安不悦道:“话题扯远了吧?”

    周幽风道:“不远不远,待容小姐说出答案,诸位便立知其中奥妙。”

    容若蝶在众人瞩目之下从容应道:“据说乌孽虾乃碧落黄泉中的惟一生物,每隔百年才会出现,最多时也不过百余条。

    “每次清晨出现,黄昏时碧落黄泉会突然断流,期间天昏地暗雍野无光,惟独黄泉之后会生出一块无字天壁,幻化出各种虚幻的景象与绚光,这便是传闻中的圣帝神谕,不过能读懂其中意思的,唯有圣教千年传承的萨满神巫。

    “故此乌孽虾出现之日,也被称作”神谕日“。周长老,不知晚辈说的可对?”

    周幽风颔首道:“容小姐解说得已十分详尽准确,老朽也无需补充了。诸位问得不错,敝教此次大开雍野门户,的的确确另有目的!”

    周幽风突然切入话题,厅中鸦雀无声,每个人神态各异,但视线无不牢牢注视这位西冥首席长老。

    周幽风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原本是要等现任的萨满,也就是敝教唐教主的夫人亲临宣布,可不晓得什么原因夫人至今未至。花、水两位宫主问得急了,蒙教主允准老朽越俎代庖且先透露一二,以稍解众位误会。”

    大家伙都被周幽风的话题吸引,静静听他叙述道:“所谓圣帝神谕,其实就是对敝教乃至尘世气运兴衰的教诲训诫,只是它并不见诸文字,幻象晦涩难懂,只有敝教的萨满,才能从那些稍纵即逝的征兆中看清些许,再经过冥想体悟,最后测出神谕内容。

    “多数时候,是一种预言与训告。当然由于各代萨满的灵力深浅有异,敝教能获得的神谕信息乃至精准程度,也不尽相同。”

    花纤盈问道:“周长老,难道这次咱们前来雍野,跟神谕有关?”

    周幽风道:“正是!尽管历代萨满破译的神谕内容各有其说,但不论如何变化,其中有一点总是出奇的雷同。

    “那就是距今三五年内,尘世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冥海倒灌万物凋敝,直如末日莅临,而随着时间的不断推进,每百年得到的类似信息也越来越清晰详细,不由人不为之惊骇担忧!”

    厅中久久没有声响,直到有人低低哼道:“危言耸听!”

    叶幽雨叹息道:“隆公子若是听说过青木宫地底千仞神木被毁之事,就不会做此感想了。那便是浩劫将临的先兆之一!”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