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五章 立场

第五章 立场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光雾消散,满地疮痍。雨还在下,就像一场盛宴后的落寞,长街沉陷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死寂里。

    白衣有血如花,别哲法王面若惨金,手拄亟天幻空杖站在街道的末端。三十丈外长街另一头,林熠仗剑而立,不屈的神情,却掩饰不住真元急剧耗损后的疲惫与憔悴。

    小金跳到了他的肩膀上瞪视着别哲法王,此时此地,一只小猴的目光,甚至比一头庞然大虎更加凶狠。

    雁鸾霜第一时间赶到了林熠的身边,看他平安无事挺身而立,一颗悬起的心才堪堪放下。而当真的面对林熠,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久久,久久,没有人开口,只有沉重的呼吸渐轻、渐缓、渐长。

    半盏茶后,别哲法王的脸上微微恢复了红润之色,长出一口浊气道:“没有想到,当年逆天宫的五极光龙鼎,竟被林教主炼化,吸去真魂,一举破去了老衲的‘摩诃萨真印’。”

    林熠吞下两颗极冥魔罡炼制的灵丹,暗自流转真气催行药力,摇摇头道:“晚辈纯属侥幸,法王神功名不虚传。”

    两人相视一笑,都从彼此的目光里看出了对方的罢战之意,再打下去,只有玉石俱焚一途,双方都是有再战之力,而无缠斗之心。毕竟在救出容若蝶之前,谁也不想先在这条长街上拼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

    但问题终究必须解决,别哲法王的笑容渐渐敛去,叹息道:“可惜,事关圣域万千苍生,老衲还是不能放人。待事了之后,我当亲赴南海万潮宫领罪,杀剐存留听凭林教主。”

    林熠的神色冷了下来,重哼一声道:“法王修为在下自是由衷佩服,可恃强迫害一个无辜少女,却绝非佛门高僧所为。”

    别哲法王合上双目,当他再睁开时,没有人能从他眼睛中读出,是否有过矛盾挣扎。他徐徐道:“明日拂晓,老衲当在天地塔下静候林教主大驾;若是三天之内,林教主能率众攻破此塔救走容姑娘,老衲便一死以谢圣域苍生与林教主诸位。”

    林熠冷冷道:“假如我三天之内攻不破天地塔呢?”

    别哲法王沉声道:“那便是佛祖慈悲,天佑圣域苍生。”

    雁鸾霜摇头轻叹道:“恐怕这也是大师的一厢情愿。唐纳古喇冰川消融,不日将水淹圣域,贵宗可有了应对之策?”

    别哲法王道:“有劳雁仙子关心,此事敝宗早有准备,当可无碍。”

    “叮!”林熠右手一抖将心宁仙剑束回腰间,一言不发走向别哲法王。三十丈的长街转瞬到了尽头,他缓缓伸出手停在半空道:“一言为定!”

    别哲法王抬手迎上林熠,“啪啪啪”三下击掌订立战约,双手合十道:“如此老衲先行告退,明日一早,恭候林教主诸位大驾光临。”说罢又是躬身向雁鸾霜一礼,飘然消失在狂暴的雷雨夜里。

    雁鸾霜目送别哲法王去远,低低道:“天地塔中,有秘宗两大不死秘师亲自坐镇,再加上每一层的佛门禁制,与坐修‘苦行禅’超逾百年的秘宗护法守卫,三天,是根本不可能被攻破的!”

    林熠淡淡笑道:“你别对我这么没信心好不好?冥海地府我也闯过了,难不成还会倒在天地塔前?何况除此之外,要救若蝶,我只能尽起魔道精锐,将秘宗自别哲法王以下全数屠灭,相比之下,似乎前者反会容易一些。”

    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自己在踏破冥海时,戴起孔雀明王面具后所发生的神奇变化。他不相信,在自己凭借明王面具,变身十一翼魔神后,还能有什么可以阻碍他的心意渴求?

    至多,从此之后永沦魔道,成为明王面具的奴隶。

    可在与容若蝶的生命权衡之间,他完全不需要稍许的迟疑和犹豫,就知道自己该做出如何的选择。

    林熠清楚,雁鸾霜再是兰心蕙质,却未见得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的心思,耳中却听她清楚而沉静的声音:“明早,我陪你一起闯塔,救容姐姐。”

    林熠心头狂震,低头望向雁鸾霜,迎到的是清澈明亮如一汪秋波似的目光,可惜,里面蕴藏的某种韵味,让他难以读懂,又或是不愿读懂!

    这些年,他失去很多,也得到很多。可其中甘苦唯有自己体会!

    他抬起头,向着唐纳古喇山主峰眺望。雨夜的雅珑山似一个挺立着沉睡的巨人,看不到一点星火。一群身穿蓑衣的无相宫僧人从长街两头走来,拿着各色工具开始忙碌地冒雨清理狼藉。

    他尚在踌躇自己该如何作答,忽地心头一动,听见背后有一女子冷峻的声音穿透呼啸的风雨:“鸾霜,你怎会在这儿?”

    林熠霍然回首,就看到二男三女从空中冉冉飘落,豪雨如注,五个人的衣衫却没有半点湿渍。

    说话的是位中年美妇,雪衣仙剑,腰间轻束一条淡青色丝带,远远望去,恍若凌波仙子踏雨而来。

    在她身侧稍稍靠后是一名青年男子,年约二十七八,器宇轩昂身材修长,相貌英俊,剑眉之间有一缕傲色隐现。

    另外还有两名年纪颇轻的少女,俱都面容姣好,虽不及雁鸾霜那样清丽绝俗,却也都是出尘美女,一式的白裳英姿飒爽,姿容美好。

    但格外引起林熠注意的,还是站在最后的一名青年男子,倒不是这人本身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而是他的左肋下分明挟着一人。脑袋低垂,人事不醒,可林熠一眼认出,不是邓宣却又是谁?

    至于这行来人,无需雁鸾霜介绍,林熠业已猜到定是观止池长老雪宜宁等人无疑。想来他们早已到了附近,只因秘宗封锁长街,才等到现在方自露面。

    果然雁鸾霜躬身施礼道:“弟子拜见雪师叔、卓师兄和诸位师姐、师弟,鸾霜有礼了。”

    雪宜宁身侧的那名青年男子,扫视过雁鸾霜和林熠,发现两人几乎是并肩而立,距离亲密,不觉剑眉微皱道:“雁师妹,这位便该是当今魔道巨孽,叛门弑师的冥教教主林熠吧?”

    他言下甚是不客气,直戳林熠的斑斑“劣迹”,更将“魔道巨孽”四个字咬得极重,摆明了十分的敌意。

    林熠心下愠怒,但雁鸾霜已抢先说道:“卓师兄说得不错,这位正是林兄。”

    卓方正似笑非笑摇摇头道:“在下一介凡夫俗子,可不敢与威震八荒的林熠林教主称兄道弟。”

    雪宜宁见林熠神色不豫,也不愿初来乍到就在圣城生事,问道:“鸾霜,你来西域之事,宗主可否知晓?”

    雁鸾霜回答道:“弟子已向宗主飞书禀报,并得知雪师叔即将抵达圣城的消息,正恭候您与卓师兄和诸位同门到来。”

    雪宜宁颔首道:“好,既然遇上了,你就和我一起前往无相宫,拜会别哲法王。”

    林熠忽然说道:“把人留下。”

    卓方正眉宇一挑,讪笑道:“奇了,雁师妹是什么人,你想留便留的么?”

    林熠抬眼两道精光,像犀利冰寒的剑锋钉在卓方正的脸上,卓方正收去讪笑,凝神保持镇定,勉强不至于在人前露怯。

    好在林熠只看了他一眼,就转开视线,望向邓宣道:“我说的是邓宫主。”

    雪宜宁暗道:“麻烦来了。”拒绝道:“对不住,林教主此请,恕难从命。”

    林熠也不言语,五道璇光斗姆梭呼啸着自袖底飞射而出,分取雪宜宁等人。这一记近似偷袭,雪宜宁、卓方正固然猝不及防,雁鸾霜想要阻止也是不及。

    当下天宗诸人闪身出掌,抵挡璇光斗姆梭的攻击。林熠左袖口里的云锦丝带却随后飞掠而出,直射挟着邓宣的那名弟子。

    此人是雪宜宁座下唯一的男徒,名叫曲莘,修为颇是不弱。他右掌打出一蓬罡风,将璇光斗姆梭震飞,眼见云锦丝带到了身前,立刻朝左飘飞闪避。

    云锦丝带在雨雾中如影随形,转眼就要缠上他的腰际,曲莘大吃一惊,只得松开邓宣,左手拔剑挑出,却是个少见的左撇子。

    云锦丝带凌空起舞向下一沉,眼花撩乱中,已缠住自半空中跌落的邓宣,旋即倒掠绕过两名观止池女弟子的身侧,回返到林熠的手中。来去飘忽自如,直如鬼魅。

    林熠右手扶住邓宣,收了云锦丝带和璇光斗姆梭,慢条斯理地一欠身道:“雪长老,在下急于救人,多有得罪了。”

    观止池一名长老外带五名弟子当前,被林熠简单到几乎只吹了口气般,用根轻飘飘的丝带三下五除二将人救走,众目睽睽之下本已甚感面目无光。闻听此言,更禁不住齐齐变色。

    饶是雪宜宁涵养再好,这刻也不由动了怒气。只是她身为观止池首席长老之一,百多年的仙家修养,自不会鲁莽到当街破口大骂,上前抢人,反而点点头赞道:“林教主好本事,难怪鸾霜一直对你赞誉有加。”

    卓方正视线拂过雁鸾霜,冷冷道:“雁师妹,这事你怎么想?”

    雁鸾霜似早预料到他会有这一问,不慌不忙回答道:“小妹听凭雪师叔吩咐。”

    雪宜宁沉吟片刻徐徐道:“林教主,请把邓宫主交还。今日的事情我们就此甘休。”

    林熠不假思索道:“不知邓宣因何事得罪雪长老,但他是林某的朋友,绝对不可能在我面前让人把他带走。”

    卓方正道:“林教主,贵教与敝宗如今也算各自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这件事情你可要考虑清楚后果。”

    林熠见他咄咄逼人,暗生怒意,心道:“井水不犯河水,那你们不远万里跑到西域来做什么,是看风景的吗?”他哈哈一笑,学着适才卓方正的语气回答道:“奇了,邓宫主是什么人,可是你想带便可带走的么?”

    说着话已真气透身,解开了邓宣的经脉禁制。

    邓宣从懵懂昏沉中醒来,睁眼看到林熠大喜过望,再瞧见对面的雪宜宁、卓方正等人,鼻子重重一哼道:“天宗好手段,邓某钦佩得五体投地!”

    傻瓜也听得出这是一句反话,卓方正冷笑道:“邓宫主若是不服,咱们再来较量一番也是不妨。”

    邓宣深吸一口气,流转体内真气,发现除了手足稍有残留的麻痹感觉外,其他倒没什么,反手掣出三截金枪无畏道:“正要领教!”

    林熠拍拍他的肩膀道:“邓宣,这儿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先歇息一下。”

    邓宣早先与卓方正交过手,知道对方的修为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之所以敢于应战,也不过是凭着一股血气之勇,要与他拼个血溅五步;闻听林熠发话,不再逞强硬上,收枪低声道:“林教主小心,这小子倒也不单只是用嘴吹的。”

    雪宜宁见让两边各自罢手是不可能的了。就算她有心放过邓宣一马,可今夜的情形若传将出去,人家多半不会以为是天宗宽怀大度,反会背后数落观止池欺软怕硬,不敢与林熠争锋,才不得不忍气退让。

    她见雁鸾霜侧立林熠身边,始终默默不语,说道:“鸾霜,你先过来。”

    雁鸾霜却是没动,说道:“雪师叔,您又何苦一定要抓回邓宫主?”

    此言一出,不仅雪宜宁大感意外,甚至连林熠也没想到她会当面顶撞雪宜宁。

    卓方正脸色转阴,问道:“雁师妹,难道你忘记自己也是天宗弟子?”

    雁鸾霜面对众人或惊讶或质疑的目光,从容道:“鸾霜不敢!但据鸾霜所知,雪师叔与卓师兄此行,乃是奉宗主之意,来为秘宗与林兄调停。眼下圣城战云密布,两家人马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本宗自应从中周旋,以免杀戮一起生灵涂炭。

    “邓宫主不过是林兄好友,与此事本无直接关系,将他擒去,除会激怒圣教一方,却于事无补,反失了雪师叔此行所抱的调停立场。”

    她娓娓道来入情合理,也不管卓方正是否脸色难看。

    雪宜宁默然须臾,摇头道:“原本请走邓宫主,只是希望金牛宫能置身事外,勿生枝节,本宗既无伤人之心,更无为难林教主之意。可方才林教主从本宗弟子手上,强行夺走邓宫主,未免说不过去。”

    卓方正听雪宜宁如此说,应声道:“不错,邓宣可以放,但林教主却需给敝宗一个交代!”

    林熠淡淡道:“说白了吧,诸位是看林某刚才与别哲法王苦战一场,大耗真元,便想借着这个因头乘火打劫,将我留下,是也不是?可惜,世上的事情常常十有八九不能尽如人意。谁被谁留下,更是犹未可知!”

    他突然发出一记雄劲啸声,长街四面人影闪动,叶幽雨、凌幽如率着十数位冥教高手次第现身,飘落到他的身后。而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里,尚不知还隐匿着多少冥教人马,虎视眈眈。

    雪宜宁扫视四下暗处,旋即醒悟:“他以冥教教主之尊,岂能孤身犯险挑战别哲法王?若秘宗光明磊落,这些伏兵自不会出现,否则圣城今夜,就是一场血战的开始。”

    想通这点,她也不说破,只镇定道:“原来林教主暗下里早有布置。”

    林熠叹了口气,道:“在下过去吃的苦头多了,总要长点教训。”

    卓方正暗暗观察林熠身后的部众,见这十多人尽都神光内敛,气度非凡,不用过招,也能瞧出无不是极为扎手的魔道豪雄。

    真格混战起来,己方这几个人凶多吉少,亦是不问可知。

    但转念一想,这里既非南海万潮宫,也非天宗观止池,而是秘宗所在圣城。倘使战端一开,别哲法王焉有袖手旁观之理?

    当下底气一足,迈步上前道:“久闻林教主魔功盖世,不知今日卓某可否有幸讨教几手剑招?”

    林熠嘿然道:“你不必把‘剑招’二字叫得震天响。林某的四极光龙拳也是因人而异,你,似乎尚未够资格。”

    卓方正低哼一声,也不辩驳,背后“铿”地镝鸣掠起一束乳白色剑光。

    凌幽如道:“教主,收拾这小子何劳你亲自动手?咱们这儿随便上去一个也就打发了他。”

    林熠摇头道:“人家既然盛情相邀,我怎好托大拒绝?莫让外人说咱们圣教都是些野蛮人,不懂礼数。”

    忽听有人道:“诸位且慢动手!”一名红衣法王飞速掠来,拦在林熠和卓方正中间道:“天宗与圣教远来是客,都是敝宗的贵宾,即使有争执,也不妨留到明早再说。”

    而后向雪宜宁一礼道:“雪长老,敝宗别哲法王得知诸位到来,不胜欣喜,正在无相宫中扫榻相待。”

    雪宜宁微笑道:“贵宗太过客气了,稍后还请巴德鲁法王替我等引路。”

    原来这位前来劝架的僧侣,便是秘宗净土门门主红衣法王巴德鲁。他专事负责圣城卫戍,一身佛功修为稳居秘宗十大高手之列。

    卓方正看到雁鸾霜不言不语,却并未听从雪宜宁的吩咐过来,兀自站在林熠身边,难道是要和这魔头同进共退,违抗师门吗?他思来想去,越发咽不下一口恶气,接着说道:“卓某只是想和林教主切磋一二,巴德鲁法王既然在此,莫如就请你作个仲裁。”

    巴德鲁法王奉命劝架,内心却巴不得这两家闹得越僵越好,让冥教再树上观止池这一大敌,何乐而不为?何况被邓宣击杀的木扎力法王,正是净土门的高手,他自是将邓宣恨之入骨。要不是恪于别哲法王的法谕,自己绝不容邓宣活着走出圣城。

    雪宜宁和卓方正的坚持正中他的下怀,巴德鲁法王身朝后退,说道:“如此就请两位点到为止,勿伤了和气,以免贫僧为难。”

    林熠对他坐山观虎斗的用心洞悉若明,而雪宜宁也自始至终保持沉默,显然是默许了卓方正的作为。他心里冷笑道:“难道真当林某不敢动你们天宗么?”缓缓道:“不早了,请出手吧。”

    卓方正虽厌恶林熠,但终究是天宗弟子,皱眉道:“林教主,你想赤手空拳和我切磋么?请恕卓某不愿领情。”

    林熠道:“该出剑的时候,林某自会出剑。你啰啰嗦嗦,怎么像个老婆子?”

    卓方正面色发青,振声道:“卓某却之不恭了!”仙剑电掣刺出。

    林熠飞身腾空,居高临下喝道:“上来打!”

    卓方正岂知林熠已动了真怒,立意要给他一点苦头,只是不愿稍后雁鸾霜等人从中救援,才故意掠到空中拉开距离。他傲然笑道:“好,就在上面打!”

    身形一飘如风卷云絮,剑随身到,一式“落梅惊风”剑气纵横挑向林熠小腹。

    林熠御气凝念,心宁仙剑龙吟弹出,剑尖堪堪“叮”地在卓方正的剑刃上一点,正是对方新力未生,旧劲已去之际,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段,轻松化去了气势如虹的一记杀招。

    卓方正仙剑顺势一摆,如羚羊挂角再取林熠左肋。

    他虽以天宗年轻一代首席高手自持,但也明白林熠能与西帝别东来平分秋色,绝非易与。自己所仗者,便是对方恶战之后真元不继,纵有胜之不武的嫌疑,如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故此,他一上手就施展出天宗绝学“梅花间竹十三剑”,招招气势雄浑,凌厉迅猛,要逼得林熠正面硬撼,更不给丝毫的喘息之机。

    林熠对卓方正本人无甚好感,但对其的眼光和修为亦不由一赞,思忖道:“天宗号称两大圣地之一,果非幸至。这姓卓小子的剑**力,绝不在楚凌宇之下,可惜想欺我久战力疲,捡个现成便宜,却是打错了主意。”

    他施展奇遁身法稳扎稳打,转眼就与卓方正激战了三十余个回合。

    邓宣仰面观战,瞧着林熠被一团团白玉色剑光席卷包围,三五个照面才能偶尔还上一剑,不由替他担心,低声询问道:“凌长老,林教主是否太累了?要不要找人换他下来?”

    凌幽如低笑道:“邓宫主不必着急,林教主是在逗这傻瓜玩呢。”

    邓宣“哦”了声,但仍心存疑窦。只是看到凌幽如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才不继续追问了。

    卓方正见林熠内息悠长,毫无不继之象,只一味左一剑、右一剑,有一搭没一搭地与自己来回周旋,如此虽守多攻少,却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然而照这么打下去,到天亮也未必是个头。

    他脸露不屑之状,嘿嘿讥笑道:“林教主,莫非你方才一战已精疲力竭,而今力不从心,只能龟缩游斗,无胆争锋了么?

    若果真如此,林教主不妨直言,卓某即刻收剑罢手就是!”

    这个工夫,林熠服食的极冥魔罡灵丹效力行开,已是完全吸纳炼化,体内真气复又回升,汩汩绵绵,流转周身。先前被摩诃萨真印震伤的经脉积郁,亦随之得到疏通,再无丝毫滞碍。

    他心头大定,纵声长啸,顿时将卓方正的笑声掩盖下来,宏声说道:“那倒不必!”积蓄已久的太炎真气勃然爆发,御动心宁仙剑转守为攻,大开大阖,施出“九寂一剑”当头劈落。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