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一章 前世

第一章 前世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呜─”

    仿佛是一声低沉冗长的野狼呜咽,身后赤红色的光门,隐没入深褐色的干燥石壁中。前方是一条八丈长四尺宽的石道,脚下铺着一层雪白的绒毯,细长柔软的绒毛不含一点杂质与异色。

    上方的石顶悬着一排夜明珠,凌空缓缓旋转释放出柔和的淡绿色光芒,让眼前的景物看上去,宛若笼罩着一层透明的碧色薄纱,轻轻荡漾着光影。

    一瞬间,汇桐园好像已离石道隼很远,远得如同是在另外一个世界。

    石道隼突围不成,本已自忖必死万难侥幸。谁知道最后居然会有贵人相助,绝处逢生。

    而这贵人就是白嬷嬷─石中寒的奶娘,一位自己曾见过无数次的妇人。

    石道隼目瞪口呆,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石中寒的身边,竟然隐藏着如此一位高手中的高手。

    比起她,自己苦修百年的身法,只能当作是蜗牛爬。

    他像是第一次认识白嬷嬷一般,偷眼重新仔仔细细地打量这位稍显富态,却貌不惊人的女人。

    记忆远去,倏忽回到二十余年前,那个令他至今夜半惊心的日子。

    火光冲天,他劈倒面前最后一名逆天宫的守卫,闯入了一个房间。滚滚的火焰扑面袭来,浓烟里伴着一声尖叫,有个黑影向他扑来。

    他看也不看,凭着灵觉挥斧斩落,血光迸现里,一条窈窕的倩影软软倒下。

    然后,石道隼便看见在火光映照的帘帐前,有个女子呆呆地坐在床角边的绒毯上,散乱的长发,遮掩去大半苍白委顿的面容,面对周围发生的一切置若罔闻,似已傻了。

    他提着滴血的盘云斧走过去,因疯狂砍杀而变得血红的眼睛,盯紧眼前这名女子,狞笑着问道:“你怕了?”

    多问这一句,仅仅是出于他的习惯,或者说是癖好。

    因为,不论对方的回答是怕又或是不怕,他手中的盘云斧照例会砍瓜切菜般地劈落下去,然后看眼前血花飞扬。

    受了逆天宫多少年的窝囊气,现在正是连锅端的时候,连里头爬的一只甲虫,他也绝不愿放过。

    那女子茫然地抬起头,注视着他手中沾满鲜血的盘云斧,空洞而黯淡的眼眸里,透出绝望与心如死灰的麻木。

    石道隼呆了呆,眼角余光落到对方压在左膝下沾血的手上,那里紧紧攥着一条软软的东西,赫然是一条剪断不久的新生儿脐带。

    石道隼楞住了,眼睛向四周扫视一遍,并没有发现孩子。

    “咔嚓!”

    一根横梁被大火烧断,重重砸向两人的头顶。那女子眼睛眨也不眨,攥着手中的脐带,她的身子竟然没有半点晃动。

    “砰!”

    石道隼一掌击飞燃烧的横梁,刹那之间做出了令他自己也难以解释的抉择。他探手抓住女人的肩头,沉声喝道:“走!”

    那女子恰如一根木头,任由他将自己夹在胳膊下一跃而出。身后,烈火裹卷起浓烟与粉尘冲天而起。

    这名险些被活埋在火窟里的女子,便是如今的白嬷嬷。

    “拜见夫人!”

    一声整齐响亮的唱喏,将石道隼的思维重新拉回现实。

    他身前两侧的石壁,突然开启出十数道暗门,二十名身穿雪白衣衫的妙龄少女齐齐现身,朝着白嬷嬷躬身施礼。

    看她们的气势,看她们的眼神,石道隼立刻惊讶地发现这些少女年纪虽轻,但每一个人的修为,恐怕都不逊色于自己手下的豹卷三总管。

    这些女孩从哪里来,又是如何培育训练出今日的成就?他无法猜想。

    白嬷嬷微微挥手,二十名少女同时隐去身影,暗门无声无息地重新闭合,了无痕迹。

    倘若石品天果真率人杀到此处,试想,将遇到怎样的一场狙击血战?

    石道隼倒吸了口气,问道:“小楼里的其他人呢,是否要想办法接应一下?”

    白嬷嬷的面庞如罩寒霜,冷冷答道:“不用,他们自有该去之处。”

    石道隼在刹那间醒悟过来,惊骇交集之下干咳着道:“多谢白嬷嬷。在下今日得保残命,万幸当年一念之仁。”

    白嬷嬷淡淡道:“走吧,我们去找中寒。这个时候,他也该解决掉林熠了。”

    石道隼稍一迟疑,白嬷嬷的背影已远去,他赶紧御风追上,问道:“你到底是谁?”

    金色的十字形光芒在掌心闪烁,像一颗璀璨的星辰。但据林熠所知,它至少了结去两个人的性命。并且,那两人都曾是魔道中一等一的高手。

    幸好,他应该不会成为第三个。至少,目前不会。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乍裂。岩洞在剧烈地震动,石壁上簌簌尘屑剥落,数十盏油灯同时一闪即灭。

    青丘姥姥从空桑珠中闪遁而出,汹涌的掌风,竟将她的身影迫得凌空倒飞三丈,猛烈地晃动着,宛若狂风里的碧色烛火。

    偷袭者一声低低闷哼,向着上方的石顶激飞,借着身躯的翻腾,竭力卸去青魄灵韵的庞大冲击力。

    眼看背脊就要撞上洞顶,猛伸足一点,顺势折向岩洞前方,犹如一只黑色的蝙蝠,在幽暗的洞窟里急速滑翔。

    电光石火中,他的脸从林熠的眼帘里如同惊虹一现地掠过,居然是石右寒身边另外一名心腹护卫,佟震。

    狭长的岩洞尽头,佟震的身形冉冉飘落到石厅中央。

    “呼─”地一响,半空中悬浮的五座铜鼎齐齐亮起,从鼎口吞吐燃烧出绚丽夺目的五色彩焰。

    石中寒似恢复了那副温驯文弱的模样,垂手问安道:“师父!”

    佟震的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声,森厉深邃的眼神,像刀光射落到林熠与青丘姥姥的身上,徐徐道:“难怪林教主胆敢只身犯险,原来是有灵魄附体。”

    林熠冷冷回应道:“难怪石少公子有恃无恐,果然是有黑手在背后撑腰。”

    佟震道:“我们也算老熟人了,算上今晚应该是第四次碰面。希望,不会再有第五次。”

    林熠唇角泛起一缕讥诮,悠然道:“在林某的印象中,似乎你我之间的每一回遭遇,结局都是阁下落荒而逃。你还有什么资格大言不惭地夸夸其谈呢,墨先生?”

    墨先生嘿嘿笑道:“林教主唇枪舌剑名不虚传。不过没关系,有多少留言都尽管说出来就是,对于将死之人,老夫素来十分宽容。”

    林熠不以为意地笑道:“从你们以无瑕姬为饵陷害、暗算石左寒起,真正要对付的目标,其实是林某,对不对?你们算准了一旦石左寒有难,林某势必不会袖手旁观,定会亲赴天石宫查他个水落石出。

    “如此一来,林某自投罗网。而你们正好张网以待,设下种种陷阱,就等着林某身陷绝地的这一刻。”

    青丘姥姥漠然道:“可惜,这个不可救药的笨蛋虽已看破人家的诡计,却偏要心甘情愿地上当受骗,被石中寒诱入此处。

    人家的一箭双雕之计,不可谓不妙。“

    林熠叹了口气苦笑道:“姥姥的话总是没错的,可谁叫我是个不可救药的笨蛋呢?明晓得人家处心积虑地想抢夺魔圣三宝,外加林某的项上人头,可偏偏还要傻乎乎地送上门来挨宰。只是,我的命虽苦,却不晓得墨先生是否就有好的胃口?”

    墨先生嘿道:“你放心,我的胃口一向很好,尤其是现在,简直是如饥似渴。”

    他似乎真的是饿极了,居然一口咬到自己的舌尖上,“噗”地喷出一缕血箭飞射进空中五座铜鼎内。铜鼎顿时光焰暴涨窜升数丈,跃动的火焰“呜呜”低鸣,似活过来般旋舞扭曲。

    “五极光龙!”青丘姥姥微一变色,冷哼道:“逆天宫的老古董竟也拿出来献宝!”

    墨先生神情专注地默念真言,右手双指虚点过铜鼎低喝一声:“疾!”

    铜鼎“砰”地发出爆裂声,一团五彩烟雾升腾而起。

    光焰顶端的火舌,蓦然幻化出一颗颗烈焰缭绕的硕大龙头,长达六丈的赤、青、黑、白、黄五色龙身腾挪舞动并作一排,像道磅@激荡的火海光浪,轰然冲向林熠与青丘姥姥。

    青丘姥姥冷冷一笑,道:“凭几条喷火泥鳅便想要姥姥的命,可没那么容易!”

    身影一晃即逝,竟似舍弃林熠打算独自逃生。

    林熠好似无所谓一般,只管挥手祭出五枚璇光斗姆梭,分射向五极光龙。

    “嗤嗤”连声,璇光斗姆梭将五极光龙的躯体一截两段飞掠而过。

    然而断裂的截面火光猛涨,眨眼间又重新融合于一处,呼啸而来并没有任何受到打击的迹象。

    “呼─”

    迫面袭来的罡风凌厉无俦,吹得林熠竟然有些立足不稳,身躯不由自主向后倾仰。

    他心头微凛拨地而起,催动太炎真气灌注左掌一式“焠金行风诀”浩荡轰出,飞身直捣正中一条黄色光龙。

    砰然巨响中,黄色光龙的龙头被雄浑掌力击的粉碎,迸散成一团流离飞溅的火雨。可下方的龙身微微一颤,转眼又幻化出新的巨龙头颅。

    容不得林熠有空暇头疼,左右两侧四条光龙飞袭而至,灼热的气浪排山倒海般涌向他的身躯。

    临危而不乱,林熠身剑合一施展奇遁身法冲天直起,五条光龙如影随形,在他周围盘旋呼啸,形成五道流光异彩的云柱狂飙,紧追不舍,不断压缩他四周的空间。

    “砰!”

    青丘姥姥的身影突然临空闪现,一掌劈中最左端的铜鼎边缘。

    铜鼎嗡嗡镝鸣急速震荡抛飞,坚硬的表面凹陷下一道掌印,上面篆刻的真言魔咒,更是被青丘姥姥毫不手软地毁去了一大片。

    这记突袭,令墨先生和石中寒始料未及,却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那条倒霉的赤色光龙,体内冒起丝丝浓烈的青烟,光芒顿黯,可还撑着行将支离破碎的躯体,凶猛地扑向林熠,只是威势已大不如先前。

    墨先生心疼不已,狰狞笑道:“贱人!”振腕破空,一记焚金神掌劈了过去。

    但青丘姥姥的灵魄闪遁是何等速度,一晃之间,已躲过澎湃掌风追上铜鼎,双掌毫不客气地左右开弓,“砰砰”又是两记重击。

    铜鼎轰然爆裂,一蓬蓬红彤彤的光雨洒溅里,黑重坚硬的鼎身,裂出数道歪歪扭扭的痕迹,上面的真言魔咒眼见被毁损大半。

    那条赤色光龙若釜底抽薪,化作一束束游离的光焰,恰似孤魂野鬼般四处乱窜,一瞬间销匿于无形。只剩下鼎口兀自颓然吞吐的三尺火舌,垂死地挥舞扭动着。

    墨先生一时大意,五座魔鼎转瞬被毁其一,不容青丘姥姥照葫芦画瓢再去毁剩下的四座,他心神凝聚牢牢锁定住那道青色的身影,“啪”地一抖,掣出腰间黑色缎带,迎风招展猛地抖直,宛若一柄犀利坚冷的长枪直刺对方眉心。

    青丘姥姥低咦一声,心中生出一丝疑惑。

    墨先生使用的缎带,应是他看家护身的绝技,否则断断不会拖延到此刻才施展出来。但从招式套路上判断,又绝不是五行魔宫中任何一家的绝学,反倒有点眼熟。

    她玉手一扬,亮出一根三尺不到的青色魔杖,不屑道:“你会为刚才的秽语付出代价!”

    魔杖顶端的玉女头像光晕流动,“嗤嗤”激射出数十道风驰电掣的青色光刃,缎带被劈得劈啪作响,不停猛烈摇摆晃动,却依旧强横地掠向青丘姥姥。

    青丘姥姥冰寒如玉的绝美容颜波澜不惊,魔杖上挑击中缎带。缎带“啪”地像触电似的跳跃起来,却绕转至后方缠向青丘姥姥的腰肢。

    青丘姥姥洞彻若明,并不回头,施展灵魄闪遁一掠数丈,魔杖直插墨先生喉头。

    墨先生嘿然抬左手抓住缎带,运劲一蹦朝上迎去,冷不防魔杖中又激射出一束寒光。

    他一记低吼,头顶怒发冲冠,喀喇喇流转青色电光向前甩出,“砰”地激撞之下,手上一沉,缎带已架住魔杖。

    玉女魔杖蜻蜓点水般一触即走,青丘姥姥的左掌,无声无息迸立如刀,插向对方右肋。

    墨先生心神全力罩定青丘姥姥,灵台迅速映射出她左掌运行的轨迹,急忙拧身闪躲沉肘封架。

    青丘姥姥蔑然一笑道:“不过如此!”身形斜飞追向左侧第二座铜鼎。

    “忽─”地风响,回追而来的缎带从背后走空。

    在墨先生的记忆里,已多少年没吃过这样的亏?更教青丘姥姥轻描淡写的冷嘲热讽激得怒意汹涌。

    他厉声长啸,身上青光腾腾,将魔气催动到极致,缎带“唰”地撕裂分作五条,由手指驱动驾驭蹑踪而上。

    青丘姥姥挥动魔杖,发出一束光刃劈中铜鼎,倏然回身冷笑道:“好啊,终于忍不住用上了本门绝学,这样来斗,姥姥我还有几分兴趣!”

    光影闪动里,两人全力施为斗得天昏地暗、难分伯仲。世间难见一面的种种奇招妙手,此时此刻俯首可拾、层出不穷,看得石中寒在一边眼花撩乱、目不暇接,好半天才想起还有一个林熠急待解决。

    五座铜鼎一毁一损,令林熠面临的压力大减。然而饶是如此,剩下的四条光龙依旧是威力惊人,不可一世。

    他的真气急遽耗损,丹田隐隐出现空洞的感觉,这在近两年晋升地仙之境后,还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

    虽说凡事都难免会有第一次,但这样的“第一次”来得也太要命了一点。

    四条光龙被他的剑锋掌力打得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一次次地死而复生,摆出一副对方不死、誓不甘休的玩命架式,一浪高过一浪地扑袭卷涌,好似随时都要将他没顶吞噬。

    他心无旁鹜,无法分神去观察石中寒正在做什么,也不晓得青丘姥姥与墨先生的激战,究竟打到了怎样的地步,抱元守一在五极光龙间飘飞周旋,艰难地迫向铜鼎。

    蓦然他的灵台一寒,仿佛被注入了一道彻骨的冰泉,令脑海的神经剧烈地一跳。刹那之间,那股寒流宛如海潮蔓延席卷涤荡,一如以往曾经发生的每一次。

    只是,这一回来得更加猛烈,也更加不可阻挡。仙心像微弱的烛火被瞬息泯灭,执念玉的温暖,如同寒夜风雪里一盏渺小无力的油灯,不屈地抗御着,却无济于事。

    被惊醒的魔意激荡着难以言喻的惊涛骇浪,让他的心暂态封冻到冰点。

    一团滚动的黑雾从林熠的体内散放,立即充盈方圆三丈像一团燃烧的玄冰。他修长挺拔的身躯,被紧紧笼罩在这团黑雾里,若隐若现的双眸深处点亮暗色的光焰。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四条五极光龙不约而同地飞速升腾,惊瑟地避开黑雾,高高盘旋在洞顶,不可抑制地流露出强烈的畏惧与怯意。

    林熠深吸一口气,真元在熊熊流转游走周身。

    “吭─”

    他沉腕将心宁仙剑插入地下,漠然朝上空招招手,沉声道:“来!”

    毕竟泥人还有个土性子,光龙似乎被林熠的倨傲自负所激怒,凶焰重炽杀气盈天,齐齐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朝着前方纵身奔腾。

    就像交织的彩带,四条光龙在齐首并进中迅速地合而为一,背后拖曳着的,仍是四束冗长耀眼的光尾。

    汇聚成的龙首,闪耀着缤纷夺目的四色光芒,如同一股沛然莫御的洪流,摧枯拉朽扫荡着所有的一切,俯冲直下。

    林熠抬头冷冷注视扑袭而来的光龙,物我两忘的心头默运和光诀,双手缓缓抬升至胸前虚抱成团。四周的黑雾遽然凝聚成球,随着林熠双手的导引升过头顶。

    “砰!”光龙的头颅迎面撞击上黑色的雾球,林熠的身躯也随之猛然一晃,却像落地生根般牢牢钉立在原地。

    奇怪的是,激撞之后并没有产生天崩地裂的爆炸与流光,硕大的龙首,有如一头栽入深不见底的黑渊,深深陷入那团黑雾形成的巨型圆球。

    光龙惊怒地狂吼,竭尽全力摆动躯体,想从黑渊中将自己的头颅拔出。但所有的挣扎在此刻都变得徒劳无益,它们如同陷进泥沼,被一股雄浑绝伦的力量紧紧吸附,只能越陷越深,任由无边的黑暗吞噬着精元。

    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束,从黑球的底部冒出,“丝丝”微鸣破入林熠两手的掌心。

    他的双臂上溢满奔涌流动的绚丽光彩,很快又扩展到了全身每一个部位,犹如雪花飘落到炭铁,迅速地消融。

    滔滔不绝的精元,从光龙体内汩汩抽入林熠的身体,他的丹田成为一片汪洋,而诸经百脉则成为了输运宣泄滚滚洪流的江河。

    面对这突如其来近乎奢侈的馈赠,林熠全神贯注不敢有一点的懈怠。

    融入体内的光龙精元翻滚波动,愤怒地做着最后的抗争。但依稀里,林熠却生出一种莫名的似曾相识感觉,仿佛这一股股精元与他炼转的魔气本是同源。

    于是无论它们最初如何的挣扎,甫一涌入林熠的丹田,便立即被周围充盈的真气水乳交融般的分解融合,浑若一体。

    尽管如此,林熠依然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他像一个玩火者,要么在烈焰中浴火重生,要么爆元灭体万劫不复!

    光龙身上的彩焰逐渐黯淡,林熠飘荡飞舞的银紫色发丝,却转浓转深,他的丹田与经脉慢慢臻至饱和,隐约有了鼓胀欲裂的错觉。但光龙体内的精光,仍在源源不绝地疯狂涌入,譬如飞蛾无望而又决然地投火。

    他的脑海里有一种奇异的清醒,伴随着魔意的飙升和精元的沉淀,越来越显得清晰强烈,一幅幅触目惊心的画面无由地闪掠过去,带来又带走仿佛是沉淀的记忆。

    突然心沉海底,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有一名桀骜雄飞的老者盘膝端坐在床榻上,身前跪着一名怀抱婴儿的黑衣男子。

    那黑衣男子的面容竟是那般的熟稔,让林熠不由自主想惊呼出声。他怀中的婴儿无助地呱呱啼哭,裸露的肩头有一排新鲜的痕印,恰如殷红的残月。

    那老者,霸气飞扬却又显得落寞悲哀,更有刻骨铭心的愤怒与不甘。他抬起手伸向黑衣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手指触向婴儿只有稀疏发丝的头顶。

    “呵─”

    滔天的怒浪从林熠的心底宣泄而起,将脑海中的幻象冲刷得干干净净。

    可正在这时,突然一道刀光刺破他的眼帘,犹如雷霆扎向胸膛。石中寒阴冷狞笑的脸,出现在林熠的面前,低低道:“你,去死吧!”

    林熠眸中光芒迸射,杀气破体而出,像一片片刀锋切割着四周的空气,石中寒不由自主地心神一颤,差点没有勇气再完成刺杀动作。

    “卑鄙!”

    林熠冷冷的讥笑浮现,不是恐惧也不是愤怒,而是一种,无所谓。

    心念闪动间,体内积聚的真气轰然喷薄,石破天惊的轰鸣里,头顶的黑色雾团骤然炸裂,五极光龙的头颅随之被强大的罡风捏碎成斑斑光点,洒落似缤纷灿烂的花雨。

    一蓬气势绝伦的黑色雾光,如万潮喷涨、势如破竹,将光龙的躯体寸寸吞噬,化为乌有。

    气机牵引之下,四座铜鼎应声迸裂扭曲,变形成一堆金属废物!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