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剑谍 > 第四章 吸毒

第四章 吸毒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屋 www.xs5.la,最快更新剑谍最新章节!

    花千迭叹道:“遥想昔日魔尊在位,驭下手段严酷无比,稍不顺其心意便动辄杀戮部属,我们哪个人没有亲朋好友惨死在他的手里?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回忆起往事,这几个人好像起了共鸣,各自默默沉思许久。

    石品天笑着道:“那回为聂天祝寿,逆天宫交代敝宫的三件大礼,我老石费尽心机也只办成了一件,无法交差。想着难逃责罚,心里可是忐忑得紧。”

    花千迭道:“当然,老夫私心里,对《云篆天策》也存着一分念头,而不愿上缴。所以水兄找上老夫,又蒙告知聂天的修为远不如昔的秘密,这才起了脱离逆天宫禁锢,誓死一拼的念头。

    “幸运的是,由此换得了二十多年的逍遥光阴。从这一节上来说,小弟对水兄十分感激。”

    水无痕在揣摩这两人一唱一和的真实意思,冷冷道:“往事再提无益。这次你们不愿相信我,可惜了。”

    石品天笑吟吟道:“今时不同往日嘛,一个人若非给逼急了,谁愿意动不动就去拼命?何况林熠和聂天毕竟不同,有事找他好说话,也肯卖力帮忙。我老石人老转性,是不忍心朝这样的人开刀啊!”

    水无痕偷眼观察。

    花千迭含笑不语讳莫如深,邓宣满脸严肃不苟言笑,石左寒神情冷峻,唇角微挑一缕讥诮,就花纤盈这小丫头最可恶,正在用力点头。

    他深知此事难为,苦笑道:“罢了,罢了,只当老夫是杞人忧天,方才什么都没有说过。”

    石品天摇头道:“老水鬼,你是何等身分的人物。常言道,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咱们哪敢当你什么都没说?”

    水无痕道:“老石,你果然转性子了。莫非想去告密不成?”

    石品天撇撇嘴,满不在乎道:“我只是提醒你,说出的话、做过的事就得负责。”

    花千迭插嘴道:“水兄,有一桩事情,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魔尊修为大损的秘密,你是从哪里得知的?”

    水无痕皱眉道:“我不是早已解释过,这是老夫买通的一个内线传出的情报。”

    石品天不依不饶道:“内线?叫什么名字?如今在哪里?”

    水无痕不快道:“老石,你这口气怎么像是在审犯人?我的内线,告诉你也没用。更何况,那个内线当日便死于乱战之中,莫非说出他的名字,你们会去祭奠一番不成?”

    石品天大嘴朝天道:“哈,这就叫死无对证。想魔尊功力折损是何等的绝密,恐怕他的几个弟子也未必完全知情。一个不知名的内线,却能了解得一清二楚?咳,该是我老石老糊涂了罢,想不通其中关键。”

    水无痕沉声喝道:“石品天,当年你为什么不问,如今却来翻起旧帐?你们既不听我言,道不同不相为谋,老夫自去找寻敝宫的部属,告辞!”

    邓宣身形一晃,拦在门口,冷冷道:“水宫主,大家话还没说明白,何必这么急着走?”

    水无痕环顾众人,蓦地纵声笑道:“我明白了!你们是要把老夫当作替罪羊双手奉给林熠。可用老夫的这条命,就能保得你们的安全么?”

    石品天老脸一板道:“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兔死狐悲,我老石还没卑鄙无耻到出卖老朋友的地步。”

    水无痕心道,就凭你当年毫不犹豫地背叛魔尊的劲头,还有谁是你不能出卖的?

    鼻子里微微一哼,也不搭理,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花千迭继续道:“我和石兄第二个不解就在于,咱们当日原准备血战一场。哪知进展竟会轻松顺利,连本应到场为聂天祝寿的北帝雨抱朴,也不晓得出于何故来迟一步,只来得及救走了容若蝶母女。

    “事后回想这一切,仿佛咱们这些人不过是被别人利用的杀人工具而已。水兄,我很想搞明白,是你果真有深藏不露的本事,还是另有其人在后面操纵指挥?”

    石品天道:“不错,就是这句话!虽说杀魔尊求自保,是大伙儿出于自愿密商一致的事,可谁也不想不明不白当个杀人工具。”说着,突然爆出一句粗口道:“你***,总不见得咱们被人卖了,还要兴高采烈替他点钱。”

    林熠肩头的毒血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钻心剧痛,他心中一笑,思忖道:“石品天必定已从自己儿子嘴里得知我的踪迹,故意在这儿耍宝来着。不过,他和花千迭也终于想通水无痕身后是有人在指使杀人了。”

    水无痕克制怒意,缓缓问道:“石老兄,你是在说我么?”

    石品天盯着水无痕瞅了老半天,似乎要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条细纹,呵呵笑道:“咱们相交多年,知根知底,我老石有多少斤两瞒不过你,你有多大能耐,同样也骗不过我。水老弟,你说是不是?”

    他的话不咸不淡,水无痕却脸色大变,哼道:“石兄的意思,我怎么听不太懂?”

    花千迭道:“我倒是听懂了,或者可以解释给你听。老石的意思是,当年究竟是谁指使你,唆使咱们背叛魔尊?

    “或者说,今日你来挑拨我们对付林熠,难道全都是你自己的主意?”

    水无痕沉默片刻,忽地一笑道:“我明白了,你们是怀疑老夫被人利用,又来利用你们。”

    花千迭和邓宣、石品天互视一眼,几不可察觉地同时微微点头。

    水无痕嘿嘿笑道:“笑话,老夫岂甘为傀儡之徒?聂天死后,普天之下又有谁能驱动得了我水无痕?”

    没有人来回答他,连一向快言快语的花纤盈,也紧紧抿起樱唇,站在邓宣身侧,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水无痕。

    水无痕一阵发寒,他彻底明白了石品天和花千迭的意图─只要能找出摧毁逆天宫的幕后真凶,这些人对林熠就有了交代,却把自己置于了死地。

    他们不愿得罪林熠,更不想和冥教翻脸。

    雍野的预言,像一个魔咒悬挂在每个人的心头,尽管大伙儿都绝口不提,但内心深处又不敢不信。

    否则,为何连正道八派都一再韬光养晦,容忍林熠?

    而另一方面,似石、花这般纵横魔道的枭雄,显然也不希望真有这样一个人,在黑暗的角落里,时时刻刻窥觑着自己─他既然能轻而易举地驱使五大魔宫,除去了聂天,那还有什么做不来的?

    最好的法子,莫过于借助林熠和冥教的力量,彻底清除隐患,一劳永逸,可谓一举多得。

    很不幸,水无痕发现自己从前自视太高。而轻视别人的后果,就是自己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

    水无痕苦笑道:“看来,我若不说出背后有谁,诸位是不肯放我出门了。”

    石左寒漠然道:“只要水宫主爽快些说出来,我们都会为你保守秘密。否则,穹海宫不用多久,也可以从魔道除名了。”

    水无痕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道:“好,我说!他是─”倏地身形一晃,朝着大殿尽头飞速掠去。

    众人一楞,没料到水无痕不往殿外突围,反向古堡里逃,但花千迭等人都是才智杰出之士,剎那已醒悟到水无痕的用心。

    由于邓宣已封住殿门,而古堡外空旷宽阔难以隐身,反倒是古堡内部易于脱身。

    花千迭低喝道:“追!”

    一马当先,蹑踪而去,邓宣和花纤盈一左一右也跟了上来。

    石品天朝石碓扫了眼,附和道:“对,走,别让老花吃亏了。”携着石左寒亦消失在大殿尽头的一扇侧门后。

    殿内重新变得安静,只有风声依旧在呼啸着穿梭而过。

    林熠左肩的毒素被迫出大半,雁鸾霜的琼鼻上,已渗满晶莹的汗珠。

    他向她微微一笑,低声道:“辛苦妳啦。”

    雁鸾霜不敢分神,只同样报以一缕温柔的笑容,一颗汗珠缓缓滑过她羊脂玉般的肌肤,滴落在林熠的腿上。

    林熠心头感动。

    他清楚,雁鸾霜的修为已臻至地仙之境,断不会像寻常人那样汗如雨下,即使功力流转到巅峰,最多亦只是从头顶将水汽蒸出。

    由此可见,她为了救助自己,几乎榨干了全部。

    他左手继续捏诀横在小腹前,右手缓缓从袖口里,取出一方洁净的绢帕,轻轻替雁鸾霜拭去脸上的汗水。

    雁鸾霜芳心深处,生出一丝复杂难明的感觉,轻轻道:“谢谢!”从绢帕上有一缕淡淡的幽雅香气,透入雁鸾霜琼鼻。

    林熠自然不会有这种熏香绢帕,丝帕原先的主人不问可知。

    大殿门外脚步纷沓,又有一大群人涌了进来。

    林熠皱了皱眉,看来这座古堡甚为显眼,大家都不约而同要进来瞧瞧。不知这回来的又是何方神圣?

    外头响起邙山双圣里白老九的声音道:“咦,这里刚有人来过,还死过人!”

    白老七十分不服地道:“你凭什么说死过人了,尸体呢?不过地上有些血迹,能说明什么。说不准,那血是阿猫、阿狗不小心跌断了腿留下的呢?”

    白老九怒道:“你干么老和我抬杠?这儿哪有阿猫、阿狗,麻雀都见不到一只!”

    白老七哈哈笑道:“我背后不就有一只狗在汪汪叫么,怎么还说没有?”

    有一个冷峻的嗓音,打断了两人的争吵道:“找寻林教主要紧,大伙儿在殿内四处看看。”

    话语里隐隐蕴含着一丝焦急。

    林熠听闻后暗自一笑道:“仇老哥外冷内热很够意思,可比石品天、花千迭可爱多了。”

    过了一会儿,又听凌幽如冷冷问道:“别哲法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别哲法王回答道:“这儿好像是一座荒弃多年的古城,但为何会被埋藏在天地塔下,我也一无所知。或许,敝宗的两位秘师可以解释。”

    凌幽如道:“你诱骗林教主攻塔,却又暗藏埋伏,令他生死未卜,不知所踪,真把咱们圣教当三岁孩童耍了。不把这事说清楚,休怪咱们翻脸无情!”

    她往日里谈笑杀人言语晏晏,极少厉声斥喝。

    显然此时她因为忧心林熠安危,又无端身陷一个莫名其妙的荒芜古城,终于忍不住发作。

    别哲身后的巴彦法王冷然一哼,道:“凌长老,请你说话客气一些。敝宗素来光明磊落,岂会用诡计暗算林教主?天地塔突塌,地裂天变,如此大手笔,敝宗可做不来。”

    白老七抓住话柄道:“光明磊落,未必罢?容丫头帮你们求来大雨,你们却想她死,这是哪家的光明磊落?”

    白老九插嘴道:“你不懂,和尚头顶光光,怎么看都够称得上”光明“二字。这会儿大家不是全被那道白光吸到地底下来了么?自然也算”磊落“了。”

    密宗“净识门”的门主图裕法王冷喝道:“住嘴,否则莫怪我不客气!”

    仇厉在白桦林铩羽,连爱徒雁兆也命丧黄泉,早窝了一肚子邪火,见图裕法王高声呼喝,颇为嚣张,难耐怒意傲然道:“不必客气,仇某正想领教!”

    别哲法王道:“仇副教主,如今不是你我两家斗气的时候,还是先找人要紧。”

    仇厉道:“好啊,可他们在哪里,容姑娘又在何处?”

    别哲法王摇摇头道:“恕老衲不知,但可以断定,一定在这座荒废古城中。”

    凌幽如冷笑道:“我不信。此处空旷无人,不如咱们两家先作个了断。谁晓得稍后进到古堡里头,你们又会玩些什么花样?

    莫非要重演白桦林一幕?“

    贡桑法王道:“先前不是已经说过,白桦林的事和敝宗无关!”

    凌幽如厉声道:“着空寺是谁家的寺庙,霆雷是不是你们密宗的人?”

    林熠听他们越说越僵,禁不住要出声拦阻,忽听雁鸾霜传音入密道:“别动,咱们已到最后关头,万一受了惊扰,毒血回流攻心无救。有仇副教主、凌长老他们在,圣教也不会吃亏。稍后你再出面,为时未晚。”

    林熠一想,自己和雁鸾霜肢体纠缠同处乱石堆中,若陡然暴露在大庭广众下,他林熠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惯了也没什么,可雁鸾霜乃是天宗嫡传、玉洁冰清的姑娘家,今后如何做人?

    一念至此,只好暂时忍住冲动,继续关注外头的动静。

    片刻的工夫,大殿里邙山双圣已和巴彦法王、贡桑法王动起了手,四个人势均力敌,斗得翻翻滚滚,一时半会儿,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猛然听到别哲法王宏声喝道:“凌长老,你居然暗中施蛊,快将解药拿来!”

    凌幽如咯咯娇笑道:“不愧是西帝别东来!解药嘛,我当然有,可你们也得交出林教主和容小姐。”

    别哲法王就算佛功通神,可又能从哪里把这两人给变出来?他的眸中闪现怒意,沉声道:“闭气敛息,结阵自守!”

    高大的身躯如雄鹰般矫健轻盈,竟似不受此处神秘力量的影响,倏地欺近凌幽如左掌拍出。

    凌幽如侧后方飞速闪出一人,“砰”地两掌激撞,朝后退了三步,吐了口浊气淡淡道:“好功力!”

    这人正是叶幽雨。

    别哲法王身子只微微一晃,右手法杖点向凌幽如眉心。

    林熠虽看不见,众人的打斗却听得清清楚楚,暗道:“再不出去就要出人命了。眼前的局势本已错综复杂,再节外生枝就更难处置。若不幸凌长老他们有个死伤,我更对不起大伙儿了!”

    想到这里正要不顾一切现身阻拦,突听“嗡─”地镝鸣,殿门外掠入一束深绿色光芒,轻轻巧巧地击在别哲法王的金杖上,发出“吭”的脆响,旋即飞弹回去,落入一位白眉老僧的手中。

    别哲法王一凛,抽身收杖,目视老僧道:“盘念大师!”

    众人一见与林熠同行的盘念大师出现,立刻罢战,白老七迫不及待问道:“老和尚,林兄弟在哪里,他不是和你一起的么?”

    盘念大师回答道:“老衲和林教主、雁仙子有幸闯到了”皈依“之境,不料大变突起,被一束白光卷入,老衲落到了此间的一座钟楼上。

    “方才一路行来,听到古堡内有打斗声响,进来看看,不料得遇诸位。”

    凌幽如精神一振,道:“这么说,林教主也应落在这附近?”

    图裕法王冷冷道:“你们总该相信,我们并无暗害林教主的举动了罢?”

    仇厉道:“那也未必!除非见到林教主安然无恙,否则密宗别想摆脱关系!”

    盘念大师隐约听出众人争执打斗的原因,微笑道:“诸位施主,与其在这里徒劳无益,耽搁工夫,不如大伙儿一起前去找寻林教主和容姑娘。天地塔突然崩塌时,两位秘师也都在场,瞧他们的情形,似乎也大感意外。多半,其中另有玄机,却非密宗有意为之。”

    他的建议刚才别哲法王也曾经提出过。

    但仇厉等人对密宗已生出浓重怀疑,焉肯轻信?

    而盘念大师甘冒大险,襄助林熠入塔解救容若蝶,冥教上下多少都承其盛情,看到他好端端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疑虑随之消减不少。

    仇厉沉吟了一下,道:“凌长老,先将解药交给他们。”

    凌幽如依言送出解药道:“诸位功力深厚,蛊毒都难以近身,至少只是开始的时候,不小心吸入了两口,稍稍有些头晕气滞罢了。只需服上小半颗解药,所有症状都会立刻消失。”

    别哲法王接过解药,道:“方才多有得罪,请诸位海涵。”

    凌幽如退回仇厉身后,似笑非笑的说道:“只要林教主没事,法王怎样得罪都没关系。”

    别哲法王知这些人都是魔道巨头,绝不屑在解药上作手脚,于是将解药交与贡桑法王,分给众人服用,含笑道:“凌长老施蛊之术高明,敝宗同样也不敢得罪。”

    一场恶战随着盘念大师的到来,暂时消于无形。

    众人各按其位,朝着早先花千迭等人追进去的侧门,鱼贯而入,与近在咫尺的林熠、雁鸾霜擦肩而过。

    这倒不是他们疏忽大意,而是决计不曾想过,林、雁两人竟会默不作声地缩在几级台阶下肢体纠缠。

    林熠听着众人脚步去远,低笑道:“好险,幸亏盘念方丈到了。”

    雁鸾霜道:“想来他还不知道盘岗大师圆寂的事情,还有那串度厄舍利珠和盘岗大师的遗骨,稍后也要找机会交还。”

    “哧─”地轻响,最后一缕毒血被挤出伤口,化作一股轻烟消失。

    雁鸾霜如释重负收回手,理了理微乱的鬓发道:“好啦,终于大功告成。”

    林熠蹙眉道:“奇怪,我肩胛骨似乎还有些麻痒,用真气迫毒也没见动静。”

    雁鸾霜道:“让我瞧瞧。”

    雁鸾霜玉首垂到林熠肩头,面颊难以避免地碰触到了他的脸上,一阵滑润温香。

    林熠努力偏了偏脑袋,见雁鸾霜久久没有说话,问道:“怎么了?”

    雁鸾霜抬起头,轻轻叹息道:“的确还有一点余毒,没有被彻底拔除。若在平时,我应该能够用《玄览心经》将它迫出,可现在……”娇躯遽然一软,一阵天旋地转,人已倒入林熠的怀里。

    林熠无暇细想,双手急忙将她抱住,两人的身体几乎毫无阻隔地紧紧贴在了一起,剎那间,他和她都有些怔住了,也忘了分开。

    感受到雁鸾霜酥胸急促而剧烈的起伏,滑腻玉臂上淋漓的香汗,林熠一阵歉疚,低声道:“不打紧,等我功力复原了,一样能迫出来。”

    雁鸾霜自然而然把头靠在他的肩头,虚弱地摇摇头道:“可这样一来,你左肩胛骨就难以保全了。”

    林熠笑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哪管得了这么多?你赶紧打坐调息,休息一会儿,回头咱们再追到里头去看看。”

    雁鸾霜默默体会着林熠身上散发出的浓郁热力,幽幽道:“对我而言,你的一根头发,也是珍贵无比,如何能坐视你废了左臂?”

    林熠的心猛然剧震,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半晌,低声道:“你已尽力了。”

    雁鸾霜慧心独具,惟容若蝶堪与一较,如何体会不出林熠这句话中隐藏的深意?

    她缓缓抬起脸,注视林熠在黑暗中闪烁的星目,嫣然一笑道:“有你这五个字,我已足够。”

    忽然,她低下头,将湿润柔软的樱唇,毫无保留地贴在伤口上,丁香小舌轻轻翻卷挑开坏死的血肉,立时舌尖已麻。

    她紧紧按住林熠,不让他挣脱,运气倒吸,从肩头抽出一丝丝残余的毒素,全不顾会有性命之虞。

    林熠脑海一片空白,宛若有滔天的巨浪,席卷着吞没他的意识,紧紧搂住雁鸾霜盈盈一握的纤腰。

    眼中泪光荡漾。

本站推荐:异界无敌系统玄界之门一念永恒太古武帝重生素女修仙(修真)破戒遮天帝少放肆宠:天价闪亮小萌妻重生之全球首富地府客栈

剑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屋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剑谍最新章节