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八章 辟魔

第八章 辟魔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罗禹全身血液一起往上涌,脑海里一片空白,耳听到玄澜真人又道:“你在空幽谷自立门户,结交匪类,所做所为早已触犯门规;原本看在先掌门玄干师兄的面上,敝派一直容忍,盼你能迷途知返;可惜你今日居然变本加厉,越发放肆,昆吾派再也容你不得!

    “罗禹,望你今后好自为之,掌门师兄那里,贫道自会交代。”

    罗禹徐徐平复,沉稳地再次叩首,竭力用平稳的语气道:“多谢师叔!”

    忽然一只温暖的手掌握到肩膀,他不必回头已晓得是谁。

    “有酒么?”

    这是林熠与他久别重逢后所问的第一句话。

    罗禹一瞬笑了,滚滚的泪珠从眼眶里滴落,回握住那只手站起身道:“有!”

    只为这一句话,他已能无怨无悔,为着身旁的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所有人都静默了,似乎是受到震撼,又或者是给予将死者最后的怜悯,没人上前打扰他们。

    罗禹取出酒壶,拔开了塞子。

    “喝酒,无论如何也该有小弟一分罢!”

    又一个清亮的声音从左侧的人群里响起,楚凌宇潇洒从容地走到两人身前。

    林熠的眼睛亮了亮,迎面碰上楚凌宇坦然的目光,低声问道:“你不怕来日我再割你一剑么?”

    楚凌宇摇头道:“那一剑割得好,教我明白了很多东西。”

    他伸出手亮出一条绸布,却是那日玉水寨外一战,他从自己身上割下的袍袖。

    林熠接过酒壶痛饮一口,立刻被楚凌宇劈手夺过道:“少喝点,你还得留着精神。”

    号称正道五十年后第一人的楚凌宇,竟走出去和林熠称兄道弟执手言欢,不仅正道各派,连四大魔宫的人都惊诧无比。

    楚镇昙面色难看,但绝好的涵养令他并未立刻发作,居然还可以继续冷眼旁观。

    罗禹喝尽最后一口,笑道:“上回空幽谷一别,我只当再无聚首痛饮之日,今天我们三人,面对天下正魔两道各位宿老豪雄,执手再聚,人生至此已无所憾!”

    楚凌宇摇头道:“可惜酒少了点还不过瘾,等什么时候咱们再回空幽谷,尝一尝嫂子的百花仙酿,煮酒论英雄,指点四海江山千古兴亡,也不枉此生快意!”

    林熠豪情飞纵意气激荡,蓦然仰天长啸,如春雷初绽,龙吟四野,将无数恩怨情仇、悲欢离合,忘情宣泄。

    罗禹与楚凌宇兴致勃发,呼啸相合。

    三大年轻高手的啸声,汇聚成一道不可阻挡的滔滔洪流,直冲天际,浑然将所有一切置之度外。

    花纤盈躲在邓宣身边,眼眸发亮满怀艳羡,喃喃道:“这才是真正的兄弟义气!要是我也有这样一个哥们儿,死也甘心。”

    忽听邓宣在旁边微笑道:“我不就是你的哥们儿么?”

    花纤盈一怔,桌案底下伸过手,紧紧握住邓宣的一只小指。

    啸声齐止,林熠率先松开两人的手,飘身回到大殿中央,傲然四顾道:“该办正事了。”

    楚镇昙道:“林熠,你真以为凭你一人之力,今日可敌过在座各派菁英?”

    唐守隅徐徐道:“楚岛主错了,至少还有雍野会与林公子同进共退!”

    云洗尘放下酒盅,淡淡道:“林熠是我的小兄弟,更是圣帝的使节,谁要动他,老朽便先送他去见阎王。”

    邓宣突然也扬声道:“还有金牛宫,也管定这事了!”

    众人尽皆愕然,不晓得什么时候林熠又和金牛宫搭上关系了,只有如青丘姥姥、花纤盈等少数几人明白,邓宣已从种种蛛丝马迹里,揣测到了林熠的另一个身分。

    花纤盈脆声道:“我也林大哥─还有楚大哥,罗大哥!”

    花千迭叹息道:“连你这丫头也跳出来帮林公子?可谁让老夫已答应与金牛宫结盟?既然邓宫主放下话来,老夫纵是不愿,也只好硬着头皮选一边站了。”

    水无痕合掌道:“有趣,有趣!所谓物以类聚,花宫主邓宫主都倒向林公子一边,老夫总不能帮着诸位正道菁英,和你们对着干罢?”

    这些魔道中举足轻重的枭雄霸主,接二连三发言表态林熠,一个比一个不可思议。

    唐守隅和云洗尘固然还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可邓宣和花千迭的话便耐人寻味了;更蹊跷的是水无痕也站了出来,难道连他也吃错药了么?

    水无痕当然不会吃错药,这点林熠比谁都清楚。

    释青衍显然也明白其中奥妙,但他就是不开口。

    正道一方则头大起来,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年轻的昆吾叛逆,竟能调动这么多魔道人物。

    这样发展下去,今日通海宫中,无疑要上演一场极为惨烈的正魔大战。

    雪松子冷笑道:“好啊,林熠这条命天都派是要定了,看谁敢拦?”

    楚镇昙摇头道:“今天是雍野大典的正日,咱们在通海宫拼得血流成河,恐怕也非诸位本意。况且林熠有句话还是对的,他的命只有一条,血债却那么多,到底由谁来取?总不见得我们一拥而上,将他乱刃分尸罢?”

    林熠心头一动,悄然看向楚镇昙。

    楚镇昙的目光却不是对着他的,而是有意无意偏向那边的释青衍。

    刹那间,林熠有所醒悟。

    静云真人蹙眉道:“话虽如此,但咱们就这般放过林熠不成?”

    “不行!”辟魔神尼高声道:“别人会当咱们正道八派屈服在邪魔外道的淫威之下,不敢出手;况且错过今日,往后想杀他更难!”

    她千真万确是云怒尘的人,林熠心头冷笑,却不发一言。

    雪松子道:“神尼言之有理。好,就由贫道一人出手与林熠对决!”

    玄澜真人道:“雪松道友,林熠贻害天下,皆因敝派管教不当;昆吾派清理门户责无旁贷,还是让贫道出手罢。”

    楚镇昙道:“诸位,咱们纵是想用这法子善了,可也要看林熠他们答不答应!”

    林熠问道:“如果林某不巧赢了一场,各位是否还会再派人上来寻仇?”

    云洗尘笑道:“那岂不成了车**战么?小友放心,若有第二场老朽替你接了!”

    乔冠羽道:“好,咱们就一战而决。若是你果真赢了,我等立刻撤出雍野,这笔帐留待日后再算。”

    楚镇昙道:“老夫没有异议,不晓得在座诸位还有什么意见?”

    各派宿老相互对视,均自默默点头。

    辟魔神尼道:“贫尼也无异议,但出战人选事关重大,尚请诸位慎重权衡。”

    玄澜真人微微色变道:“神尼可是担心有人会徇私么?”

    毕竟在座的无一不是正道成名百年、显赫一方的掌门耆宿,谁也不相信会输给一个经历过连番恶战、伤痕累累的林熠,也难怪玄澜真人特别敏感,会做此想。

    林熠等了半天,要的就是这句话,他不等别人再开口,哈哈一笑道:“既然神尼对别人都不放心,不如就亲自出手,让林某领教高明!”

    林熠突然点名挑战,别人虽有些意外,但也没有想得太多。

    辟魔神尼虽非掌门身分,可却是这里有数的正道高手,且一向疾恶如仇、手段狠辣;如果由她出战,也许比雪松子和玄澜真人的把握更大。

    不发一言的释青衍沉静的脸上有一丝笑意,只是没人能看得出。

    辟魔神尼一怔,却突然感觉到林熠双目寒芒如刀一股犀利,冰冷的杀气出鞘而至,迫得她几近于本能地从座椅里腾地站起,拂尘一挥,才堪堪抵住这股惊人气势。

    但杀气却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辟魔神尼暗叫不好,明白已中了林熠的诡计。

    她如果不站起来,尚可拒绝挑战或者等其它人出面接替;但大庭广众之下应声而起,就等若接受了挑战,那就万难再坐回去了。

    她一抖拂尘收于腰后,走到距林熠三丈处停下,身子渊渟岳峙、静如处子,尽显一派大家风范,令殿内不少人开始为林熠悬起心来。

    林熠自己倒是轻松自如,彷佛面前站着的不是纵横僧俗两道、剑下不知死过多少魔门精英的辟魔神尼,而只是一个三流小角色。

    他微笑问道:“三招够不够?”

    辟魔神尼愣了愣。

    她虽自忖有必胜把握,但要三招拿下林熠未免有些托大,毕竟这小子曾与楚凌宇激战百合拼得两败俱伤,殊不可轻视。略一迟疑道:“你这是在向贫尼讨饶么?”

    林熠摇头道:“神尼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三招之内击败你,又怕你输的太惨,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才多嘴问一声。”

    一言既出四座哗然。

    辟魔神尼的修为,连云洗尘、释青衍亦不敢轻言三招制胜,林熠居然当着百多正魔两道的高手主动提出,是不是被冥海之行烧迷糊了?

    辟魔神尼双眉上挑,眸中冷光迸射如电直射林熠,半晌缓缓一摇头道:“不够!”

    在她杀人般的目光注视下,林熠神色如常问道:“那神尼认为需要多少招?”

    辟魔神尼冷笑道:“多少招都不够!”

    林熠似早已料到她会这样回答,不慌不忙又问道:“这么说来在下是无望战胜神尼了?但不晓得神尼想击败在下,又打算用上几招?”

    绕了一大圈,竟是为了这个!

    人人都明白辟魔神尼钻进林熠的套子里,是出不来了,以他的有言在先兼之她的心高气傲,无论如何也报不出三招以上的限定。

    可要在三招以内击败林熠,却又谈何容易!

    辟魔神尼的眉毛竖到近乎直立,徐徐道:“一招,贫尼只需要一招!”

    林熠慢条斯理地笑道:“我明白了,神尼是想施展贵派的”聚合相诀“,一剑取了林某性命;可惜杀机一起,佛心渐远,神尼未必能够如愿。”

    辟魔神尼冷冷道:“除魔卫道何言杀机?施主恶贯满盈,我佛慈悲也容你不得!”

    林熠哈哈一笑道:“破山中贼易,去心中贼难,神尼首先要除的,只怕还是心魔!”

    辟魔神尼面色微变,厉喝道:“竖子无知,莫非想讥嘲贫尼百年修行还不到家?”

    林熠一改适才的和风细雨,步步逼近道:“出家人四大皆空,何以为家?”

    辟魔神尼名重天下,即便各派掌门对她亦景仰有加,何时受到过这样的讥诮指责?背负的仙剑“须菩提”徐徐从鞘内弹起,露出半截耀眼锋芒,森然道:“灵山即我家,竖子焉懂?”

    “吭─”须菩提剑煌煌颤鸣,一股浩然剑气直逼林熠,显然不想再与他在口舌上纠缠下去。

    她一亮剑,整个人又是不同,宝相庄严,神情肃穆,双眉落回原位,两眼半睁半闭,一袭僧衣无风自动,身躯内散发出一蓬若隐若现的金色光晕,宛若佛光普照。

    众人暗自咋舌,不晓得林熠为何一再激起辟魔神尼杀机,引得她不惜自损真元施展“聚合相诀”,要一剑斩杀他于当场。

    只有释青衍清楚,真正起杀机的不是辟魔神尼,而是林熠。

    针落可闻,林熠依旧一动不动,静静与辟魔神尼对峙。

    没有人敢打扰他们,因为决战早在辟魔神尼站起的一瞬,已经开始!

    柔和浩荡的金色光晕缓缓向四周扩散,将辟魔神尼的身躯完全笼罩,也迫近到林熠的身前。

    她的双手徐徐合十,低声念诵着御剑真言,体内精纯的百年佛门真元流转周天,源源不断注入须菩提仙剑。

    林熠的身上也散发出诡异的青光,一望即知绝非源自昆吾派的正道心法,然而这蓬青光缥缈空灵,如同一缕缕轻烟缭绕,与辟魔神尼的“真如佛气”分庭抗礼,不落丝毫下风,却是青丘姥姥的“青魄灵韵”。

    “叮─”须菩提剑拔鞘,腾空焕放出万道灿烂金光,犹如潮水一波连一波朝外推进,很快,方圆十丈内剑气弥漫,佛光恢弘,但总吞没不去林熠释放的那蓬青色光芒。

    须菩提剑渐渐消隐,一朵硕大的金光莲花赫然在空中盛绽,片片花瓣熠熠煌煌,让人无法以肉眼直视。

    辟魔神尼头顶水汽蒸腾,显已将功力提升到极致境界,双手佛印遥指金莲,沉声吟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金莲碎散,却幻化成无数一生即灭的光花,纷纷洒洒,恰似漫天大雪柔和地吹拂向林熠。

    林熠终于动了,朗声笑道:“踏雪寻梅,人生乐事!”心宁仙剑龙吟而出,与身心合一直撄其锋,化作一束银光射入幕天席地的金色光雾中,彷佛是一羽飞翔在风雪高空的青鸟,自由而奔放。

    一朵朵若隐若现的梅花在大雪中怒放,宛若盛绽的托盘,轻盈婉约地接住那一闪即逝的雪花,让它在花蕊中凝成露珠,瞬息间一同挥散。

    寒梅傲雪,有多少雪,便会开出多少花,其中零落多少风流过往?

    众人耸然动容,林熠施展的并非御剑诀,而是一式旷古铄金的绝世剑法!

    然而除了楚凌宇,谁都是平生仅见,即如云洗尘与释青衍也禁不住暗中击节叫好。

    辟魔神尼的脸上古井无波,完全融入无我无物的空寂之境,但她的灵台仍能清晰感应到,林熠就像那冰天雪地中的梅花,在风雪里不死不灭,生生不息。

    她的双手佛印猛再合起,迸射出夺目金光,长声吟道:“聚合相─”

    “呼─”飘扬的大雪消失,她的身影寂灭,天地间重又开放出一朵金莲,将林熠的身影彻底吞噬。

    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刺痛所有人的耳膜。

    若非通海宫的建筑十分坚固,只怕也会在这声轰鸣中瑟瑟崩溃。

    金莲迸碎,激荡成无数缕流光向四周激射。

    在座宾客纷纷挥袖出掌,“嗤嗤”锐利的空气呼啸声不断,大殿的明柱上已是千疮百孔。

    林熠的身影从金光里飞弹而出,翻滚着坠落,在背部着地的刹那,左掌勉力一拍,堪堪弹起倚靠到一根明柱前。

    他的衣衫碎裂得不成形状,露出身上纵横交错的殷红血痕,双目黯淡嘴角溢血,以剑支地。

    这时,人们才看到辟魔神尼伫立在金雾飘荡的大殿中心,僧衣完好无损,只是面色稍嫌惨淡,须菩提剑执于右手,低低下垂指向右侧地面,左手佛印竖在胸前。

    但依然被楚镇昙等人隐约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辟魔神尼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林熠,似惊骇不解,似愤怒困惑。

    林熠剧烈喘息着,神情极为舒畅,虚弱的声音道:“我错了,果然一招就够了。”

    辟魔神尼的嘴唇微微翕动了下,突然听到林熠传音入秘道:“你死的并不冤,赤松子正在冥府恭候,上路罢!”

    辟魔神尼猛一睁眼,左手指向林熠道:“你─”身躯一晃,胸前僧衣渗出一滩鲜血,右手的须菩提剑“叮叮叮”碎落一地,生机立绝。

    大殿内顿时沸反盈天,漱心庵的弟子纷纷扑上扶住辟魔神尼的遗体,更有人蜂拥而上想找林熠报仇。

    结局太过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更多的人还深深沉浸在难以言语的震撼中。

    只有林熠有苦自知,他实是合起青丘姥姥两人之力,才一剑斩杀了辟魔神尼,非但自己再遭重创,青丘姥姥亦是元气大伤,难以为继。

    凌幽如身形一晃,挡到林熠跟前,对着逼上来的漱心庵弟子冷冷道:“怎么,想趁火打劫,食言毁诺么?”

    几名漱心庵弟子一怔,从悲愤中清醒过来。

    不管怎么说,辟魔神尼终究死于公平决斗,且双方有言在先,一战而决,不得横生枝节。

    身为名门正派的弟子,这点规矩总是明白的,进退维谷下,悲从中来,齐齐失声痛哭。

    雪松子面色铁青,走到漱心庵弟子身前安抚道:“诸位小师父节哀顺变,这笔血债,他日正道八大剑派势必会向林熠讨回!”

    自己替雪松子的师兄报了仇,他却还要为真正杀害赤松子的凶手讨还公道,林熠心里说不出是想哭还是想笑。

    他淡淡苦笑一声,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低低道:“苦命,我还真是苦命啊!”

    几名正道耆宿小声略一商量后齐齐起身,楚镇昙开口道:“唐教主,既然林熠此战获胜,我等自当遵守承诺,暂不寻仇;

    还请唐教主打开九曲幽径,容我们即刻离去,唐突之处,尚请海涵!“

    唐守隅无意挽留,微微欠身道:“恕老夫多有不便,无法远送,便请周长老代我相送。他日有缘,当谋后会。”

    楚镇昙不置可否,淡然一笑,抱拳为礼率先走出大殿。

    正道各派宿老弟子秩序井然依次退席,人人脸色凝重。

    没有人再向林熠望一眼。

    楚凌宇走到门口忽然回头,向林熠一颔首,也匆匆随着楚镇昙去了。

    邓宣身边香风轻动,眼角余光已瞥到花纤盈的身影飘出殿外,他摇摇头,绕过人群,也慢慢步出大殿,一抬眼却看见花纤盈孤零零一个人立在远处,却哪里还有楚凌宇的踪迹。

    花纤盈板着脸一动不动地站着,人已呆了。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