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二章 忘忧崖

第二章 忘忧崖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林熠庆幸自己从中午到现在,一直没有吃过东西,但胃里仍一阵阵恶心。他站起身道:“既然云前辈回来了,在下也该让位了。”云怒尘拍打林熠肩头,哈哈笑道:“小子不错,如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像你这样懂礼貌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日后有空到忘忧崖来,让老夫提点你两手。”说罢大咧咧坐下,看到面前堆着的筹码,微微惊讶道:“这都是你赢的?”林熠点头道:“除了开始老峦借的十根,剩下的都是在下侥幸赢来的。”云怒尘环顾另外三人,问道:“岩和尚,老峦,老南,你们没放水吧?”岩和尚满脸笑容,像个弥勒佛,回答道:“老衲很想放水,可惜林小施主根本不给老衲这个机会。”老峦不悦道:“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在赌桌上放过水?”云怒尘大笑道:“是,是。你小子素来六亲不认,上了赌桌连亲生爹娘的裤衩都敢赢个精光。要说老峦会放水,老夫第一个不信。”南山老翁木然道:“老朽是输了不少,不过多半是落进了老峦的口袋。要放水,也是放给了老峦。”云怒尘一把抓起筹码,交到林熠手中,说道:“小子,你赚的不少啊,看中什么只管说。”林熠问道:“是不是只要筹码够数,这里的任何东西我都可以拿走?”云怒尘道:“当然。若是有人今晚赌上了脑袋,只要你筹码够多,一样可以现在就把他拧下来当夜壶用。”林熠笑了笑道:“可惜人头做的夜壶,在下暂时还不大感兴趣,如此便拿那颗破劫丹吧。”云怒尘脸色微微一变,炯然的目光刺入林熠眼中,收起笑容道:“小子,你拿破劫丹何用?”林熠点头道:“云前辈适才说过,有了它便能挨过一次天劫。”云怒尘点头道:“不错。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差不多都快到了需要用破劫丹抗御天劫的关口。挨过了,便能多活六十年参悟真仙境界。挨不过,就是他娘的元神爆裂,魂飞魄散。可是它对你,却并没有任何用处,吞进肚子里,是大大的浪费。”林熠恭敬地听完,恭敬地问道:“那我用来送人行不行?”云怒尘一怔,道:“行,给谁?”林熠放下五十五根筹码,拿起盛着破劫丹的小瓷瓶递向南山老翁道:“老伯,这些日子多蒙你指点弟子窥悟天道自然,令我获益良多。这颗破劫丹,您别客气,尽管收下。要是将来真用不着,就扔到龙园溪水里吧。”所有人都呆住了,云怒尘惊愕道:“小子,你当真想好了?”林熠满不在乎地笑道:“前辈刚才不是说过,这玩意儿我吞进肚子里完全是浪费。不如借花献佛,做个顺水人情,有什么不对么?”岩和尚紧紧盯着破劫丹,不再口诵佛号,喃喃道:“对,简直***对极了!”南山老翁并没有立即接下,抬眼望向林熠,缓缓问道:“你不后悔?”林熠道:“如果老伯拒绝,说不定我才会真的后悔。”南山老翁木讷的脸上居然出现一丝笑意,问道:“你会后悔什么?”林熠悠然答道:“自然是在后悔,为什么平白受了老伯那么多好处,现在却没法子偿还。”南山老翁颔首道:“好,虽然接受了这颗破劫丹,将来后悔的或许会是老朽,我还是收下了,但不是白白收下。”他枯干粗糙的右手一翻,取出一团似锦如丝的东西,说道:“这条‘锦云丝带’是老朽早年随身的宝物,锁肉身,摄灵魄,一旦祭出神鬼难逃,更能让被缚之人魂魄如焚,求死不能。你拿去,看谁不顺眼就祭出来,届时任你使唤,为所欲为!”林熠接过锦云丝带,手上轻飘飘的几乎感觉不到一点分量,点头道:“好!日后老伯想捉谁,只管吩咐一声,我替您像牵牛似的拎过来。”他把手中剩下的二十多根筹码递给老峦道:“多谢你借我本钱。”老峦道:“你还可以再换些其他的东西!”林熠摇头道:“不用了,我本就是来看热闹的,能赚已经很好。”云怒尘不甘地望了眼南山老翁,叹道:“老夫真不该离开两个多时辰,眼睛一眨,煮熟的鸭子便飞了。”说着狠狠搓动魑琥的背脊,疼得它吱吱乱叫。

    天亮散赌时,老峦赢得最多,收走了南山老翁的那幅《春溪花树图》。云怒尘一口气挑走《般叶经》、玉佛像等物,郁闷之气似乎稍平了一点。

    岩和尚小输当赢,笑呵呵拿到剩下的几件宝物。南山老翁一输到底,只出不进,然而真正大赢家无疑是他。

    云怒尘第一个离开,瞧他的模样,不知稍后忘忧崖又会有谁倒楣。

    南山老翁也随后起身,深深看了林熠一眼,道:“多谢。”慢悠悠跨出庙门。

    岩和尚问道:“你们两位要不要留下来陪老衲喝杯早茶?”林熠瞧瞧天色,道:“时间过得真快,我得去猎苑报到了。”老峦点头道:“我用马车送你。”两人出门坐上马车,向猎苑方向徐徐驶去。

    老峦轻轻挥动软鞭,发出“劈啪”脆响,冷冷问道:“你为什么会把破劫丹送给老南?”林熠诧异道:“有什么不对么?”老峦猛然转头紧紧盯住林熠,停留好一阵子,才回过头去淡淡道:“你这样是害了他。”林熠摸摸自己的鼻子,仍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峦哼道:“凭老南的心境和修为,即便没有破劫丹,也有八成的把握渡过天劫。你将破劫丹送给他,反令他多了一份依赖,对于日后的潜修有害无益。”林熠恍然道:“难怪他会说收下破劫丹将来也许会后悔。”老峦无法从林熠的语气里分清,他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假装,继续说道:“可惜,尽管老南明白这点,破劫丹的诱惑力却实在太大。他仍是忍不住收下了。”林熠问道:“既然是这样的至宝,你却又为何不留着自己用,反而将它拿出来换筹码?”老峦道:“因为我不需要,不如送给他们。”林熠道:“可是你又说过,破劫丹对老伯这样的高手修炼,只会有害无益。”老峦的语气突然变得森寒,缓缓道:“一个人聪明是好事,可把聪明完全表现出来,就成了十足的傻瓜。你最好不要时时自作聪明。”林熠又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我知道了。”老峦冷笑道:“你再这么摸下去,鼻梁迟早要塌下去。而且,你把破劫丹送给老南,等于是替他树了两个极厉害的敌人。他本可以继续隐居龙园与世无争,但从今天起,却要时刻提防被人暗算。”林熠奇怪道:“你指的是岩大师和云老前辈他们?你们四个人不是相交多年的朋友吗?”老峦道:“老南临走前为何要毫无来由地多看你一眼?岩和尚为什么还要留你喝早茶?云怒尘又为什么走得那么急?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傻瓜,只不过他们摸不清你的用意而已。假如你不是龙头要的人,这颗脑袋过了今早,不知明天会在哪里。”林熠感到背后冒起丝丝凉意,喃喃道:“原来我这个傻瓜想当一回滥好人,却差点把小命送掉。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往后打死我也不干了。”老峦道:“但愿你没有对我撒谎。也许你没有意识到,你对老南说的一句话,才是真正的救命稻草。”林熠怔道:“我说了什么?”老峦回答道:“你劝老南不该来赌牌九,对不对?但你不知道,早在十几年前,老南还是每回都能满载而归的大赢家。直到最近几次,他才越输越多。”林熠傻道:“这又是什么道理,难不成是他的牌技退化了?”老峦道:“退化的不是他的牌技,而是老南的争胜之心。他已渐渐看淡胜负,更不在意换取别人的宝物。现在的老南,是为求败而来。”林熠吸了口气,头晕道:“求败?”老峦道:“一个人要打扫屋子,首先必须晓得灰尘在哪里。否则乱扫一气,只能事倍功半。老南赌牌九,正是出于同样的理由,他想从与我们的对决里,不断找到修炼中的心境弱点,而后进行弥补消除。你认为,他会在乎一场赌局?”林熠久久地沉默,思索老峦的话,低声道:“原来如此。”老峦道:“正由于你的这句话,暴露出尚不了解老南用心的无知,大伙儿才不能确定你送出破劫丹的真实用意。如果你看破了这点,却还将破劫丹送给老南,不用我说,你现在也该明白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林熠强笑道:“原来,我说错的那句话,偏偏是说得最对的一句。”马车在猎苑门前停下,老峦道:“到了,今晚我不送你了,自己回龙园吧。”林熠下车,道:“老峦,谢谢你的提醒,不然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老峦没有回答,驾着马车慢笃笃向着青丘下驶去,过一会儿,便隐入山道转角不见踪影。

    林熠在门口静静伫立半晌,仿佛在回味老峦刚才说的每一句话,脸上渐渐又变得轻松,朗声微笑着道:“姥姥,我来报到了!”一路走进猎苑,这回再没有不识趣的魔兽上来骚扰他。

    青丘姥姥坐在客厅里,看到林熠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问道:“昨晚老峦带你去的那个地方好玩么?”林熠坐下来,欣悦地点头道:“好玩得很,果然有趣极了。”青丘姥姥冷哼了一声,不理林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将金城舞的卷宗放到几案上,说道:“今天上午,你将里面的内容背熟。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林熠拿起卷宗,自言自语道:“怪了,前些日子谁也不搭理我,怎么这两天大伙儿都争着要带我出去晃荡?”青丘姥姥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像他们几个整日无所事事,带你乱来么?”林熠道:“别人我不晓得,但是至少云老前辈看上去就忙得很,可不能算是无所事事。”青丘姥姥道:“他掌管忘忧崖,还培养一群饭桶打手,怎能不忙?”林熠问道:“那岩大师是做什么的,看上去他的日子过得十分逍遥自在。”青丘姥姥道:“龙头不会收留任何一个废物,无涯山庄也不可能有一个人会真正清闲。岩和尚模样虽寒酸,却是这里的财神爷。”林熠好笑道:“财神爷?他管银子?”青丘姥姥道:“我们又不是天上的神仙,没有大笔的银两供花销怎么行?天底下,再没有比岩和尚更能生钱的人了。就算是皇帝老儿的那点家当,在他眼里也根本不当一回事。”林熠问道:“那老峦又是干什么的,他不会真是一个车夫吧?”青丘姥姥扫了他一眼,道:“有这工夫问这问那,不如赶紧把卷宗背熟。”她说完话,不容林熠辩驳,走出客厅,将他一个人留在了里头。

    林熠索然无味地拿起卷宗,一页页翻看。对他来说,自幼熟记昆吾派成千上万字的各种心法口诀,区区几十页卷宗自非难事。一目十行轻描淡写地过上一遍,心里已能记得**不离十。

    到了中午,青丘姥姥走入客厅,怀中多了昨日林熠见过的金猿小青。她见林熠悠然自得把二郎腿跷在几案上,脸上蒙着卷宗正在打鼾,眼中怒意一掠,冰冷地问道:“每个字都背熟了?”林熠懒洋洋把卷宗从脸上拿开,坐正身子道:“你可以把它拿去当柴烧了。”青丘姥姥忽然道:“金城舞常说的口头禅是哪几句?”林熠眨着眼睛,回忆背诵过的金城舞上千句对话,缓缓回答道:“‘我是个苦命的孩子’、‘天哪,为什么是这样?’还有

    ‘幸好还有你肯帮我’。”青丘姥姥不动声色,问道:“就这三句,没有别的了?”林熠仔细想了想,道:“似乎有时候这家伙也会说:“等我日后时来运转,一定要好好提携你’。唉,八成他是等不到这一天的了。”青丘姥姥颔首道:“看来,你的确有几分张狂卖弄的资本。”紧接着又问道:“十二年前的六月初一,金城舞为什么整整一天没有说话?”林熠笑了起来,回答道:“一个昏睡不醒的人,除了梦话以外还能说什么?”青丘姥姥不等他有喘息机会,立即追问道:“他为什么会昏迷整天?”林熠叹道:“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我真希望你接下来能提出有点水准的问题来。金城舞六月初一清晨,被条突然窜出的金丝缠蛇在手背上咬了一口,中毒昏迷。

    “不过这个意外的背后,却不排除是有人故意为之。尽管金城舞当时只有七岁,可毕竟家学渊源,又有金裂寒暗中遣心腹保护,没道理会遭蛇咬。”这时青丘姥姥的眼神,更像是一条想将林熠活吞下去的金丝缠蛇,徐徐问道:“为什么金城舞小时候不喜欢吃蜜糖粥?”林熠愣了愣,思索半天老老实实地道:“不知道。”青丘姥姥霜冷的玉容,蓦然绽出一缕讥讽的笑意,回答道:“很简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任何理由。你死记硬背的本事,令人欣赏,可惜……”林熠目瞪口呆,喃喃道:“有水准!我服了。”青丘姥姥笑容转瞬即没,肃容道:“你以为我是在故意为难捉弄么?我是在告诉你一条真理,熟记卷宗上的每一个字并不稀奇。你要做的远远比这更多,必须将自己完全融入到金城舞的内心世界,让自己成为另一个他,才有可能勉强合格。”林熠彻底无言。

    青丘姥姥出了口恶气,冷冰冰道:“还愣著作甚?走吧,我们出门去。”两人出了猎苑向北而去,一炷香后,前方一座高崖赫然拔地而起耸入云霄。青秃秃的峭壁上寸草不生,刻着巨大的“忘忧”二字,一座黑黑的厚重石门紧紧关闭,门前空无一人。

    青丘姥姥走到石门边,将右手并拢嵌入峭壁的凹坑中,白光一亮,石门隆隆开启。一股血红色的浓雾,鼓荡着灼烈热流扑面吹到。林熠不由暗叹自己的命实在够好,刚出了一座冰窟,眼瞧着又要走进一座熔炉。

    两人走进甬道,石门在身后关闭,光线顿时幽暗下来。插在石壁上的火把猎猎燃烧,却驱赶不去洞府内蒙蒙的血雾萦绕。

    一名身穿血红色衣衫的男子出现在甬道尽头,朝青丘姥姥恭谨地施礼道:“姥姥,您来了。”青丘姥姥道:“山尊已将我今日要来的事情交代你了吧?”血衣男子躬身道:“是,山尊吩咐,若姥姥得闲,不妨请到诛心堂稍歇。”青丘姥姥毫不领情道:“我没兴趣见他,他最好也莫来烦我。”血衣男子早料青丘姥姥会有此反应,应道:“是,请姥姥随属下来。”两人跟随血衣男子走过甬道,进入忘忧崖内部。

    弥漫的血雾里,隐隐约约响起鬼魂般的哀鸣厉嚎,四周滚热的气息,也丝毫不能缓解心中生出的寒意。

    拐过一道弯,就见空旷的石窟中央有座方圆百丈的血池,朝里望去,依稀能看到冒出的腾腾热气底下,滚滚沸腾犹如岩浆般的暗红色黏稠池水。

    四名血衣人架住一个遍体鳞伤、骨瘦如柴的中年女子,走到池边熟练地一拖一推,将她抛了下去。半晌过后,从底下传来一阵撕心裂肺、忍无可忍的凄厉哀嚎,沙哑的声音就像尖锥,深深扎进林熠的胸膛。

    青丘姥姥问道:“这女人是谁,为何要扔进‘焚魄池’?”血衣男子恭敬地回答道:“是漱心庵镇魔老尼的得意弟子,法号叫什么‘洁雨’。这两天伺候得山尊很不爽,原本该被关进烛魂渊,可昨晚有人造反越狱,烛魂渊一时关不下这么多人,所以才将她扔进池子。等什么时候山尊开恩,再放她出来。”林熠心如锥刺,脸上却不能有半点异色。记得七年前他曾在漱心庵见过洁雨一次,那时的她宝相庄严,韶华正当,宛如一尊玉菩萨。没想到身陷忘忧崖,惨遭连畜生都不如的蹂躏践踏,生不如死。

    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会是释青衍所说的,试图潜伏进九间堂的六名仙盟同仁之一。不晓得,其他五个人的命运又是如何?有时候,死远比活着好太多。

    穿过焚魄池,热气更甚。在又一间石窟中,二十多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囚犯分成几组,正在炼制丹药。六个凶神恶煞的血衣人,手提专破护体真气的棘刺鞭在一边虎视眈眈,随意抽打呵斥。

    这二十多个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是否还有命在。

    林熠已经没有了愤怒。他现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解救其中的任何一个人,甚至自己也随时随地处在未知的危险中。

    他从没有比此刻更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肩头担负的责任,也从没有过如同现在这样地充满勇气与动力。忘忧崖,应该是林熠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里程碑之一吧?因为,在这里,让他懂得自由与尊严的宝贵。

    三个人默默无语又走过一段路,血衣男子打开一扇石室的门说道:“姥姥请。”青丘姥姥缓步走入石室,血衣男子等林熠也进到里面,关上了石门。

    石室里布置得很舒适,可是林熠无法忘掉一墙之隔的外面是个怎样的炼狱。

    青丘姥姥在一张软椅中舒服地坐下,说道:“从进来开始,你一直没有开口。”林熠冷冷道:“我无话可说。”青丘姥姥道:“你太年轻了。这本就是个强存弱亡的世界,如果没有保护自己的本钱,结局只能如此。”林熠道:“你带我来忘忧崖,就是想让我看看怎么把人当畜生,而后再明白什么是弱肉强食?”青丘姥姥道:“当然不是,你该认真看的,是另一样东西。”手指在椅边的几案下一按,正对软椅的石壁忽然消失,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变成了透明的幕墙,展现出隔壁另一间石室中的精采情形。

    那里面所有的一切远比这里更豪华,也更宽敞、更绚丽。一名年轻男子舒服地半躺在软榻上,与身边一群艳色少女调笑。过度苍白的面色,孱弱的躯干,说明这已是具被掏空的行尸走肉。

    林熠失望道:“他就是……金城舞?”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