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二章 授课

第二章 授课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林熠下床推开窗户,屋外大雪已止。天地白茫茫一片,清新幽静,微露的晨曦透过对面的屋宇照进窗棂。

    他默默想道:“这套幻空身法经此整合,该有一个新的名字,也免得露了雨老爷子的底。”

    略一沉吟,“奇遁”二字浮上心头,林熠一拍窗棂低声自语道:“就叫这个名字,脱胎奇门遁甲之学,而得飘逸之术,顾名思义再好不过。”

    他目光扫到墙壁上刺目的血迹,拿起桌案上最大号的毛笔,润足了墨汁,在宣纸上刷刷刷写下三字,条幅贴上墙刚好遮掩住那滩血迹。

    “圣贤居”,林熠眯着眼欣赏自己的大作,口气不小,字却写得四平八稳、平庸无奇,不过与那迂腐固执、自以为是的钱老夫子倒是很般配。林熠点点头,应该不会有人会对这几个字有任何兴趣,更不会从笔迹里看出破绽。

    忙完这个,林熠施施然步到外屋叫来孙二。孙二端来了林熠的早点,竟又有一壶温好的酒。

    他瞧着林熠自斟自酌、怡然惬意的模样,心里道:“什么文圣门人,整个一酒鬼。今日就要给少爷、小姐授课,打死老子都不信他能强过以前的几位先生。”

    林熠好像看出孙二的心思,慢吞吞放下酒杯,问道:“今日起老朽要给孙小姐与孙少爷授课了吧!怎不见他们两个前来问安?”

    孙二答道:“瞧这天色,也该来了。”

    话音未落,曹妍从院外走了进来,入屋向林熠行礼道:“学生给先生请安。”

    林熠问道:“为何不见孙少爷,他到哪里去了?”

    曹妍嗫嚅道:“小弟昨天掉进荷花池中,今日一早就发起了高热,不能起床。他托学生向先生告假一天,请先生恩允。”

    林熠一翻白眼道:“高热?那老朽该亲自去探望才是。请孙小姐前头带路。”

    曹妍连忙摇头道:“不是高热,只是偶染风寒而已,睡上一觉就好,岂敢劳动先生大驾?”

    林熠怫然道:“妍儿何出此语?学生染病,为师焉能不前往探视?”

    曹妍推托不过,偷偷向孙二使了个眼色,孙二会意说道:“先生,小的先告退。”

    林熠挥挥手,孙二退出屋子,一路小跑进了对面院子,远远就望见曹衡正指挥两个丫鬟,把支大扫帚插在雪人身上当作武器。

    原来曹彬夫妇一早就出门办事,曹衡如脱缰野马没了管教。他晨起练功完毕,也不理曹妍的劝说,拉着丫鬟玩起了雪。

    孙二见状赶紧气喘吁吁叫道:“孙少爷、孙少爷,不好了!”

    曹衡一愣,问道:“孙二叔,什么不好了,是我爹娘回来了么?”

    孙二摆手道:“不、不是,是钱老夫子听说你病了,要来探望。人马上就到。”

    曹衡一挺小胸脯道:“他要来便来,本少爷还会怕他?”

    孙二道:“孙少爷自然不会怕了这个木头秀才,可需小心他回头告诉大爷。”

    曹衡一惊,想起钱老夫子耷拉的三角眼,透着几分阴阳怪气,指不定真会告自己的黑状,慌道:“那怎么办?”

    孙二道:“当然是赶紧回屋躺上床装病。只要过了这一关,孙少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曹衡看看堆了一半多张牙舞爪的雪人,扫兴道:“这个臭老头,总和本少爷过不去。”就听到院子外面曹妍大声说道:“先生慢慢走,小心路滑。”

    曹衡拖着两个丫鬟回身往小楼冲去,边跑边低声道:“快,帮我装病!”

    孙二笑着在外望风。

    曹衡风风火火奔进卧室,小丫鬟七手八脚替他脱了外衣、靴子,又把被子铺开。小家伙哧溜钻进被窝,嘴里叫道:“火盆,火盆挪过来,放下帐子。”

    刚收拾停当,曹妍引着林熠推门而入,丫鬟施礼问安道:“孙小姐,钱先生!”

    曹妍朝帐子里面叫道:“小弟,钱先生看望你来啦!”

    帐子里,曹衡用比昨天还虚弱颤抖的声音道:“多、多谢先生,恕学生不能起床行礼。”

    曹妍心下暗笑,恭敬道:“先生,屋里空气污浊。小弟的风寒万一沾染到你可就糟啦!不如学生领您到楼下小厅里稍坐?”

    林熠摇头道:“不妨,看来孙少爷病得不轻,可有去请本城的大夫诊断?”

    曹衡回答道:“一点小病,只要睡上一觉就能退热。衡儿不敢惊动爹娘去请大夫,倒烦劳先生关爱。”

    林熠扯着嗓子道:“这怎么成?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防微杜渐才是正理。好在老朽粗通针石医药之学,便为孙少爷看上一看。”

    曹衡大吃一惊,忙不迭道:“衡儿的病不碍事,不敢有劳先生诊治。”

    林熠道:“举手之劳,孙少爷不必在意。”迈步走到床前,伸手揭开帐帘。

    曹妍暗暗叫苦,钱老夫子只需一见曹衡生龙活虎、红扑扑的小脸蛋,这戏就穿帮了。

    孰知帐帘掀开,却看不到曹衡的脸,敢情这小家伙见势不妙,先一步把脑袋缩进被窝里藏了起来。林熠一怔问道:“孙少爷,你的头怎么埋在被褥里?”

    曹衡瓮声瓮气回答道:“衡儿怕冷,不敢把头露在外面,请先生见谅。”

    林熠道:“嗯,不妨。请孙少爷伸出左手,老朽为你切脉。”

    曹衡无可奈何从被角里探出左手。林熠伸指搭住脉门,奇怪道:“孙少爷,你身上好像不怎么发烫啊?”

    曹妍赶忙道:“启禀先生,小弟内热不散,寒毒积郁体内无法散发,所以才会这样。等过一阵子寒毒发作出来了,只怕会比火炭还烫手。”

    林熠装模作样瞑目捻须道:“话虽如此,但孙少爷的脉象平和强劲,似乎─”他的话刚说一半,曹衡的脉搏跃动突然加速,毫无规律的一通乱跳。

    林熠哑笑不止,心道:“好小子,居然用真气搅乱脉象。好,你既存心装病,我若不配合到底,岂不显得做先生的太无趣?”

    他“咦”了一声,收回右手煞有其事道:“果然病得不轻,要立刻诊治不能延误。”起身走到书案前研墨提笔,说道:“老朽开一张方子,请孙二赶紧抓药熬上,即刻令孙少爷服下。三帖之后,病情当有好转。”

    他端端正正的写了十数味草药,尽是黄连、杏仁等之物,服之无害只是剧苦而已。

    曹妍没想到新来的先生做事这般较真,对曹衡“关爱有加”至极,试探道:“先生,风寒小病,焐一身热汗就会没事,这药便不用服了吧?”

    林熠不悦道:“孙小姐可是信不过老朽的诊断?也好,老朽这就去禀明令祖,烦他请一位本城名医替孙少爷诊治。”

    被子里传来曹衡忍气吞声的声音道:“衡儿愿意试试先生开的药方。”

    林熠欢颜道:“这就对了,老朽的医术名动江南,保你不会有错。”扬声唤来孙二着他去街上抓药,又亲自下厨熬好,将一碗热腾腾的药汤端到曹衡跟前。

    曹衡靠在床上,不知怎的,小脸当真变得有点发黄,望着药汤苦脸问道:“先生,衡儿觉着休息了一会儿已经好了不少,这药能不能暂时不喝?”

    林熠老脸好像也变黑了,肃然道:“生了病焉有不吃药就能康复的道理,快喝了!”

    曹衡无奈,战战兢兢伸出舌头在碗里舔了一小口,立时五官挤成一堆,瘪嘴道:“先生,这是什么药啊?苦口得紧!”

    林熠道:“良药苦口,古有明训。越苦,就越是好药,赶紧喝了,莫等它凉。”

    曹妍心中不忍,有意代弟受苦。

    只不过吃药治病的事谁也替代不了,她唯有眼睁睁瞧着曹衡两眼一闭,把药汤一口灌下,等碗拿开,再看曹衡脸上,五官似乎都移了位置。

    林熠满意的点点头道:“好,等到中午老朽再为你熬上第二帖,如此三次,明日一早孙少爷的寒毒便能拔清,届时下床走动当无手足酸软、气喘体虚之症。”

    曹衡把药碗一扔,险些从床上跳了起来,失声道:“这药我还要喝……喝两次?”

    林熠慢吞吞道:“是啊。倘若高热不退,明日再多加几帖,直到病好。”

    曹衡一迭声道:“不用,不用!学生刚一喝完这药,就已觉得浑身发热,显是病好了。”

    林熠疑道:“不会吧,哪有这么快?至少中午还得再服一帖。”

    曹衡一骨碌翻身跳起,拳打脚踢作出精神百倍的模样,道:“先生开的药方果然神奇,衡儿一下子全都好了,当真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

    林熠大乐,理着颌下几缕胡须得意道:“老朽的祖传秘方,自然错不了,但孙少爷还需卧床休息。”

    曹衡心中恨极,脑中竟已勾勒出幻境,自己正一根根慢慢拔掉钱老夫子的胡子、眉毛、头发,令他一张老脸变成皱皮光鸭蛋,脸上却不得不笑道:“喝了先生的药,衡儿不知为何再也躺不住,就想起来走动走动。”

    林熠暗道:“你不起来才是怪事。”他暗中狂笑又辛苦忍住,一本正经道:“也好,把衣服穿上,莫要着凉。”

    曹衡一面乖乖穿起衣服,一面提心吊胆的问道:“先生,中午那帖药─”

    林熠道:“病既然好了,药当然不必再服。孙少爷要不要老朽再开一张固本培元、补虚滋阳的药方,以免病情反覆?”

    曹衡一听,连连晃动双手道:“不用、不用,多谢先生关心。”

    林熠见捉弄他到差不多了,说道:“好吧!今日放你一天假,好生休息。往后要是再有不适,只管来找老朽。”

    曹衡喉咙里苦麻难耐,连胃里都在翻江倒海。

    他心里想想这一天的假着实来之不易,今后宁死也不再说自己生病,那钱氏的祖传秘方压根就不是人能喝的。

    林熠放了二小的大假,自己一个人悠哉游哉回了小院,关门疗伤。

    中午时孙二送酒饭来,说起早上的事情一翘大拇指道:“钱先生,高,实在是高。小的还是头一回看到有人用这方儿对付孙少爷,往后他可不敢装病赖课啦!”

    林熠似笑非笑道:“孙二,你很会看眼色,跑得也挺快啊!外头的雪人化了么?”

    孙二尴尬笑道:“他是孙少爷,小的总得护着点,这点小伎俩哪能瞒过先生?”

    用过午饭,林熠打发走孙二开始继续静悟奇遁身法,到黄昏时,终于想通手舞足蹈第一式中所有的身法变化,刚巧曹彬来找。

    林熠将他请到外屋落坐。曹彬笑道:“今天可把我累得够呛。愚兄与拙荆依照林兄弟开列的清单分头置办,往来近千里,总算买到了二十多样。再加上府中常备的那些,已有一小半办妥了。”

    林熠微笑道:“辛苦大哥了。不晓得外面风声如何?”

    曹彬面色凝重,低声道:“林兄弟,这回动静可闹大了。昆吾、正一、神霄各派已联名发出通告,悬赏缉拿你。据说观止池的雁仙子也应允出手襄助,誓要将你擒住,以祭奠令师玄干真人在天之灵。”

    林熠低低一笑,道:“悬赏,不晓得他们给小弟的脑袋定了多高的价钱?”

    曹彬道:“昆吾仙剑一柄,灵丹一壶,另赠金银不计。还有就是正道数家掌门亲笔签署的报恩牌,万一有事凭借此牌便能请动各派高手出面排忧。别的不提,单此报恩牌,现下已引得人人眼红心动。莫说正道,连魔道中人也在到处打探林兄弟的下落。”

    林熠啧啧道:“好家伙,不如小弟自己送上门去,领得赏金,免得便宜别人。”

    曹彬道:“你还有心思说笑?咱们太霞派也收到了通告,老爷子正派人满城打探呢!可没想到要在自己府上查一查。”

    林熠又问道:“大哥可有听到什么其他消息?”

    曹彬道:“如今街头巷尾谈论最多的就是林兄弟的事,别的倒没什么了。”

    林熠“哦”了一声,他原本想问一下容若蝶的动静,想来她行踪飘忽隐秘,曹彬也无从打听,提醒道:“大哥置办这些物事尚需多加留意,别让旁人起疑才好。”

    曹彬颔首道:“我明白。对了,明日愚兄要护送一批红货前往京城,正好沿途购置,估计来回需要半个多月。我留下拙荆照应,当可无事。”

    林熠知道年关将近,正是镖局一年四季里生意最火的时候,说道:“大哥尽管去忙,小弟不会有事。听说京城老百记的‘阳春玉液’很有名,不妨捎带一些回来。”

    曹彬一怔问道:“阳春玉液,是炼符铸器要用的么,不知要买多少?”

    林熠哈哈笑道:“是酒的名字,大哥顺道带几坛回来也就是了,用它炼符可不成。”

    曹彬也哑然失笑,道:“没问题,我装一车回来,过年时喝个痛快。”两人又闲聊一会儿,说到早上曹衡喝药的事,曹彬捧腹大笑,道:“有你的,这小子今后定会老实不少。”

    林熠道:“我还不晓得他明天又会冒出什么坏水来跟我过招,嘿嘿,孺子可教。”

    曹彬道:“林兄弟,愚兄的这个宝贝儿子就劳你多费心啦!”

    林熠道:“大哥放心出门。等你回来,小弟保证还你一个改头换面的小曹衡。”

    曹彬大喜,又拉着林熠喝酒去了。

    次日清晨他率着镖局里的一队人马押送镖银起程,曹夫人则留守府中,暗地里继续购置清单上的物品。

    早饭后林熠步入西厢房授课,曹妍、曹衡已在这里等候。也许是受过了昨天的教训,曹衡规规矩矩起身和姐姐一道向林熠请安。

    林熠落坐,刚一沾到红木椅子上的软垫立觉有异,一枚细铁钉尖头朝上正对准着自己的屁股。

    林熠不动声色的稳稳坐下,钉尖已被压入椅面,他心底叹了一口气,暗道:“这种小把戏忒没意思,若能生动有趣的才好!”

    曹衡眼睛也不眨的瞅着林熠,满以为他会捂着屁股跳起来,岂料一片风平浪静,他瞪大眼睛讶异连连:“呀!这糟老头难不成皮厚到连钉子也扎不进去?哼,说不定是大姐多事,悄悄把钉子拔了。”

    此计不成,另图他法,曹衡笑嘻嘻双手端起早准备妥当的杯盏,恭恭敬敬捧到林熠面前说道:“先生,请用茶。”

    林熠懒洋洋抬眼看看他,若说这小子喝完药就学乖了,至少表面上会尊师重道,孝敬先生了,那当真是天下奇闻,问道:“孙少爷,你的病体可康复了?”

    曹衡一只手按住杯盖,里头似有细微的轻响,回答道:“先生的药方真灵。今早学生起床,什么病痛都没啦!所以我特意让丫鬟炖了参茶,聊表谢意。”

    林熠望着杯盏呵呵笑道:“孙少爷客气了。”他抬手做接状,触到杯底手心真气微吐,果然“吱吱”尖叫声中,一只毛茸茸的小老鼠掀开杯盖打从里面冲出,一旁正自惊奇的曹妍见状不由失声尖叫。

    那小老鼠蹦出杯盏,不偏不倚哧溜钻进曹衡脖领,顺着胸口直往下窜,竟到了裤裆里。曹衡猝不及防,骇然变色,隔着衣服怎也抓不住它,蓦然惨叫道:“妈呀─”顾不得曹妍在旁,手忙脚乱褪下棉裤,伸手去掏。

    林熠假作惊惶道:“哪来的老鼠!这、这不是参茶么?”

    曹衡面色苍白,从裤子里逮出了肇事的家伙。幸亏这只小老鼠昨夜吃得甚饱,不然到处乱啃乱咬起来,自己可大事不妙。他惊魂未定,紧攥着“吱吱”乱叫的小老鼠喘息道:“我、我也不晓得,说不定是哪个下人干的好事。”

    林熠怒道:“反了他们!待老朽禀明夫人,定要查出罪魁祸首。”

    小家伙自己就是祸首,听林熠一说赶紧用两根手指夹住小老鼠的嘴巴,反手藏在身后,忙道:“先生,咱们先上课。待会儿放学,衡儿再禀报娘亲,请她查办。”

    林熠见好就收,颔首道:“好,请孙少爷先将这只老鼠放生。需知圣人有好生之德,纵一草一木亦爱如己出,况且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鼠乎?”

    曹衡应了,提起裤子奔到门外,倒拎起小老鼠尾巴,低骂道:“笨蛋,连往哪儿钻都搞不明白,亏得本少爷养了你一晚上。”松手将它放了,小东西在地上打个滚,一溜烟逃进墙角的石缝中。

    曹衡垂头丧气回到屋里,见曹妍掩口在笑,狠狠瞪了一眼,蔫蔫地坐回位上。

    林熠看看摆在案上的书籍,问道:“孙小姐,你们已学到哪一篇了?”

    曹妍回答道:“禀先生,咱们刚学完《问礼七章》,正要开始拜读《知物集》。”

    《问礼七章》与《知物集》俱是文圣骆子所著,曹妍九岁、曹衡七岁便已学到此章,进境也算快的了。

    林熠幼时也曾在二师兄宋震远的督导下研读《知物集》。宋震远诗文风流着于昆吾,他耳闻目染也不逊色。单是要对付两个孩童,肚子里的那点文墨自是足够有多,游刃有余。

    可惜林熠打小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论及跷课偷懒的功夫,恐怕曹衡知道会惊为神人。要他照本宣科给二小一句句道来,岂不先把自己气闷至死?

    他草草翻了几页《知物集》,皱眉道:“子曰:“学而用之’,方为大道。又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见读书不能光凭死记硬背,需时时刻刻身体力行,用心体悟才能事半功倍,领会圣心。走,老朽带你们到后花园赏雪品梅,咱们也挪一挪窝。”

    曹衡一声欢呼,高高抛飞书本,跳起道:“好啊─”

    林熠反背双手,领着兴高采烈的曹衡和满腹疑惑的曹妍出了小院,迳自往后花园去。守在外头的丫鬟不敢拦阻,忙禀报曹夫人知晓。

    曹夫人心中虽是诧异,但也只淡淡说了句:“听凭钱老夫子的主张,莫要管他。”

    三人到了后花园,大雪初晴,园内数十株寒梅冰枝嫩绿,竞相绽放,花色美秀,争奇斗艳,疏影清雅,幽香宜人。

    林熠一指梅树说道:“你们两个可听说过,梅乃二十四番花信之首,被誉为花中魁首。自古有诗颂赞道:“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又有言曰:“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称咏其凌寒留香,铁骨冰心的铮铮气节。

    “吾辈读圣贤之书,非为金榜题名,其志当在天下。便如这园中寒梅,风雪越烈,怒放越艳,永不向淫威逆境折腰。”

    曹妍固然听得入神,曹衡也停下拨弄雪枝的手,神往无限道:“先生说得真好,大丈夫处世立身,就该像这寒梅自强不息,坚韧不拔。”

    林熠嘿嘿道:“知难行易。孙少爷处处以大丈夫自居,可装病跷课,捉弄先生,岂是君子所为?如这寒梅,一任昨夜大雪狂暴,何曾低过半分头,俯下半寸腰?你既心存大志,就当以梅为师,自强自立,且莫做只会躲在爹娘翼下撒娇的温巢小鸟。”

    曹衡脸一红,心头“咯@”一下道:“哎哟,原来这糟老头子早就识破了本少爷的妙计。但他说的也对,好男儿志在四方,偷懒跷课不是男儿所为。不过昨天那药害我呕了一天,这笔帐绝对不能算完。”

    他点着脑袋,神气地一叉小腰道:“衡儿定要学作傲雪寒梅,展翅大鹏,绝不学温巢鸟雀!”

    林熠见他言辞凿凿仿佛开了窍,哪管他心中转了那么多的心思,微笑道:“斯言善哉,老朽当拭目以待。”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