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四章 雄聚

第四章 雄聚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有些人活着,你会恨之入骨;然而一旦他永远离去了,才会明白在自己的心中,他曾占据着何等重要的位置。

    简简单单的一个问题,居然令林熠眼角发红,沉默良久。

    好象是在自问自答,林显用平淡的语气唏嘘道:“也许,这便是命运。如同用无数种选择和永远惟一的结果,编织成了罗网,我们只不过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猎物,逃脱不出,偏又在拚命挣扎。”

    他自嘲地微微一笑,抬眼仰望天边游离的浮云,接着悠悠说道:“自从我接受了恩师托付的使命,就清楚地知道会有今天的结局。

    “其实上苍已待我不薄,至少让林某在有生之年,看到了自己的爱子功成名就,卓然成人。你今后的路还很漫长,我和你娘亲还有若水先生,已无法再帮助你丝毫,儿子,你要独自顽强地走下去。”

    听父亲爱怜地呼唤自己,林熠心弦不由自主地震颤,波动过难以言喻的滋味。

    林显的眼睛里流露出哀伤之情,歇了口气道:“东帝身故,仙盟无疑会成为一盘散沙,其中地位越高的人,你便越不可轻信。何况,他们也必定对你充满敌意,更不会让谁晓得斩龙计划的真相。

    “我们父子的路,都是那样艰难和孤独,但不管到了任何时候,请你坚持。”

    林熠知道,林显的这段话,与其说是对自己身后之事的交代,还不如说是一个父亲临终前,语重心长的最后叮嘱。

    他忽然感觉自己快抑制不住几近决堤的感情,下意识挪移开了视线,道:“这世上,我还有什么再可放弃和失去的?”

    林显呵呵笑了起来,他已听出了儿子话中的弦外之音,他坐直了身躯,惨白的面颊泛起两团奇异的红光,低低说道:“在我死后,将我的骨灰和你娘亲合葬,她孤苦伶仃了那么多年,我该去好好陪着她的。不要拒绝我,这是爹最后一个,也是平生惟一向你提出的要求。”

    林熠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说道:“看在娘亲的分上,我答应你。”

    林显宽慰颔首,探身握住儿子的手,气息逐渐急促道:“归云山八丈岭高岗,那儿是她幼年生长的故土,坟前的一株榆钱树,还是我和她当年一同亲手栽下的。上次带你娘亲骨灰回去时,它已枝繁叶茂挺拔参天,就像……我跟她的儿子一样。”

    林熠的手微微抽搐了一下,终究没有甩脱林显潮湿冰凉的大手,他略微不自在地问道:“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遗愿么?”

    林显哈哈一笑,依稀显露出往昔的洒脱峥嵘,说道:“将来等你攻陷无涯山庄,别忘到我的小屋里找回那头六眼灵猫,有时候,魔兽远比人更懂得知恩图报。”

    他握紧林熠的手,含着笑意又道:“至于无涯山庄的具体位置和庄内的地形、部署,我已传入玉简最后一页,你看过即知。”

    说罢,林显慨然叹道:“我不能亲睹你手刃龙头,为先师和逆天宫洗雪深仇大恨,但能早一天再见着你娘亲,我没什么可抱憾的!这多年,我已走够走累,该好生歇一歇了……”

    他轻松地倒回躺椅里,目光拂视过天空片片白云,深深呼吸风中的芬芳,喟然赞道:“这阳光真好,为何我以前却从不觉得?”

    缓缓地,他闭起了眼睛,将修长的身躯完全松弛,尽情地曝露在秋阳底,灵魂乘风归去。他的右手依旧有力,冰冷地垂落在林熠的掌心,面容上的表情,永久地定格在最后那一抹微笑里,直如安详睡去。

    有那么短暂的一刹那,林熠头脑里所有的意识,如同华厦般轰然坍塌,化作一片荒芜的废墟,弥漫起的烟尘,令他的思绪一团混沌,没有了方向。目睹过太多的死亡,只是在这个秋阳正艳的静谧上午,面前的林显……自己曾不齿过、痛恨过、矛盾过的亲生父亲,真的就这么撒手人寰。

    他忽然发现自己哭不出来,甚至无力轻声呼唤,惟有呆呆地静坐着,用平生最漫长的时光,再一次仔仔细细审视父亲的脸庞。

    他蓦然明白,自己的父亲这一生,默默背负着何其沉重的枷锁,在冷眼与敌视的厚甲中,坚强地走过二十多个春秋,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实践了对于师门的承诺。百年之后,有谁会记得曾有一个名叫林显,又或“峦先生”的人?又有谁能知晓他默默无闻的付出?抑或,他根本不在乎人们是否感激他的巨大牺牲,当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步,他需要的,只不过是于青山绿水间,永远陪伴在爱人的身旁。让所谓的使命感都见鬼去罢,只要,坟上,有一株茂盛的榆钱树,随风低吟;树下,有两个相互依偎的灵魂,坐看云淡星稀。

    终究,他没有等到最后的结局。

    他想,林熠在为自己立碑的时候,一定会在碑文上刻下“先父”二字,那就已经足够,真的足够了。

    不知何时,空桑珠忽地一暖,青丘姥姥旋即出现在林显的遗体前。

    她的神情冷漠得一如既往,然而眼眸深处仍不可抑制地透射出感伤,轻声道:“云怒尘死了,岩和尚死了,如今连老峦也不在了。这两年走掉的人委实不少。不知道接下来是哪一个?是我或是南帝?”

    林熠凝视父亲沉着的面庞,徐徐说道:“其实,你还有另外的选择。”

    青丘姥姥流露出与她绝美容貌极不相称的一缕风霜倦意,自嘲而无奈地一笑道:“你以为龙头真会让我转世超生么?我不过是捏在他手心里的一件工具,用到哪里丢到哪里。等不再需要时,还可攫取去我修炼千百轮回的灵魄精华,权当作对我最终的报答。”

    林熠的目光挪移到了她若隐若现的脸上,问道:“你不担心我也会这么做么?”

    青丘姥姥无动于衷道:“假如结局都是一样,至少我该挑选一个我愿意给的人,对么?而且我知道,你不会。如果我猜错了,那是我活该。”

    林熠慵懒地笑了笑,双唇扭曲成一条失色的弧线,抬头道:“中午了,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应已到了青木宫。那里,会有一场喜宴。”

    青丘姥姥道:“以你现在的心情,不必勉强自己去出席一场订婚喜宴。”

    林熠颔首道:“说的也是,不过难得这对冤家有了情投意合的一天,我怎能扫了大伙儿的兴致?你替我安排一下他的后事,我想在这里再坐上一会儿。”

    青丘姥姥默然点头,借着灵魄闪遁去了。

    水榭里又只剩下林熠独自一人,还有满园瑟瑟的秋风,相伴着林显渐渐冷却的一生。

    当天傍晚,林熠一行离开南海,御剑赶往青木宫,经过一夜的仆仆风尘,于次日天明抵达。

    果不出其然,不仅仇厉、邓宣、花千迭和石品天等人尽皆云集,更有上千来自五湖四海的各方魔道豪雄,人头攒动,沸反盈天,简直比过年更要喧闹百倍。

    林熠的身份非同等闲,离青木宫还有十里,便有人传讯进去。花千迭忝为东主,责无旁贷地率众出迎,将他和叶幽雨接入大厅落坐。

    雁鸾霜知这些人寒暄过后,必定有要事密商,自己虽脱离了天宗门墙,但为免旁人疑窦,更不想彻底搀合进正魔两道的纷争中,便由叶幽雨作陪,退入内府的精舍休息。

    林熠才刚落坐,花纤盈不知打哪儿钻了出来,像羽欢快的小鸟儿一般冲入大厅,欣喜叫道:“嘿,林大哥真的来了!我还担心你赶不及呢!”

    花千迭笑喝道:“盈儿,你都快作新娘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风风火火、毛毛躁躁,也不怕邓宫主见笑?”

    花纤盈瞥了眼坐在自己爷爷下首的邓宣,娇哼道:“他敢!”

    邓宣顺时应势,立刻作出双手高举的姿势道:“在下绝对不敢,盈公主的五指神爪,比林教主的破日大光明弓更厉害,我哪里有胆子去捋虎须?”

    花纤盈见邓宣在众人面前如此俯首帖耳,不禁得意洋洋道:“这还差不多。”突地杏目圆睁嗔怒道:“好啊,你敢骂我是母老虎!”

    众人哄堂大笑,花纤盈白了邓宣一眼暂且罢兵,且待秋后算帐。然后她又换上一副甜蜜而灿烂的笑容,凑到林熠身边,神神秘秘地低声问道:“林大哥,你怎么不声不响就把雁仙子骗到手了?不愧是圣教教主,光看这手本事,邓宣比你可差远了……不过,你以后也不准教他!”

    石品天就坐在林熠身旁,听到最后一句,“噗”地一声,险些把满口的茶水喷到他脸上。

    林熠对这丫头亦是无可奈何,就如一位兄长碰上个娇宠的小妹子。他摸了摸鼻子,道:“鸾霜为了我,已被迫散去全身功力,脱离天宗。至于骗人的本事,青木宫的小公主,不才是天下第一么?我可清楚记得,当年那位小公主赌咒发誓,宁愿嫁猪嫁狗,也绝不嫁邓宣,敢情也是哄大伙儿玩的?”

    小姑娘双颊腾地通红,心虚道:“谁会说喜欢嫁猪嫁狗来着?哼,你也欺负我!”

    门外有人只听到了最后半句,扬声叫道:“邙山双圣在此,谁敢欺负花丫头?”

    一溜酒气扑面而来,白老九白老七兴冲冲奔进大厅。这两人本与花千迭等人同路返回中土,忽听说邓宣和花纤盈要订婚,喜宴上自然少不了美酒佳肴,也不管人家是否请他,大剌剌地一路跟来。

    花纤盈闻言,笑嘻嘻地伸手一指林熠道:“大恶人在此,你们上啊?”白老九眼睛一亮,有林熠在,哪里还有花纤盈的地位,惊喜道:“林兄弟,你什么时候到的?这次是不是已经顺道把天宗给灭了?”

    林熠忍着笑说道:“少了两位白兄,小弟人单势孤,想灭天宗,是心有余力不足。”

    白老七舒坦地意气风发道:“没关系,下回你想灭谁,叫上咱们兄弟就是。别说天宗,就是天界咱也一锅端了!”

    花纤盈翻他们一个大白眼,气呼呼道:“尽瞎扯!邓宣,咱们不理这帮家伙。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白老九不识趣地伸长脖子问道:“花丫头,有啥好玩的,也带上我们两个行不行?”

    花纤盈牵起邓宣的手就往厅外走,头也不回道:“你们还没帮我教训过大恶人呢!”

    白老七嘟囔道:“不能换个题目么?不过就是想出口气嘛,干嘛还要挑三拣四的,你把我当大恶人揍两拳不就得了。”

    林熠同情地看着这两位道:“人家小两口恩爱,你们跟去做什么?来,两位白兄,咱们好久没在一块儿好好喝一顿酒了,青木宫的酒窖你们都打探好了罢?怎么样?”

    白老九还拧着脑袋张望,直到花纤盈和邓宣走出大厅,才说道:“还不错,我们兄弟凑合着,已喝了好几十坛啦。不过再陪你喝点也没什么。”

    花千迭微笑道:“七兄、九兄,不知你们尝过敝宫的醉春秋么?”

    白老七眨巴眨巴眼睛,问道:“醉春秋?不可能!”

    花千迭一笑,提高嗓音吩咐道:“来人,将本宫珍藏了三百多年的“醉春秋”挖两坛出来,请诸位贵宾高朋品鉴!”眼前一花,邙山双圣已经窜出大厅,乐呵呵地跟着奉命挖酒的人去踩点了。

    邓宣几乎是被花纤盈拖着出了大厅,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林教主到了,稍后大伙儿必定要商议与正道决战的大事,我缺席可不好。”花纤盈道:“放心罢,耽误不了你的大事,你们这些男人,满脑子打打杀杀,就不会想点别的么?”邓宣道:“当然想!”

    花纤盈奇道:“想什么?”

    邓宣道:“想天快点黑,咱们两人的订婚礼马上开始。”

    花纤盈心里一阵甜,转念又警告道:“你这家伙,以后不许油嘴滑舌的戏弄小姑娘!”突然转过身勾住邓宣的脖子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邓宣打量了一眼头顶老槐树茂密的枝叶,老老实实回答问题道:“这里是青木宫的祖先祠堂,那日你我曾在里面襄助木太君,击杀了花自鸯。”

    花纤盈满意道:“量你也不敢忘,还不跟我进去祭拜列祖列宗?”

    邓宣摇摇头道:“我不是青木宫的子弟,擅进贵宫祠堂要格杀勿论的,我怕。”

    花纤盈知道他是故意旧话重提消遣自己,狠狠瞪了眼道:“好没意思,一个大男人,都两年多了还在记恨人家。好啦,大不了人家重新赔你一个。”

    说着,从袖口里取出一尊小小的檀木雕,上头用一根红线系着,牵在玉指上,垂到邓宣手心里。

    邓宣难以置信地望着手心中的檀木雕。虽然雕刻者的手艺明显很糟糕,虽然与当日被毁去的那尊圣檀木雕,仅勉强七分相似,但他却清楚地知道,这份礼物凝聚了花纤盈怎样的浓情厚意!

    花纤盈瞧见邓宣呆如木鸡的样子,也霎时感觉到自己这些日子,拼着手上被锋利的刻刀划破一道道血痕,私下里不眠不休的种种辛苦,已全都值得。

    她甜甜地一笑,食指轻点邓宣额头道:“傻瓜变呆瓜!”

    邓宣如梦初醒,珍而重之地将檀木雕纳入衣襟挂到心口,握住花纤盈的小手说道:“纤盈,我会把它戴上一辈子,谁也抢不走,毁不去!”

    花纤盈妙目流波,直比秋水还要温柔清澈,轻轻道:“你呀,只要不嫌我做得粗陋就好。”

    邓宣满怀柔情,说道:“你送我的是天底下最完美的木雕!你不是要进祠堂么,会不会里面再藏着一个怪人?我还是拼着小命陪你进去罢!”

    花纤盈又被逗乐,只觉得和这臭小子在一起时内心甜蜜安宁,偏又充满生趣,实是最幸福的时光。

    她那曾经充满幻想与憧憬的少女情怀,如今已不知不觉完全牵系在了邓宣的身上,一任快乐填满心海。

    两人走进祠堂,在青木宫先祖灵位前双双跪拜。

    花纤盈点香叩首,满面认真与诚挚喃喃低声道:“列祖列宗在上,盈儿和邓宣结为夫妇,患难与共不离不弃。求列位先祖保佑他早日凯旋,从此远离干戈凶险,平平安安。如果有什么灾祸不测,盈儿愿意替他承接。因为有他在身边,盈儿才有快乐……”声音越来越低,渐至呢喃。

    邓宣这时才明白,在花纤盈开朗欢快的外表下,其实埋藏着一颗同样是多愁善感的少女心,害怕自己的未婚夫会战死沙场,害怕自己失去所爱。

    只是,他此时此刻又岂能退缩,岂能只顾儿女情长?一腔热血沸腾全身,邓宣真诚地承诺道:“纤盈,有你做的护身符保佑着我,有青木宫的列祖列宗庇护着我,还有我娘亲、爹爹和外公冥冥中注视着我,我一定能活着回来!一定要来青木宫娶你回家,让你永远都做我的快乐新娘!”

    花纤盈泪光盈盈抬起头,含着笑任凭邓宣将自己拥入怀中。

    有那一瞬,她忽然感觉自己已经长大,不再迷惑失落,而是一个懂得珍爱眼前幸福的人。

    两人祭拜完毕,花纤盈将邓宣送回大厅外,悄声道:“进去罢。别跟他们傻喝酒,他们都是酒鬼,喝多少也没事,你可不行。”

    听花纤盈宛如小妻子一般地叮咛,邓宣噗哧一声笑了,点头道:“其实我也是酒鬼……你先别瞪眼,我会乖乖听你话的,不跟他们拼酒。”

    缓缓松手拍拍花纤盈的脸颊,一挺胸膛,抬步走进了大厅。厅里的众人还在闲谈,显然是在等他,邓宣暗叫惭愧,抱拳道:“对不住,劳大家久候了。”

    林熠扫了眼邓宣胸口衣襟一片沾湿未干的痕迹,轻笑道:“邓兄此行不虚呀,收获必定不小,可喜可贺。”

    邓宣脸热心跳,赶紧回原位坐下转移话题道:“两位白兄呢,怎么不见他们?”

    石左寒道:“我们已连手将他们灌醉,现在正睡着呢。”

    石品天一拍巴掌,道:“好啦,人都到齐了,林教主,请你发号施令罢,商量完正事,咱们还赶着喝邓宫主和花小姐的喜酒呢。”

    林熠徐徐环顾左右,道:“在开始之前,咱们先肃清会场。各家均只留三人,其余都退到厅外,劳烦花宫主安排他们用茶歇息。叶长老、木仙子、石头和爆蜂弩队,请你们各守大厅一面,任何人未得准许,擅自接近五丈之内,无需通禀,立杀无赦。再麻烦石宫主亲自出手,在大厅布下贵宫的“泰石真符”,以测万全。”

    林熠这番兴师动众,厅里却没有一个人觉得他是在小题大做,相反,花千迭等人的面色逐渐凝重,深知林熠布置得越是周全,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便会越发惊世骇俗、石破天惊。

    一阵井然有序的忙碌后,诸事停当,大厅的八扇红木门慢慢关闭,“泰石真符”漾起的青色光华,映照在每个人身上,忽明忽暗。

    厅里只剩下十二个人,林熠仍被花千迭请到了正中的主位落坐。

    他看了下各家留下的人,青木宫是花千夜、花千放;石品天身后坐的,则是石左寒和石道廷;邓宣留下了于恒、郝城两大护法,至于裘一展因要坐镇金牛宫,此次并未出席;而冥教一方,仇厉当仁不让地留了下来,另外一个端坐席位上的,赫然便是号称“风雨如晦”四大西冥长老之首的周幽风。

    一贯利用漫不经心的大模大样掩饰自己城府的石品天,这时亦变得罕有的严肃,沉声道:“林教主,客套话咱们都不必说了,如今圣教和我们三大神宫,可谓兴亡一体、同荣共辱。你打算怎么干,只管说来,我等惟林教主马首是瞻!”

    林熠道:“三天前,我在观止池已接下了天宗宗主戎淡远的昆吾之约,与正道各派的一场正面冲突,已是迫在眉睫。

    “千年以来,据林某所知,这是天宗首次抛开两大圣地的超然地位,直接出面召集天都、不夜岛、昆吾、漱心庵、神霄宫、正一剑派、云中剑派以及太甲门这八家名门正派,共同举兵。”

    他顿了顿,嘴角浮现起一缕讥诮,自嘲道:“动用如此浩大的声势,用来围剿在下和圣教,真够抬举我林熠。难得诸位宫主仗义襄助,要与在下和圣教同舟共济并肩御敌,林某先行谢过。”

    说着,他在座椅上抱拳向花千迭等人一揖,接着道:“但今日请允许林某先私后公,先和诸位了断一桩近年的公案,而后再共商大计。”

    石品天、邓宣和花千迭交换过一个眼色,均看到各自目光里隐含的诧异,但谁也没有开口打断林熠。

    只听他继续说道:“近两年来,在圣教、金牛宫、青木宫乃至天石宫,接连发生一系列的血案,背后主持之人除了乌归道外,还有林某的亲生母亲,这已不是什么秘密。

    “大伙儿看在在下的薄面上,刻意宽容,林某心知肚明,感激不尽。可各位宫主都由此死伤了不少亲朋好友,甚至包括邓宣的父母和外公……如此罪责,林某岂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不给大伙儿一个交代就过去了?”

    邓宣摇摇头道:“林大哥,不提令堂已然仙逝,乌归道重伤出逃后踪影全无,多半已是完蛋了,再说那些事情,和你并无直接关系,你何苦再揽到自己的头上?”

    林熠摆手道:“不,常言道父债子还。我既为人子,该有所担当的时候怎能自私退缩?早在天石宫养伤时,我就向石宫主承诺过,必定要给诸位一个交代。如今各家苦主均都聚齐,林某正可一偿旧债!”

    石品天道:“林教主,几句玩笑话你还当真了?说什么旧债,谁家没欠过?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己完全干净?你若再提,叫我老石和老花以后还怎样做人?是这个道理罢,小邓?”

    林熠斩钉截铁道:“正因为我当诸位是朋友,所以该我还的,一定要还清!”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