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五章 千年会

第五章 千年会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为摆脱花千迭等人的追杀,水无痕在古堡内见弯拐弯,见楼上楼,疾驰了足足半盏茶的工夫,已听不到背后的动静,才放缓了身形,定睛打量四周。

    这是古堡第三层的一间大屋,从摆设判断,极像故主人的书库,但一排排的书架上空空如也,积满厚厚的灰尘,见不到一册藏书。

    外面的光线通过东、南、西三面的巨大椭圆形窗户照射进来,形成一道道雾蒙蒙的光柱,投映在地板上。

    忽然,他猛地朝前掠出三丈,转身低声喝问道:“谁?”

    一面残旧的屏风后头,缓缓飘出一道黑色身影,答道:“忘了么?”

    水无痕倏然一惊,道:“龙尊,你怎么也来了?”

    龙尊淡淡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喜欢打探起我的行踪来了?”

    水无痕似对他异常敬畏,嘿嘿低笑道:“是我一时犯糊涂,多嘴了。”

    龙尊冷冷道:“你不是一时糊涂,而是办砸了事情,如今只懂得拚命躲避花千迭、石品天的追杀,有点魂不守舍而已。”

    水无痕恨道:“那两个老鬼,看我脱身之后,如何打发他们。”

    “你太令我失望了。”

    龙头的影子,微微在幽暗的书库里晃动着,徐徐道:“不但没有说动花千迭、石品天,反而差点暴露了我。要不是方纔我将他们引开,你哪有这么容易逃脱?”

    水无痕干笑道:“原来是龙尊替我引开了他们。也是我太心急,花千迭和石品天生太狡诈。不过,现在可以确定,他们跟定林熠了。”

    龙尊低哼道:“你以为现在还像二十多年前,这些人对聂天惧怕怀恨,又贪图《云篆天策》,让你一呼即起?

    “为了聂天,我等了一百年;为了林熠,我又等了二十多年,我一再告诫你,必须徐图缓计,绝不能让花千迭等人嗅出味道,你却单凭空口白牙的几句话,就想说动他们与你联手,是不是年纪大,昏头了?”

    水无痕一句也不敢辩驳,吶吶道:“如今花千迭他们是卯上我了,该如何是好?”

    龙尊蔑然说道:“花千迭、石品天,不过是跳梁小丑,有何可怕?你该担心的人,应是林熠。”

    水无痕醒悟道:“不错,那两个老家伙必然要去邀功,将我出卖给林熠。”

    龙尊道:“看在你诚心为我办事的分上,老夫不妨再救你一次。你将这张信笺交给林熠,他看过以后,便绝不会再为难你。”说着抬起左手,两指间夹了一张折迭成长条形的纸笺。

    水无痕将信将疑又不能多问,迈步走到黑影跟前,伸出双手道:“多谢龙尊。”

    “砰!”

    龙尊的右掌爆出一团青光,结结实实印在花千迭胸口上,将他的身子打飞出七八丈远,“哗啦啦”撞倒数排书架,摔跌在墙角。

    水无痕七窍流血,满脸惊骇,竭力撑起身子,目不转睛望着黑影,沙哑说道:“你─”

    “呼─”龙尊左手的纸笺燃起一簇火焰,顷刻成了灰烬。

    黑影晃动着道:“我向你保证过,今后林熠绝不会再为难你。现在,我做到了。”

    水无痕的嘴里呛出一团团腥浓的血沫,恨声道:“杀人灭口!”

    龙尊摇摇头,道:“你错了,你对我的了解,都是我有意让你知道的事情,所以你根本不可能告诉林熠什么。我杀你,只是为了要给林熠一个交代。

    “当然,如果不是你办砸了差事,又何至于丢了性命?”

    水无痕剧烈喘息道:“我懂了,林熠就是另一个聂天。不同的是,他现在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你不仅不会杀他,反而要继续维护他。

    “你要我串联花千迭等人,不过是埋下伏笔,留待将来不需要他的时候使用。我太傻了,竟看不透这点!”

    龙头漠然道:“你并不傻,只是心里存了私念罢了。你想着利用我的力量,挑拨花千迭等人杀了林熠,扫平冥教,届时天下魔道,便可尽收掌心。可惜,你出局了。”

    水无痕惨然道:“我要是不傻,又怎么会出局,甚至把命也丢了?”

    忽听书库里一声幽幽轻叹道:“那是因为你远不如他来得够狠够毒而已。”

    柔和绚丽的七色彩光闪动,容若蝶出现在龙尊与水无痕当中,身边还有筝姐。

    龙尊不假思索挥掌,一蓬青色罡风狂飙急旋推向容若蝶,容若蝶竟一动不动,清澈睿智的眼神,淡淡注视着龙尊,似是怜悯,似是鄙视。掌风击中容若蝶,如同泥牛入海,无声无息地消融在她淡紫色的衣裳表面,竟连一片衣袂也没被激荡起来。水无痕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容若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龙尊低哼一声,突然身影风般卷成一束,掠出书库。如此一击不中,远扬而去的魄力和手段,也令水无痕大感意外之余,自叹弗如,顿时万念俱灰。

    容若蝶目送龙尊退走,轻轻惋惜道:“若是再慢上半拍,我就有七成把握留下他。”筝姐安慰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些人忙碌一场,终究也不会有好下场。”容若蝶唇角逸出一缕苦涩笑意,黯然说道:“真的善有善报么?只怕老天爷也不敢断言。”伴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叹息,她将视线转到了水无痕的身上,沉静道:“对不起,水宫主,我救不了你。”水无痕吃力地摇摇头,清晰地感觉到生命从体内不断地被抽空,他亲手制造过数不胜数的死亡,而体验自己的死亡,却还是第一次。当然,也将是最后一次。“这是报应,让我死在你的面前。”

    他喘息着,振作起昏沉沉的神志回答道:“当年,令尊宁道虚便是死在老夫的掌下。”容若蝶的眸中,荡漾过深深的悲哀,轻声道:“你知道我是宁道虚的女儿?”水无痕点了点头,呵呵笑道:“我只是觉得奇怪,你为何会突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容若蝶目光忽地变得迷离凄楚,回答道:“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未拥有它。”水无痕怔怔望着容若蝶,终于确信她不是在说谎,苦苦一笑说道:“请转告林熠,一旦解开了《云篆天策》,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龙尊有办法置他死地,就像对付当年的魔圣聂天。“容若蝶平静颔首道:”如果有机会遇见他,我会转告。“水无痕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声音越来越低地道:”拜托你,劝说林熠不要再为难我的儿女部下,他们是─“话音未了,便带着空负大志的眼神,去了另一个世界。容若蝶玉指向着水无痕的遗体,凌空虚点,空气里”呼“地燃起一团淡金色的火焰,转眼将他的尸首焚成灰烬。

    她凝视着空中跳跃的火苗,低声道:“他虽可恨,却更可怜。”筝姐没有说话,心中却不由自主默默想道:“小姐,难道你自己不才是最可怜的人么?”火焰徐徐熄灭,地上连灰也不见留下丁点。容若蝶似乎失神半晌,才说道:“两位密宗的秘师,已到了占星台外。他们该是来找我的。”筝姐冷冷道:“小姐,你真打算要帮他们化解末世浩劫?”容若蝶淡淡而笑,并未回答,说道:“走罢,该做的事,总躲不过的。”光芒乍闪,两人的身影从书库里消失。

    只一眨眼的工夫,她们已回到古堡顶层的占星台上。圆形的大厅,超过三十丈方圆,有条不紊地陈列着各种世所罕见的天文仪器,和让人叫不出名字却又充满神秘气息的神器。透明的拱形穹顶,隐隐流动着淡紫色的光晕。透过它,可以清楚地眺望到,古堡上空璀璨壮观的星河虚空。有一束浑圆纯净的白光,从穹顶外的虚空投射下来,落入占星台正中央静静伫立的一尊神器内。

    这尊神器从外型上看,像是一座巨大的星罗图盘,表面镶嵌着难以计数的星辰,在闪光中按照各自的轨道缓缓移动。再看黑白石铺成的玉石地面,密密麻麻刻着繁杂而又令人费解的文字,岁月斑驳也不曾令其磨灭分毫。容若蝶站在巨型星罗图盘前,更显娇柔渺小,弱不禁风的背影,却透着夺不走的从容与优雅。她向着左侧的一扇黑色大门,轻轻用手一指,门无风自开,两位密宗秘师的身影,出现在开启的大门外。仿佛没有一点讶异,只有惊喜与虔诚,无断、无灭面对着容若蝶躬身施礼,沙哑的嗓音,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感慨道:“容小姐,我们终于等到你了。”容若蝶淡然一笑,轻声问道:“两位秘师,想来你们都已明白了罢?”无断恭敬道:“在天地塔塌陷的一刻,老衲终于悟到,昔日巴仁次圣法王建造天地塔的真正原因。以往对小姐多有唐突,尚请恕罪。”容若蝶微笑道:“无断秘师何出此言,若非两位,我如今也不可能站在这里。”

    原来,半个多月前,容若蝶被送入天地塔第七层软禁,身边只有筝姐一人陪同。

    虽然天地塔层层禁制,更有密宗高手坐镇,但第七层却布置得异常雅致舒适。

    她一住多日,每天除了有僧人按时送来一日三餐外,就再无外人前来,连两位秘师和别哲法王都不曾露面,好象把她遗忘在这儿了一般。筝姐忧心忡忡,绞尽脑汁设计逃生的法子。但这地方比牢狱绝地更甚,她和容若蝶又如何出得去?反倒是容若蝶处之泰然,毫无大祸临头前焦躁恐惧的模样。每日闲暇无事,便专心致志地摆弄桌上的一套器具消遣。这套古器也不知由何种材料制成,长条状的底盘上,并排伫立着高低不一的十八根食指粗细柱子。每根柱子上都串有若干颗滚圆珠子。底盘铭文上标注有推算的法则说明,在经过一番繁复演算推衍后,若将所有的铜珠挪移到中间最高的一根柱子上就算成功,但一旦出错绝不可恢复重来。这种游戏在西域流传极广,谁也说不清自何代而始。

    容若蝶早年修习算术,也曾摆弄过类似的器具。但那时至多运算到十二根,此刻虽仅仅多出六根,可难度不啻增加了百倍。这东西既耗时间,更费心力,筝姐对它提不起任何兴趣。可容若蝶却异常着迷,不分白日黑夜,兴致勃勃地专注投入,每天勉强只睡上两三个时辰,竟大有不知疲倦之意。起初筝姐还经常劝容若蝶注意休息。可时间长了,想到来日无多,又何苦再阻挠容若蝶的兴致,便也不再劝了。这一日,容若蝶忽然一反常态,睡足了整整八个时辰,醒来后也没有立即摆弄算筹,而是在桌边坐了下来,托腮沉思道:“筝姐,假如我算得不错,至多两个时辰就可以完成它了。”筝姐点头道:“这鬼珠子总算搬到头了。小姐需得好生休息,今后也莫再去为它费心思了。”容若蝶慵懒浅笑道:“可我思量了一夜,竟不敢再去动它。”筝姐不解道:“那是为何?难道有什么让小姐犯难之处?”容若蝶摇头道:“不是的。我在担心,一旦推珠完成,会发生什么……”筝姐不由愕然,问道:“不过就是游戏么,还会有后果发生?”容若蝶注视桌面上静静竖立的十六根柱子,回答道:“我不清楚,所以才会担心。但可以确定的是,它绝对不仅止是游戏。”

    她轻轻抚摸光滑的底座,继续说道:“这里的一切,由于岁月消蚀都必须定期更换,譬如这张桌子。我敢断定,它来这里不超过五年。”至于榻上的诸般用物,就更不消说了,惟有这件东西,它好象一直就在这里。若说是寻常消遣的小玩艺儿,根本不需要推衍到十八根柱这般极端复杂的地步。或许,当世之间即使恩师也破解不了。“看到筝姐疑惑欲言,她阻止道:”听我说完。当我第一次碰触珠子的时候,心底恍然漾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仿佛,它是我的旧用之物。这种感觉玄之又玄,所以,我要将它一破到底。“她顿了顿,沉吟许久,才接着道:”我坚信,它在天地塔中一晃千年,必定具有异乎寻常的意义。更确切地说,它也在等待,等待一个能完全破解它的人出现。“

    筝姐迟疑道:“小姐,这东西如此让人烦恼,咱们不玩它也罢。”“说的也是。”容若蝶颔首道:“可联想到密宗将我特意软禁在天地塔顶层,与它朝夕相对,而不受任何外界干扰,我的好奇心又忍不住作祟,想一睹究竟。”筝姐沉吟一会儿,决然道:“那就破了它罢!再不济也就是个死,反正咱们被关在这里,暗无天日也是坐以待毙。”容若蝶幽幽道:“假如仅只是我个人生死,也不需犹豫这么久。怕的是,我有一种预感,解开了它……未必是好事。”“也有可能解开了它,咱们就能得脱生天呢?小姐,何必管那么多呢?”容若蝶唏嘘道:“也是啊,一切皆有天数,岂是一颗珠子能够决定?”她主意拿定,便不再拖泥带水,心无旁鹜地演算起来。那些铜珠看似杂乱无章,好象再过三天三夜,也未必能挪动完成,可一旦彻底算透里面的步骤,到后来速度倍增,已无悬念。果如容若蝶自己预测的那样,一个半时辰后,仅剩下最后一颗滚珠还未归位。只需将它滑入中间的柱子里,即可大功告成。她的心陡然停在了半空,小小的滚珠似在沉默中与她对峙,在静谧中期待地守候。筝姐也受到感染,紧紧盯着小滚珠不敢稍移视线,好象怕它会一下子触发天塌地陷一般。静默了不知多少时间后,容若蝶自嘲道:“也许是我太多心了,一颗小滚珠而已,其实什么也不会发生。或许,它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游戏,皆因人心多妄测,才会变得复杂。”

    话音落下,纤指将最后一颗珠子纳入了它应去的位置,正好把高柱完全覆盖。四周,安静依旧,楼层里依稀可以听到容若蝶轻微的呼吸声,玲珑龟懒洋洋地从她的袖口里爬出,滑到了桌面上,傻傻仰首望着两人目光的焦点。慢慢的,底座有了一点光、若干点光、一束光,沿着中间的铜柱慢慢延伸,直到顶端,“叮─”似有一阵轻风吹过,所有的珠子颤动鸣响了起来。

    筝姐立刻把容若蝶拉到了身后,左掌提到身前,依她的想法,只要发觉稍有不对劲,就先毁了这透着古怪、说不清来历的玩意儿再说。那束光渐渐向上扩散升腾,如水波般荡漾开来,溢出一蓬淡淡的光雾。玲珑龟的小眼睛蓦地变得兴奋,死死凝望光雾,嘴里发出一记惊天动地的长鸣。光雾里,慢慢浮现出一个绝美女子的身影,那相貌竟令容若蝶觉得无比熟稔,禁不住低低失声。“我叫矜婴,可否知道你的名字?”那女子的声音好象不是从她的口中发出,而是在光雾里播散回荡,在容若蝶的心底响起:“至少,我们应该先认识彼此。”容若蝶打量着她,发现对方望着自己的眼神中,有一分真挚的爱怜,如同是在关注她的孩子,却又多少有些不同。她回答道:“容若蝶,如果你愿意,可以唤我若蝶。”“容若蝶,好美的名字。”矜婴矜持地称赞道:“当你看到我第一眼的时候,就该知道我是谁了。所以,你我其实并不陌生,对么?”

    “是的。”容若蝶的话音,竟有些艰涩,缓缓说道:“你就是解救了圣域的那位神女。”矜婴接着她的话说道:“不过,出现在你面前的,仅只是我部分意识的残片。我将它深锁千年,为的就是能再见上你一面。”说到这里,她忽而一笑纠正道:“不,是千年后的自己一面。”容若蝶也笑了,道:“我想,你有许多事情要告诉我,或者,可以交代给我去完成,对么?”矜婴伸出手,一道流光星雨缓缓地洒过容若蝶的柔发,回答道:“妳瞧,我们连说话的语气,都几乎一模一样。千年岁月,不过弹指瞬息,终究我还是我,从不曾改变。谢谢你了,若蝶。”她环顾四周,悠悠道:“当年,我恳请巴仁次圣法王建造起这座天地塔,封镇住了唐纳古喇山底的一座虚芜之城,希望等待有一天,你会来开启。”那是我不断轮回的宿命,也是我最终的归宿。“

    容若蝶安静地道:“那么包括《末世书》在内,都是你和巴仁次圣法王长谈后的结果,为的就是将我召到这里,完成所谓的宿命?”“没错,我们的宿命……”矜婴叹息道:“我故意请巴仁次圣法王留下《末世书》,通过密宗的两位秘师,在千年后将你送来,解开天机算筹后,我该完成的使命都已完成,接下来就看你了。”“我?”容若蝶问道,脑海里涌起纵身跃入深渊的一幕。矜婴道:“当我的影像消失后,天地塔便会崩塌。从虚芜城内将有一道白光生出,把你带到古神庙的占星台。”那里有一尊星罗图盘,凭它,你将成为虚芜城的主人,拥有天神一样的力量。

    “如果你一直留守在占星台,待到冥海泉涌末日莅临之际,只需借助星罗图盘得自星辰的神力,保全整个圣域并非难事。”容若蝶静静听完,问道:“那如果我希望离开呢?”矜婴默然须臾,叹息道:“那就会出现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宿命。整个人间得以避免浩劫,而你将永远消逝。”这回轮到了容若蝶的沉默,她的面色渐渐苍白,点头道:“我明白了。可《云篆天策》有什么样的作用,能告诉我么?”矜婴徐徐道:“那是另一个人在世间必须完成的使命。也许,他是惟一能够改变你命运的人。反之,对他而言也是一样。”容若蝶发现光雾开始逐渐淡去,知道时间已经不多,又问道:“那我─当然也是你,我们到底是谁?”矜婴含笑道:“我们,是上天的使者。我们的宿命千年前早已注定。就如我的死,妳的生─”声音骤然模糊,美丽的影像随着光雾退隐黯灭。容若蝶默默看着光雾里,矜婴留给自己最后一个微笑后,淡去消散,一股莫名的巨恸自心底而生,将她淹没。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